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當中,心理上最不健康、最不成熟的特徵之一,就是神秘感和好奇心的缺失。當我走訪一所精神病院時,使我最感困惑的不是精神錯亂,不是狂怒、恐懼、憤怒或沮喪,而是冷漠。有時候,這是藥物副作用引起的,但是可怕的冷漠常常是心理疾病的特徵。

 

天上開始下雪時,健康的人會怎麼做呢?他們走到窗前,眺望窗外,說到:嗨,開始下雪了!或者:哇,雪下得真夠大的啊!或者:啊,真是一場暴風雪呀!但在精神病院裡,當有人說:嗨,天上在下雪呢。病人們通常會回答:別打擾我們玩牌。或者是,他們不想打斷他們的幻想。他們不會起身來到窗前,不會去窗外探究那雪的神秘。

 

精神疾病的另一種形式,就是人們再也不能忍受事物的神秘性,因而編造出一些虛假的解釋,而那些事情原本是無法解釋的。幾年前,我收到一封非常悲傷的信,一共8頁,首頁結構非常嚴謹,但是突然間筆鋒一轉,寫信人說起他有一個患霍奇金氏症的兒子。再往後,信的內容就開始變得雜亂無章了。他寫到:當然,你知道,派克醫生,難道你不知道,根據古人的說法,我們每個人在天上都有一個對應物,與我們形影相隨,在我們普通的、有形的身體之間,存在著一個電離作用因子,我們在天上的對應物以及疾病,就是這個電離因子作用的結果,是這樣嗎?

 

我不知道他所說的那些事情。也許有這種可能性,也許它能為一些深奧的理論提供佐證,但對此我們尚無一絲一毫的證據。一定程度上,這個人是在為他兒子的霍奇金氏症尋找解釋,或許這能帶給他一些安慰。但他所確信的東西,完全是虛幻的。

 

相反,在我們當中,多數心理健康的人都具有一個共同特徵,就是他們對神秘的奇特感覺和巨大的好奇心。他們對任何東西都好奇:關於類星體、激光、精神分裂症、螳螂和星宿。任何東西都能吸引他們。然而,我們多數人都介於極端健康和錯亂之間,大多數人的神秘感受都處於休眠狀態。

 

我在進行治療時,習慣於告訴病人,他們正在僱用我作為嚮導,穿越他們的內心空間。他們僱用我不是因為我以前曾穿越過他們的內心空間,而僅僅是因為我知道少許探索內心空間的方法。在心理治療的實踐中,每個人的內心空間都是不同的,每次它都是一趟完全不同的旅程,而這也正是我對心理治療充滿興趣的原因。

 

為了探索內心空間,這個人必須是一個探索者,而要成為探索者,就必須具有對神秘的感受力。對於探險家,神秘就是阿巴拉契亞山脈的另一側面;對於宇航員,神秘就是外太空;對於接受心理治療的病人,神秘就是他們自己的內心世界。

 

如果在治療的過程中,病人對自己童年的好奇心被激發,而且他開始探索塵封的記憶和一些經歷和事件對他生活的影響,並關注他的基因和氣質的秘密,他的遺傳、文化,還有他做過的夢以及這些夢可能傳遞的意義,那樣,治療就會發揮強大的效用。如果在治療過程中,病人對他的傳統基因、童年和夢境的神秘感受沒有被喚醒,那麼他的內心探索之旅就不可能走得更遠。

 

我之所以說到喚醒病人的對神秘的感受力,是因為我相信-儘管我們還沒有任何科學依據來支持它-至少對某些人來說,對神秘的感受力是能夠被開發出來的。比如,就像對威士忌的感覺。而且,它還可以無休止地開發下去,帶給你無限美妙的感受。因為你啜飲下越多的神秘,你獲得的力量就越大。無論你喝多少,絕對不會宿醉。而且所有都是免費的,沒有收入稅,沒有消費稅。它是我衷心推薦給你的、令你沉迷的東西。

 

在現實生活,探究神秘界不僅是為了心理健康,它同時也是心靈旅程的目的地。所謂心靈之旅,說到底就是為了尋求生命的真正意義。

 

信仰的令人困惑之處,其中之一就是人們出於各不相同的原因開始信仰。有些人接近信仰是為了接近神秘,而有些人則是為了逃離神秘。

 

我不打算批評那些利用信仰逃避神秘的人。因為有些人在他們心智成長的特殊節點上,需要一些非常明確的、教條式的信念、信仰和原則的指導,以便他們能夠去遵守,就像嗜酒者轉而求助AA康復法,罪犯皈依到道德生活中去那樣。而一個心智成熟的人並不死守教義,他們像一個探索者,像一個徹頭徹尾的科學家一樣。不存在什麼完完全全的信仰,真實,是他們唯一能夠接近的東西。

 

我們探究真實的努力,有點像一個試圖探究手錶構造的人。他看到表面、手柄,甚至聽到嘀噠嘀噠的聲音,但是他沒有掌握打開蓋子的方法。如果他是一個心靈手巧的人,他或許能夠勾畫出一個粗略的構造圖,把所有他看到的東西對號入座,但是他永遠無法確定,他畫出的圖是否是唯一解釋,也永遠無法拿他的圖與真正的構造圖進行比較,甚至想都不要去想。

 

上面這段話是愛因斯坦說的,他是一個大家公認的天才,比世界上任何其他人都知道得多的人。他還寫到,我們能夠觀察並闡述理論,但是我們決不會知道現實的真相,我們只能接近。

 

然而,某些信教的人們卻錯誤地認為,上帝就在他們的後口袋裡。而一個完全成熟的人則能更正確地去理解上帝。如同上帝一樣,真實也不是某種我們能夠拴在一個漂亮可愛的小包裡、放進我們的公文包而佔有的東西。不是我們佔有真實,而是真實佔有我們。

 

如同科學探求真理一樣,心靈的旅程也是一個探求真理的過程;就像科學家是真理的追求者一樣,真正成熟的人必定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或許比科學家還更執著。不過,就像某些人信仰是為了逃避神秘一樣,某些人探求科學也是為了逃避神秘。

 

我們都知道或聽說過,有些科學家花費一生的時間研究鴿子的前列腺組織,確認其酸鹼值在3.73.9之間。他們對這個世界的興趣就這麼一點點。他們為自己開闢了一小塊領地,在這方面閱讀的資料比其他任何人都多,他們在該領域的知識登峰造極,他們因此而感到安全。但就探求真理而言,一個人不能開闢出一個安全的空間而蜷縮在裡面,他必須跌跌撞撞地從那裡面走出來,進入未知,進入神秘。

 

治療的時候,病人有時會對我說-不是以心理疾病患者的方式而是以正常人的方式-哇,派克醫生,我太困惑了。那麼我會說,那太好了!他們就會說:你什麼意思?真可怕!我會說:不,不,那意味著你將有祝福了。他們會說:什麼?那種感覺很可怕。你怎麼能夠說我將會有福呢?

 

而我會說:你知道,耶穌在佈道時,從他嘴裡說出的第一句話是:『困惑是福』如果你問為什麼耶穌會那樣說,我會告訴你,困惑能激起人們尋求答案的動機,而尋求的慾望又會促使人們努力地學習。

 

例如,1492年的某一天,許多人徹夜未眠,腦中一直在推想,地球究竟是平的還是圓的。結果第二天早上醒來卻得知,地球是圓的。此前,他們並不知道最終的結果會是什麼,他們經歷了一個困惑和探索的全過程。為了拋棄一個陳舊的理念,用一個新的更好的理念取而代之,我們不得不經歷困惑,不得不經歷這樣一個過程。

 

這個過程並不讓人舒服,有時甚至是痛苦的,但它卻是有福的。因為當我們在經歷這一過程時,儘管我們在心靈上感覺可憐,但我們卻是在尋找新的和更好的道路。我們向新世界敞開自己,我們在尋找,我們在成長。所以耶穌說:困惑是福。實際上,這世界上所有的邪惡,都是那些很明確地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人造成的,而不是那些處於困惑中的人造成的,不是那些心靈可憐之人造成的。

 

在《少有人走的路I》一書裡我說過,質疑是通往神聖之路。只要去尋找,你就能發現許多真理的碎片,就能把它們拼接在一起。但是,你永遠不可能去窮盡這樣一個智力遊戲。你所能做的,就是把這些碎片拼接到一起,由此窺見宇宙這幅巨大圖畫之一角,看一看它們是多麼地美麗。 

 

如果我們整個生活都被深埋在神秘之中,不知道自己去往何方,就如同嬰兒在黑暗裡蹣跚而行,那麼我們怎麼可以生存下來?我認為,可以有兩種方式回答這個問題。一個是一口咬定斯科特·派克和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錯了,我們所知道的東西,比他們所認為的要多得多;另一個就是承認我們是受到保護的,這其實正是我的看法。但是,這種保護是如何發揮作用的,我並不知道。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少有人走的路  The Road Less Traveled
來源:http://blog.sina.com.cn/chuangyeziliao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