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幻覺顯得如此真實的時候,你怎麼可能“見幻覺是幻覺”呢?並且,如果它是個幻覺,那又怎麼會顯得如此的真實呢?當你們的族類移進了它自己意識演化的經驗裡時,人類會開始問上面這些問題。而現在,這些問題都將有答案,你將踏出無知的幻覺了。我現在就給你答案,讓你好好想想。

 

記住,就像和所有來自神的溝通一樣,請珍視你所讀的,但卻不要當它是絕無謬誤。要明白你是自己最高的權威。不論你讀的是《猶太法典》或《聖經》、《薄伽梵歌》或《可蘭經》、《巴利大藏經》或《摩門經》,或任何的神聖的文本,都不要將你的權威源頭放在你的外面。倒不如走向自己的內心去看看,你找到的真理是否與你在心內找到的真理的和諧一致。如果是的,也別對別人說:“這本書是真的。”要說:“這本書對我來說是真的。”

 

如果由於你在內心找到了真理,有人就問你關於你的生活方式,你一定要說,你的並不是比較好的一種方式,而只不過是另一種方式

 

因為那就目前這通訊的樣子。這通訊只是另一種看事情的方式。如果這使得世界對你而言更清明,很好。如果它讓你能更密切地與你自己最深的真理接觸,很棒。但要小心,別將這變成了你的新“聖典”,因為那樣的話,你不過是以一套信念取代另一套而已。

 

不要去追尋信念,要尋求你所知的某種覺知。然後用你所找到的不論什麼,讓你回到那覺知。了解你是活在幻覺中,它們全都不是真的。然而,那幻覺仍指明了什麼是真的,並且能讓你經驗到它。

 

可是當幻覺顯得是如此真實時,你怎麼能將幻覺看成是幻覺?並且,如果它是幻覺,它又怎麼會顯得如此真實?

 

我先來回答第二個問題。那幻覺會顯得如此真實,是因為有很多人認為它不是個幻覺。在你們“愛麗絲夢遊仙境”式的世界裡,每樣東西都如你想像它是的樣子。這有成千上萬的例子。以下就是兩個。

 

過去,你們曾認為太陽是圍繞著地球轉—真的,你們就是這麼想。你們所有的證據也都證明了它是那樣!你們對這真理非常確定,以致你們以它發展出了一整套的天文學。

 

還有,你們曾認為每件實質東西都是經過時間和空間由一點移動到另一點。你們所有的證據都證明了是這樣!你們對這真理非常確定,以致你們以它建立出了一整個體系的物理學。

 

而現在,你仔細的聽。這些科學和體系的神奇之處就在於,它們是行得通的。你們所創造出來的天文學,由於是建立在你們相信地球是宇宙中心的信念,所以用來解釋你們看見橫跨夜空的行星動態的視覺現像是行得通的。你們的觀察支持你們的信念,並創造出你們所謂的知識。

 

建立在你們對於物質粒子的信念上,你們所創造的物理學用來解釋你們在物質世界看見的視覺現像是行得通的。而再次的,你們的觀察支持著你們的信念,然後創造出你們所謂的知識。

 

只是後來,當你更仔細地觀察你所看見的,才改變了你對這些事的看法。然而,這想法的改變是很不容易的。最先建議這樣一種想法的人會被稱為異端,到後來則被稱為是愚蠢或錯誤。他們這種認為地球是繞日而行的新天文學看法,或認為物質粒子不經由時空中的持續的直線移動,而是在一個地方消失,又在另個地方重現的量子物理學的想法,被貼上了是對心靈與科學褻瀆之標籤。這些想法的擁護者遭受打擊、被告發,甚至因為他們的信念而被處死。

 

你們大多數的人堅持說,你們的信念才是真的。畢竟,這些不也都可從觀察中得到支持嗎?然而,到底應該先有信念,還是先有觀察呢?那才是問題的中心。那才是你們不想做的探詢。

 

可不可能你看見的是你所想看見的呢?有沒有可能你觀察到的是你們預期會觀察到的?或更切題的說,你們忽視了你們不預期會觀察到的東西呢?我告訴你,答案是可能。

 

甚至時至今日,當你們的現代科學厭倦了過去的錯誤,而誓言要先觀察,而後才下結論,那些結論仍不可信。那是因為你們不可能客觀地看任何事。科學的結論說,沒有任何被觀察到的東西是不受觀察者影響的。

 

幾世紀以前,靈修者就告訴你們這些了,而科學到現在才追上腳步。你們的醫生和實驗已知道,在重要的研究中,他們必須實行“雙盲試驗”(譯註:可避免個人主觀的偏差),才稍微有點可能保證其正確性。

 

在人類的經驗裡,所有的事情都被放在你們以為自己已然了解的脈絡裡考量。你們無法不這樣做,因為你們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的進行方法。換個說法就是,你是從幻覺的內面來看幻覺。所以,你對幻覺所得到的每一個結論,都是建立在幻覺上的。所以,每個結論都是個幻覺。

 

讓這個成為你新的見解以及你經常的提醒:每個結論都是個幻覺。 

 

現在,讓我們回到第一個問題上。當幻覺顯得是如此的真實時,你怎能認出它?你剛才已知道,幻覺之所以顯得如此真實的理由,並不是由於它是真的,而是因為你是如此堅定地相信它。所以,要改變你看幻覺的方式,就要先改變你對它的信念。 

 

在過去,人家告訴你眼見為憑。但最近已有一個新的觀念被提出來,就是—相信即可看見。我告訴你,這是真的。

 

當你面對幻覺時,如果你認為它是個幻覺的話,你看到的就是一個幻覺,縱使它看來彷彿非常真。然後,你才能利用那幻覺如它本該被用的樣子—做為一個體驗終極實相的工具。

 

你將記得去創造那幻覺。你會讓它是你希望它是的東西,而非只是看著它展現自己為你認為它必須是的樣子,出自讓你們所同意的“它本來就是的樣子”。

 

那麼,你到底要怎麼做到這樣呢?

 

你已經在做了。只不過你不知道,所以你是在做無意識、而非有意識的選擇,而這還是當你真的在做真正的選擇時,大多數時候,你只不過是在接受別人的選擇。

 

你的選擇會是選擇別人所選擇過的。因此,你是在再經歷你們祖先的文化故事—就像他們再經歷他們祖先的文化故事一樣,甚至上溯到第七代。

 

當你停止選擇已替你選擇好的那一天,就是你解脫的那一刻。你那時已不是逃避幻覺,而是自其中解放。你將走出幻覺,卻會繼續與之相處,但已擺脫了它控制你或你的現實的能力。一旦你了解了它的目的,你就再也不會選擇去結束幻覺,直到你完成了自己的目的為止。

 

你的目的不止是知道並體驗你真正是誰,還要去創造你接著要做誰。你的作用是在每個“現在片刻”,重新以你對你是誰所抱持的最偉大憧憬下一個最偉大版本重新創造你自己。這即是你們稱為演化的過程。

 

然而,你不必受到這過程的負面影響;你可以“在世卻不屬世“。當你是那樣時,你會開始如你選擇的樣子去經驗世界。你隨之會明白,經驗本身是個行動,而非反應是你在製作而非持有某個東西。當你了解了這點,你生命中的每樣事物都將改變。當你們很多的人都了解了這點,你們星球上的每件事物都將改變。那些已了解這秘密的人被稱為大師。那些教導這秘密的人被稱為神的化身。那些實踐這秘密的人則被稱為有福的。所以,接受祝福吧! 

 

以一位開悟大師的身份活著,你必須變成異端和瀆神者,因為你不會相信每個人都相信的,而正如你會否認別人的老真理,別人也會否認你的新真理。

 

你會否定別人所經驗為真實的世界,就像那些否認世界是平的人一樣。就如往昔,這是公然反對了那似乎無可爭議的、建立在事情表相上的東西。就如往昔,這會製造爭論及意見不合,而你要揚帆駛過中強風疾雨的海,才能發現那無窮盡的地平線。而就如往昔,你將住到一個新世界裡。

 

這是有史以​​來,(時間也是個幻覺,所以若說“自幻覺開始以來”,或能更正確。)你一直在等著去創造的世界,並且是你一直該去經驗的。

 

永遠要記得:幻覺並不是你在忍受的東西,而是你所選擇的東西。如果你選擇不要的話,你就不必活在幻覺中。你會在這裡,是因為你想在這兒。如果你不想,它就不會是這樣。要明白,你活在其中的幻覺是你所創造的,而不是別人替你創造的。

 

那些不想為自己所經驗的人生負起責任的人會說,是神創造了一切,而他們除了忍受之外,別無選擇。然而我告訴你,你生活的世界是它所是的樣子,因這那就是你選擇了它要是的方式。而當不再希望世界是它現在是的樣子時,你將改變它。

 

這個真理沒有多少人能接受。因為要接受它,他們就必得承認他們的共謀,而這是他們無法做到的事,他們寧願將自己鑄成不甘願的受害者角色,而非不知情的共同創造者。

 

當然,這是可了解的。如果你認為你的世界是自己創造的產品,你自己意志和慾望的結果,你便無法原諒自己。而你為什麼無法原諒自己呢?因為你不認為我會原諒你。

 

你會被教導有“不可原諒“這麼一件事。而你怎麼可以為一件你明知神不會原諒的事去原諒自己?你沒辦法。所以,你做了次善之策。你辯白說自己與它全不相干,對你所想像我稱為人之不可原諒的罪的事情,你否認你有責任。這是牽強附會的邏輯,因為如果你沒創造世界如它現在的樣子,那麼又是誰呢?

 

如果有人說,神創造了世上所有可怖的毛病,你會跳起來衛護我,你會說:“不,不,不,神只是給了人自由意志。是人創造了這些事情。”

 

然而如果我說:“你說對了。我以前並沒創造,而我現在也沒創造你的人生如它現在的樣子。你是你自己實相的創造者。”你也會否認。

 

因此,你要找尋一個兩全的方式。神並沒有創造出這些事,而你也沒有創造這些事。我們倆都只是悲傷地觀看著它們。

 

可是當你們真的對人生變得憤怒或挫折時,你們有些人就會改變說法了。當事情夠糟時,你們終究是準備好責怪我的。

 

“你怎麼能讓這事發生呢?”你們會對我怒吼。你們有些人甚至會對天揮舞拳頭。

 

幻覺變成了混亂。不僅世界是個殘酷的地方,它還是被一位殘酷而沒心肝的神創造成那個樣子的。

 

要維持這個思維,你們必須視自己是與神分開的,既然創造一個殘酷而沒心肝的世界並非你會做的一件事。因此你必須想像有這麼一位神,他會做你們永遠不會做的事,而你必須視自己為是受他突發的念頭擺佈的。這就是在宗教上你會很虔誠地這樣做的。

 

不過,即使是這樣,你也看出了矛盾,因為你所最理解的神,是不會做這些事情的。所以,是誰做的呢?誰一直到今日還在做呢?這個人必須負責任。但那是誰呢?

 

撒旦上場了。

 

要解決一位執愛之神做出沒有愛心的事的矛盾,並且要逃避你自己的責任,你創造出了第三者。完美的代罪羔羊。魔鬼。

 

現在終於每件事都可以理解了。有另一個人,站在你所想要的和我所想要的之間,是他使得我們二者都很悲慘。

 

你們對這個所住的沒有關懷、沒有愛心的世界是沒有責任的。不是你們創造它的。你們也許會說:“好吧,也許在某層面是我創造了它,但那不是我的錯。是魔鬼指使我做的。”

 

一個喜劇演員的台詞變成了你們宗教理論。

 

或者是你們的宗教理論變成了一個喜劇​​演員的台詞?

 

只有你自己能決定。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與神合一 Communion with God
作者:尼爾.唐納.沃許
譯者:王季慶
來源:http://www.shuimo.com/god5/God500.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