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雅:師父,我最近有一種衝動,就是想把很多東西都送人,自己留下必需的就行了。其實我覺得有時候並不需要那麼多,很多東西買的時候只是覺得將來會用得到,但是變成自己的以後,就很多沒用過。想想我把這些東西送出去,感覺很開心,好像...好像是一種輕鬆的感覺

 

老子:哈哈,你們本來就不需要太多物質的東西,你們需要的只是“有”的感覺,而一旦“有”形成,就開始走向毀滅,到達無,只是自然規律。你最近不是有一些體悟嗎?說說看

 

馬雅:我是有一天,在公園溜達的時候,坐在凳子上,看到眼前的植物突然不是植物,只是一段跳動的頻率,我突然就能感覺到這個世界是幻象的意思了。這個看起來那麼真實的世界其實是投射出來的畫面而已,任何東西其實都是一團波。

 

老子:恩,的確是,你當時的狀態是和植物的頻率共振了,自我比較小。

 

馬雅:可是後來我有一些疑惑,因為後來我就感覺到看世界就會有些不一樣了。我覺得這個世界就是頻率的凝結。越是粗重的頻率才會凝結成物質。後來我就去試,看看在人群中,還能不能看見物體只是頻率,我發現不能,我生活中用的那些物品看起來都可真實了,一敲還硬硬的。

 

我後來就疑惑,那麼我們吃的東西呢?應該也是粗重的頻率凝結而成。我突然想到我看的一段電影《西遊*降魔篇》,裡面的主角玄奘,在初次遇到豬妖的時候,走到豬妖顯化的酒樓裡,雖然看起來很繁榮熱鬧,富麗堂皇的大廳,大家都很開心的吃吃喝喝,但是玄奘就看到那些美食和人群卻是一個個人死去鮮血橫流的畫面,那美麗的裝飾其實是凶狠的武器,美味的烤豬其實是一個個死去​​的人掛在上面。

 

我現在的感覺就有的類似這個,感覺讓我們感到滿足的那些東西,其實一個個陷阱一樣,讓我們的頻率越來越粗重。而頻率越粗重越會有黏性會凝結,而需要更多越來越粗重的頻率才能感到滿足,就像上癮一樣。就像吃了好吃的還想吃更多好吃的,有了這個物質還想要那個,要更多,更多。但是這個時候人已經變得非常可怕了,就像心裡已經住了一個黑色的魔。我突然感到害怕,我們怎麼才能跳出這個粗重的頻率?

 

老子:越是粗重的頻率越是會凝結,越是精細的頻率越是輕​​盈散開。精細的頻率沒有那個“聚”力。

 

馬雅:啊,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有其實就是粗重的頻率凝結,而無其實不是無。只是頻率太精細,我們肉眼看不見?無只是純的能量而已是這樣嗎?

 

老子:可以這麼說,無也分好幾個層次。到最後是連無都沒有。

 

馬雅:那我們怎麼讓自己的頻率輕盈起來呢?

 

老子:你們怎麼讓自己的頻率越來越粗重的呢?

 

馬雅:我想想看哈,好像是不停的要,越來越多,越來越多這樣子。我以前有個感覺,就是很喜歡吃好吃的,典型“吃貨”一個。其實吃貨還是挺可愛的描述。但是我那個狀態比較痛苦,就是吃到好吃的很開心,但不是單純的開心,是暫時鬆了口氣的感覺。還沒吃完就想要下一個吃的。想要繼續吃,繼續吃。如果不是因為擔心身材,我覺得我真的會吃成一頭豬。想吃想要這些東西的時候,就像癮發作一樣。

 

老子:恩,你已經體會到了,“有”是痛苦的來源。那你把這個過程反過來。

 

馬雅:怎麼反過來?你是說,越來越“沒有”?越來越“要”的反面是什麼呢?越來越“不要”?越來越“給”、“捨”?

 

老子:哈哈,道就是減法

 

馬雅:你是說,這就是你說的“為學日益,為道日損”的意思?

 

老子:是的,大道至簡。知識越多,離道越遠。物質越多,也離道越遠。人間的知識,是為了獲取更多的有。

 

馬雅:那你的意思是,我們不該學那麼多東西,我們也不該去擁有豐盛的生活嗎?都要像和尚道士一樣去清修嗎?

 

老子:你們享受“有”,就會受到“有”的制約,這是必然的。擁“有”的快樂和痛苦是並存的,“有”一邊在誕生,一邊就在毀滅或消失。所以你們“得之若驚,失之若驚”。

 

馬雅:但是我記得五次元裡面描述的人間的天堂,就是人人享受豐盛,人人都快樂富足。

 

老子:是的,五次元以上的能量都比較輕盈,人們不會受“聚”力的牽引,那時的人們享受過後,心裡就沒有了,不會想要更多,像你剛剛說的,上癮的狀況不會發生,就不會有痛苦。

 

馬雅:額...我好像注意到一個重點:心裡沒有,就不會痛苦。是這樣嗎?

 

老子:是的,內在的空無,其實是一個合一的狀態,不會有彼此的感覺,不會有匱乏的感覺,因為所有需要的,都存在這裡。

 

馬雅:那現在的人間呢?是不是好幾個次元並行的狀態?那這樣的狀態裡,也不可以享受豐盛嗎?是不是不管在哪個次元,只有心裡沒有,其實有多少物質都沒關係?也不會為物質所累的?

 

老子:你的問題還真多阿,好吧,我一一回答。現在的地球,確實是一個特殊的狀態,多次元多空間同時存在。可能每個人體驗到的世界是不一樣的,根據這個人本身的頻率來決定。是什麼樣的頻率就跟什麼樣的世界共鳴。如果某個人,他已經達到較高的頻率,他自然不會貪戀物質的享受,因為跟物質的頻率不共振。即便現在他擁有很多物質,但他明白這是“一”的一部分,他也來去自如,今天是放在他這兒的,可能明天會放在別人那裡,沒有差別,沒有驚慌,沒有痛苦。物質不是那個“我”的。

 

馬雅:哦,明白了,重點是,這些​​物質有沒有標記成“我”的?如果是,就會痛苦受累,如果沒有,就不會,擁有物質多少都沒關係是吧。

 

老子:是的

 

馬雅:哦,我明白了,難怪我把自己的東西送出去了,我會感覺到很舒服很輕鬆呢,原來是這樣。那這麼說,其實我也不必像僧人苦行一樣,住石洞,吃野果,還是可以活在人群中間的,哈哈

 

老子:哈哈,你這個小頑皮。記住外在怎麼做不重要,重要的是內在。

 

馬雅:因為沒有外在這回事是不是?

 

老子:哈,你又懂了。

 

馬雅:嘿嘿,有勞師父教導。那所以把標記成“我”的東西去掉,或者送出去啦,或者就是覺得不是我的,是不是就是放下的意思?

 

老子:是的。記住:人間是加法,大道是減法,就夠了。

 

馬雅:是也是也。呵呵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b32be2200101imv2.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