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一日「變成」就是一種競爭

 

我們的日常生活就是一種「變成」的過程。假設我很窮,便自然會朝著致富的目標前進。如果我很醜,就會想變得美麗一點。因此我的人生永遠處在變成某種狀態的過程裡。然而不論我們想轉變成任何一種境界或狀態,裡面都有責難、反應、定名和存檔的活動。因此「變成」就是一種痛苦和競爭心態,不是嗎?這是一場無止境的掙扎:我現在是這樣,但我總想變成那樣。

 

二月二日「變成」就是不和諧

 

頭腦產生了一種愉悅的想法,於是我們立刻想變成那個狀態,然而這只是慾望的投射罷了。你不喜歡自己目前的狀態,你想變成自己比較喜歡的另一種狀態,但這份理想充其量只是一種自我投射。我們投射出來的狀態看似相反,其實只是當下真相的延伸或稍加修正罷了。這份投射之中充滿著矛盾,我們努力地想變成某個東西,但那個東西原本就是我們的一部分。你能不能認清這是頭腦耍弄自己的一種把戲,其實你追求的只是自己的投射、自己的影子和自己的妄想。譬如你的內心有暴力傾向,於是你很努力地想變成一個非暴力的人,然而這非暴力的理想只是思想的投射罷了。

 

若是能察覺自己被頭腦耍弄了,就會看到這份理想的虛假不實。追求某種幻覺一定會導致內心的不和諧。所有的變成活動、所有的自我衝突都是不和諧的。一旦察覺自己被頭腦耍弄了,你的心自然會安住於當下的真相。能夠擺脫所有的理想、較量、譴責及變成的活動,心智活動的整個結構就瓦解了,這時當下的真相會徹底轉化。只要你為當下的真相冠上名稱,頭腦和當下的真相就會產生對待關係;若是沒有定名的活動,當下的問題自然會消失,而憑著這份轉化就能帶來內心的和諧。

 

二月三日粗鈍的心能否變得敏感

 

請聆聽這個問題背後的意義。假設我的心很粗鈍,而我想變得敏感一點,那麼這份想變得敏感的慾望,不就是一種粗鈍的狀態嗎?請仔細地觀察這一點。如果我發現自己是粗鈍的,但並不想立刻改變這個狀態,而只是在日常生活裡去瞭解什麼是粗鈍—我吃東西時的貪婪模樣,我對待別人的粗魯態度,我的傲慢,我的一些粗俗的習慣和思想—那麼這份觀察的本身就會轉化我當下的狀態。

 

同樣的,假如我很愚鈍,卻告訴自己要變得聰明一點,那麼這份努力的本身便是一種愚鈍的形式,因此重點就在於瞭解愚鈍是什麼。其實不論怎麼努力,我還是愚鈍的;或許我能引用書本裡的名言,復誦一些偉大智者的思想,但基本上我仍然是愚鈍的。但如果能瞭解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所有愚鈍的表現—如何對待用人、鄰居、窮人或富人,等等—那麼這份覺知就會破解我們的愚鈍。

 

二月四日自我擴張的機會

 

階級次第為自我膨脹帶來了大好的機會。你也許渴望兄弟愛,但是一個追求卓越境界的人如何能體認兄弟愛呢?你也許會恥笑世俗的頭銜,但是一個承認指導靈、救主或上師的人,不就是在抱持著世俗的態度嗎?難道瞭解實相、體悟神性是必須落入階級之分或修行位階的嗎?愛是沒有界分的,你無法在缺少愛的情況下逐漸發展出愛,你只能毫無揀擇地覺察自己沒有在愛,然後才可能得到轉化。

 

處心積慮地營造出大師和弟子的階級之分、救主與罪人的分別、開悟者與未開悟之人的差距,就是在否定愛。剝削者即被剝削的人,他永遠會在黑暗的幻覺裡尋找令他暢快的狩獵場。你為自己製造出了你和神或實相的區隔,因為你的心一直想得到安全感和確定性。這層區隔是無法借由宗教儀式、刻意的修煉或自我犧牲來彌合的;沒有任何指導靈或上師能領你證入實相或瓦解這層區隔,因為區隔是你自己製造出來的。

 

真正重要的是去瞭解心中不斷在衝突的慾望,而這份瞭解只能透過自我認識和不斷地覺察才會產生。

 

二月五日超越所有的經驗

 

你必須有高度的智慧、警覺性和不間斷的覺知力,才能瞭解自己。如果你很堅決地想要消弭自我,你的自我就會被強化。當你說「我要消除掉這個東西」的那一刻,便落入了尋伺自我有沒有被消弭的活動裡,如此一來自我就被強化了。因此,自我如何才能超越它自己的經驗呢?你會發現創造與自我的經驗是無關的,只有當自我消失時,創造才會出現。創造不是一種自我投射,它跟心智活動無關,它是超越所有經驗的。因此心有沒有可能靜止下來,不產生識別的活動,也不去經驗什麼,這樣創造才可能發生—換句話說,自我的活動已經消失了。自我正是問題所在,不是嗎?心智的任何一種活動,不論是正向或負向的,都是一種強化自我的經驗,那麼心智有沒有可能不產生辨識的活動?

 

只有當心完全寂靜時,這件事才可能發生。

 

二月六日自我是什麼?

 

追求個人的權力、地位、野心及權威等,都是不同形式的自我,因此重點就在瞭解這個自我。請容許我在這裡提醒你們:你我必須是獨立的個體,而非隸屬於某個階級、社會或風土人情的人。如此我們才能真的瞭解自己,並且有能力轉化它,然後世界才能產生真正的變革。只要一落入組織結構,自我就會在其中尋找安全感。你我如果能在日常生活裡真的去認識自己,真的去愛,那麼這個世界所迫切需要的變革就會出現。

 

我所謂的自我,指的就是各種的概念、記憶、結論、經驗、可以被道出或不能被道出的意圖、想要或不想要的狀態或無意識裡所累積的各種記憶—包括種族的、團體的、個人的或宗族的歷史。我們所追求的這一切都是自我,而自我可能投射成外在的行動或精神上的美德,還包括不斷地想變得更好的競爭性在內。這整個過程便是自我的活動,我們必須面對它,才能瞭解它。

 

自我是個邪惡的東西,我刻意用「邪惡」這個詞,是因為邪惡會造成界分。自我的活動無論看似多麼高尚,其實都是孤立的,會造成界分的。這點我們都很清楚了。我們同時也清楚當自我消失的那一刻,不凡的境界就會出現,因為其中不再有吃力或費力的感覺。只有當愛出現時,這種情況才會發生。

 

二月七日當愛出現時,自我就消失了

 

實相是無法被辨認出來的。若想讓實相出現,那麼所有的信念、知識、經驗、美德以及對美德的追求,都必須消解掉。

 

一個刻意在追求美德的人是永遠無法發現實相的,或許他是個品行端正的人,然而他絕不是一個通透實相、徹底了悟的人。實相必須變成你的存在,方能通透它。一個有美德的人往往富有正義感,然而一個富有正義感的人是無法了悟實相的,因為美德對他而言只是一種自我包裝或自我強化。他追求的永遠是美德這個東西,只要他一說出「我不能貪婪」,就會經驗到不貪婪的狀態,如此一來他的自我就被強化了。所以淳樸才會變得這麼重要,不只是物質上的淳樸,還包括知識和信仰上的淳樸。

 

一個擁有物質財富的人或是擁有豐富學養及信仰的人,永遠無法發現光明是什麼,他只會帶來不幸和災禍。但你我若是能認識自我的整個運作方式,我們就會瞭解什麼是愛。我可以很確定地對你說,這是唯一能改造世界的方式。愛絕不是一種自我的活動,自我根本不認識愛。只要一說出「愛」這個字,你就會經驗到它,於是真正的愛就不見了。當你真的體認到愛的時候,自我已經消失了。

 

二月八日瞭解當下的真相

 

一個真的想瞭解人生的人,不會渴望擁有信仰。一個有愛的人是沒有信仰的—他只是去愛就夠了。消耗在心智活動裡的人往往會有各種的信念,因為頭腦總是不斷地追尋安全感和保障。他永遠在躲避危險,所以會不斷地建立概念、信念和理想來保護自己。然而直接面對暴力會發生什麼事?你會變成社會裡的危險分子。心總是會預見危險,所以它說:「我十年後一定能達到非暴力的境界。」但這只是一種虛構罷了…瞭解當下的真相比製造出理想重要得多。

 

理想是虛構出來的,當下的真相卻是真實的。若想瞭解當下的真相,必須具備敏捷而毫無偏見的心智。就因為我們不想面對和瞭解當下的真相,所以才發明了各種逃避的方式,然後又美其名為理想或信仰。只有看見虛構便是虛構,我們的心才能覺知到當下的真相。一個被虛構所困的人,永遠也不可能發現真相是什麼。因此我們必須去瞭解自己的關係、自己的觀念,以及我們對自己所抱持的想法是什麼。只有瞭解了虛假的東西之後,才能認識什麼是真實。不先去除無明,不可能解脫,抱著一顆無明的心去追求解脫是徒勞無益的事。因此我們必須認清自己和人、事及觀念之間的關係。心一旦認清什麼是虛假,真實的東西就會出現,喜樂也會隨之而至。

 

二月九日信仰

 

信仰會不會帶來熱忱?熱忱能不能不靠信仰來支撐,或者熱忱是不是必要的?還是有另一種不同的能量、活力及動力?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會熱衷於某些事,我們對於參加演唱會、鍛煉身體或出外野餐都十分熱衷,我們的熱情必須隨時得到滋養,否則就會衰退,那時我們又得尋找另一個可以熱衷的目標。那麼有沒有一種不需要靠信仰來支撐的能量或動力?

 

另一個問題是:我們真的需要信仰嗎?如果真的需要,理由是什麼?眼前存在的山河、大地及陽光是不需要我們去信仰的,和太太吵架這件事也不需要信仰。我們更不需要去相信人生是充滿痛苦和無盡野心的,因為這就是事實。只有當我們想逃避事實躲進幻覺裡的時候,才需要信仰。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摘自:生命之書-365天的靜心冥想
作者:克裡希那穆提 
譯者:胡因夢
轉載:http://book.qq.com/s/book/0/24/24196/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