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泰莉教我的最重要的事。她教我以永不終止的決心去尋求永恆真理,不論它多麼顛覆了某人的計劃,不論它倒翻了我先前的哪個信念,不論它可能多會挫折他人。就這使命而言,我希望我保持了信實。

 

你有的。相信我,你有的。

 

不過,對這個喜悅的事情,我還有些問題。

 

請說。

 

嗯,你說過,感覺喜悅的方法就是引起別人去感覺喜悅。

 

沒錯。

 

那麼,當沒有人在周圍時,我如何感受喜悅?

 

即使當你獨自一人時,也永遠有方法對生命做貢獻。有時候,還尤其是當你獨自一人時。舉例來說,當你一個人時,你就可能寫出最好的作品。

 

好吧,但假設你不是個作家,假設你不是位畫家、詩人、作曲家,或一個在孤獨創造的人?假設你只是個普通人,有份普通的工作,也許是個家庭主婦,或一個牙醫,而現在突然時間,你獨自一人了。或許你是個退休了的神父,住在退休神父之家,而你奉獻給別人生命的時間彷彿已過去了。或實際上,一位退休的任何人士。對人們而言,退休往往是個沮喪的時候,他們有時會覺得他們的自我價值滑落,他們的用處減少了,而他們被捨棄了。

 

還不止退休的人呢。還有其他人。生病的人、被圍困的人,他們都有許多理由沒有—而且不能—看到前面還有多少生趣。然後,還有平凡的老百姓,當他們是活躍的及和別人在一起時,他們沒有問題,因為他們如你所說的做了—他們將喜悅帶給別人。但甚至他們也有獨自一人的時候,一人落入沉思中,沒有任何在身邊,也沒有明顯的方法給別人帶來喜悅。

 

我猜我想問的是,你如何在你自己內找到喜悅?這個藉由帶給別人喜悅來找到喜悅的想法是否有點危險呢?它是否有點像個陷阱?它可不可能導致一些小殉道者的產生—覺得他們唯一配得到的快樂就是使別人快樂的那些人。

 

這些是好問題。這些是非常好的觀察和很好的問題。

 

謝謝你。那麼答案是什麼呢?

 

首先,讓我們澄清一些事。你從來都沒有獨自一人的時候。我一直與你同在,而你也永遠與我同在。那是第一點。而它是個重要的起始點,因為它改變了每一件事。如果你認為你真的是孤單的,很可能很具毀滅性。光是完全孤單本身這信念頭,沒有別的任何其他的事發生,就可以具毀滅性了。那是因為靈魂的本質本身就是統一以及與一切萬有的合一,而如果看起來沒有任何別的東西和別的人,那麼,一個個人可能覺得就是一個個人,根本沒與任何東西一體。而那會是毀滅性的,因為它違反了你對你是誰最深的感受。

 

所以要瞭解,事實上你是從不孤單的,「孤單一人」是不可能的,這非常重要。

 

曾經做過戰俘、被單獨監禁的人,或得到令人虛弱的中風、無法動彈、被困在自己頭腦裡的人,可能不同意你的話。我知道我在用極端的例子,但我說的是,在有些例子,「孤單一人」會是非常可能的。

 

你能創造孤單的幻想,然而對某事的經驗並不會讓它成為真實。

 

我一直與你同在,不論你知道與否。

 

然而如果我不知道,那麼你不如不跟我們在一起,因為對我們而言,效果是一樣的。

 

我同意。所以,為改變其效果,你們要知道我永遠與你們同在,甚至直到永遠永遠。

 

如果我不「知道它」,我又如何知道這點?(你明白我的問題嗎?)

 

我懂。答案是,是有可能你知道,卻不「知道你知道」

 

可以請你進一步解釋嗎?

 

在人生裡,有那些看起來像不知道,而且不知道他們不知道的人。他們像小孩一樣。你要滋養他們。 

 

然後,有那些看起來不知道,而知道他們不知道的人。他們願意知道。那麼教他們。 

 

然後,有那些看起來像不知道,但以為他們知道的人。他們很危險。要避開他們。

 

然後,有那些看起來像知道,但不知道他們知道的人。他們睡著了。要叫醒他們。

 

然後,有那些看起來知道,但假裝他們不知道的人。他們是演員。就欣賞他們。

 

然後,有那些看起來知道,而知道他們知道的人。別追隨他們。因為如果他們知道他們知道,他們不會讓你追隨他們。然而要非常小心的聽他們有什麼要說的,因為他們會提醒你,你知道什麼。的確,那便是為什麼他們被派給你們的原因。那便是你為什麼召他們來的原因。

 

如果一個人知道,他為什麼要假裝不知道?誰會那樣做呢?

 

幾乎每一個人。幾乎每一個人都偶爾會這樣做。

 

但為什麼呢?

 

因為你們全都這麼愛好戲劇。你們曾創造了一整個幻想世界,一個你們可以統治的王國,而你們變成了戲王和戲後。

 

我為什麼想要演戲,而非結束戲劇?

 

因為在非常愉快的戲裡,在最高的層次,以最大的熱情,你有機會演出你是誰的所有形形色色的版本,你可以挑你選擇作誰。

 

因為它極有趣!

 

你在開玩笑。有沒有一個較容易的方法?

 

當然有。可是一旦你了悟所有的戲並非必要,你最後仍會選擇它。有時候你會繼續利用戲來提醒你自己,並教導他人。

 

所有的智慧老師都這樣做。

 

他們提醒和教導什麼?

 

幻想。他們在提醒自己和教導別人,所有的人生都是個幻想,它有個目的,而一旦你知道其目的,你就可以隨心所欲,出入於幻想之內外。你可以選擇去經驗那幻想,使之成真,或你可以選擇在任何一刻去經驗終極實相。

 

我如何能在任何特定一刻經驗終極的實相?

 

如如不動,而知道我是神

 

我真的是那個意思。

 

如如不動。

 

那就是你如何認知我是神,以及我永遠與你同在的方法。那就是你如何知道你與我為一個方法。那就是你如何遇見在你內的創造者的方法。

 

如果你開始認識我,信任我,愛我和擁抱我—如果你採取了與神為友的步驟—那麼你永遠不會懷疑,我是永遠與你同在的,並以所有的方式。

 

所以,如我先前說過的,擁抱我。每天花一些時間擁抱你對我的經驗。現在就這樣做,當你並不需要時,當人生境況尚不要求你這樣做時。現在當你彷彿甚至沒時間去做時。現在當你並不感覺孤單時。因此,當你是「孤單」時,你就會知道你並不孤單。

 

養成每天一次與我在神聖連結中相會的習慣。我已教給你做這個的方法。還有其他方法。許多方法。神是沒有限制的,達到神的方法也是沒有限制的。

 

一旦你真的擁抱了神,一旦你做了那種神聖的連結,你就再也不會想失去它,因為它將帶給你最大喜悅。這喜悅即我是什麼和你是什麼。它是生命本身,以最高的振動表達。它是超絕意識。創造便是這個振動層面發生的。

 

你甚至說它是創造振動(Creation Vidration)!

 

是的,它是!正是如此,一點都沒錯!

 

但我以為喜悅是只有當你在送給別人時才能感受到的東西。如果你只是自個兒獨自一人,在內心只與神連結,你怎能感受這喜悅呢?

 

只是?你說「只是」嗎?

 

我告訴你,你是與「一切萬有」連結!

 

你並不是「獨自一人」你永遠都不是!那是不可能的!當你真的感受到與內心的神的永恆連結時,你是在送出喜悅。你在把它給我!因為我的喜悅是與你合一,而我最大的喜悅是你明白了這一點。

 

所以,當我讓你帶給我喜悅,我便也帶給了你喜悅?

 

還有對愛更完美的描寫嗎?

 

沒有。

 

而愛不是神之所是—我們這所是嗎?

 

是的。

 

好。非常好。你現在將它們全都弄清楚了。你懂了。你已準備好了,如你這輩子大多數時間所做的一樣。你是位信使。你,以及許多像你的人,他們和你一同達到了這同樣的瞭解—有些透過這對話,有些以他們自己獨特的方式,全都向著同樣的目的:不再做個求道者,而是做個荷光者。

 

很快的,你們全都會以一個聲音說話。

 

事實上,信使的角色給了每一個人。你們全都為世界送出了一個信息,關於生命及它是如何,並且關於神。你送出的信息是什麼?你現在選擇送出的信息是什麼?

 

是送出新福音的時候了嗎?

 

是的。是的,是時候了。但有時候我覺得在其中是如此的孤單。縱使當我接受我永遠不孤單的真理時,我仍會猜測,當我覺得孤單時,那又改變了什麼呢?如果我感覺完全孤單一人,而我沒感覺到多少喜悅時,我又該做什麼呢?

 

如果你想像你是孤單的,你能做的就是—到我這兒來。從你靈魂的深處到我這兒來。從你的內心跟我說話。在你腦海裡與我為伴。我會與你同在,而你會知道它。

 

如果你每天一直與我接觸,這會容易些。然而,即使你沒有,我也不會令你失望,而會在你呼喚我的那一瞬間與你同在。因為這是我的允諾:即使在你呼求我的名字前,我就會在那裡。那是因為,我永遠在那裡,而你呼喚我的名的決定本身,只不過是提高了你對我的覺知。

 

一旦你覺知了我,你的悲傷便會離你而去。因為悲傷和神無法共存於同一個地方,因為神是轉到最高點的生命能量,而悲傷是轉低了的生命能量。

 

所以,當我來到你面前,別拒絕我!(譯註:turn-down此片語為拒絕,但也為轉低,故為雙關語。」

 

哇,太神奇了!你又來了,以神奇的方式將所有的東西放在一起,以使我們能「瞭解」它們。但我不認為人們真的會那樣做。他們會嗎?我不認為人們會真的拒絕你。

 

每一次你對某事有個預感而忽略了它,你拒絕我。每一次你收到了一個提議,要你中止壞的感覺,或停止一個衝突,而你忽略了它,你拒絕了我。每一次你沒回報陌生人的一笑、在夜空令人敬畏的神奇下走路而沒仰望、行過一片花床而沒停下來觀看它的美,你拒絕了我。

 

每一次你聽見我的聲音或感覺一位已逝的所愛在場,而說那只是你的想像,你拒絕了我。每一次你在你的靈魂內感受到對另一個人的愛,或在你心中感覺到一首歌,或在你腦海中看見一幅宏偉願景,而對之不聞不問,你拒絕了我。

 

每一次當你發現在你人生中對的時間自己正在閱讀對的書,或正聽到對的宣道,或正看到對的電影,或正巧遇到對的朋友,而當它是巧合或意外或運氣,你在拒絕我。而我告訴你:在雞叫之前,你們中有些人會三次不認我「譯註:新約中耶穌受難前告訴彼得的話。」

 

我不會!我永遠不會再否認你了,當你邀我去經驗與你契合時,我也不再會拒絕你了。

 

那個邀約是持續而永在的,而人類也越來越充分感受到這生命能量,而不再拒絕它。你們讓自己與力量同在了!那很好。那非常好。因為當你們進入下一個千禧年,你們會種下這世界所僅見的最偉大的成長種子。

 

你們在科技上成長了,然而現在你們會在意識上成長。這將是最偉大的成長,使你們所有其他的進步相較之下都大為失色。

 

二十一世紀將是覺醒的時候,遇見內在創造者的時候。許多人會經驗到與神及與所有生命的一體。這將是曾被記載過的新人類的黃金時代的開端;那曾被你們之中那些深具洞見的人非常具說服力的描述過的宇宙人類(universal human)的時候。

 

在當前的世界裡,已經有許多這種人—老師和信使,大師和有遠見的人—他們正將這願景放在人類眼前,並提供創造它的工具。這些信使和有遠見的人是一個新時代的先驅。

 

你可以選擇做其中的一員。你,現在被送達這信息的你。你,現在正在讀這話的你。許多人都被召喚,但很少人自己選擇。

 

你的選擇是什麼呢?我們現在要不要用一個聲音說話?

 

要說同樣的話,我們必須全都知道同樣的事。然而你剛說過,有些人並不知道。我真的迷糊了。

 

我並沒說有些人並不知道。我說有些人看起來像是不知道。然而,別用表象來判斷。

 

你們所有的人都知道每一件事。沒有一個不知道的人被派到此生來。那是因為你們即是知曉。那知曉即你們是什麼。然而你們忘了你們是誰和是什麼,以便你們能再度創造它,這就是我們現在已講過許多次的重新創造的過程。

 

如你覺知的,《與神對話》三部曲的第一部以很棒的細節解釋了這一切。所以看起來你「不知道」以完全精確的說法,應該是說你「不記得」。

 

有些人不記得,而他們不記得他們不記得。

 

有些人不記得,但他們記得他們不記得。

 

有些人不記得,但以為他們憶起了。

 

有些人記得,但不記得他們已憶起了。

 

有些人記得,但假裝他們不記得。

 

又有些人不記得,而記得他們憶起了。

 

那些完全憶起(Re-Membered—重新組合)的人,再度變成了神的身體的一員。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與神為友Friendship With God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譯者:王季慶
線上閱讀:http://www.shuimo.com/you/you-00.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