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入盟的條件,阿米在第一次漫遊時告訴過我們。他說,為了具備加入同盟的資格,世界必須大同,不再有國家之分,各個民族組成統一體,由世界政府領導。但是,一個獨裁的星球政府也有可能被誤認為是世界政府,而這是同盟不願見到的,所以統一後的世界必須遵守宇宙基本法則,也就是愛法則。如果遵守這一法則,就不再有痛苦和不義了。遵守這個法則的文明世界才能被接納為同盟成員。

 

「每個被接納入盟的文明世界,經過一段時間的進化和進步,在同盟的協助下,逐漸邁向下一個階段;在一個缺乏智慧生命的世界裡為改善它們的生活而努力。

 

「銀河系當局派新的播種人到一個年輕的星球-那是個面積和重力都適合屬於它的特有物種生存的世界-他們必須在那裡建設工作基地,而且要在基地住上幾千年。

 

「你們的時間表與我們的不同。我們的民族在幾百萬年以前就來到這個世界。我們先是在軌道基地上安家落戶,隨後建設了地下城市,並且遷居於此。我們的工作是改善生態系統,目標十分明確。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我們改造了一些現有的人種,又在我們的遺傳實驗室裡創造了另外一些人種,還從其它星球上運來一些人種,讓他們適應地球的條件。此外,我們還進行了一些氣候和海洋資源的工作。

 

「我們這個種族來自宇宙;但是,我和絕大多數在這裡的人們,都屬於好幾代居住在地球上的家族。我們熱愛地球,如同農民熱愛他開闢的農場和居住的家園一樣。另外,這個美麗的家園是我們祖先和他們的後代-也就是我們-生存的世界。就因為這些原因,我們打從心裡認定自己是地球人。我們來到地球的時間比你們早多了。」

 

這時,我方才明白,就因為如此,所以他們覺得自己有權利察看我們。看來原住民是他們,而不是我們…(說到這裡,我要暫時打個岔。)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阿米給了我一個「神奇的幫助」(下一章會詳細說明這件事),使我瞭解了達爾文的進化論。那時,我突然想起石魯克的這一番話。

 

「我們在桑巴拉的時候,石魯克說過他們曾經介入地球的生命進化過程。可是,那達爾文的理論又怎麼說呢?」在阿米離開前,我這樣問過他。

 

「自然進化確實是存在的;但是,為了產生預期的結果,進化是可以按照特定的意圖發展的。現在,你們的遺傳研究中心就在做類似的事情。如果你想要具有某些特徵的蘋果或者兔子,指望自然進化是不可能的。」阿米回答。

 

回到剛才的談話。只見石魯克繼續說道:「所以我們就幫助猿猴進化,因為他們即將成為整個創造目的-也就是人類-的祖先。現代的人類是我們實驗室從事基因混合的結果,也就是地球靈長類的基因與我們這些外星人基因的結合。」

 

聽到這裡,我打了一個寒顫-我們居然是他們創造出來的!

 

「為了減輕人類生活的困難,並保護他們的存續,我們讓動物出現或者進化,因為這些動物對人類非常有用:像是馬、駱駝、大象、雞、狗。我們還為人類創造了糧食,像是稻米、小麥、玉米、水果、馬鈴薯等。」

 

我和文卡聚精會神地聽著石魯克的說明。

 

阿米告訴我們,契阿大體上也經歷了類似的事情,不過,是由另外一種外星人執行的。他們是在沙亞撒林最具優勢的人種,也就是我們那兩位化裝成特里人的朋友所屬的人種。

 

石魯克繼續說明道:「現代人類是天地之子,所以他們表現出來的水平有時低於人類,有時高於人類,他們既有動物性,也有宇宙性。」

 

這番話解開了我許多疑問。

 

接著,石魯克做了簡單的結論:「創造地球人類的目的是要使一種新人種現世,這種新人經過進化達到加入同盟的水平之後,就具有與同盟合作的能力了。所謂合作,不是你們想像的那種什麼銀河系大戰,而是參與銀河系大批生命的文明進化工作。新人類一旦加入同盟,就可以得到科技和精神層面的援助,從而永遠擺脫痛苦、不義、危險和死亡。」

 

這番話讓我有茅塞頓開的感覺。一切我都明白了:阿米訪問地球的意義,我寫書的意義,援助計劃的意義,信仰的深層意義等等,我都明白了。

 

剛剛提到的神奇的幫助,讓我也對古代的印加文明有所認識。我覺得石魯克講述的關於人類的故事,可以與印加人做的一切互相對照。

 

印加文明比南美洲任何文明都更發達,而他們是從更高、更聰明、更與自然和宇宙和諧的角度看待生命。因此,他們的做法與其它征服者不同。他們對待不發達的部族,不是消滅、暴力統治或奴役,而是提供保護和文明教育。此外,為了與那些部族合作,他們反倒是請那些部族和平、自願地加入印加帝國。因為如此,印加帝國逐漸擴展,其領士包括了南美洲的大部分;境內沒有不公正現象,沒有獨裁和暴政。每個公民都可以得到帝國的保護。許多歷史學家認為,歐洲國家在同時期的社會保障系統與印加體系相比,還落後了一大截。但是,印加人沒能把其它一些部族納入;例如生活在亞馬遜森林地區的部落,因為這些部落實在太原始了。

 

我們目前的進化水平就與那些亞馬遜土著差不多。我們太自以為是,不肯加入更高級的體系-那裡一切都是友好而樂於分享的。但是,如果我們能和平共處,最後一定可以加入文明發達世界的友好同盟;我們就是為達到這個目的才被創造出來的。

 

石魯克還說,在全體人類的進化過程中,每個人都有自己一份責任;因此,每個人必須努力克服自己的缺點,提高進化水平。他強調,這是每個人自己的工作,因為只有從個人努力提高自身水平出發,全體人類才能向前進化發展。

 

他還說,我們目前正處於發展的特殊階段;在這個階段裡,如果我們繼續放任體內的獸性壓倒人性-這種情況從人類原始階段直到現在頻頻發生-那麼我們的文明必然會走向衰敗,因為現在世界各個民族是互相依存的,並且目前地球已擁有具高度破壞力的高科技。如果將現有的科技應用在保護和改善地球生命,以及提高文明的程度上-如同一個高度智慧人種應該做的-那麼在很短的時間裡,我們就可以建設一個為全人類服務的幸福新世界。

 

隨後,石魯克補充了阿米在第一次漫遊所說過的:一旦發生大災難,有幾百億生命會死亡;友好同盟會前來營救進化水平適合改造成新人類先驅的人們。

 

石魯克說,希望不要發生那樣的災難;因此,凡是覺悟到目前形勢的人們應該努力工作,散播光明:既要照亮自己,也要照亮別人。

 

他特別指出,我們千萬不要變成啟示錄裡的先知,也不要變成死神的信使;如同許多這麼做的人一樣。他們以為自己是在為人類進化效力,實際上,他們是在散佈驚慌、恐怖、令人焦慮絕望的訊息;這只會更加降低人類心靈的質量,降低了全人類得救的希望。

 

石魯克最後說道:「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這句話使我毛骨悚然。我想,他也陷入矛盾了,因為他說的這些話就就像是死神的信使發出的言論。但他解釋說,他的意思是「已經沒有太多可以浪費的時間了」。在此之前,不認真努力改變自己的身心狀況或許還能僥倖度日,可是從今以後,每個人都必須把自己改造成愛信使,而且要在自己的生活中有所表現。

 

我對這樣的要求不太能接受,因為我雖然已經見識過許多高水平的事物,但實際上仍是個正常的小孩。和大部分的小孩一樣,儘管我不是小流氓,但也說不上是愛信使。我達不到這個目標的理由有三項:

第一、因為我的能力不夠,進化水平不夠高。

第二、即使我的進化水平夠高,我的行為舉止也不可能與眾不同:不然學校和鄰居孩子會拿我開心,欺騙我,戲弄我…所以我那時的表現跟大家差不多,離愛使者的標準很遠。

第三、我奶奶說過,認識這麼多高尚的人士對我不見得有好處,因為我不免會把身邊的人同阿米以及奧菲爾星球的人作比較,而自認為此他們優秀,不再能坦率地和他們相處。結果,我不但沒有變成更有愛的人,反而事與願違。後來,阿米讓我領悟到我看不見自己的缺點,卻只看到別人的,這樣反而更糟…

 

後來石魯克說的這番話讓我稍感安慰。他說:「你們應當每天漸漸克服過去和現在的缺點。這得從頭開始才成,也就是說要清楚認知你們生活的主要目的,就是努力提升愛。先由內心開始,再擴展到行動。腦海裡常存這個目標,保持充沛的熱情,直到自己變得更好,更有良知與責任感,也更有愛與善行。但是,我再強調一遍:這是一項漸進的工作:先克服一個缺點後,再克服另一個。」

 

接著,他告訴我們,有可能發生全球性的重大變化,但是不需要以大量死亡和痛苦為代價,不過我們一定要明白:「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然後他說,諸如愉悅、幽默感、樂觀、希望、勇敢、心靈純潔、信心、寬恕、負責、樂於助人與真正的愛,都是越來越不可或缺的人格特質;因為這些才是人類需要的文明力量。他又說,我們應該遠離一切散佈恐懼、絕望和墮落的東西,不論這種東西是在我們心中還是身外。而且,我們也要嚴格約束自己的言行,並結交良師益友。

 

在結束講話之前,他特別提到有些缺點我們應該盡量克制;因為這些缺點如果很嚴重,會妨礙自我提升。這些缺點是:嫉妒、自私、暴力、拜金、害人之心、忘恩負義、脾氣暴躁、各種不負責任的行為,以及我們信仰中警示的全部戒律。

 

我特別注意到嫉妒和自私被列於重大缺點之首。對於多數人而言,這兩樣毛病是天天與我們共處的。

 

「建立新世界的基礎之前,這些壞毛病必須徹底根除,因為它們會造成人類社會的分裂,叫人們反而得不到他們所追求的美好世界。」阿米這樣解釋道。

 

石魯克為我們一一開啟了智識的窗口。後來,我們跟他比較放鬆地聊了起來。我首先發難:「原來是你們創造了我們。」

 

「是的。但我們把你們看成兒子一樣。」

 

「儘管我們只有一半你們的基因?

 

「每個兒子都只有母親或者父親一半的基因,因此我們完全把你們當成自己的兒子看待。」

 

「啊,的確是。難道地球上所有種族都是你們的後代嗎?

 

「當然。」

 

「可是種族和種族之間,為什麼差別那麼大呢?

 

「孩子,那只是表面上的差別:例如膚色之類的。差別的產生,是因為起初人類族群之間居住得很分散,彼此不相往來。隨著時間的推栘,不同的環境條件和遺傳規律使得每個民族逐漸有了自己外部和心理的主要特徵;但是就實質而言,地球上的每個民族起源是相同的,大家同屬於一個大家庭。」

 

「可是,為什麼你們比我們高大,卻比奧菲爾人矮小?他們也是你們的後代啊?

 

「這些差別同樣無關緊要。身高和進化水平之間沒有任何關聯;不然的話,恐龍應該是非常聰明的。身高的差別也與環境條件有關。奧菲爾上的自然資源比地球更有利於人類的發展。我們的生活條件也比你們的利於繁衍,因此建造出與你們不同生態的基地。另外,在這裡人與人之間不會彼此競爭,」他笑著說道:「而是以合作取代比賽。這就使得我們的生活比你們輕鬆。這裡沒有人死於心肌梗塞,沒有人會因為生存飽受壓力。」

 

文卡說:「還有一件事我不明白。」

 

「什麼事?

 

「與其創造新的人類,為什麼你們不直接在地球或者契阿複製自己就好了?那不是更容易嗎?

 

石魯克笑著說:「如果花園裡只有一種鮮花,看起來會不會太單調了呢?

 

「啊…對…當然。」

 

「愛之神是創造力豐富的造物主,他創造、改善和美化萬物,與大家分享宇宙。」

 

「另外,生兒育女、繁衍後代是好事啊,對不對?」阿米補充道。

 

「啊,當然。」

 

「我們十分為自己的子女感到驕傲。」石魯克親切地笑著說道。

 

「什麼?為我們感到驕傲?但我們明明是野蠻人啊!

 

「孩子,沒有那麼嚴重。想想人類從穴居時代到現在獲得了多大的進步,再想想人類在藝術、科技知識方面的重大進展吧。的確,你們還不十分注意心靈或者精神層次的重要性;但是,在物質方面的成就是十分突出的。你們已經能夠製造飛船,可以去太陽系探險,並且深入研究遺傳工程。此外,地球人培養了多少思想家,多少科學家,和多少藝術家!有多少人英勇不屈地為人類的福祉、自由、和平等等而奮鬥!別忘記這一切成就使你們的生活獲得改善。不錯,確實還有不盡人意之處,一些關鍵的問題還沒有解決;但是,你們已經準備加入宇宙友好同盟了…」

 

「真的嗎?!」

 

「我是說有這種可能性,儘管你們現在還做不到;由於你們還不明白理當組織起來的意義,因此你們目前還不能加入友好同盟。這是可以學習並且迅速付諸實踐的。地球人具有完成全人類的幸福大業的充分潛力;許多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無私奉獻,做無名英雄;此外,還有許多人願意幫助別人,但是不曉得如何去做。」

 

「那我們還缺什麼?

 

「唯一妨礙你們全面提升到更高水平的因素,就是還沒有產生整體觀念的變化。領導你們文明發展的物質主義,應該要被能改善人類內心的思想所代替。」

 

我覺得這話說得太明白透徹了。

 

「石魯克先生,您說得相當正確。可是為什麼人類還沒有這樣的思想轉變呢?

 

「因為掌握世界航程的舵手是一小撮不顧集體幸福、只管自己利益的人;由於他們有權有勢,就把全體人類導向他們認為有利的方向去。」

 

文卡氣憤地說:「他們會遭到報應的!

 

「但是,世界的需要和良心的覺醒,很快會改變目前這種狀況;在這個轉折點上正需要你們的幫助,使情勢的變化盡可能和諧地進行,以免因為抵制變化而引起巨大的災難。要想做到這一步,只有全面提升良心才行;而良心是愛的果實,是受愛智慧引導的結果。因此,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在地球上廣泛發揚愛精神。」

 

我們懷著十分感動和感謝的心情告別了石魯克。我請他向桑巴拉轉達地球人的衷心問候。隨後,我們返回飛船,向海濱的家前進。

 

我和文卡對桑巴拉之旅所領悟到的一切感受很深;特別是因為現在我們明白,我們的世界還不算太糟,且全面性的變化並非遙不可及。

 

「如果你們希望世界更美好,沒有令人恐懼的事,那就努力改進自己吧!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