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內在抗拒,都會以一種形式的負面情感被經驗到。所有的負面情感都是抗拒。在這個脈絡裡,這兩個詞可以說是同義詞。負面情感的範圍,從惱怒或不耐煩到暴怒,從心情沮喪或懷恨在心到自絕。抗拒有時會觸發情感的痛苦之身。在這種情況下,即使一個輕微的情境,也許都會產生憤怒、沮喪、或深沉的哀傷等負面情感。

 

我執相信透過負面情感就可以操縱現實,一逞所願。它相信透過負面情感就可以招引一個可欲的情狀,或者棄除一個不可欲的情狀。奇蹟課程裡正確地指出,當你不快樂的時候,你就存有一個無意識的信念,認為不快樂可以「買到」你所要的。如果「你」 - 心智:不相信不快樂行得通的話,何必要創造它?事實是,負面情感當然是行不通的。它不但不能招引一個可欲的情勢,反而會阻止它的發生。它不但不能棄除一個不可欲的情勢,反而讓它滯留不去。它唯一的一個「有用的」功能是鞏固我執,這也最我執之所以喜歡它的原因。

 

你一旦認同了某一個負面情感形式之後,你就不想放下它。而在一個深層的無意識裡,你並不想做正面的改變。改變無異威脅了那個沮喪、生氣、或忿忿不平的你。然後你就會忽視、否定,或破壞你生命中的正面情感。這是個常見的現象。也是一種瘋狂。

 

負面情感完全有違自然。它是心靈的污染源,人類對大自然的毒害和破壞,與集體人類心靈中所累積的負面情感之間有密切的關聯。地球上所有的生命形態中,只有人類知道負面情感。正如沒有其他生命形態會違害和毒化生養牠們的地球一樣。你可曾見過一朵不快樂的花、或一棵有壓力的橡樹?你曾經碰到過一隻垂頭喪氣的海豚、一隻自尊心有問題的青蛙、一條無法放鬆的魚、或者一隻懷恨在心的鳥嗎?只有那些和人類朝夕相處的動物,才會與人類的心智和瘋狂聲氣相投,進而偶發類神經質和負面情感的經驗。

 

觀察任何植物或動物,讓它教導你接納本然。教導你臣服於當下。讓它教導你什麼是本體。讓它教導你真誠 - 也就是合一、做你自己、成為真實的。讓它教導你如何生、如何死。以及如何不要把生死製造成問題。

 

我和幾位禪師一起生活過:我的禪師都是貓。連鴨子也教過我重要的靈修功課。單只是觀察它們就是一種冥想。它們浮游在水面的神態,多麼祥和悠閒、多麼全然地臨在於當下。尊嚴、完美一如一隻無心的動物。雖然偶爾會有兩隻纏鬥的時候 - 有時毫無來由,或者是其中一隻闖入了另一隻的勢力範圍。通常纏鬥為時不過短短的幾秒鐘,然後就各自分開,猛烈地抖擻幾下翅膀,朝反方向遊走。神態安祥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我頭一次觀測它們的時候,突然恍然大悟,它們之所以要抖擻翅膀,其實是為了釋放多餘的能量,以免憋在身體裡的能量變成負面情感。這就是大自然的智慧。對它們而言是輕而易舉的事,因為它們沒有一個讓它們不必要地豢養過去,然後再依此而建造出身份的心智。

 

負面情感會不會也隱藏著一個重要的訊息?比如說,如果我經常有沮喪感,也許就是我的生命出了差錯的訊號。也許是要迫使我檢視自己的生命情境,並做一些改變。所以我需要傾聽情感要告訴我些什麼,而不是斥之為負面情感了事。

 

沒錯,一再復發的負面情感,的確負載了一個訊息,疾病也一樣。不過,你做的任何改變,無論是工作上的、親密關係上的、或者環境的改變也好,都只是表面工夫罷了,除非改變是來自你的意識層面。就這一層意思來說,它只意謂著一件事:變得更臨在。當你達到某一程度的臨在之後,你就不需要負面情感來告訴你生命情境需要些什麼了。不過你可以趁著負面情感還在的時候善加利用。利用它來提醒你要更加地臨在。

 

我們如何阻止負面情感的生起,生起之後要如何擺脫它?

 

我說過了,藉著全然的臨在就能阻止它發生。不過,你不要因此氣餒。世界上能夠持續地安守著臨在狀態的人少之又少。雖然有些人已經幾近成就了。我相信人數很快就會增加。

 

每當你察覺你內在有某種形式的負面情感出來的時候,不要把它當做你的失敗,把它看成一個有用的訊號。它在告訴你說:「醒醒吧。走出你的心智。要臨在。」

 

阿道斯赫胥黎在他鍾情於靈修的晚年,寫過一本叫做島的小說。書裡描述一位男子因為船難而落居海島,從此與世隔絕。小島有個特殊的文化。最不尋常的一點就是,島民有和外界迥然不同的清明神誌。這個人一上島就發覺樹枝上的花色鸚鵡,不斷地咕噥著:「關注此時此刻。關注此時此刻。」讀到後來才知道,島民為了要鸚鵡提醒他們隨時保持臨在,才教它們這樣說的。

 

因此每當你感覺內在有一個負面情感生起的時候,無論是由一個外在的因素或者是一個念頭,甚至一個你覺察不出的因素。把它當做一個跟你呼喚「專注此時此刻。醒醒吧。」的耳提面命。即使是一個最輕微的惱怒也具有意義,需要你加以承認和檢視;否則未經觀測的反應勢必要累聚成結了。正如我在前面說過的,一旦而體會出你不要這個一無是處的能場在你裡面的時候,你就能無所顧忌地把它丟掉了。不過你務必要丟得徹底。如果你做不到,不如照我之前說的方式,乾脆接納它的存在,把你的專注導入這個情感上面。

 

丟掉一個負面反應的權便之計,就是觀想你自己變成透明,來面對那個引發你反應的外界肇因,而讓它消失。我推薦你先從小事、甚至於小節起步。假設你安靜地坐在家裡。突然對街傳來一聲刺耳的喇叭聲。惱怒之情生起來了。這個惱怒的目的何在?毫無目的。你何苦創造它?不是你。是心智創造的。它是完全自動、完全無意識的。心智為什麼創造它?因為它抱持了一個無意識的信念,認為抗拒 - 你以負面情感或某種形式的不快樂所經驗到的 - 總有辦法瓦解這個不可欲的情狀。這個信念當然是個幻覺了。它所創造出來的抗拒 - 就是本例中的惱怒或憤怒 - 比起它企圖要瓦解的原肇因,更加令人困擾。

 

這些都可以被我們轉化成靈修。感覺你自己像之前一樣變成透明的,你沒有一個固體的肉身。現在再容許噪音、或者任何造成一個負面反應的肇因穿透你。它便無法再衝擊你內在那道實心「牆」了。依照我說的,從小處著手。車子的喇叭聲、狗叫聲、小孩的尖叫聲、和塞車。你不再豎立一道抗拒的內牆,讓自己飽受那些「不應該」發生的事件不斷地痛擊,反而讓一切事件穿透你而去。

 

有人對你口出惡言、或者說了存心傷害你的話,你不再掉入攻擊、防衛、或退縮的無意識反應和負面的情感裡。你反而會讓它穿透你。你不採取抗拒,就好像你裡面已經沒有了一個可以被傷害的人了。這就是寬恕。你用這種方式讓自己變得五毒不侵。如果你選擇要這麼做的話,你還可以告訴對方你無法接受這種行為。可是這個人已經沒有控制你內在狀態的力量了。於是你有了自主權|而不再受制於他人,也不再被心智所掌控。不管是汽車的喇叭聲、一個粗暴無禮的人、一場水災、一次地震、或者是傾家蕩產,都是同樣的抗拒機制。

 

我一直都在做冥想,也參加工作坊,靈修的書也讀了不少。我試著處於無抗拒的狀態,可是,如果你問我有沒有找到真正而持續的內在和平,我會老實的回答你「沒有」。我為什麼還找不到?我還能做些什麼?

 

你還在向外求馳,你還跳不出求覓的模式。也許下一個工作坊有我的答案,也許那個新法門管用。我要奉勸你的話是:不要找和平。不要找尋你當下之外的任何狀態;否則你只會給自己樹立內在的衝突和無意識的抗拒。原諒你自己沒有處在和平裡。你完全接受自己不和平的一刻,你的不和平就被轉型成和平了。你全然地接納什麼,就會讓你到達什麼,就會帶你進入和平裡。這就是臣服的奇蹟。

 

你也許聽過兩千年前一位悟道的導師用過的一句話「轉你另一邊的臉頰讓人打。」他試圖使用象徵的方式,傳遞不抗拒、不反應的秘密。他所有的教誨,包括上面這個陳述在內,所關切的只是你內在的實相,而不是你生命中的外在行為。

 

你知道熊澤蕃山禪師的典故嗎?他成為偉大的禪師之前,以多年的時間求悟,可是開悟總是與他擦身而過。然後有一天他經過市場的肉舖,無意間聽到肉商和客人的一段對話:「把你鋪子裡最好的一塊肉給我。」客人這麼說。「我這裡賣的全是上肉,沒有一塊不是最好的。」熊澤蕃山一聽到這句話就開悟了。

 

我看得出你還在等我的解釋。當你接納本然的時候 - 每一刻 - 都是上肉。這就是開悟。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當下的力量 The Power of Now
作者:埃克哈特‧托勒(Eckhart Tolle)
好讀書櫃經典版 http://www.haodoo.net/?M=u&P=H10O3:0
支持好讀的夢想 http://www.haodoo.net/?M=hd&P=donate
感謝 Susan Chan整理製作本書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