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始嘗試將心比心,設身處地,把自己想像成各種各樣的人:快樂的人、悲傷的人、憤怒的人、貪婪的人、小心眼的人。過去我很不喜歡胖子,我父親就很胖,我很討厭他這一點。然而在我的心態發生轉變之後,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就變得不一樣了。我之所以不像他那麼胖,只不過是因為我生來骨骼纖細,新陳代謝速度比較快而已。假如我的新陳代謝速度更慢一些,並且還像現在這樣整天吃垃圾食品,那我肯定早已胖得不成樣子了。

 

當然,也有些人讓我感到無法理解,例如殺人犯和強姦犯。我怎麼可能不帶絲毫感情地殺掉另一個人?假如有人試圖傷害我,或是傷害我的親朋好友,那我當然有可能失手殺了他,但我怎麼可能成為一個冷血殺手?但我轉念一想,假如我在狹窄的牢房裡被關了十幾年,三天兩頭都要挨打,那我是不是會對所有活著的人都抱有極度強烈的仇恨,恨不得殺之而後快?的確會這樣。這並不意味著殺人是可以接受的行為,但是我至少明白了,我自己在某些情況下也可能成為一個殺人犯。

 

假如我難以直接想像自己成為某一類人,就會分析這一類人的特質,然後想像自己是否可能具備這些特質。例如,我無法想像自己怎麼可能成為一個戀童癖,於是我就問自己,戀童癖通常是一些什麼樣的人?答案是內心充滿恐懼、墮落、變態的人。然後我問自己:"我的內心有可能充滿恐懼嗎?我會墮落嗎?我會成為變態狂嗎?"這樣我就意識到,假如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家庭的溫暖,在別人的惡意凌辱中長大,那我的心理肯定也會扭曲變態,做出什麼樣的事情都不奇怪。儘管實際情況並不是這樣,但我得承認,我自己同樣有成為變態狂的可能性。有些時候,問題並不在於你是否"已經"表現出了某種特質,而在於你是否"有可能"在某些情況下表現出這種特質。

 

對於我不喜歡的每一類型的人,我都進行了這樣的換位思考。當我發現自己也有可能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人時,自然也就在心中原諒了他們。不知不覺間,我的心靜了下來,這正是我一直追求的境界。我意識到,我之所以會討厭某些人,只不過是因為他們恰巧表現出了某種儘管我自己也具有,卻不願意承認的特質。當別人在我面前吹牛的時候,我不再會因此而瞧不起他們,因為我知道,我自己心中也有吹牛的慾望。我不會再像從前那樣在心中假想自己用食指指著別人,數落他們的不是。當你伸出食指指著別人的時候,你的中指、無名指和小指都指著自己。不要忘了這一點。

 

我不再刻意遮掩自己心中的某些消極特質,因為一旦我處在特定的情況之下,這些消極特質自然會表現出來,而只要我不處在那樣的情況下,消極特質也就不會形之於外。當你意識到自己是全人類的一分子,你的心中包容了人類所有的可能性時,你就再也不會孤獨了。而當你願意聆聽自己心靈的聲音,你就不會再給別人的行為貼上"好"與"壞"的標籤,也用不著再生活在虛偽的面具下,靠偽裝和掩飾來保護自己。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活出真實的自己:接納不完美的自己
作者:黛比.福特
譯者:嚴冬冬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9/19213/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9/19213/index.shtml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