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日能量可以帶來紀律

 

證入實相需要無比的能量,如果人不追求實相,他的能量就會製造出不幸,如此一來社會就必須管束他。因此,人的能量有沒有可能用於追尋實相和上帝、探索什麼是真相、瞭解人生根本的議題而不被社會所摧毀?

 

你知道人是一個能量體,若是不追求實相,這股能量會變成破壞的力量。這麼一來社會就必須塑造人,控制他的精力,於是能量就被扼殺了。也許你已經注意到另一個有趣的事實:如果你真的想做某件事,自然會有能量…這股能量會變成自律的工具,於是就不需要外在的紀律了。在追求實相的過程中,能量會創造出自己的紀律。人若是能自動自發地追求實相,就會變成正當而善良的公民,而不是去依循某個政府或社會所制定的規範。

 

六月二日二元對立會製造衝突

 

任何一種衝突,不論是生理上的、心理上的或心智上的,都會浪費精力。從衝突中解脫出來是極為困難的事,因為我們從小就被教導成努力奮鬥的人。在學校裡老師教我們的第一件事便是「努力」,然後我們整個一生就花在努力上了—若想有成就,你必須奮鬥,必須對抗邪惡,學會壓抑和控制自己。因此學校教育、社會和宗教組織都在教導我們如何努力奮鬥。周圍的人總是告訴你,如果想發現上帝,就必須守戒,努力地修煉,折磨你的身心靈,否定和壓抑你的慾望;你必須在精神層次上不斷地對抗某些東西—但這根本與精神修為毫無關係。

 

因此每一個層次上我們都在消耗能量,而能量消耗的本質就是衝突:應該和不應該之間所產生的衝突。二元對立一旦出現,衝突便勢所難免了,因此你必須瞭解二元對立的整個過程—但並不是說二元對立不存在,因為男女、紅綠、明暗、高矮等的對立都是事實。我要指出的是,概念和事實之間的界分便是精力耗損的主因。

 

六月三日概念的模式

 

你如果說「我該如何節省能量?」的話,那麼你已經製造出了一個概念。你會按照這個概念而行事,如此一來衝突矛盾就產生了。但若是能覺察自己的精力是怎麼消耗的,你就會發現心中的衝突便是最主要的耗能原因—譬如有煩惱而不去解決,活在舊有的記憶裡,受制於傳統,等等。

 

你必須瞭解能量消耗的根本原因是什麼,但不需要按照商羯羅、佛陀或其他聖人的觀點,而是要在日常生活中去觀察衝突的整個過程。因此,能量消耗的主因便是衝突。只要概念比事實還重要,衝突便永遠存在。

 

六月四日有矛盾,就有衝突

 

大部分的人都活在矛盾衝突裡,包括內在與外在。矛盾衝突意味著費力…只要感到費力,能量就會耗損。只要心中有矛盾,就會有衝突,衝突一出現,你又會想克服它—另一種形式的抗拒。不過抗拒也會製造出某種形式的能量。

 

所有的行動都是奠基於應該或不應該的衝突之上的。這種抗拒和衝突的形式也會滋生出一種能量,但仔細地觀察這種能量,你會發現它是具有破壞性的—它不是創造的能量。一個有寫作和繪畫天分的人,往往會借由心中的衝突去表達和創作。張力越大,衝突越強,表達的慾望就越高,這便是我們所謂的創造力。然而這並不是真正的創造力,而是衝突的產物。承認自己心中有衝突矛盾,自然會為我們帶來順暢的能量。

 

六月五日與抗拒無關的創造力

 

我要提出的問題是:有沒有一種跟思想無關的能量?它不是衝突矛盾的產物,也不是衝動,更不是從挫敗感中所產生的不滿足?你瞭解我的意思嗎?除非我們發現那種與思想無關的能量,否則我們的行動一定具有破壞性。不論我們從事社會改革、著書立說、經商或是參與政治活動,都會造成一些破壞。這個有關能量的問題不能用理論來解決,因為用不成熟的理論來解決眼前的事實是很幼稚的事。就像一個得了癌症而必須開刀的人,你已經沒有時間去討論該用什麼工具來開刀,你必須立刻採取行動。

 

同樣地,若是不想變成思想的奴隸,你的心就必須洞穿自己的真相。畢竟所有的思想都是人為的發明,譬如發明噴氣式飛機、電冰箱、火箭,發現原子,進入太空,這些都是知識和思想的產物,它們都不是真正的創造,而只是一種發明。思想永遠是有限的、不自由的,它不可能具有真正的創造力。只有超越思想的能量才具備真正的創造力。

 

六月六日最高形式的能量

 

有關能量的概念與能量本身是不同的兩回事。有許多方法及概念都在教我們如何得到最高形式的能量,但方法與煥然一新的能量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最極致的能量形式就是最純粹的能量,但心必須解除所有的概念、動機和方向才能覺知到它。這樣的能量是無法被求得的,你不能說:「請告訴我一個如何得到它的方法。」因為根本沒有方法。若想發現這能量的本質是什麼,就必須瞭解我們在生活裡如何消耗精力—說話時如何在使用能量,聆聽鳥叫或別人的聲音時如何在耗神,如何看著河水、無際的晴空和貧困的鄉下人,如何觀察夜幕低垂時的樹林。觀察萬事萬物都需要能量,而我們通常是從食物和陽光裡攝取到它。每日身體所需的能量可以透過食物來加強,很顯然這是必要的,但心理上的能量,也就是思想,卻會在矛盾產生的那一刻遭到破壞。

 

六月七日聆聽的藝術就是解脫的藝術

 

某個人正在告訴你某些事,於是你靜靜地聽著。聆聽本身就是一種解脫的行動。一旦洞察到某個事實,這份對事實的覺知就是解放的行動。如實聆聽或如實觀察某個事實,可以帶來毫不費力的解脫。

 

譬如拿野心這件事來說,我們很清楚它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一個充滿野心的人永遠不知道如何去同情,如何去愛。野心便是殘忍之心,包括內在與外在。你聽到這樣的說法,很快就會把它詮釋成:「我該如何活在這個野心勃勃的世界裡?」說出這樣的話表示你沒有在聽。你立刻產生了自己的想法,因此並沒有在看這個事實。你只是把這個事實詮釋成一種意見和反應。若是真的在聆聽—沒有任何評估、反應或論斷—那麼事實一定會創造出一股能量,憑著這股能量我們就能摧毀和掃除會製造衝突的那份野心。

 

六月八日沒有抗拒的覺知

 

你很清楚空間是什麼。這個屋子有它自己的空間,從你的旅館到我們這裡有一段路程,從那座橋到你的家也有一段路程,從河的此岸到彼岸也有一段距離—這些都是空間。但是你的內在有沒有空間?還是它已經塞滿了東西?如果你的內在有空間,那空間裡一定有寂靜—從寂靜裡會產生別的東西,然後才有能力聆聽,有能力在不抗拒的情況下去覺知。因此心中有空間是非常重要的。心如果不塞滿東西,就能聽見附近的狗吠聲、火車經過遠處的那座橋所發出的聲響,同時也能覺知到眼前那個人話語中的真意。這樣的心是活潑而非僵死的。

 

六月九日不費力的覺知

 

有沒有一種覺知是不融入於任何東西的?有沒有一種覺知是不專注在任何目標上的?有沒有一種覺知是不帶著任何動機、衝動或掌控性的?心有沒有可能在沒有結論的情況下去覺知?當然有可能,而且這才是真正的覺知,其他的都是耽溺或頭腦的把戲罷了。若是能拿出所有的注意力而不專注在任何事物上,也沒有任何結論,就會發現真正的冥想是什麼。這樣的覺知沒有界線、掙扎或需求,而且是毫不費力的。因此真正的冥想就是讓心從所有的修行體系裡解放出來,它不刻意專注,也不融入於任何東西,只是覺知著一切。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摘自:生命之書-365天的靜心冥想
作者:克裡希那穆提 
譯者:胡因夢
轉載:http://book.qq.com/s/book/0/24/24196/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