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註:本文節選自奧修的《再次成為孩子》書的一段,文中的觀點非常鮮明和犀利,奧修站在人類和世界發展的角度來闡述教育這個主題。非常值得一讀。 

 


什麼是學習?

 

學習不是知識。現在人們觀念中的學習變得過分等同於知識了。它和知識恰恰相反。一個人愈有學問,就愈沒有學習的能力,所以小孩的學習能力比大人的好。如果大人也想要一直當個學習者,那他們不論學了什麼,都必須不斷地忘記。不管是什麼變成了他們內在的知識,他們都必須不斷地讓它們死去。如果你搜集知識,你的內在空間將會因為過去而變得太沉重。你囤積了太多垃圾。

 

學習唯有在有空間的狀態下才能進行。小孩子就有這份空間、純真。小孩子美的地方就在於他從這個不知道的狀態來運作,而這就是學習基本的秘密:從這個不知道的狀態來運作。

 

觀看吧、看吧、觀察吧,但不要下結論。如果你已經下了結論,學習就終止了。如果你已經知道了,那還有什麼好學的呢?不要按照你已經從經典上、大學裡、老師、父母身上或者是你自己的經驗裡,所得到的現成答案來做事。

 

為了學習,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必須加以銷毀,如此你將繼續成長,成長也不會有盡頭。這樣人就可以一直像小孩子一樣,純真、滿是驚奇和驚歎,直到生命的盡頭。即使在他瀕死的時候,也繼續學習。他學習生,也學習死。一個學了生也學了死的人便超越這兩者,他走向那超越一切的。

 

學習即是接受度,學習即是細膩。學習即是敞開,無止盡、無限制。
  

一顆種子的萌芽

 

人出生的時候是一顆種子,是一份潛力,出生的時候還麼都不是。這是很特別、很不凡的,因為在整個存在裡,只有人類生而為一份潛力,其它的動物出生的時候是什麼就是什麼了。

 

狗生下來就是狗,牠一輩子都會是狗。獅子生下來就是獅子。人生下來的時候不是人,只是一顆種子:他也許會變成什麼,也許不會變成什麼。人類有未來,其它的動物都沒有未來。動物在出生的時候已本能地完美,人類是唯一不完美的動物,所以才有成長、演化的可能。

 

教育是潛力和具體成形之間的橋樑。你只是一顆種子的樣子,教育的目的在於幫助你這顆種子長大成形。

 

這也就是我在此所做的,這是一個教育之地。一般的學校、學院、大學裡所做的事,都不是教育。它只是幫助你得到一份好工作、賺一份好薪水罷了;這不是真正的教育,它沒有給你生命。也許它可以給你較好的生活水準,但是較好的生活水準並不是較好的生命水準;它們並不能畫上等號。

 

世界上在進行的所謂教育,只是幫助你賺錢買麵包而已。耶穌說:「人不能只靠麵包而活。」而你的大學卻一直這麼做-幫你用更好、更輕鬆、更舒適、比較不費力、不辛苦的方法賺錢買麵包。這是一種非常原始的教育:它沒有幫你準備好面對生命。

 

所以,你才會看到身邊有這麼多的機器人走來走去。他們是完美的店員、站長、小官員,他們很完美、很有技術,但是如果你去看他們的內心深處,他們只不過是乞丐而已,甚至連一口生命都沒有品味過,他們不知道什麼是生命、什麼是愛、什麼是光。他們對神性一無所知,完全沒有品嚐過存在,他們不知道要怎麼唱歌、怎麼跳舞、怎麼慶祝。他們不知道生命的語法,笨得不得了。對,他們賺錢-他們賺得比別人多,很有技術,在成功的梯子上愈爬愈高,但是在內心深處仍舊很空虛、很貧瘠。

 

教育的目的是要給你內在的財富。它不只是要讓你更見多識廣而已,這是一種很原始的教育概念。我說它原始,是因為它根植於恐懼,根植於一個「如果我沒有受到很好的教育,我就無法生存」的想法。我說它原始,因為它的深層是很暴力的:它教你競爭,教你野心。這不過是在為走入一個割喉戰、滿是競爭的世界做準備,而且在這個世界裡,人人都是彼此的敵人。

 

因此,這個世界已經變成一座瘋人院了。愛無法出現。愛怎麼能出現在這樣一個充滿暴力、野心、競爭、每個人都有害自己利益的世界裡呢?這很原始,因為它奠基在恐懼之上:「如果我沒有受很好的教育、受很好的保護、學富五車,我說不定就沒辦法在這個育滿鬥爭的世界裡生存。」它只把生命看作一場鬥爭而已。

 

我對教育的展望是,生命不應該被視為一場為求生存的鬥爭,生命應該被視為一場慶典。生命不該只是競爭,生命也應該是喜悅的。唱歌、跳舞、寫詩、音樂、畫畫,還有在這個世界上可以取得一切-教育應該幫你去感應這些東西-樹啦、小鳥、天空、太陽和月亮。

 

教育也應該幫你去做自己。現在它讓你成一個模仿者,教你要怎麼變得像別人。這是錯誤的教育。正確的教育將教你如何成為你自己,真實的自己。你是獨一無二的。沒有別人像你一樣,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這是遍灑在你身上的無上敬意,你的獨一無二即是你的榮耀。別去模仿,別變成影印本。

 

但那就是你們所謂的教育正在幹的事:它製造拷貝;它摧毀了你本來的面目。

 

「教育」這個詞有兩個意思,都很美。一個是大家熟知的,雖然並未實踐,那就是:從你裡面抽出。「教育」的意思是:從你裡面抽出,讓你的潛力變為現實,就像從井裡抽水一樣。但那並未實踐。相反,很多東西倒給你而不是從你抽出。地理,歷史,科學,數學,他們不停地把這些倒給你。你變成鸚鵡。你被當作了計算機;他們就像喂計算機一樣餵你。你們的教育機構就是灌輸頭腦的地方。

 

真正的教育將抽出隱藏在你裡面的東西-神已經作為禮物給你了-只是發現它,顯示它,讓你發光。而這個詞的意思甚至更深:「教育」這個詞來自educare;它意思是將你從黑暗帶到光明。一個非常重要的意義:從黑暗到光明。

 

人生活在黑暗中,無意識地-而人能夠變得充滿光明。火焰就在那裡,只是需要挑起。意識就在那只是需要被喚醒,而它必須被喚醒。所有都給了你,你已經帶著它;一個人只是他的身體,這樣的認知是錯的,而這個觀念就是很久以來巨大傷害的原因。

 

人生下來只是一個機會。而很少有人到達-耶蘇,佛陀,默罕默德。他們變得充滿了光,沒有黑暗留下,當沒有無意識在靈魂中逗留時。

 

知道(awareness),只是知道,純粹的知道-只有這時一個人完成了。那時生活成了祝福。

 

教育是將你從黑暗帶向光明。那就是我在這裡幹的事。印度政府不準備接受我的工作是教育。很自然,他們不可能接受,因為我不創造店員,站長和收稅員。我在創造新人類。對他們來說,那是危險的。如果這是教育,那麼他們不可能允許它發生。它是造反。我正教你成為你自己。我正教你無所畏懼;我正教你不向社會壓力屈服;我正教你不要成為循規蹈矩的人。我正教你不要尋求安逸和方便,因為如果你尋求安逸和方便,社會將會給你,但是是有代價的。而代價是巨大的:你得到了方便,但你失去了意識。你得到了舒適,但你失去了靈魂。

 

你可以得到聲望,但是你便不再忠於自己;你是個偽裝的人;你背叛了自己還有存在。但社會就想要這樣,它要你背叛自己。社會想要把你當成一部機器來使用,社會想要你順服。社會不需要你以聰慧的存在體來運作,因為聰慧的存在體將會以聰慧的方式來行止,也許有時候他會說:「不行,我做不到。」

 

比如說,如果你真的很聰慧、很覺知,你就無法加入任何軍隊。不可能的。要想加入任何軍隊,必須缺乏智性,這是基本的條件。這就是為什麼在軍隊裡他們會想方設法要摧殘你的智性。摧殘你的智性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他們稱之為「訓練」。你必須遵守愚蠢的命令:向右轉、向左轉、往前踏步、往後踏步-這樣那樣-而且他們一天一天繼續下去,早上也做、晚上也做。慢慢地,這個人變成了機器人,他開始像機器般運作。
  

有一個女人去找心理分析師,她說:「我覺得很煩惱,睡不著覺。我先生是上校,每次他放假回家,我的惡夢就來了。他側右邊睡的時候會打呼,呼聲大到不只我被吵醒,連鄰居也被吵醒。你可不可以給我一些建議?我該怎麼辦呢?」

 

心理分析師想了想,然後說:「今天晚上這樣試試看,也許可以。」他教了她一個方法,效果很好。這方法很簡單-他教她說:「他開始打呼的時候,就跟他說:「向左轉。」」

 

她簡直無法相信,但是當她這麼做的時候,他照做了-即使是在睡覺的時候。他只有向右邊側睡的時候會打呼,當她稍聲在他耳邊慢慢地、不很大聲、柔聲地說「向左轉」,他就習慣性地向左轉了。呼聲停止,即使是在睡覺的時候。
  

軍隊的整個訓練就是要摧殘你的意識,把你變成一部自動化的機器。然後你就可以上陣殺人了。否則,你仍舊有一點點智性,會看到你要殺的那個人是無辜的,他並沒有害過你或任何人。而且他家裡一定有個妻子在等他回家,說不定他也有年幼的小孩,他們將變成乞丐;他也許有年邁的媽媽或爸爸,他們搞不好會瘋掉。「為什麼我要殺這個人呢?因為長官說:「射殺開始。開火!」

 

聰慧的人下不了手,聰慧的人說不定會選擇與其讓無辜的人死,不如讓自己死。因為某個愚蠢的政治人物想要戰爭、因為某個政治人物想要握有權力、因為這個政治人物的某些愚蠢宣言,戰爭/鬥爭就開始了。聰慧的人不會因此去殺人的!

 

我稱「讓人變得更聰慧」為教育。這也是我在這邊所做的。如果這樣的火焰遍燒,這個老舊而又腐化的社會就無法存活下去,它要靠你的無意識才存活得下去,它以你的無意識為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1gmhf.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