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 專家學者的分析或反省式的分析 - 並不能帶來解答。分析一向需要時間,而且需要大量的洞見,你的分析一旦出了錯,接下來的分析就會跟著出錯。如果你的分析得到了某種結論,而你立即從這個結論往下推演,那麼你也受到了阻礙。此外,在分析之中還有「分析者」與「被分析之物」的對立問題。

 
若是不透過動機、分析或對肇因的探究,我們要如何才能帶來心理上的徹底革命呢?你可以輕而易舉地找出自己憤怒的原因,但這並不能制止你的憤怒。你可以輕而易舉地找出戰爭的起因,包括經濟上的、國族的、宗教上的議題,或是政治人物的顏面問題、意識形態等等的問題;但我們仍然在互相殘殺。五千年來已經出現過一萬五千場重大的戰爭 - 我們到現在仍然沒有愛,沒有慈悲。

 
一旦洞察到這個問題的真相,我們不可避免地將會面臨「分析者與被分析之物」、「觀者與被觀之物」、「思想者與其思想」之間的界分是否真實的問題,不是理論上,而是真的有這樣的問題嗎?

 
這個「觀者」 - 這個讓你產生「看與聽」的存在中心 - 是否只是一個把自己與被觀之物分開來的概念性存有罷了?如果你說你在生氣,那麼這股怒氣與那個知道自己正在生氣的存有,是不是真的有區別?那股暴力不就是觀者的一部分嗎?
 

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我們必須試著去瞭解它。我們若是關心當下立即產生心理上的革命 - 不是未來才產生一些變化 - 這個議題,就必須試著去瞭解這件事 - 這個所謂的「觀者」、「我」、「自我」、「思想者」或「經驗者」,與被觀之物、經驗或思想,真的有差別嗎?

 
當你在看著一棵樹、觀察一隻飛鳥、欣賞水面上的月光時,那個「經驗者」真的有別於他所看到的一切嗎?當我們在看一棵樹時,我們是真的在看它嗎?

 
請再隨著我探究一下。我們可曾直接地看過一棵樹,還是只透過知識組成的意象或過去的經驗在看它?你可能會說:「是的,我知道它的顏色有多美,形狀有多麼好看。」但你只是在透過記憶、透過以往對它的感覺,再次享受起那份快感罷了。你可曾觀察過那「觀者」與「被觀之物」的差異?除非你曾深入於這個議題,否則接下來要談的事很可能被你疏忽掉。

 
其實只要「觀者」與「被觀之物」是分開來的,衝突就一定會出現。只要心中一產生對去年秋色的回憶、認知及意象,「觀者」與「被觀之物」的界分及衝突就出現了。製造出這種界分的正是思想本身。假如你看著你的鄰居、你的妻子、你的丈夫、你的男友或女友,不論眼前是誰,這時你能不能不帶任何意象或過往的記憶,直接看著這個人?因為如果帶著某種意象去看此人,你們的關係就不見了;剩下的只有兩組意象所形成的不直接關係;只有概念性的關係,而沒有真實的關係。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世界在你心中
作者:克里希那穆提
譯者:胡因夢
線上資料:http://lz.book.sohu.com/chapter-7058-110717830.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