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生命的外殼產生裂縫後,我才開始探求外殼表層下的我。那時我第四次進入戒毒中心,為期28天的戒毒療程已至第10天。我吸毒長達15年之久,痛苦不堪,內心的不安和自我厭棄導致了這種無比痛苦的行為。

 

以前我曾多次接受戒毒治療,頻繁出入戒毒所,可都未果而終。每當療程進行到第10天左右的時候,我總會感到意志堅定,充滿信心,心想「我做到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到了什麼,但促使我來到戒毒所的那種痛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渴望逃離這地獄般的地方。

 

但是這次戒毒療程的第10天,我清楚地意識到如果這次逃離戒毒所會帶來怎樣的結果。以前這種情況屢屢發生,結果如何對我來說已無任何懸念。每次我總是興沖沖地衝出戒毒所的大門,宣稱自己已經成功戒毒,將回到理智的生活狀態,完全擺脫毒癮。但是幾小時、幾天或者幾周之後,我又會重返惡習,將毒品吸入自己瘦小的身體,追逐那種飄飄然的感覺,然後再次陷入無助的地獄般的生活中。

 

但是這次,在這個特殊的早晨,我終於能夠清楚地認識到逃離戒毒所的路將通向何方。我也確信不能再這樣逃離。如果這次逃出戒毒所,我要麼會再次回到此地,要麼會死於毒癮,連回到戒毒所都不再可能。

 

儘管我對此已有如此清晰的認識,逃離戒毒所的願望卻依然在我心中湧起,腦海中一個聲音越來越響:「黛比,快跑!跑出這個地方!你和他們不一樣,你根本就不需要這種治療。你不需要這些醫生,你自己能夠控制,你比他們都強!」連續幾個小時,我專注地聽著這個聲音。

 

我希望相信它,我希望它說出的是事實。但是殘酷的現實是,這個聲音曾多次使我失望。這也許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第一次決定反抗這一似乎無所不知的聲音,在我常走的路旁探尋另外一條路徑。我需要探尋人們常常談到的那種力量。它也許能夠給我安慰,帶我走出困境。

 

於是,我藉故離開正在參加的小組治療研討會,沿著臭氣熏天的昏暗過道來到衛生間。打開衛生間的門,刺鼻的尿味直衝過來。裡面髒得令人無法忍受,令人作嘔。鋪了瓷磚的地板,最初的顏色也許是灰色的,但現在已經黑糊糊的,長滿了黴菌。

 

儘管我有輕微的潔癖,但這一刻,我感到自己已經病入膏肓,陷入絕境。我強迫自己走進去,我渴望得到幫助。接下來,我做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匍匐在地,開始禱告。我請求神,請求某種強於我自身的力量來到我的生命中,幫助我,拯救我脫離這一痛苦,使我不再自我毀滅。我全身顫抖,淚流滿面。我渴望得到幫助,渴望得到理解,渴望得到拯救。

 

儘管我經常去教堂,參加過「12階段信仰課程」,聽過各種各樣的人談及神;但是對我而言,神祇不過是天上的一個存在,是我腦海中的一個觀念。我既不能得到他的安慰,也無法獲得平靜,更談不上對他的信仰。我從未感覺到神與聖靈的存在。

 

我跪在地上,有好幾分鐘我聽到腦海裡有個聲音說:這種做法是多麼愚蠢,這個地方多麼令人作嘔,我在祈求一個自己並不真正相信的力量是多麼荒唐。我對神憤怒,對我的父母憤怒,對所有傷害過我的人憤怒。如果不是他們,我就不會在這個地方,經歷這樣一個空前的低谷。我想說服自己:我可以站起來,我可以離開這個地方。但是我明白如果這次逃離,我也許會死去。這種恐懼讓我走進這個衛生間,這種恐懼讓我繼續待下來。

 

我回想起進戒毒所前一天的情景。我住在佛羅里達州北邁阿密海灘旁的一套公寓裡。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生意夥伴給了我一個千載難逢的商機。我在一家著名的大型商場設有服裝專櫃,生意興隆。在外人看來,我已擁有一切:開著保時捷敞篷車,穿著最時尚的衣裳,有著令人艷羨的社交圈子,在邁阿密盡興狂歡至凌晨。

 

的確,我生活的外殼看起來是那樣光鮮,我是一個擁有一切的女孩:金錢、成功、機遇和友誼,世間的一切似乎都已在我手中。但是大多數認識我的人並不知道,在我靜靜面對自己的內心世界時,我厭惡自己。我厭惡這浮於表面的生活,我厭惡自己缺乏安全感,心懷恐懼。我厭惡這種空虛感將我每天拽出又拽進。

 

我憤怒又迷惘,評判著是是非非,無法自控。我感到疲憊不堪,走投無路,寂寞空虛。腦海中令人痛苦的嘈雜之聲難以平息,哪怕只是將其減弱都無法做到,只有每天忠實地服用精挑細選的毒品,才能獲得片刻的安寧。

 

但事實上,長期以來,毒品對我已經不起作用了。儘管我明白,沒有毒品自己幾乎活不下去,但是我也清楚地知道這樣服用毒品,我也活不了多久。就在兩周前,我從一個在藥店工作的姑娘那裡弄到一瓶潑考丹,內裝1000片。我和那個姑娘是朋友,我認識她後,覺得就像挖到了金礦。而在認識她之前,我每週都要花費許多時間四處搜羅足夠的毒品,好把一周堅持過去。這個姑娘能夠提供我夢寐以求的毒品,解決我的問題。

 

但是,在那昏暗的一天,我開始思考的那一天,我驚愕地發現裝毒品的瓶子空了。以前我也不是沒有面對過空藥瓶,但是如今這個藥房專用的裝有1000片毒品的棕色大瓶子,居然在不到兩周的時間內變得空空如也。現在我為了一次飄飄欲仙的感覺,至少需要服用10片潑考丹,而幾年前,我只需服用1片。我在服用潑考丹時,常用煙蘸點兒可卡因,以便增加快感,可如今裝可卡因的袋子也空了。

 

看著幾個散落在周圍的煙灰缸,空空的沙龍煙煙盒,過去每天都要服用的裝有10毫克安定的瓶子,我明白自己的毒癮已失控;它吞噬著我,我必須面對它。我陷入沉思,開始分析自己為何陷入這種境地。

 

我似乎天生擅長找理由,總是不願面對真相,始終在欺騙自己,為自己糟糕的行為搜羅出千百條藉口。但是這一天,手裡拿著這個空藥瓶,我內心深處已明白不能再這樣生活下去,不能再這樣假裝安然無事地活下去。

 

以前的場景還歷歷在目:我發瘋似的翻箱倒櫃,滿屋子扔得都是衣服,只想找到一點以前藏起來的藥片。我翻遍錢包,試圖找到美元裡殘留的一點可卡因。我一個勁地四處翻騰搜羅,想著肯定在某個地方,藏著點兒剩餘的毒品。藥箱裡所有藥瓶的蓋子都已打開,堆滿了大理石桌面。

 

在如此瘋狂搜尋毒品時,我感到一種絕望、一種恐懼、一種無助。我需要改過,但不知出路何在。我也可以拿起電話和賣毒品的人聯繫購買;但是,再向他們要毒品,我感到羞於啟齒。沒有人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服用這麼多毒品。

 

我明白,漂亮的皮衣、造型奇特的耳環都掩蓋不了服用毒品的可悲本質,我感到羞愧難當。甚至賣毒品的人都會知道我是一個真正的失敗者。在被公認為社會渣滓的人面前我都感到尷尬時,我意識到自己已經別無選擇。

 

我必須通過行動尋求幫助。我清楚再這樣下去就會死,更清楚我是個連自己都厭惡的癮君子,一個可憐的富裕的女孩。在這個世界上我擁有一切,但是又一無所有,因為我已失去了生命中至關重要的東西:與「真我」的關聯,與神聖之源的關聯,這個神聖之源就是我所尊崇的神。

 

當我回憶完瘋狂而痛苦的這一幕之後,思緒閃回到現實。我再一次感到膝下瓷磚的冰冷。在衛生間裡,我不知該怎麼做。我匍匐在地,開始背誦最近學會的《平靜之禱》:

 

神啊, 

請你賜予我平靜,讓我接受我不能改變的一切;

請你賜予我勇氣,讓我改變我所能改變的一切;

請你賜予我智慧,讓我明白它們的不同。

 

我專心致志地背誦著每一句,因為我極其渴望內心的寧靜。我渴望紛亂的腦海能有幾分鐘的寧靜,除此以外,別無所求。我一遍一遍念誦「神啊,請你賜予我勇氣,讓我改變我所能改變的一切」。我想改變,我需要改變,若不如此,我會自殺。

 

我哀求著,歇斯底里地哭了起來。我雙手抱頭,無法自控地啜泣;身體搖晃著,試圖安慰破碎的心。突然,我意識到內心有了變化:平靜已來到心中,腦海中也變得安靜。在乞求神這一更高力量來到我生命的時候,內心的門已經開啟,我完全放鬆了。身體的疲憊、腦海中的喊叫也漸漸退去,我內心一片平

靜。

 

甚至這個骯髒的衛生間裡的地板看起來也不那麼糟糕了。我感到非常釋然,往昔似乎都已過去,一切變得清晰起來,前景是那樣的廣闊;最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希望。我的神,我有了希望。這正是我心靈所求。

 

那個早晨,我明白自己經歷了非常重要、意義非凡的改變,那是生命的改變。儘管當時還不能準確斷定這個改變是什麼,但是我知道痛苦已從我心中消逝,至少當時是這樣,並且把我帶回了寶貴的當下。我知道至少我可以在這裡再待一天。

 

在當時,能夠再堅持一天正是我所需要的。我立刻感到自己不僅可以活下去,而且還能夠度過心靈的漫漫長夜,從這地獄般的牢籠中獲得自由。我當時就想跑回學習小組,向我的組員們呼喊:「我做到了!我們都可以做到!你們知道嗎,確實有一個超乎我們自身的力量,他能夠幫助我們!」

 

我與大家分享在西棕櫚海岸戒毒中心衛生間地板上的經歷,因為就在那一次,我認識到了比我們所熟知的自我更偉大的一個力量的存在。在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已治癒,內心世界有了轉變,認識了神,並與他建立起深刻的、充滿關愛的聯繫。

 

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刻,是我生命中的奇蹟,也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刻。在後來的18天裡,每天我都會自願走進那個衛生間,那個地方成為我敬拜神的地方。在此,我與充滿大愛的神再次聯繫,他讓我找到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面。這一內在源泉把痛苦的一刻化為覺醒的一刻。通過每天的禱告,

我找到了將28天的戒毒治療堅持下來的力量。

 

26年前,在佛羅里達州溫暖的一天,我走出了最後一個戒毒治療中心;我明白我已找到心靈力量的源泉,擁有它,就可以戰勝任何困難阻礙。這一力量會改變人們的人生觀,從而改變他們的生活狀態。在他的指引下,走向超越夢想的生活。那一天,我深切地知道,需要繼續追尋生活、認識生活。更重要的是,用我的此生發現神、認識神。

 

在戒毒治療過程中,我開始了新的生活。我一直思考這次改變。以前那麼多次嘗試都失敗了,為什麼這次找到了改變的力量?我是如何從痛不欲生、絕望的境地轉向了充滿平和、歡樂和滿足的心境?

 

在心靈獲得改變以前,我感到自己孤零零地存在於世,而經歷轉折一刻之後,為何我卻感受到了與所有可見和不可見力量的充分連接?這轉折的一刻是如何發生的?以前,我總是通過傷痕纍纍的「自我」看待這個世界;而如今,我已經看到心靈世界的豐富多彩,認識到超乎想像的多種可能。這種轉變因何而起?

 

當我們與心靈最深的渴望再次建立聯繫之後,產生變化的力量讓我敬畏,也讓我為之著迷。對這一力量源泉的理解與探索促使我踏上了一條漫長而超乎想像的旅程,我走出了黑暗、絕望的深谷,找到了充滿愛與歡樂、富有創造的光明之地。心中渴望對自己的所有問題作出回答,對未見力量予以揭示,這一渴望促使我完成本書的寫作,也回到了它所指向的光明之所。

 

我生命的外殼的構成包括許多朋友、行為習慣、影響我生活的錯誤觀念以及新仇舊恨。將這一外殼蛻去之後,我開始聽到心靈深處的渴望,並依此而行。我的心靈知道我會成為一名教師,當一名作家,成為許多人的朋友。

 

我的心靈知道我擁有表達神賦予我智慧的潛質,我的心靈知道我將逐漸成為執行主人命令的使女。你也許會問:誰是你的主人?雖然我與主人未曾謀面,但卻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他給予我們甚多,卻從不求回報;他讓我們選擇,從不強迫我們行事。他是追求善的力量,而從不對黑暗評頭論足。我的主人充滿著愛,引導我不斷探索新的可能,與我共享喜樂,也與我共擔苦痛。當我不能理解自己所去的方向時,主人引導我朝向寶貴的心靈之光;當我追求世俗的需求時,主人督促我作出更好的選擇。

 

-----------------------------

每個人的內心,都住著一個飢渴的靈魂,驅使你不斷向外尋找,期盼未得到的,惋惜已失去的,拋棄已擁有的,忘記曾珍愛的,究竟,是這世界太喧鬧,還是你的心太吵,不知什麼是自己想要?

 

作者介紹:

黛比福特DebbieFord全美暢銷書作家。年輕時曾經放棄自己,過著嗑藥與放縱的生活,性、毒品、搖滾樂,曾是她奉行不渝的信仰與高喊的口號。

 

原本可能因墮落而葬送她的年輕生命,或在戒毒所裡虛度青春。然而,有一天,她獲得了自己的生命禮物,經由內在的力量發生了蛻變,成為一個成功而完整的人,寫出成名作《追光者之黑暗面》(TheDarkSideoftheLightChasers)。從此,她一直致力於心靈寫作和演講,教導大眾:只要揭露陰影、擁抱黑暗,就能整合內心,活出全新的自己。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別讓心太吵—感悟生命的21天靜心課
作者:黛比福特DebbieFord
譯者:董曉華周亞莉
線上閱讀:http://data.book.163.com/book/section/0000fPXI/0000fPXI0.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