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雅:怎麼能達到無的狀態呢?

 

老子:你確定你想要達到無的狀態嗎?你是來自於無,到達無的狀態對於現在的你來說,就像死亡一樣。

 

馬雅:難怪我其實很害怕達到無。不過我現在也偶爾嘗試了無的美妙,其實那不是什麼都沒有,而是萬有,集合,全部,一,那種感覺其實很好的。只不過我現在想把那個狀態提升到常態。那我可以怎麼做呢?

 

老子:你看到他人不是他人的時候,那就是無的狀態了。

 

馬雅:不懂

 

老子:他人是相對於“我”存在的,如果沒有“我”,他人也不會存在。那反過來,你看他人不是他人,沒有你我之分,便已是無了

 

馬雅:那這麼說來,無其實就是無我?

 

老子:可以這麼說。

 

馬雅:那更搞不懂了,靈修一直倡導無我,那法門多得去了,修來修去還是這個樣子。可不可以有個簡單的?

 

老子:哈哈,簡單的東西,自我(小我)不喜歡,自我希望喜歡複雜的,這樣才會體現自我的價值。

 

馬雅:可是我現在就是不想要自我啊

 

老子:其實很簡單,自我=私慾,凡事為自己的,必是一己之私。凡是不為自己的,必是無私。你能什麼時候都不為自己考慮,那其實就是無我了。

 

馬雅:這個我也懂啊,我也會有不自私的時候,盡量做到無私,可是人的天性如此,在跟人衝突的時候,想也不想,就是會保護自己的利益啊。這是潛意識裡就有的。那怎麼辦?

 

老子:其實你去做,去實踐,私慾就會慢慢減少。當你體驗到無私的樂趣,你就會越來越無私。你受自我的干擾也會減少。

 

馬雅:我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總是想很多,做很少。這怎麼回事?想很多,又不敢做。

 

老子:那你有沒有發現,你在想的時候,都是在為自己考慮?如果不為自己考慮,那有什麼不能決定的呢?

 

馬雅:你的意思是我太“自我”?太“自私”?

 

老子:你希望我告訴你,你很好,你其實不是這樣的,你只是如何如何是嗎? “自我”就是這樣被餵養出來的。你的本質從未改變,一如既往,不增不減,不垢不淨。不管你曾經做過什麼,或沒做什麼,將要做什麼或不做什麼。無論你做什麼為“自我”考慮,你不會增加一分,無論你怎麼“無私”,你也不會損耗減少一分。

 

馬雅:你這樣說,我好感動。可是你這樣說的意思,就是無論我做什麼,其實結果是一樣的?

 

老子:任何的有,都來自於無,最後也回歸於無,每一個有的選擇,其實都沒有什麼差別,因為終點都是一樣的。

 

馬雅:那我達到無的狀態以後呢?

 

老子:那就更沒有差別了,都回歸於“道”。

 

馬雅:你的意思是,無論我怎麼做,我都會回到無?

 

老子:當然,你來自於無,也回歸於無。只是體驗不一樣而已。

 

馬雅:那我靈修和不靈修,有差別嗎?

 

老子:任何一條道路,一直走下去,都會回去。靈修如此,不靈修也如此。和尚會回去,屠夫也會回去。只是不同的是,和尚的路是和尚的路,屠夫的路是屠夫的路,體驗不一樣而已。

 

馬雅:聽起來似乎讓人有點挫敗感。因為我好歹覺得自己和凡夫俗子不一樣,我走得比較快,我可以早點揚升。

 

老子:如此一來,你和凡夫俗子有什麼差別呢?你靈性的優越感,恰恰讓你的自我膨脹,成為你的絆腳石。揚升這件事,不是你表現得比較高級,你就能馬上回去。而是你真的達到那個狀態,你才回得去。這是自動的。

 

馬雅:那我頻率現在比別人高點,也沒什麼用?

 

老子:有“我”的頻率,都不會高到哪裡去。越是強調有用,越是離無越遠,離道越遠。

 

馬雅:現在說得越來越讓人傷感了。

 

老子:或許這個狀態才“對”了。人往往在遭受重大變故、疾病、災難的時候,會突然悟到很多東西,經歷過這個階段,人會煥然新生。因為在那個時候,是最接近無的時候。自我是最小的時候。

 

馬雅:那這麼說來,打擊自己的人反而成了恩人了?鼓勵自己的人,誇讚自己的人卻在某種意義上害了自己?

 

老子:你又落入有用無用的套路上去了,一旦討論到有用沒用,後面就是私慾在操控。任何做法都是體驗,結果都是一樣的。

 

馬雅:可是這樣一來,我覺得就會讓人有種感覺,就是:反正做什麼都一樣的,不做也是一樣的,那我還努力什麼的?生活也不需要努力,靈修也不用努力。反正都一樣,那豈不是讓人不求上進?

 

老子:“道”就是你做什麼,不做什麼,都是一樣,你是道的一部分。你與道同行,就是隨遇而安,春天來了播種,秋天來了收成。如果你想努力,那也很好,繼續努力。其實最後你是知道,努力是為了明白,不需要努力。

 

馬雅:你的意思是,到了什麼時間,該做什麼事就去做,是這個意思嗎?不需要特別的縮短時間,加快進程,非常賣力的去做某件事。不努力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老子:是的,你現在終於明白我的意思了。不是說什麼都不做,而是跟隨內心的感覺,跟隨能量的流動,到做什麼事的時候,自然放鬆流暢的去做,沒有“做者”。沒有這個內心的感覺的時候,就等候時機。很多時候,人做的事情是拔苗助長,結果卻是背“道”而馳。

 

馬雅:好吧,那今天我們先聊到這兒吧。改天繼續哈。謝謝你。呵呵

 


 

馬雅:老子先生,我今天的狀態不太好。我怎麼了。我不想動,什麼也不想做,心情也很低落。

 

老子:這不過是自然常態。花兒盛開後,會枯萎凋零,落到根部,變成養分滋養下一朵花兒的開放。情緒也是來來去去,如果你允許,它來了就會走。你非得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它就停留在這裡讓你研究。你可以用上千種理論來解釋現在的狀態,可是,又如何呢?不過是滿足了頭腦的好奇。這想知道為什麼後面,是對未知的恐懼,再深了,是一種操控感,希望能夠揀選利弊,不讓自我受損。

 

馬雅:這個自我真是無處不在啊,我覺得我逃脫不了它的掌控,太無力了。

 

老子:這變得有趣了,誰想逃出誰的掌控?哪個才是你?殺人犯在找兇手,怎麼找得到?

 

馬雅:你是說,我想跳出自我去,但結果會越陷越深?

 

老子:哈哈,你知不知道小狗有時候會很疑惑,自己的尾巴怎麼總也追不上?它轉啊轉啊,轉了很多圈,尾巴還是在它的前面。直到有一天,狗媽媽跟它說:你一直往前走,你的尾巴就會跟著你走了。小狗試了試,真的耶,不去追尾巴,不看它,它反而跟著自己走了。

 

馬雅:哦,你是在說,我在兜圈子,也是在告訴我,不去想這個東西?

 

老子:你可以想,也可以忘掉它。當你對別人感興趣的時候,你就忘記了。

 

馬雅:等等,我們不是一直被教導說,不要失去自我嗎?失去自我,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老子:你說的失去自我,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是以別人為中心,不顧自己的感受? NO,NO。你說的失去自我,是一種隱藏起來的自我,是希望得到認同的更大的自我。你去試試問問為家庭“犧牲”沒了“自我”的中年女性,是充滿了喜悅還是牢騷滿腹?真正的無我,是神性光彩的煥發,是神性的彰顯。

 

馬雅:那怎麼才是對別人感興趣呢?

 

老子:真正對別人感興趣,是看到別人身上的神性,看到一切都完美,即便他現在正處於疾病或災難中。

 

馬雅:那有點難呢,試想,自己的朋友都生病在痛苦中,我還在讚嘆,哇,這一切都完美。那我不是瘋了嗎?朋友不罵自己沒良心才怪。

 

老子:你的意識頻率決定了你看到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你在疾病的頻率中,看到的當然是疾病,是痛苦。當你在愛和美好的頻率當中,看到的畫面,是穿透痛苦的外衣,看到更大更完整的畫面,每個人都是道的一部分,或者,每個人的身上,都是道的體現。如果沒有舊的更替,新的怎會前來?

 

馬雅:哦,那這麼說,疾病只是在更替舊的東西,給新東西騰出空間?

 

老子:可以這麼說。

 

馬雅:那不是我們經常被教導說要去服務別人嗎?看到別人都是美好的,那還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呢?

 

老子:你們以為的服務,就是去幫助有需要的人,餓了送碗飯吃,冷了送一件衣服?做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傳達一種狀態,傳達一種一切安好,“我看到你的神性”這種狀態,用你的內在之光,去喚醒對方的光。

 

馬雅:可是有時候我就是覺得一些人很討厭,有很多要求,或者有的人很世俗,覺得跟他們沒共鳴,說實話不是很想接近。那怎麼才能看到他們內在的光呢?

 

老子:你去看看,當你在面對這樣的人的時候,是不是你的自我隔在你們中間呢?

 

馬雅:好像是,我覺得這樣的人會讓我受損,我害怕成為跟他們一樣的人。

 

老子:這是個絕好的機會,讓你把你的自我放到一邊來看世界,世界會很不一樣的機會。自我會扭曲世界,讓世界變得污濁和混亂。

 

馬雅:那怎麼做?

 

老子:把他們看做神(事實上他們本來如此)。

 

馬雅:就這樣?

 

老子:恩,就這樣,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簡單的。

 

馬雅:好吧,我試試。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b32be2200101il83.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