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伊甸園到19世紀追溯婦女歷史的足跡,在漫長的歲月裏,除了腳鐐的丁噹聲外,聽不到其他聲音。”—王爾德(Lady Jane Wilde)(1821~1896)

 

我的一位元專修神經化學的精神醫生朋友,有一次對我開玩笑說:“世界上最危險的藥就是睾丸素。”歷史證明他是對的。

 

史前文化的分析,如艾斯勒(RianeEisler)和其他人所做的研究指出,幾乎所有的古老文化裏,女人和男人的地位是平等的,甚至有些文化,女人還掌權。有一種理論解釋,因為只有女人可將生命帶進世界,而且人類可能是從打獵/採集轉為畜牧/農業的生活方式時,才開始瞭解遺傳學。女人擔任主角,是因為她們控制生命本身,並生出生命。

 

然而,在畜牧階段的早期,當大家發現男人在生殖過程中也扮演一個角色,有些男人便抓下權柄,將敬拜的神從女性轉為男性,進而控制女性的生殖力,就像他們控制農田或羊群的生殖力一樣。男人從此接管一切。

 

同時睾丸素引起的行為開始支配新文化:侵略、競爭、統治、戰爭。

 

遠在20世紀初期,當歐洲傳教土教澳洲土著的獵人及採集者踢足球時,土著的小孩會一直玩到雙方的分數相同為止,他們認為那才是比賽的結束。這種想法讓教導他們足球的英國傳教土很訝異,傳教土用一年多的時間來說服那些小孩比賽應有輸贏。當地小孩生活在一個重視合作的母系社會中,

 

然而英國人卻來自於重視統治的父親社會。

 

易洛魁人(lroquois)在1000多年前就瞭解這個道理:族裏大多數事項只有婦女有投票權。因此,與其他部落關係的決定,通常都是考慮“怎樣對我們的小孩比較好”而不是“輸贏”、驕傲、權力或征服。

 

相同的,我們發現幾乎在所有婦女被統治、被當作牲畜或貨物,或被剝削及控制的國家裏,人口不斷暴增。在這些國家裏,男人做決定,而其價值觀是“生很多的兒子以建立一個最大的軍隊”(當然,另一個普遍的觀念是“如果你想要,你就可以跟任何人發生性行為”)。

 

另一方面,在女人與男人的地位及權力平等的國家裏,有較低的生育率,如許多北歐國家的人口幾乎是零增長。男人統治等於人口爆炸,反之,男女平等就等於人口均衡增長;這個公式幾乎在世界上的每一個國家都得到證實。

 

因此可以說,婦女權利運動事實上是人類的權利運動。所以我們深陷其中的這團紊亂的另一個解決方法,便是把每一個領域的權力都還給女人,包括社會面、家庭面,宗教面、軍隊面及商業面。

 

 

 

 

文章內容可能不完整,僅提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古代陽光的最後餘暉-搶救地球資源
作者:ThomHartmann,NealeDonald
譯者:馬鴻文
網頁:http://www.self-learning-college.org/oldsun/index.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