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進家門時,克拉托正在跟著奶奶練習瑜珈。

 

「里里,我不知道怎麼把身體扭開。我的脊椎骨肯定要斷了…嘿,他們回來了!呵呵呵!」

 

「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順利得到批准了。是不是,孩子們?」奶奶笑著問道。

 

「當然。文卡可以住下來啦!

 

「神啊,謝謝您!聖西裡羅,謝謝您!阿米,謝謝你!

 

外表改造成功的克拉托問道:「難道那個畜生戈羅同意啦?

 

「就是啊。他很高興呢。」

 

「這不可能。特里人可固執得很。阿米,你做了什麼?給他施展催眠術了?

 

「你腦筋糊塗了嗎?我們是不能任意使用催眠術的。」

 

「啊…那麼,他一定變成斯瓦瑪人了…肯定是這麼回事,對不對?

 

我們驚訝不已。真讓他猜中了!

 

「是的,克拉托,事實正是如此…你是怎麼知道的?」連阿米都感到意外。

 

克拉托裝模作樣地說道:「嘿,不是只有你這個外星兒童有辦法猜出別人心裡在想什麼。」

 

「克拉托,老實說,你是怎麼知道的?」文卡因為吃驚而睜大了眼睛。

 

「因為我從前是特里人,所以我知道特里人的想法不可能改變,除非變成斯瓦瑪人…呵呵呵!

 

「孩子們,知道嗎?我覺得克拉托是對的。假如戈羅沒有轉變成斯瓦瑪人,很難說他會不會允許文卡出來。」阿米沉吟了一會兒之後說道。

 

「戈羅變成了斯瓦瑪人,是因為我透過聖西裡羅懇求神協助我們。神聽到了我的心聲。看見沒有?孩子們,神是存在的,真的存在。」奶奶說道。

 

「這正是我經常對克拉托和彼德羅說的話。」

 

「你們都說得對。就為了這個應該好好喝上幾杯葡萄酒。」

 

「別做夢了!你這個山上來的老酒鬼。」

 

「我不過是品嚐品嚐罷了。我喝酒可是很有品的…戈羅和克羅卡對我的天堂有什麼看法?他們倆決定永遠住在那裡了。對不對?

 

我又一次驚訝得目瞪口呆。

 

阿米笑著說:「克拉托,你又說對了。他們倆在那裡很幸福。」

 

「克拉托,我在想你真的有點本事…」文卡越來越迷惑了。

 

「這妳還懷疑嗎?呵呵呵!其實不是那麼回事,美麗的小姑娘。他們倆沒有地方可去,我那裡有茅屋,有現成的農場和果園,還有果子酒和野雞,難道他們還不住下來嗎?呵呵呵!對了,我那可憐的特拉斯克過得怎麼樣?

 

「牠很好,克拉托。因為現在有了爸爸和媽媽。」

 

「嘿,這個叛徒!看見沒有?狗和女人一樣不忠實!呵呵呵。說真的,孩子們,我很高興。這讓我這個老頭放心多了-啊,不對,老頭是從前的事了。多虧外星兒童讓我返老回春了。沒給我帶點卡拉波羅肉來嗎?

 

「沒有,克拉托。我寧可看著野雞飛跑,不想讓它變成你鍋裡噁心的肉塊…」

 

「這個、這個…我認為你說得對。我保證:再也不做傷害動物的事了。」

 

「克拉托,你不再吃肉啦?

 

「我保證再也不吃卡拉波羅肉了。呵呵呵!

 

當然不吃了,因為他在地球上是弄不到的。

 

「真是仁慈啊…」阿米的臉上並沒有笑容。

 

不一會兒,阿米似乎想到了什麼。他說:「為了讓你們在地球上長久地生活,我們得做些具體的準備工作。首先來解決這個姑娘的『面子』問題吧。馬上動手!文卡。我們上飛船去!

 

「萬歲!」文卡興奮地歡呼道。

 

「我也一道去,因為我要確保…」

 

「不行,彼德羅。你留在這裡。我可不想一面工作一面看著一位總是不滿意的『顧問』在身旁虎視耽耽。走吧!克拉托,我需要你也上飛船。」

 

「外星娃娃,我已經很體面啦。」克拉托說。

 

「我得再替你調整一下,好配合地球人的規矩。時間不多了,大家動作快點吧!」他們三個走出屋外。我留下來跟奶奶說話。

 

「奶奶,如果維克多來的話,我不知道怎麼向他解釋有關克拉托和文卡的事情。」

 

「彼德羅,我們不能說出真相,可是我又不願意撒謊…」

 

「而且,他們倆不會說西班牙語啊。維克多可能會問他們倆是從哪一個國家來的,他們會說一串他聽不懂的話;可是如果維克多剛好聽得懂幾句,那麼…」

 

「不錯。當著維克多的面,我們也不能稱呼他們倆的名字,因為他們倆的名字曾經出現在書中。」

 

「奶奶,您說得對。」

 

「另外,他們倆沒有身份證明文件。文卡怎麼去上學?我和克拉托怎麼結婚啊?

 

「您想跟那個山上老頭結婚?!」

 

奶奶非常嚴肅地看了我一眼。

 

「啊…是啊,當然,您是很遵守信仰規定的…另一個問題是:克拉托以後怎麼辦?他能做什麼工作?

 

「放心,神會幫助我們的,還有阿米和聖西裡羅也會助我們一臂之力…」

 

這時,院子裡傳來一個男人洪亮的聲音,他邊走邊問:「有人在家嗎?」

 

那個人講的是西班牙語,聲音聽起來很陌生。他不是一個人來的,因為這時又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他們倆看到我們的樣子一定不敢相信…」

 

「奶奶,來的是什麼人啊?

 

「不知道。我聽不出是誰…希望阿米不要心血來潮突然冒出來…」

 

「您好,奶奶,我們回來了。」

 

走進屋裡的正是阿米。我擔心他會撞見那兩個陌生人。可是,隨後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克拉托…

 

「講西班牙語感覺真不錯。呵呵呵!

 

我驚訝得合不攏嘴,因為克拉托竟然說出流利的西班牙語…

 

「你好,親愛的彼德羅。」一個頭髮烏亮微卷、有著美麗大眼睛的姑娘說道。她穿著海灘裝,展露苗條動人的身材。她也說西班牙語。我恍然大悟:她是文卡!她的外貌有了明顯的改變,不過五官輪廓還是一樣的。另外,她現在的身高和我一般高…

 

趁我和奶奶還說不出話來的時候,阿米連忙說明:「紫色眼睛和玫瑰色頭髮會讓維克多懷疑,而現在這個模樣就是地道的地球姑娘了。我還把她的身高減少了一點。至於她講西班牙語的本領,我在飛船上有個儀器,幾分鐘之內就可以學會任何語言。」

 

「呵呵呵!現在我腦袋裡裝了西班牙語語法、全部詞彙、一萬八千首詩、五百五十部長篇小說、地球史概要、人類知識以及最重要的宇宙法則與秘密。太神奇了!」克拉托的發音可說是正確而接近完美的。

 

「我也擁有同樣豐富的知識!」文卡快活地喊道。

 

我總算從驚訝中平復下來,準備面對並接受這一連串的變化。我想看看文卡的耳朵,她輕輕撩起了頭髮。

 

「喔…地球人的耳朵,而且很漂亮。一句話:文卡,妳好美!現在,妳的外表有了變化,但是妳的內心對我而言並沒有改變。還有,我再也用不著仰頭看妳了。」

 

我們都摘下了翻譯通耳機,今後再也不需要它了。

 

「另外,阿米讓我的腿部增加了肌肉!

 

阿米說道:「是的,她本來的腿太細,和地球女孩不一樣。我這樣做不是為了滿是她虛空的虛榮心。」

 

文卡嘟嘟嘍囔地說道:「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文卡,妳在說什麼?

 

「沒什麼。我想起聖經傳道書裡的一段。」

 

我問道:「什麼是傳道書?

 

「是聖經裡的一卷書。」她的語氣似乎在嘲笑我的無知。有某種東西開始讓我不太自在…

 

克拉托揮動著雙臂朗誦起詩歌,顯得十分快活,他在模仿一位英國演員,但是那滑稽的樣子讓表演顯得太戲劇化了。他朗誦道:

 

人在成長過程中總會明白

嫉妒就是無知

模仿無異自栽

應當接納自己

就像接受家產

不論好壞

 

朗誦完畢,克拉托哈哈一笑道:「這是埃默森(RalphWaldoEmerson)的作品。他是美國詩人,公元一八○三年生於波士頓。呵呵呵!

 

文卡興高采烈地補充道:即使廣闊的宇宙充滿親切慈愛,若人不在自己的土地上慇勤灌溉,收穫也不會不請自來。

 

文卡朗誦的是同一首詩的下半段,這表示她現在擁有的知識與克拉托一樣多。我發現我和文卡在文化涵養方面有了極大的差距。我又氣又急,便高聲抗議道:「不行!不行!現在她成了大學者,我在她身邊簡直是半個文盲…阿米,這不公平!

 

沒有人理睬我。

 

「彼德羅,喜歡我現在的雙腿嗎?」文卡稍稍撩起了短裙,撒嬌地問我。

 

「哼!」我生氣地掉頭走出屋外。

 

實際上,我不是為文卡外表的改變而生氣-恰恰相反,我很高興-而是因為她現在知道了這麼多事情,我的程度已經跟不上她。阿米跟在我身後,來到院子裡。

 

「彼德羅,你生氣是有道理的。」

 

「那就請你支援一下吧…」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