飛船向契阿星球的一片山區飛去。阿米在用麥克風跟什麼人講話。接著,他把飛行方向對準一座高山。飛船的速度快得可怕,巨岩彷彿向我們迎面撲來…可是阿米仍然勇往直前,並不打算減速或停止!

 

「要撞上啦!」文卡驚慌失措地大喊。」

 

「停下來!我可不想死!我還年輕呢。呵呵呵。」克拉托故作鎮靜地說。

 

「別怕!沒事!我們要鑽進這座大山的肚皮裡去。」

 

眼看大禍就要臨頭!幾秒鐘之後,我們就會在山巖上撞得粉身碎骨。我們三人閉上眼睛,用手臂抱住頭…可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我向窗外瞄了一眼,對眼前的景觀十分詫異。

 

我們正感到疑惑時,只見阿米興高采烈地宣佈:「我們到達沙亞-撒林城啦!

 

飛船已經停下,平穩地停靠在一條寬大的跑道上,那裡有各式各樣的太空飛船。向遠處望去,跑道的盡頭矗立著一些明日世界風格的大樓,和我過去在一些高級星球上看到的很類似。許多小型的透明飛船緩緩畫過城市的天空,向四面八方飛去。

 

這裡看起來是一個發達文明的城市,但我們明明是在進化程度不高的契阿呀。我搞不清楚怎麼會這樣。

 

文卡驚訝地喊道:「這裡不是契阿!

 

「當然不是-克拉托插話道:「跟大山這麼一撞,我們已經魂飛魄散,來到另外一個世界了。這裡是陰間吧。呵呵呵。」

 

「克拉托,並沒有發生什麼撞山事件,飛船穿越了層層岩石,進入這個契阿內部的地底基地;它藏在大山下面很深很深的地方。我們得到允許可以從某個入口進入。當然,飛船事先提高了振動頻率,才能穿過堅硬的岩石。」

 

我心想:既然我們在大山下面,那麼四週一定都被岩石遮蔽,看不見天空。令人驚訝的是,我抬頭仰望卻看見湛藍的晴空,彷彿就站在燦爛的陽光下面一樣。

 

「彼德羅,那不是真正的天空,而是從高處把天空的影像投射到一個人造圓頂上。如果山外是陰天,這裡可以看到烏云:如果是晴人,這裡就是風和日麗。山外如果是夜晚,這裡也一樣會天黑。和山外不同的是,這裡下會受到風吹日曬雨淋,因為上方有厚厚的岩層保護。」

 

可是,我想到岩層可能會坍塌,仍然不太放心。

 

「有防護措施嗎?」文卡不安地問道。克拉托在一旁來回踱步,不時看看上方的「天空」。阿米卻在一旁偷笑。

 

「又在窮緊張啦!你們害怕大山坍塌把我們活埋。這個想法很自然。不過我告訴你們,用來製造圓頂的材料,可以頂住坍塌,可以投射天空影像,面積有幾平方公里,而且是是有一米厚。現在放心多了吧?

 

「只有一米的厚度!撐得住嗎?」我們三人齊聲驚呼,而阿米卻笑得合不攏嘴。

 

「不必緊張!就算你們那不怎麼高級精密,卻破壞力十足的原子彈落在這圓頂上,連一毫米也炸不進來。另外,橢圓形拱頂是自然界最結實的結構之一。不信的話可以試試看,用指頭能不能戳破雞蛋?

 

「我試過,可是蛋殼硬得跟什麼一樣。」我說。

 

「在這裡比在外面安全得多。」

 

「為什麼?

 

「因為無論是季節、風雨還是溫度都影響不了我們,這裡完全是自動控調,陽光中的有害光線照不進來,其它不良的輻射也無法到達。甚至連隕石、龍捲風還是火山爆發都影響不了這裡。另外,特里人做夢都想不到這裡會有秘密基地。」

 

文卡平靜了許多,提出一個我們三人都非常感興趣的問題:「這是什麼地方?我們的星球上怎麼可能會有一座充滿太空飛船的城市呢?

 

「在宇宙各地,凡是有人類的星球上,無論進化還是不進化,都有這樣的基地或者小城市。」

 

「地球上也有一座這樣的城市嗎?」我十分好奇。

 

「彼德羅,不只一座,而是好幾座。」

 

阿米還來不及進一步解釋,窗戶外面出現了可怕的景象:有兩個特里巨人站在跑道上,面對著我們的飛船,直勾勾地盯著我們。文卡看見他們,不由得驚呼起來:

 

「阿米,特里人!特里人!

 

克拉托不安地抓耳撓腮。

 

阿米笑著說:「沒錯,那是特里人,不過卻是我們的朋友。我請他們來幫忙解決我們的問題。走吧!出去歡迎他們!

 

「我在這裡等候他們。」我不大想接近那些魔鬼;儘管他們面帶微笑,看起來還算親切。此外,我覺得在一座高度發達的城市裡面看到原始的特里人是一件很不協調的事: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座城市是隱藏在契阿領土上的。

 

阿米一面起身一面解釋說:「他們不是真正的特里人,而是來自高級的文明世界。這些朋友作過外形改造,所以有特里人的模樣,以便於在契阿上工作。」

 

這番話總算讓我們放下心來。接著,阿米請我們進「洗手間」,他自己也進來了。

 

「我們要先在這裡消滅皮膚、衣服還有身體內部的病毒,否則這些病毒會給基地帶來後患。這是生活在基地裡比在外面安全的另一個原因:這些生態系統能更有效地控制環境,讓我們得到更多保護-如果你們能看到外邊的世界是怎樣被大量的各種微生物所包圍…」

 

我們走下飛船,迎面遇上了那幾位長毛朋友。阿米高興地和長毛巨人打招呼,巨人也熱情地向阿米問候(阿米在巨人身旁顯得格外矮小)。阿米把我們一一介紹給巨人們,並且詳細說明我們的身份和來到這裡的目的。巨人們並不和我們握手,而是朝著我們伸出右手。掌心向前與肩膀同高;隨後收回掌心,放在自己胸前。

 

他們的模樣非常怪異;因為他們的目光和笑容流露山善良、智慧和歡愉的神情,不過長毛和大牙看起來又頗為危險兇猛。我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大對勁:真正的特里人一定會發現他們身上的破綻。

 

「彼德羅,你能發現破綻,可是特里人沒有你這麼敏感。他們只看見眼睛,看不出目光後面的善良和智慧,所以我們的朋友沒有危險。」

 

「可是也不像你想的那麼容易。」其中一位「冒牌特里人」笑著解釋說:「能在這裡堅持下去並不容易。你也知道特里人脾氣暴躁易怒,有些偏執狂。有些官員有被害妄想症,對下屬疑神疑鬼。在這裡工作很不容易,秘密警察總部尤其如此,更別提是在調查外星生物的領域了;那個單位簡直是龍潭虎穴。不過,這裡的工作對我們來說是一種積極而有意義的挑戰。」

 

阿米笑著說明:「這幾位朋友名義上是契阿星球的外星生物調查局顧問,但實際上是我們這邊的人。」

 

「事實上,我們是滲透進去的間諜。」另一個「冒牌特里人」用幽默的語氣說道。

 

我深深地敬佩這些人,與他們的工作相比,我和文卡以寫書的方式為宇宙效力,簡直像是輕而易舉的兒童遊戲。他們主動接受這種處處陷阱的危險工作、決心在充滿暴力的地方為宇宙服務,真是了不起。

 

「而且他們還被包圍在心理情感的強烈低級振波中。」阿米捕捉到了我的想法,進一步說明道:「可是他們絲毫不低估自己工作的重要性。彼德羅,文卡,你們也不是生活在天使和聖徒的包圍之中。你們寫的書對創造一個光明和友愛的世界有所貢獻-那個世界強調精神,而不是物質,沒有任何階級之分;這一切都是與暴君的願望背道而馳的。民主、自由、平等、博愛的思想傳播得越廣,對暴君就越不利。」

 

這番話讓我和文卡心裡充滿了恐懼。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已經上了暴君的黑名單啦?」我害怕地問道。特里朋友聽了笑起來。

 

「凡是願意為人類作出貢獻,提高世界幸福水平的人,自然上了暴君的黑名單。如果為人類服務沒有危險,那『工作人員』就會大大地增加了。可惜並非如此。」

 

我認為阿米說得對。就算世道潮流會把人們帶向深淵。勇於反其道而行的人仍然不多…

 

「不過,用不著害怕。不錯,暴君是反動的力量;但是,孩子們,宇宙中並不是只有黑暗的勢力,也有從愛而來的光明力量。而且,你們已經知道了什麼是宇宙中最強大的力量,是不是?

 

「當然…」

 

「因此,你們無時無刻都受到保護。另一方面,在暴君眼裡,你們僅僅是『煩人的小蟲子』:他忙著處理更重大的事件:販賣毒品、挑動戰爭和敵對情緒、策畫權錢交易、虛張聲勢、欺騙群眾…等等。而我們這兩位特里朋友,的確處於危險之中,可是他們絲毫不害怕,因為他們比你們清楚自己擁有怎樣的保護措施。」

 

克拉托對兩位朋友熱情地說:「孩子們。你們真是一級棒!說起來我們也是同行。我也當過間諜,那是在穆達尼亞戰爭中,瑪隆波族的軍隊派遣我到羅司塔族當間諜。孩子們,我們好好喝一杯,慶祝這一次相遇,順便交換一下戰爭中的見聞。」

 

「你是斯瓦瑪人,怎麼會打過仗?」巨人之一懷疑地問道。

 

「如今我是斯瓦瑪人、但從前我可是不折不扣的特里人。那時候我比你們還高大強壯呢,大家都叫我

穆達尼亞的惡神,呵呵呵。另外,值得驕傲的是,我是這個星球上第一個改造成功的特里人。來,慶祝一下吧!

 

「克拉托。您參加過穆達尼亞戰爭?」文卡問道。

 

「當然啦,寶貝。我最風光的時候被稱做野嶺上的半人半馬獸。凡是遇到我的人都明白應該敬而遠之。要是有人忘了閃避,恐怕就要大難臨頭了。呵呵呵。」

 

「那您簡直老得可怕!穆達尼亞戰爭幾乎是古時候的事。真沒想到今天還有那場戰爭的倖存者。」

 

「那時我只是個孩子,人家叫我危險兒童。呵呵呵。」

 

「克拉托,別撒謊了!那場戰爭爆發時,你曾祖父還很年輕呢。聽著,我們不能浪費時間了,文卡的姨父母還被押在警察局裡。如果我們不趕快行動,事情就會變得更棘手。」阿米語重心長地說。

 

這時,一架透明的飛行器降落在我們面前,裡面卻沒有駕駛員。我知道內部一定有高科技的自動化裝置。一扇門自動開啟,彷彿邀請我們入內。克拉托上前打量,尋找那看不見的飛行員。

 

「你別躲啦!我知道你在裡面!

 

「別傻了!快進去吧!我們要去另一個比較合適的地方跟這兩位朋友談談。」

 

「當然,還得喝一杯!」克拉托補上一句。

 

「沙亞-撒林沒有酒。」一個特里朋友笑著告訴克拉托。

 

「這裡沒有酒?原來我們到了契阿最無聊的地方!那你們怎麼尋開心呢?

 

「有時我們的內心也會面臨誘惑和試驗,為的是使我們的心靈更加完美,於是我們就用別的方法來鍛煉心志,比如:練氣功、靜思、禱告。」特里朋友解釋道。不知不覺間,飛行器開始啟動,緩緩向上飛去。

 

「這位朋友不是真正的特里人,儘管他渾身長毛。」克拉托有感而發地說。

 

飛行器低低地慢速航行,目標是這個被稱做沙亞-撒林的地下小城市中心:它就像是被契阿星球文明所包圍的一塊異國領土。

 

從空中看去,城市顯得平和寧靜,活像是縮小版的奧菲爾。與所有文明發達的星球一樣,穿梭各地的交通工具大部分都是在空中運行的!

 

絕大多數人像斯瓦瑪人一樣耳朵尖尖的,但皮膚不是玫瑰色,而是橄欖綠色。頭髮和眼睛是黑色的,身材像特里人一樣高大,但是沒有長長的毛髮。

 

兩位特里朋友解釋說:「我們的老祖宗就是屬於這個種族。」

 

這裡也有相當數量的其它人種,彼此友善相處。此情此景讓我想到:高級進化的特徵之一就是大大縮減了階級之分和種族界限,也移除了偏見、隔離、猜疑、恐懼和侵犯行為。

 

阿米注意到了我的想法。他說:「彼德羅,隨著覺悟力的提高,我們越來越能理解生活的意義。我們越來越不在意人與人之間的外部差異,而越來越能看到彼此內在精神世界的相通之處,於是也就逐漸學會向別人敞開心屝。」

 

我看看身邊的特里巨人。他身上散發出一種怪味,有點像我在動物圈裡看到的狗熊發出的氣味,但是我極力讓自己的感受超越眼前碩大的肌肉、大牙和讓我恐懼的長毛,努力換一種方式,把他看成是我的好朋友。

 

幾秒鐘之後我成功了。我感覺到他身上的氣味不那麼難聞了。反而讓我回想起從前養過的一條可愛小拘。巨人察覺到了什麼,因為他轉過身來,目光和善、滿面笑容地向我表示好感,並且在我膝蓋上親熱地捏了一下。這讓我再次明白:愛是以超越阻隔在人與人之間的所有外在與虛構的障礙。

 

「彼德羅,所有的人都是神以愛創造和表現的結果。我們大家來自同一個根源,因此也有同樣的歸宿。」

 

「特里人也一樣。」巨人之一笑著說。

 

「是的,包括特里人。但是,神創造特里人那天喝太多酒了。酒醒之後,才造出斯瓦瑪人。呵呵呵。」克拉托笑著說。

 

「好啦!」阿米吼道,他顯然不喜歡這個玩笑。

 

「這座城市看不到什麼動靜啊?」文卡想改變話題。

 

一位巨人解釋道:「這個地方的大部分設備都在地下。事實上,這不是一般城市,而是一個工作站或基地。在這裡生活的所有人都是某個專門領域的行家。」

 

「建造這座基地的目的是什麼?」我問道。這時,我們降落到一座建築物的頂層,那上面有個巨大的停機坪。

 

「進化發達世界組成的友好同盟在這裡要完成一些任務,目的是監督這座星球的社會發展,並照看它的文明狀況!在座的這兩位朋友也是這個任務的成員;此外還有來自其它文明的專家共同合作。這些專家來自四面八方,但是環境條件都與這座星球相似;也就是說,有相似的引力,相似的氧氣層,相似的由碳水化合物為組成基礎的人種…」

 

「阿米,太空中所有的文明世界不都是這樣的嗎?

 

「彼德羅,當然不是。有的高級生物是像魚一樣生活在水裡的。」

 

「他們的身體構造跟我們一樣嗎?

 

「不一樣。我們的身體構造是為了生活在陸地上而設計的,並不適合生活在水中,所以我們有雙腿,而不是鰭和鰓。再說,我們的體形也不適合在水中行進,因為會遇到很大阻力;而魚的體形就很適合游泳。」

 

「這麼說,有些高等生物的體形很怪異囉!

 

「或許他們會認為你才是體形怪異的生物呢!哈哈哈。」

 

「但是你以前說過,人的體形是有普遍性的:頭部、軀幹和四肢…」

 

「回憶起過去,阿米又笑了。他說: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害怕極了,心裡想著這是外層空間的魔鬼!我不願意讓你太害怕,因為你會以偏見和歧視的眼光看待不同種族的人。我跟你談到宇宙裡有許多人的體形跟你一樣,比如文卡、克拉托和我,還有你後來看到的奧菲爾人和其它宇宙的人種。但是除此之外,宇宙裡還有很多、很多種人呢,生命甚至會出現在似乎最不利於生存的條件下,而每個生命形體則會出現適應外在環境條件的特徵。總而言之,宇宙裡什麼都有;我們目前至少應該瞭解距離我們最近的情況。」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