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使用‘文明’這個字,其代表一組的抽象概念、象徵及習俗。經驗乃傾向於假想身曆其境而感到的;感情是預先消化且刺激的;而感覺變得比事物更真實”—傑克·萬斯(JackVance),《灰色王子)

 

描述世界最好的方式,是從你本身的內在世界開始。

 

我在一個完全出乎意料的情況下,一個無法預期的地方,經由一位稀罕的靈魂而感受到這句話的涵義。這個人後來成為我的良師益友。

 

1985年,我在一次由美國運通公司及荷蘭航空公司贊助,為旅遊業者所舉辦的三天會議中,擔任主要演講者。大會是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一家漂亮的飯店裏舉行。當我結束一場長達一小時的有關溝通技巧的演說之後,荷蘭觀光局邀請數百位與會者共進盛大的晚宴。

 

當我走進擺滿圓桌和坐著兩三百人的大宴會廳,我瞄到在遠處的桌子旁坐著一位東方面孔的男土,他的旁邊有個空位。他揮手叫我過去,並站起來介紹自己是譚喬治醫生。喬治站起來時比我矮一英尺左右,約比我大30歲,然而我覺得他只有40多歲。喬治告訴我他出生於緬甸。他有著大部分緬甸人都有的大臉和黑皮膚,說話的神態優雅且果斷,好像是貴族或受過外交訓練的人;斑白的頭髮分梳兩旁,而溫暖的笑容似乎牽動臉上每一塊肌肉。

 

我第一眼就喜歡上他,但我的感覺不只如此。事實上,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一種我和別人相遇時不常有的感覺。記得當時我覺得他好像根植於地上,呈現出一種具體的“我存在於此時此處”之神態,這使得他的影像明亮清楚,而房間裏的其他事物暗淡而有點失焦。

 

除了立即喜歡上他,我非常確定在其他地方見過他。因此我問:“喬治,我們以前在哪里見過?”

 

他凝視著我的眼睛,以一種理所當然的語調笑著說:“也許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一起做過和尚。”

 

會議剩餘的大部分時間我們都在一起談話與散步。喬治的妻子南茜是一位旅遊業者,這就是喬治來到這次大會的原因。他在加州做泌尿科醫生。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他在美國拿到醫學博土的學位及醫師執照。然而,不久他就受到其妻舅(當時的緬甸總統)徵召,進入緬甸外交界。

 

“我在倫敦有一天醒來,”喬治告訴我,“突然領悟,我真的不想做外交家,我只想行醫。因此,我回去見我的妻舅,告訴他我要辭職。但他不讓我退出,他說我若離開國家,他將宣佈我是‘不受歡迎者’,並將被逐出緬甸國境,因為我知道太多國家機密。所以我就進入泰國的一家寺廟。”

 

喬治在泰國的一家寺廟開始研習止觀禪定。

 

遇見喬治提醒了我時刻清醒與警覺的必要。他每天練習從廟裏學來的打坐、冥想及太極—一種身體運動式的冥想。

 

幾年後,喬治65歲生日的兩周前,我打電話問他的生日計畫。“我沒有任何計畫,”他說,“但我想去某處冥想,你要一起去嗎?

 

我打電話訂了一張飛往三藩市的便宜機票,在喬治生日那天,與他一起開車至北三藩市的山區,穿過紅樹及尤加利樹,直達一個可以鳥瞰太平洋的景點。當太陽從深紅到火紅,然後沉入大海,我們一直坐在那裏練習止觀禪定的冥思法。那是很棒的一天。

 

19971月,我接到喬治打來的電話。那是兩三年來我們第一次談話。“我的膀胱和肝臟長了惡性腫瘤,”他說,“無法動手術了。但我已經74歲了,也許會擴散得比較慢。”

 

我很震驚,馬上訂了飛往三藩市的機票。

 

照南茜的說法,喬治那天很快樂,可以下床四處走動。事實上,他幾乎是跳來跳去的,似乎對我能來看他感到非常興奮。“你能來實在太好了!”他重複說了好幾次。

 

因他病得很嚴重,他的小孩和親戚都趕來看他,甚至有遠從倫敦來的。因此,我們中午便到一家日本餐廳用餐。

 

在餐廳裏,我們喝著綠茶和味噌湯,我問喬治如何消磨時間。

 

“我越來越常停留在‘空’的狀態。”他微笑著說。

 

“空?”

 

“通常當我沉思時,我將注意力集中在當下,你知道那是哪裡嗎?”

 

“此時此地。”我說。

 

“一點也沒錯,”他說。“你一旦產生想法”—他彈指,“噗,此時此地便離開了,你就跳出當下而進入思想中。所以我修習止觀禪定,也就是全神觀察,只置身現在,但不評斷事物,不去想它們,只是單純地在這裏。”

 

“你從哪兒學來的?”我問。

 

“泰國時我有一個小洞穴,每天下午我都坐在裏面。師父告訴我,只要坐在那裏數我的呼吸。然而,他說每次不可數過四,因為大部分人無法在四個呼吸的時間內維持注意力。所以我按著呼吸數到四,再從頭來過。”

 

我告訴他我第一次學坐禪時,禪師教我數十下呼吸。喬治聽得大笑。

 

“如果你的注意力可維持十個呼吸,你就接近開釋的狀態了!我絕不建議一個初學者持續這麼久的時間。”

 

“那麼,當你打坐時會發生什麼事?”

 

“當然一開始所有的思潮都會洶湧而來,一波未平,一彼又起;一下想這,一下想那:洞穴及廟宇,我的國家和政府,或是午餐吃什麼等等的事情。然後,我會想我的呼吸和身體。”他微笑著說,“那是最難避免的。”

 

“然後呢?”

 

“終於,過了大約一個星期,有一天我在午飯後靜坐,當晚餐的鑼聲於晚上6點響起時,我覺得時間只過了幾分鐘。時間過得是這樣快,只因我存在該時該地。”

 

“你覺得當人們冥思時,時間移動的速度會改變嗎?”。

 

喬治聳一聳肩:“我不知道,但對我來說的確是如此。也許時間並非真實的,而只是大腦創造出的技巧,使我們可以區分此時和彼時。但當你靜坐並專注於當下,時間便不存在了;只剩現在。”

 

喬治說,描述世界最好的方法是由自己的內心世界開始。我鼓勵你經由冥想來經歷它。

 

例如,多數人相信他們在“經歷世界”。我們看到眼睛所看的,聽到耳朵所聽的,感覺到身體所感受的,嘗到和聞到可嘗與可聞的。但實際上,只有極少數人可以體驗到內在的真實的感覺。

 

其實,我們一有感覺,便立即將之概念化,在腦中與自己討論。這內在的對話,大部分是判斷、評估、比較與聯想,將我們從周遭的真實感覺拉回來。然而,我們以為那才是真實,甚至未察覺進入思想之前多出的一步過程。

 

如果這聽起來太抽象或教條式,試試以下這種簡單的實驗,就是前面提過的,聽聽你腦裏的聲音。

 

在讀完這段文字後,暫時放下書看看四周。聆聽能聽到的,然後感受皮膚及身體的感覺,再觀察看到的事物;試著不要在腦裏討論。如果能維持“腦中無語”達三秒,完全與周遭“融合”,你已經好過大部分的初學者。如果你能將純粹的感覺意識保持在一二分鐘以上,你就達到已逝的當代基督教僧侶湯瑪斯·默頓(Thomas Merton)常提到的心靈狀態。

 

所以,我們經常跳動於感覺與對感覺資訊之自我討論之間。這討論將我們拖離真實世界和生命的經歷,而置於自我個人的思想、判斷和比較的意識中。

 

我們多數時候活在意識的內在思想空間裏,對周道事物的反應,乃基於我們所告訴自己之有關“真實”的故事。我們若能切斷腦中的喋喋不休,切斷評估與判斷,我們可以卸下這些故事而經歷“真實”,經歷神聖的當下。

 

找出對你有效的途徑,聽覺、觸覺或視覺的,學習經歷當下。靜坐下來,單純地聽、看和感受—停止內在的嘮叨—每天1020分鐘。因為你、我和每個生物都是相互關聯的,你的冥想將會正面影響自己和所認知的真實,也會傳播出具有正面改變效果的漣漪至全世界。

 

 

文章內容可能不完整,僅提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古代陽光的最後餘暉-搶救地球資源
作者:ThomHartmann,NealeDonald
譯者:馬鴻文
網頁:http://www.self-learning-college.org/oldsun/index.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