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沙漠中行走得更遠,你就要心甘情願去面對存在性的痛苦,並努力克服它。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先改變你對待痛苦的態度。這兒有一些好消息。改變對待痛苦的態度,有一條捷徑,那就是承認我們遭遇的每一件事,都是有助於我們心靈成長的精心設計。

 

《神聖》一書的作者唐納德·尼科爾在該書中一句非常精彩的話:如果明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每件事,都是上蒼設計好的,我們就會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一旦我們領悟到了,發生在我們生活中的所有事情,都是用來指導我們的生命旅程的,我們注定會成為贏家。

 

然而,要達到這樣的認識高度,我們就必須徹底轉變對痛苦的看法,同時也要徹底轉變對意識的看法。在伊甸園的故事裡,我們吃了善惡樹上的禁果後,就有了意識,有了意識,也就有了痛苦,所以,意識是我們痛苦的來源,倘若沒有意識,也就無所謂痛苦。但意識並不只是給我們帶來痛苦,它同時還會給我們擺脫痛苦,獲得救贖的動力。而救贖本質上就是治療。

 

意識是痛苦之源,沒有意識,就感覺不到痛苦。我們幫助人們減輕身體上的痛苦,最常用的方法就是麻醉他們,讓他們暫時失去意識,進而感覺不到痛苦。

 

痛苦完全由意識而引起,但救贖的動力也來自於意識。拯救的過程就是意識逐漸增強的過程。隨著意識的增強,我們就不會像那些不夠成熟的人一樣,畏縮在洞裡止步不前,我們會一步一步地進入沙漠,在我們繼續前進時,我們承受了越來越多的痛苦,但我們也因此變得越來越成熟。

 

我說過,救贖的意思是治療,它來自於詞根藥膏。藥膏就是那種塗在皮膚上治療過敏或發炎的東西。因此,救贖既是一個治療的過程,同時也是一個逐漸變得完整的過程。健康、完整和神聖全都源自於同一個字源,它們有著相同的寓意。

 

弗洛伊德是一位無神論者,第一次揭示了治療和意識之間的關係。他認為,心理治療的目的就是讓潛意識從塵封的深淵浮出水面,轉化為意識。換句話說,心理治療的目的就是要增強人的意識,要讓人的意識勇敢地直面潛意識,不要逃避、不要躲閃。

 

卡爾·榮格進一步幫助我們理解了這一點,他把人類邪惡和心理疾病的根源描述為拒絕面對陰影。榮格所說的陰影,指的就是心靈中、我們不願意承認的那一部分,我們一直在迴避它,我們一直不讓自己和別人知道,我們將它藏匿在潛意識的地毯之下。

 

當我們被自己的罪惡、失敗或缺失逼到牆角時,大多數人都會承認自己的陰影。請注意,榮格在這裡用了拒絕二字,這就是說,人類的邪惡和心理疾病並不是陰影本身造成的,而是在於拒絕陰影。拒絕是一個主觀意念極強的行動,那些邪惡和有心理疾病的人,最顯著的特徵就是,他們拒絕任何罪惡感,他們不是沒有良心,而是拒絕承受良心的痛苦。 

 

事實上,邪惡和有心理疾病的人,通常都非常聰明,他們能夠意識到了絕大多數事物,但就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陰影,不願意承受內心的痛苦,不願意讓陰影由潛意識轉化為意識。相反,他們會盡最大的努力,霸道地去藏匿自己的陰影。有時為了摧毀罪惡的證據,他們甚至不惜殺人放火,走向犯罪。

正如我在《少有人走的路I》中說過的那樣,人們的心理疾病大多源自於意識的失調,它們不是源自於潛意識,而是源自於一個有意識的心靈拒絕去思考,拒絕去承受思考的痛苦。

 

意識會帶來痛苦,但同時也能帶來快樂。隨著你進入沙漠腹地,你去得越遠,你就越有可能發現那些小小的綠色,那些你以前從未見到過的綠洲。如果再更深入些,你甚至可能在沙地下發現一些潺潺流動的小溪,如果繼續走下去,你或許還能夠實現自己的夙願。

 

如果你對此有所懷疑,那麼一個在沙漠裡跋涉了很遠的人。他將向你講述自己心靈的旅程,他就是詩人艾略特,他早先在文學界出名,是由於寫了大量枯燥無味、令人絕望的詩作。他在29歲時發表了詩歌《普羅弗洛克情歌》:

 

我老了···我老了···

我連褲子都穿不利落了。

我把頭髮分在後面好嗎?

我敢吃一個桃子嗎?

我會穿上法蘭絨褲子,走向海灘。

我聽到了美人魚在歌唱,一首又一首。

我想她們不會唱給我聽。

 

詩中的普羅弗洛克和艾略特一樣生活在上流社會,生存在高度文明的世界,但同時又生存在心靈的荒原上。意識到這一點很重要,果然不出所料,五年以後,艾略特發表了一首題為《荒原》的詩。在這首詩裡,他的著眼點實際上就是沙漠。儘管這也是一首枯燥無味和令人絕望的詩作,但第一次,在艾略特的詩裡出現了一小塊的綠意,些許的植被點綴其間,水的映像和岩石下的暗影。

 

大約在五十歲左右,艾略特寫下了像《四個四重奏》這樣的詩作,詩歌中第一次出現了玫瑰園、鳥兒的啼鳴和孩子的歡笑。此後,他陸續寫了不少同類型的作品,這些詩作充滿了豐富的、大量的、生機勃勃的綠色。最終,他非常快樂地走向生命的終點。

 

當我們艱難地行走在坎坷的、荊棘密佈的人生旅途中,與痛苦進行抗爭時,我們能夠從艾略特身上獲得許多安慰。旅途中,我們需要安慰,而不是自欺欺人。生活中,我們常常看到打著治療名義,實際自欺欺人的人。

 

他們這麼做,完全是因為以自我為中心。例如,裡克是我的朋友,他陷入了痛苦,但我不喜歡經歷痛苦,於是想盡快治癒裡克,這樣也就能夠讓我擺脫痛苦。因此,我就對他說些不痛不癢的安慰話,諸如:噢,你媽媽去世我很難過,但別太傷心了。她是到天國去了。或者:嗨,我也遇過這種事,最好的辦法就是出去發洩一下。

 

可是治療一個人的痛苦,往往不是設法去消除痛苦,而是與他一起承受。我們必須學會聆聽和分擔他人的痛苦,這也是意識成長的全部內容。隨著意識的成長,我們能更加看清他人玩的把戲,罪過和伎倆,同時也能更深切地體會他們的沉重和悲哀。

 

隨著心靈日漸成熟,我們能夠越來越多地承擔他人的痛苦,然後,你會驚奇地發現。你願意承擔的痛苦越多,感受到的歡樂也就越多。最終你會覺得,這樣的人生才圓滿。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少有人走的路  The Road Less Traveled
來源:http://blog.sina.com.cn/chuangyeziliao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