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意圖,但別有預期,並且決不要有要求。別執著於一個特定的結果。甚至不要偏愛一個特定的結果。將你的執著提升成偏好,將你的偏好提升成接受。這是心靈平靜之道。這是成大師之道。 

 

一位奇妙的老師與作家—肯·奇斯二世(Ken Keyes,jr.)—在他一本殊勝的書《達到更高意識的手冊》(A Handbook of Higher Consciousness)裡,正好談到這個觀念。

 

的確。在那本書裡,他的有系統而確切的陳述是非常重要的,並且對許多人而言,是石破天驚的。

 

他講到改變執著成偏愛。他在自己的生活中必須學會如何做到那一點,因為他大半時間都是座在輪椅裡,自胸部以下都動彈不得,如果他「執著」於更能四處走動,那他永遠無法找到一個讓自己快樂的方式。但他開始了悟道,快樂之源並非外在狀況,毋寧是我們選擇如何去體驗它們的內在來決定。

 

這形成了他寫作的核心,雖然他大多數的書都沒談到他肉體上的挑戰。所以,當他受邀去演講,人們看到他在輪椅裡動彈不得時,往往震驚不已。他是懷著愛與生命之喜悅寫作的,以至於人們以為他已是擁有每樣他想要的東西。

 

他的確有他想要過的每樣東西!但最後那幾個字包含了一個巨大的秘密。人生的秘密不是有你想要的每樣東西,卻是要你有的每樣東西。

 

這是借用自另一位神奇的作者—約翰·葛雷(John Gray)所說的話。

 

約翰果然是位神奇的作者。但你以為是誰「借用了」誰的話,是我給了他那些想法的,正如我給了肯·奇斯靈感一樣。

 

他現在正與你在一起。

 

對,他是的—而且,我可以再加一句,他現在也不必用輪椅了。

 

我好高興!他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在輪椅裡真是太可惜了。

 

並不可惜!那是個福氣!就由於他坐在輪椅裡,肯·奇斯改變了千萬人的人生。「千萬」的人生啊!所以對於這一點我們可別搞錯了!肯的人生是有福的,他所遇到的每個狀況都是。它們提供了當時稱自己為肯的靈魂精確而完美的人、地和事件,來製作出它渴望和意圖想要的經驗和表現。

 

對每個人的人生而言,這都是真的。並沒有惡運這回事,沒有事情是發自意外的,沒有巧合,而神不會犯錯。

 

換言之,每件事都是完美的,都是按照它本來的樣子。

 

沒錯。

 

甚至當它們看來並不完美時。

 

尤其是當它們看來不完美時。那不完美就是個明確的信號,告訴你此處有你該記取的某樣大事。

 

所以,你是在說,我們該為發生在我們身上最糟的事感恩。

 

感恩是最快速的治癒方式。

 

你抗拒的,就會持續下去。而你所感恩的事則於你有用,如它本來就該做的。

 

我告訴過你:我只會派給你天使。而現在我要補充:我只會給予你奇蹟。

 

戰爭是奇蹟嗎?罪行是奇蹟嗎?疾病是奇蹟嗎?

 

你以為呢?如果你要開始答覆問題而不是問所有的這些問題,你會說什麼?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是你,我會如何說?

 

是的。

 

我會說…就如生命本身一樣,人的每件事都是個奇蹟,人生是設計來提供給你的靈魂完美的工具、完美的環境、完美的條件,以實現和體驗、宣佈與宣告、實踐並變成你真正是誰。所以,別判斷,也別定罪。愛你的敵人,為迫害你的人祈禱,並擁抱人生的每個片刻和狀況,當它是個寶貝;從一位完美的創造者送來的完美禮物。我會說…尋求結果,但別要求它。

 

你說得很好,我的朋友。像肯·奇斯一樣,你變成一位信使了。然而,現在讓我們將肯的教誨再帶向前一步,因為肯教過我們:提升你的執著到偏好的層次。現在你要教大家:甚至不要有偏好。

 

我教?

 

是的。

 

什麼時候?

 

現在。開始教吧!如果要教這一點,你會怎麼說?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是你,我會怎麼說?

 

是的。

 

我會說…如果你需要某一個結果才能快樂的話,你就是有點執著。如果你只不過嚮往某種結果,你就是有偏好。如果你完全沒有任何偏好,你就有接受。你就成了大師。

 

好,非常好。

 

但我有個問題。設定一個人的意圖是否與宣告一個人的偏愛一樣?

 

完全不一樣。你可以意圖某件事的發生,而並沒有偏愛它。事實上,持有一個偏好就是對宇宙宣告替代性的結果是可能的。神並不想像這種事,所以神絕沒有偏好。

 

你是說,實際上發生在地球上的每件事,神都意圖它的發生?

 

不然它怎麼可能發生呢?你是否以為有任何事情是能違反神的意志而發生?

 

當你這樣說的時候,感覺上好像答案必然是「不能」。然而當我看看有史以來世界上發生過的所有可怕的事時,我發現我很難不相信神可能意圖那些事的發生。

 

我意圖是容你們選擇自己的結果,去創造並體驗你們自己的實相。你們的歷史是你們自己意圖了什麼的一個記錄,而你們意圖什麼,我便意圖什麼,既然在我們之間沒有分離。

 

我並不認為好像每件發生在人類歷史裡—甚或所有發生在我自己人生裡—的事,一無例外都是意圖如此的。一路走來,我覺得好像有過許多我會稱之為非意圖結果的東西。

 

並沒有非意圖的結果,雖然有許多是非預期的。

 

一件事如果是意圖如此,怎麼可能是非預期的?並且,反過來說,一件意圖中的事,怎麼可能是非預期的?

 

在靈魂的層次,你所永遠意圖的東西就是產生完美的反映你目前的進化狀態,以便你能經驗你是誰的結果。這也是完全為了方便你向下一個最高境界邁進,以便你能變成「你尋找做誰」的結果。要記住,人生的目的是重新創造一個新的你,以你對「你是誰」所持的下一個最偉大憧憬之最恢宏版本。

 

我打賭我能在我睡著時重複那句話。

 

那就有趣了,因為當你能在睡著時重複那句話,那就是「你終於覺醒了」的明確信號。

 

說得真靈巧。是個很棒的創意。

 

所有的人生都是如此,我的朋友。所有的人生都是。所以,我們在此學到了什麼?它讓你記起了什麼?

 

我所意圖的永遠是正在發生的,但正在發生的卻不一定總是我所預期的。這怎麼可能?

 

它發生在當你對你所意圖的不是十分清楚的時候。

 

你是指,我以為我意圖某一事,而事實上我意圖的卻是另一事?

 

一點都沒錯。在物質層面,你相信你在召喚一個特定的結果,但在靈魂層面,你卻在召來另一個。

 

我的媽呀!那真是另人發瘋!如果我在我根本觸及不到的意識層面創造我的實相,我又怎麼可能知道我能期待什麼呢?

 

你不能。所以才會說「你無法預期的過你的人生」。那也是你為何被告知,在每個環境與情況,面對任何結果,要「看見其完美」。

 

你在《與神對話》裡的確說了那兩句話。

 

而現在,為了要你完全的瞭解,讓我們略談一談經驗的三個層次—超意識、意識與潛意識。

 

超意識的層次是一個你完全覺察你在做什麼的體驗層次,在其間你知道並創造你的實相。這是靈魂的層次。你們大多數人都不是有意識的覺察你們超意識的意圖—除非你們是。

 

意識層次則是一個你對自己在做什麼有一些覺察的體驗的層次,在其間你知道並創造你實相。你覺察多少,依賴你的「意識層次」。這是物質層次。當你對心靈道途有了承諾,你度過人生,一直在尋找提升你的意識,或擴大你物質實相的經驗,以包括並包容你知道存在的一個較大的實相。

 

潛意識層次則是一個你不知道,也沒有意識的體驗層次,在其間你創造你的實相。你潛意識地那樣做—就是說,你根本不大覺察到自己在這樣做,更別說為什麼了。但這並不是一個不好的體驗層次,所以不要判定它。它是個禮物,因為它容許你自動的做事,好比長頭髮、眨眼睛或心跳—或創造出一個問題的即刻解答。然而,如果你沒有覺察你選擇了你人生的哪個部分去自動創造的話,你可能會以為你自己為人生的「果」而非「因」。你甚至會視自己為一個受害者。所以,覺察你選擇了不去覺察什麼是很重要的。

 

以後,在這對話將結束的時候,我會再跟你談覺察,以及產生你們有些人稱為開悟經驗的不同覺察層次。

 

有沒有辦法可以同時在意識、超意識和潛意識層次設定同樣的意圖?

 

有的。這個三合一的意識層次可以稱為超絕意識(supra-consciousness)。你們有些人也稱它為「基督意識」(Christ consciousness)或「升高了的意識」(elevatedconsciousness)。它是全然整合了的意識。

 

當你在這個地方,你是全然創造性的。意識的三個層次變成了一個。你是所謂的「圓融」(have it all together)了。但事實上還不止那樣,因為在這裡,就如在一切事裡,全部大於部分之總合。

 

超絕意識並不只是超意識、意識和潛意識的一個混合體。它是當所有的都混合在一起,然後被超越了時所發生的事。你那時進入了純粹的「存在」。這個存在是在你內的終極創造之源。

 

所以,對一個具有「升高了的意識」的人,結果永遠是預期的,而從來不是非預期的。

 

的確,那是真的。

 

而一個結果顯得是「非預期」的程度,是在哪一個意識層次感知經驗的直接指標。

 

完全正確。

 

所以,大師是永遠同意結果的人,縱使那結果顯得並不有利。只因為他知道在某個層面他必然吸引了它。

 

你現在瞭解了。你正開始理解一些非常複雜的事了。

 

而那就是為什麼大師視每樣事都是完美的!

 

好極了!你真的懂了!

 

大師也許不是總能看到她所意圖的結果之層次。然而她毫不懷疑,在某個層次,她將為後果負責。

 

一點都沒錯。

 

那就是為什麼大師永遠不批判某一個人、地或事的原因。大師明白是他放它在那裡的。他覺察到,在某個層次他創造了他正體驗的東西。

 

沒錯。

 

而如果他不喜歡他所創造的,就得靠他自己去改變它。

 

是的。

 

在這個過程裡,沒有定罪的餘地。事實上,當你非難什麼,你就是讓它保持不變。

 

這也是非常深刻、非常複雜的。你已非常的瞭解了。

 

就正如,如果我不瞭解它,那也是完美的。

 

確實沒錯。

 

我們所有的人一直都在我們完美地該在的地方。

 

一點都沒錯—不然你不會在那裡。

 

而為了我們的進化,我們完全不需要別的,除了我們現在所有的及還在經驗的。

 

你又說對了。

 

而如果我們不需要任何東西的話,我們也就不需要信任神了。

 

是的,那正是我一直在說的。

 

而當我們不需要信任神時,那時我們才實際上能信任神。因為那時信任意指不必要有一個特定的結果,而勿寧是,知道不論什麼結果都是為我們最大的好處。

 

你繞了好大的圈子。真是好極了!

 

這說法的美妙之處在:「不需要一個特定的結果」解放了潛意識,使它不必去思考你為何無法有一個特定的結果,而隨之打開了到達你「有意識地意圖的特定結果」之路。

 

是的!你能將更多事情放在自動擋上。當你面臨一個挑戰,你自動的假設事情會很順利。當你面對一些問題,你自動的知道它會被處理好。當你遇到一個問題,你自動的瞭解它已自動地替你解決了。你潛意識地創造了這些結果。事情開始自動地發生,彷彿你完全不必費力似的。人生開始順遂。事情開始來找你,你不必在她們後面追逐了。

 

這改變的發生不需有意識的努力。正如有關你真正是誰,以及你能是或能做什麼及能有什麼的負面、自我打敗、自我否定的思維是潛意識地習得的。所以,它們也是潛意識地被解放的。

 

你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或何時揀起這種想法的,你也不會知道你是如何或何時放下了它們。只不過你的人生突然改變了。在你有意識地想一個念頭及它在你的現實裡展現之間的時間會開始縮減。最終它會完全消失,而你會即時創造結果。

 

而事實上,我根本並沒有在創造結果,只不過我了悟到它們已然在那兒。每樣事物都已被創造出來,而按照我的瞭解和我的感知,我在體驗我能選擇的結果。

 

我看見你現在是個信使了。你是帶來信息,而不是尋求信息的人。你現在能明白的說出整個的宇宙論。你甚至將有關時間的真相也識入了你最後的聲明裡了。

 

是的。如果我們所瞭解的,時間並不存在。只有一個片刻,就是那永恆的現在。所有曾經發生、正在發生,以及將來會發生的一切,現在都正在發生。如你在《與神對話》第三冊裡解釋過的—像個巨大無比的光碟(CD-ROM)。每個可能的結果都已被「設定」。我們借我們所做的選擇無體驗我們產生的結果—就像一部電腦下象棋一樣,電腦的所有走法都已存在。你經驗的是哪一個結果就看你怎麼走。

 

這是個非常好的例子,因為能讓人很快的瞭解。不過,這有一個缺點。

 

什麼缺點?

 

它將人生比喻為一場棋局。這讓人聽起來好像我除了跟你們玩之外,什麼都不做。

 

沒錯。我就會接到有人來信對那一點表示憤怒。他們說,如果《與神對話》關於事件與時間的說法是真的,他們會深感失望。如果最終我們什麼都不是,只不過是個「卒子」,被一位神祇為了他自己的娛樂而將我們在人生棋盤上挪來挪去的話,他們覺得很不爽。

 

你認為我是那樣的一種神嗎?你知道的,如果你真的是這樣認為,那就會是你看到的我的樣子。人類數千年來一直對神有他們自己的想法,他們視我為那樣。那麼這就是所有關於神的最大秘密:

 

我就會看起來像是你們看到我的樣子。

 

哇!

 

是的,真的是「哇」!神會彷彿像是你彷彿看到的樣子。所以你看到我是什麼樣子?

 

我視你為一位給我力量去創造我選擇的不論什麼經驗,並且給我去那樣做的工具的神。

 

而那些工具中,最有力的就是你與神的友誼。在這一點上要信任我。

 

我是信任你的。因為我學到了我並不必一定要信任你。人生的過程本來就如是。信任是不必要的,唯有知曉。

 

一點都不錯。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與神為友Friendship With God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譯者:王季慶
線上閱讀:http://www.shuimo.com/you/you-00.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