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壓抑自我而造成的苦悶,或為了順應某種生活模式的苦心勵志,都無法引導我們接近真理。心智需要徹底的自由,不受絲毫扭曲,才有會晤真理實相的可能。

 

但是我們應該先問自己:我們是否真的想要自由?是那種徹底的自由,還是那種只想從不順心或某種障礙中掙脫出來的自由?我們一邊想從痛苦、醜陋的記憶以及不愉快的經驗中解脫出來,一邊卻仍想保留快感以及令人滿足的觀念、公式和人際關係。然而,我們早已看出快感是無法與痛苦分開的,我們不可能踢掉一個而保留另一個。

 

因此,每個人都必須作出選擇:我們到底要不要徹底的自由?如果我們說要,我們就必須認識自由的本質和結構。

 

假設你從某種處境,譬如痛苦或焦慮中解脫出來,就算真的自由了嗎?還是,自由根本是完全不同的一種東西。例如,你從嫉妒中解脫出來,那種自由只是一種反應,它根本不是真正的自由。如果你用分析或剔除的方法,也許很容易就從某種教條中解脫了,但是想從教條中解脫的動機本身就是一種反應,因為那個教條可能不再流行或使你覺得礙事了。

 

也許,你能夠從民族主義的狂熱中解脫出來,只因為你開始相信世界主義了,或是在經濟條件上,你已經無須再扛著民族主義的旗幟和那一大堆的廢話,所以你輕而易舉地將它拋開了。也許你反對某些宗教人士或政治領袖,以及他們所承諾的那種必須經過修行或加入抗爭之後才能得到的自由。但是這種根據某些理論或邏輯所作出的反應,和真正的自由有任何的關係嗎?

 

如果你說,你已經從某個東西解脫了,那也只是一種反應而已,它必然會帶來另一種反應,然後又造成另一種臣服和控制。於是你就身不由己地連環反應下去,卻誤把每一個反應視為自由,其實它根本與自由無關,它只是經過修正的、內心所執著的往事罷了。

 

今日的青年和所有的年輕人一樣,都在反抗社會的既有制度。這本身是件好事,但反抗並不是自由,而只是一種反應,它必然又會形成自己的模式,於是你又陷入了那個模式之中。你以為那是創新之舉,其實只是新瓶裝舊酒罷了。任何社會或政治上的反動,遲早都會落回舊有中產階級的樣板。

 

只有當你能真正看清真相而付諸行動時,才有自由可言,反叛是無法帶來自由的。看清真相的本身就是行動,這種行動就好比你在危急時的當下反應,不必經過思考、探索或遲疑,因為危急本身就激發了行動。所以,看清真相就是行動,也就是自由。

 

自由乃是一種心智狀態,她不是從某種東西掙脫的自由,而是一種自由的意識,一種可以懷疑和追問一切的自由,它強烈、活躍而富有生氣,因此能清除各式各樣的依賴、奴役、臣服及逆來順受的陰影。這種自由意味著徹底的孤獨,但是一向依賴著環境以及自己性格長大的人,真能找到完全孤獨的自由嗎?何況其中並沒有嚮導,沒有傳統,也沒有權威。

 

這種孤獨是內心的一種情境,它不依賴任何外在的刺激或知識,也不依據任何經驗或結論。說實話,我們大部分人的內心從來沒有真正孤獨過—與外界斷絕往來的孤立,和我們這裡所談的孤獨是兩回事。我們都知道,孤立乃是在身邊築起圍牆,以免受到傷害或暴露弱點,或是培養另一種痛苦的厭離心,或是藏身於某種意識形態的象牙塔中。孤獨則與上述情形完全不同。

 

你從來不曾真正孤獨過,因為你充滿了記憶、限制、昨日的怨言和牢騷,你的心從未好好清理過這些垃圾,也惟有先死於昨日的種種,才可能獨處。如果你不再隸屬於任何家族、國家、文化或特定的一洲,你就會有一種局外人的超脫感。如果一個人能如此徹底獨處,就能產生赤子之心,也只有赤子之心才能使人從悲傷中解脫。

 

我們每天都扛著千萬人的看法以及我們自己的不幸遭遇。如果要徹底丟開它們,就必須孤獨。孤獨不只使人恢復天真,還能青春永駐,我不是指年齡,而是那種不受年齡限制的青春、無邪和活潑,只有這種心智才能見到那不可形容的真理或實相。

 

根據孤獨的經驗,你開始瞭解你必須與真實的自我和平共存,而不是和那個你認為應該的或過去的你。你能否正視自己,而沒有恐懼,沒有假造的謙虛、辯解或譴責,只是單純地與真實的你共處,你可曾嘗試過?

 

想要真正瞭解一樣東西,你必須和它密切相處。但是如果你對內心的焦慮、嫉妒等習以為常的話,你就不再與它同在了。好比你住在河邊,只需要幾天的時間,你就聽不見水聲了;又好比你在房中懸掛一幅畫,每天進出都會看到它,一周以後,你就熟視無睹了。你對高山、河谷、樹林也是一樣;你對家庭、丈夫、妻子也是一樣。

 

當你與嫉妒、焦慮共處時,千萬不可習以為常,也不可以認命,你該像照料一棵新栽的樹苗一般地照顧它,使它避開烈陽或是暴風的蹂躪。你必須照顧它,既不譴責也不辯護,漸漸地你會喜愛上它。我並不是要你喜歡嫉妒或焦慮,而只是要你細心照料它。

 

如果你認清自己是如此乏味,充滿嫉妒、恐懼,自以為情感豐富,實則相當無情,又這麼容易受到傷害,容易得意也容易感到無聊....我們能夠與這樣的自我相處嗎?我們能不能既不接受它,也不排斥它;既不消沉,也不得意,而只是如實地觀照。

 

現在讓我們問自己一個更進一步的問題:這種自由、孤獨、與真實的自我和平共處的境界,是否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逐漸達到?很顯然不是的,你一加入時間的因素,你就愈來愈成為它的奴隸,你無法慢慢地變得自由,因為它根本與時間無關。

 

其次的問題是:你能意識到那種自由嗎?如果你說:「我自由了!」那麼,你就還沒有自由。好比人們常說:「我很快樂」,他指的其實是過去對快樂的記憶。自由只能自然來到,它不可能來自你的期待、要求和渴望,你也無法製造自以為是的假象。要達到這種境界,你的心智必須學會觀照生命,那是一種不受時間限制的巨大活動,因為自由是超越意識領域的。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重新認識你自己
作者:克里希那穆提
轉自:http://www.awaretaiji.com/ke-li-xi-na-mu-ti/zhong-xin-ren-shi-ni-zi-ji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