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註:這是我很喜歡的禪故事,來自奧修的Life,Love,Laughter(生命,愛,歡笑者),翻譯如下,與大家共享。

 

很久以前,一個年輕人,來自於一個非常富有和高貴的家族,去求見一位禪師。這位年輕人非常博學,什麼慾望都得到滿足,他有的是錢,因此什麼問題都沒有。然而他還是厭倦了~厭倦了性,厭倦了女人,厭倦了美酒。

 

他對禪師說,「現在我對整個世界都厭倦了。你有什麼方法讓我了悟自己嗎?」

 

然後他接著說,「不過在你開口之前,讓我先介紹下自己。我是個意志不堅定的人,什麼事都堅持不了幾天,所以如果你讓我去打坐,我可能會試幾天,然後就會跑掉~即使我很清楚外面的世界沒有什麼可留戀,只有痛苦和死亡。沒辦法,我就是這樣的人。我無法繼續,無法堅持做任何事,因此在你為我選擇方法時,請記住我的這個缺點。」

 

禪師說,「嗯,如果你不能堅持,這確實是很困難,因為沒有長久的努力,你過去的習性是很難改變的。你必須回溯過去,你必須回到你出生的那一刻,新鮮而年輕。新鮮感得重新找回。不是向前找,是向後,重新成為一個小孩。不過你說你什麼事都無法堅持,也許幾天之內,你就會跑掉,這是很困難。讓我問你個問題,你有什麼事,能讓你非常感興趣,你會完全的投入進去?」

 

年輕人想了一下說,「是的,只有在下象棋時,我會非常感興趣。我愛下棋,這是唯一能留住我的。其他任何事情對我來說已無意義;只有象棋,能讓我打發時間。」

 

禪師說,「那好吧,我們可以試試,你等等。」 然後禪師把侍從叫過來,讓他叫一個在廟中打坐二十年的和尚來,再帶副象棋過來。

 

和尚來了,象棋也帶過來了。那個和尚以前懂一些象棋,不過他在山洞中打坐已經二十年了。這個世界他都忘掉了,更不必說象棋了。

 

禪師對和尚說,「聽著,這是個危險的遊戲。如果你輸給這個年輕人,這有把劍,我會用它砍掉你的頭,因為我不喜歡一個已打坐二十年的和尚,居然被一個普通年輕人打敗。不過我向你保證,如果你死在我的手上,你可以到最高的天堂去。所以不要擔心。」

 

那個年輕人聽到後,有些緊張。這時禪師轉過頭,對他說,「聽著,你說你很投入下象棋,現在你要徹底的投入~因為這是生死攸關的問題。如果你輸了,我也會砍掉你的頭。不過記住,我不能擔保你去天堂。那個和尚可以,他總能去,但你,我無法保證。如果你死後該去地獄,那麼你瞬間會墮入第七層地獄。」

 

有那麼一刻,那個年輕人想過逃跑。這會是一個危險的遊戲,他不是來求這個的。不過逃跑太丟人了;他是個武士,一個勇士的兒子,只因為要面對死亡,就逃跑,他們家族中沒有這樣的人。因此他回答,「好吧。」

 

遊戲開始了。年輕人開始顫抖,全身顫抖,抖得就如狂風中的落葉。冷汗也冒出來了,從頭到腳都在冒。這是個生死攸關的時刻~思維停止了,因為任何時候有緊急事情發生,你都無暇思考。思考是一件奢侈品。當萬事大吉時,你會去思考;然而真有事情發生,思維就停止了,因為頭腦需要時間,如果有緊急情況,你沒時間思考。你必須立刻做點什麼。

 

每一刻,死亡在靠近。和尚開始下棋了,他看起來是那麼安詳,平靜,於是這個年輕人想,「完了,我死定了。」

 

然而當念頭消失,年輕人開始融入這個時刻。當念頭消失,他也忘記死亡正等待著他~畢竟死亡也不過是個念頭。他忘記了死亡,忘記了生命,他開始成為遊戲的一部分,投入,完全的投入。

 

一點點,當思維完全消失,他開始下著美妙的棋子。他從沒有這樣下過。開始時,那個和尚在領先,但幾分鐘後,這個年輕人完全的投入,他的棋子下的越來越漂亮,和尚開始落後了。只有這個時刻存在,當下存在。現在沒問題了;他的身體也不顫抖,冷汗也停止了。他覺得自己輕得像一個羽毛。之前的冷汗甚至有幫助,他感覺更輕盈了,整個身體像要飛起來。思維停止。視野變得如此清晰,完全的清晰,他能輕鬆的看到五步之後的棋子。他從沒有下得如此美麗過。對手的棋子跟不上了;幾分鐘後,和尚就會被打敗,他的勝利是肯定的了。

 

忽然間,當他的眼睛變得清晰,如鏡子般明亮,當他的視野變得深邃,他抬起頭,看著和尚。和尚是如此的純真。二十年的靜坐~他已變成一朵花。二十年的苦修~他已完全的純淨。沒有慾望,沒有雜念,沒有目標,沒有意義。他已經是最大可能的純真。甚至一個小孩都沒有這麼純真。他美麗的臉,他清澈,如天空般湛藍的眼睛。這個年輕人開始為和尚悲傷~很快他的頭就會被砍下來。這一刻,當他感受到慈悲,一扇未知的門打開了,有一種他絕對未知的東西充滿他的心房。他感受到極大的快樂,內在神性之花開始飄落,他從不知道有這種快樂,這種美麗,這種祝福。

 

然後,他開始故意走錯棋子,因為他頭腦升起一個念頭,「如果我死了,沒有什麼好傷心的,我一錢不值。然而如果這個和尚被殺了,一個美麗就被摧毀了,而我,只是一個無用的存在。」

 

他開始故意走錯,為了讓那個和尚贏。

 

就在這一刻,禪師將棋盤掀翻,開始大笑,然後說,「沒有人輸,你們倆都贏了。」

 

那個和尚已經活在天堂中,他是富足的。不需要砍掉他的頭。當禪師說「你的頭會被砍掉」時,這句話根本影響不了他,頭腦甚至不會有一絲念頭升起。對他來說,這不是一個需要選擇的問題~如果禪師說將會如此,那就讓它發生。他說「是」的時候,是全身心的。這就是為什麼他沒有留冷汗,沒有顫抖,他只是下棋,死亡不是一個問題。

 

禪師對那個年輕人說,「你贏了,你的勝利大過這個和尚的。現在我給你印心,你可以留下,不久你將會開悟。」

 

兩個最基本的事情發生了:靜心與慈悲。佛陀將它們稱為:般若和慈悲。

 

這個年輕人就問,「請給我解釋,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但我不知道是什麼,我已經被轉化了;我不再是幾小時前來到你面前的那個人了,那個人已經死亡了。一定有什麼事發生了~你創造了一個奇蹟。」

 

禪師說,「因為死亡是如此的逼近,你無法思考,念頭停止了。當死亡就在你面前,思考是不可能的。你與死亡之間沒有空隙,而念頭需要空間才能移動。沒有空間,所以思考停止了,靜心自然發生。但這並不夠,因為這種由於緊急情況而帶來的靜心會消失;當緊急情況停止了,那種靜心也沒有了,因此那個時刻我不能掀翻棋盤,我必須等待。如果靜心真發生了,不管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慈悲一定會出現。慈悲是靜心之花在綻放,如果慈悲沒有來到,你的靜坐一定有問題。

 

然後我看著你的臉,你臉上充滿了快樂,你的眼睛變得像佛陀,你看著那和尚,心裡在想,『最好是犧牲我自己,而不是那個和尚,他比我更有價值。』

 

這就是慈悲~當別人比你更有價值,這就是愛~你能為別人犧牲你自己。當你成為手段,別人擁有成果,那是愛;當你擁有成果,而別人被當成手段來用,那是貪婪。貪婪總是狡猾的,而愛一定是慈悲。

 

然後我看到你眼中升起了慈悲,之後你開始故意走錯棋,就是為了輸。這樣你將會被殺死掉,而那個和尚會釋放。在那一刻,我必須掀翻棋盤。你贏了。現在你可以留下了,我已經教給你靜心與慈悲,從今往後,跟隨這條道路,讓它們在你身上自然發生~不再基於環境,不再依靠於任何緊急情況,而讓它們成為你自性的品質。」

 

讓這個故事隨時跟隨著你,留在心中;讓它成為你的心跳。扎根於靜心,你會擁有慈悲的翅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1gmhi.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