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你就是第二步,是不是?

 

那是第二步,而且它很龐大。

 

是很龐大,因為我不知道我能否信任你。

 

謝謝你的誠實。

 

我真的很抱歉。

 

不必抱歉。永遠不必為誠實抱歉。

 

我並非為我所說的抱歉 。我抱歉是怕它傷害了你。

 

你無法傷害我,那才是要點。

 

我無法傷害你?

 

是的。

 

從使我做了一些恐怖的事。你不會生起氣來而懲罰我?

 

我不會。

 

那是指我可以出去做任何我想做的事?

 

你一直是可以那樣做的。

 

是的,但我並不想那樣做。害怕死後的懲罰阻止了我。

 

你需要以對神的恐懼來阻止自己為「惡」嗎?

 

有時候。是的。有時候當誘惑非常強大時,我真的需要對在我死後會發生什麼的恐懼—為我的不朽靈魂感到害怕—作為阻止我的動機。

 

真的?你是說,你曾想要做很可怕的事而沒去做,是因為你以為如果你去做的話,你會喪失你的不朽靈魂?

 

嗯,在我一生中我能想到一個那種例子,是那樣沒錯。

 

是什麼?

 

我現在要說嗎?你要我就在這兒告訴你,在神與每個人的面前?

 

是的,說出來吧。告解對靈魂有益

 

好,如果你一定要知道—是自殺。

 

你曾想自殺?

 

我有一次非常認真的考慮過自殺。別表現得那麼驚訝好嗎!你完全知道的。是你阻止了我。

 

以愛,而非恐懼。

 

也有一些恐懼。

 

有嗎?

 

我害怕如果我取了自己的命,我會發生些什麼。

 

所以我們開始對話。

 

是的。

 

而現在,在《與神對話》三部曲之後,你仍怕我嗎?

 

不了。

 

很好。

 

除了我怕你的時候。

 

那是什麼時候?

 

當我不信任你時。當我甚至不信任這是在跟我說話,更別說我信任你所做的奇異許諾了。

 

你仍然不相信神在跟你說話?天哪,你的讀者會對這點覺得很有趣哦!

 

什麼?關於我是人這一點?我想他們知道我是人。

 

是的,但我想他們認為你對某些事是清楚的—並且你至少相信你自己是在與神有個對話的。

 

我是相信。

 

那還差不多。

 

除了當我不相信時。

 

那是何時?

 

當我覺得我無法信任你在告訴我的事時。

 

那是何時?

 

當它好的令人難以置信時。

 

我懂了。

 

我陷入了恐懼。萬一它不是真的呢?萬一神在假造出一切?萬一是我創造出的一位神,他會說任何我要他說的?萬一你說的只是我想要聽的,以便我可以合理化的繼續我的所作所為?我是說,根據你告訴我的,我可以無虞地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不憂心、不混亂、不煩擾。在死後不必付出代價。該死!誰會不想那樣一種神?

 

你啊,很坦然!

 

我要啊—除非當我不要時。

 

那是何時?

 

當我害怕時。當我認為我無法信任你時。

 

你害怕什麼事會發生在你身上?

 

你是指,如果我相信你說的事,而結果你並不真的是神?

 

是的。

 

我怕神會將我擲入地獄。

 

為什麼?至多為了有一個幻想出來的對話?

 

為了否認唯一的真神,也為了引導別人那樣做。為了告訴別人他們的行為沒有結果,因此導致有些人做他們原來的事,因為現在他們不怕你了。

 

你真認為你那麼有力量嗎?

 

不是,我認為是別人很容易被影響。

 

那麼他們為何沒被那些說該害怕的人的影響,而停止他們的自毀行為呢?

 

什麼?

 

宗教已經存在了好幾世紀,他們不斷的告訴人們,如果不以這個或那個方式信仰我,以及如果他們不停止某些行為,我便會罰他們下地獄。

 

我知道,那個我知道。

 

那麼你是否看在那些行為都停止了呢?

 

沒有,並沒真的停止。人類正在殺害自己,就如他們一向所做的。

 

實際上,比以前還更快些,因為你們現在有了大規模毀滅的武器。

 

而我們現在並不比以前對彼此較不殘忍。

 

那也是我觀察到的。所以,是什麼讓你以為,如果在有了宗教幾世紀—事實上是兩千年—之後,人們並沒輕易受影響,而你又為什麼能輕易的影響他們,並且隨之你個人也要為他們的行為負責呢?

 

我不知道。我猜偶爾我需要那樣想一下,以便緩和我的行為。

 

為什麼?如果你不緩和你的行為,你怕你會做什麼?

 

我會從最高的屋頂上大叫說:我終於找到一位我可以愛的神了!我會邀請每個人來見我的神,並且像我一樣的認識他!我會將我對你所知的每件事與我觸及其生命的每個人分享!我會讓人們放下他們對你恐懼,還有他們對彼此的恐懼!我會將他們由對死亡的恐懼中解放出來!

 

而你認為神會為此懲罰你?

 

嗯,如果我關於你的說法錯了,你會,或他會,或它會—不論哪一個。

 

我不會。哦,尼爾,尼爾,尼爾…如果你最大的罪行是你畫了一幅太有愛心的神的畫像,我認為你不會為他被怪罪的—如果你必須繼續信仰一位賞罰之神。

 

如果其他人由於我而做壞事,比如殺人、強暴或說謊呢?

 

那麼,有史以來每位曾用說或寫來反對當時流行的信仰系統的哲學家,也必得同樣為人的所有行為頂罪囉?

 

也許他們是的。

 

那是你想信仰的那種神嗎?那是你選擇的神嗎?

 

這並非一個選擇題。我們並不是在一個神的超市裡。對這個我們並無權選擇。神就是神,而我們最好對那有個正確的瞭解,不必我們可能直墜地獄。

 

你相信那個嗎?

 

不相信。除了當我相信的時候。

 

那是什麼時候?

 

當我不信任你。當我不信任神的善,以及神的無條件的愛時。當我看見我們,所有此時在地球上的我們,是一個較差的神的兒女時。(譯註:Children of Lesser God是部電影名片,中譯名為「悲憐上帝的女兒」)

 

常常那樣嗎?你常常那樣覺得嗎?

 

不。我必須說,並不常常。我以前常常。老天,我真的習於那樣想哩!但自從我們的對話開始後就不了。對許多事我已改變了想法。哦,真的並非只改變我的想法。真正發生的事是,我容許自己相信我內心一直知道並且想要相信的關於神的種種。

 

那讓你很難過嗎?

 

難過?不,是「好過」。我整個人生都改變了。我又能再度相信你的善,因而我也能再度相信自己的善了。因為我能相信你原諒了我的所做的一切,我也能原諒我自己了。因為我不在相信有一天,不知怎地,在某個地方,我將被神懲罰,我也就停止懲罰自己了。

 

現在,有些人說,不再信仰一位會懲罰人的神是壞事。然而,我只看到好事由之發生,因為如果我會做任何一件有價值的事—縱使我在坐牢,光是說服另一個犯人不去傷害某人,或不再繼續傷害他自己—我就必須原諒,並且停止處罰我自己。

 

好極了。你瞭解了。

 

我的確瞭解。我真的瞭解了。並且我並沒有放棄在我們的對話裡你告訴我的每件事。現在我只是需要一樣工具。一個我能用來創造與你的一個真正友誼的工具。

 

我正在給你那些工具,就在這兒。

 

是的,你給了。甚至在我要求之前,你已回答了。

 

一向是如此。

 

一向是如此。所以告訴我,我如何能學會信任?

 

藉由不需要。

 

我能藉由不需要信任學會信任。

 

沒錯。

 

這裡再解釋一下吧!

 

如果我不想要或不需要你給我什麼,那我還需要信任你幹什麼嗎?

 

我猜不必。

 

答對了。

 

所以最高層次的信任是不需要信任的?

 

你又答對了。

 

但我又如何能到達不在想要或需要你給我任何東西的地步?

 

藉由瞭解到它已經是你的了。瞭解你需要的不論什麼都已然是你的了。甚至在你要求之前,我就已回答了。所以,要求是不必要的。

 

因為我不必要求我已經有的東西。

 

一點都沒有。

 

但如果我已經有了它,我為何還會以為我需要它呢?

 

因為你不知道你已經有了它。這是個感知的問題。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感知我需要某樣東西,我便需要?

 

你會以為你需要。

 

但如果我認為神會滿足我所有的需要,那麼我就不會「以為我需要」。

 

那是正確的。這就是為什麼信心是如此有威力的緣故。如果你有信心,所有你的需要永遠都會被滿足的信心,那麼,技術上來說,你就根本沒有需要了。而當然,這就是真相,而它將變成你的經驗,因而你的信心也就「有道理」(justified)。然而你所需做的,只不過是改變你的感知。

 

我預期什麼,我就得到什麼?

 

是的,有點像是那樣。然而,真正的大師住在預期的空間之外。除了「出現」的東西之外,他什麼都不預期,什麼都不可欲。

 

為什麼?

 

因為他已經知道他什麼都有了。所以他快樂的接受在任何特定一刻出現的每樣事物的不論什麼部分。他明白一切全是完美的,人生是「完美」在演完他自己。在這些情況下,信任是不必要的。 

 

或者,換個說法,「信任」變成了「真知」(knowing)。

 

是的。在每件事周圍,圍繞著三個層次的覺知。這些是:希望、信念與真知。

 

當你對某事有個「希望」時,你在希望它是真的,或它將會發生時。在某些意義上,你就是不確定。

 

當你對某事有個「信念」時,你在想他是真的,或將會發生。你是不確定,但你認為你是確定的,而你繼續這樣想,除非在你的現實裡出現了什麼相反的事。

 

而當你對某事有了「真知」時,你很清楚它是真的,或它會發生。則你在每一方面都很確定,而你會繼續確定下去,縱使在你的現實裡發生了什麼相反的事。你不會由表相去判斷,因為你知道事實是什麼。

 

所以我可以藉由知道我不必信任你,而學會信任你!

 

沒錯。你開始有了「真知」:完美的事將要發生了。並非某一特別的事將要發生,是完美的事將要發生。並不是你所偏愛的事將要發生,而是完美的那一件事將要發生。當你向著大師級前進時,這兩者變成了一個。有些事發生了,而你除了正發生的事之外,不會寧可要任何其他的事發生。你對正在發生的事的偏愛的本身,使得那事完美。這叫作「放下而順服」。一位大師永遠寧喜所發生的事。當你總是偏愛正在發生的事時,你也已到達了大師級

 

但…但…那並不等於根本沒有偏愛了嗎?我以為你一直是說:「你的人生是由你對它的意圖而展開。」如果你沒有偏好,這句話如何能成立?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與神為友Friendship With God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譯者:王季慶
線上閱讀:http://www.shuimo.com/you/you-00.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