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雅:師父,我很焦慮。現在說揚升就要開始了。可是我怕我揚升不了,我還有我的債務沒有完成。

 

老子:你數數你這句話裡有多少個“我”字?

 

馬雅:四個。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太自我了嗎?

 

老子:你太把那些故事當成你自己了。沒有你,何來你的故事?何來你的問題?問題來來去去,如果自我還在,問題依然在。人類解決了幾千年的問題,還不膩嗎?問題減少了嗎?

 

馬雅:額...好像問題越來越多了。不過,這個是現實啊,一旦涉及到金錢,我就覺得這個世界真實得不得了,因為要逼自己面對現實。

 

老子:一涉及到金錢的話題,你的能量就開始打轉,開始有很多的不確定,猶豫,恐懼。

 

馬雅:是的。我覺得這是我很大的課題。

 

老子:幾乎所有的地球人都曾面對過這個課題。

 

馬雅:是嗎?那他們是怎麼解決的?

 

老子:人類的程序被設定為分離感,分離感的最大表現就是匱乏感,這是自我這個程序的表現之一。有自我就會有匱乏感,無論是在哪方面。金錢的匱乏感和其他方面的匱乏一樣,都是希望獲得更多的能量。

 

馬雅:那這個有差別嗎?我覺得我在其他方面還好。

 

老子:沒有差別。除非你能持續的感受豐盛、喜悅,感受到合一,否則哪種匱乏都一樣,只是表現形式不一樣而已。

 

馬雅:那不是說我們要修的功課不一樣嗎?

 

老子:那只是你們選擇不同的路徑去體驗。

 

馬雅:哦,明白了,那意思是說,其實我們的各種“問題”只是個引子,好讓我們覺得不對勁,好去發現根源其實在自我這裡是嗎?

 

老子:哈,你終於開一點竅了。

 

馬雅:那問題還是沒解決啊。我還是會經常陷入這樣的能量漩渦裡,雖然我現在清楚了,可是經常還是會被這個能量拖走。會擔心金錢的問題。

 

老子:是的,清明的意識不那麼容易保持,你們很容易又陷入問題的頻率。自我還在,問題就不會離開。但是你們一旦意識到你的問題只是自我上演的戲碼,就不會那麼執著在問題上,急於想去找解決的方法。

 

馬雅:但是一想到要自我這個東西很難拿掉,我就有種無力感。

 

老子:想要“拿掉”,也想解決問題的模式。在這種模式中,不會有新的洞見。

 

馬雅:那怎麼辦呢?佛經裡說這些都是不可說不可說,你說的“無”,也是看不見摸不著,讓人無路可循啊。

 

老子:所有你們想照章按部就班,希​​望聽某個大師的話,就能揚升,那其實是一種依賴。揚升只會發生在內在完全的知曉,合一,富足,無盡的愛,是完全俱足,什麼都不缺的。這種頻率自動對齊到揚升的頻率。

 

馬雅:師父,你說的讓人更加摸不著頭腦了。做什麼也不是,不做也不是。

 

老子:你要是沒了你人類慣有的章法,反而心裡會知道怎麼做。

 

馬雅:什麼意思?

 

老子:人類的規則,你的習慣,都是基於自我的程序開始的。無論怎麼做,不會跳出匱乏感和分離的怪圈。所以有那麼多衝突,那麼多問題。有的世界和無的世界,規則是不一樣的。你要跳出那個怪圈,就要用無的規則。

 

馬雅:無的規則是什麼呢?

 

老子:無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隨心而至。

 

馬雅:師父你耍我。

 

老子:哈哈,我是說真的。有的規則是各種制約,無的規則則是自由自在,因為你知道,無論你做什麼,你都不會傷害到他人,無論你做什麼,你都生活得很好,無論你做什麼,你一直都會被深深的愛著。無的頻率裡面沒有自我,所以不會有衝突,不會有分離感和匱乏。如果你真的敢於隨心而至的生活,你的頻率是融入整個世界的。當你想去野外,你去了大自然,你和大自然一樣成為背景色。當你想對一個推車裡的小嬰兒微笑,你就蹲下來微笑,你就是那個微笑。當你感受到路人的無助,你伸手幫了一把,連想都沒想,你只是在代表神回應路人內心的呼喚。當你餓了,你會走幾步,轉一個彎,看見需要幫忙的人,他給你的感激就是你想要的食物。一切都是流動的,能量總是恰好流動到需要的地方。

 

馬雅:這太不可思議了,我覺得這樣的生活真的不敢。沒有保障。我只是知道莊子大概過的就是這樣的生活,逍遙自在。可是說真的,我還不敢。雖然我很想嘗試,可是很害怕踏出那一步。

 

老子:束縛你的,就是對未知的恐懼。你希望找一份工作,能讓你的衣食住行有保障,能夠看得見,能夠推測到我這個月下個月過得怎麼樣。但你已經知道工作的能量就是,你為你所愛的人自動做的事。什麼時候,這個需求會來,不知道,你能不能獲得回饋,不知道。所以你不敢。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說不定你聽過。有個人在深山里,天黑還沒有找到下山的路,一失足摔下懸崖。幸好懸崖邊有棵樹,在掉落的時候掛住了他,他非常害怕。這時山上有個人看見了,就對他喊:你直接跳下去吧,山下就是草地了,不會受傷的,我住這山里,​​很清楚的。掉落的人不敢,在黑夜裡,什麼也看不見,不知道跳下去是不是會粉身碎骨呢!他才不冒這個險。樹枝弄傷了他,可是他還是寧願抓住這救命的樹。轉眼到了天亮,他從迷糊醒過來,看見原來真的,他腳下不到一米的距離,就是草地。他感嘆白受了這一晚上的罪。

 

馬雅:我聽過這個故事。你是說我們寧願受苦也不願意去體驗那種自由是嗎?

 

老子:這就是你們,你們千方百計的要去尋找解脫之道。當真的告訴你們了解脫可以怎麼做,你們卻害怕了。你們是拿靈修當成炫耀的工具嗎?好覺得你們是和常人不一樣的,是高人一等的,是這樣的嗎?

 

馬雅:臉紅。某些時候,好像是這樣的。明明知道可以怎麼做的時候,卻害怕了,退卻了。難道是我們還不夠想解脫嗎?

 

老子:所以,我說,你不用總是問我,該怎麼做。怎麼才有解脫的方法。當你真的受夠了,能量運行到那個點的時候,你連想都不會想,你就會去做一些事,會導向你解脫的方向。

 

馬雅:連修行也要“無人為”?

 

老子:是的。一切都是。隨心而至。

 

馬雅:好吧。謝謝師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32be2200101it73.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