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崇拜就是去崇敬一個形象,向一個理想致敬,或者被一個理想所支配。被崇拜的形象是完美和強大的。這形象被放置於日常事件和活動之上。這個偶像代表一種平常人無法獲得的能力。當得到這個偶像的一點寵愛,崇拜者可以得到一個更輕鬆的痛苦被緩解的生活。對崇拜者來說,這個形象有很大的力量。

 

其實大多數人所崇拜的偶像並不在神龕和基座之上,即使是那些非常宗教化的,在神和聖人像前鞠恭敬拜的人。偶像並不是擺在神廟裡或者放在花園裡的。大多數人每日每夜所崇拜的其實是他們自己內在的一個形象,一個他們認為自己所是的形象、或者他們認為自己應該是的形象。對很多人來說,那個形象是一個理想的父親;對另一些人來說,是一個理想的母親;對一些人它是一個理想的老師或者朋友。有一些人崇拜一個理想的戰士,還有一些崇拜一個理想的學生。

 

偶像就是崇拜者認為自己必須扮演的角色。只有當她的活動符合那個她自己所崇拜的偶像的標準時,這個人才會認為自己的活動是有價值的。她努力想成為一個角色,去成為那個角色給她帶來了滿足和自我價值感。如果她無法像那個角色一樣,她就會變得抑鬱,她會感覺到自己是一個失敗者。只有當她像自己的角色那般生活時,她才能欣賞自己。

 

偶像崇拜阻礙你去直接和完整地生活。偶像崇拜在你和你的體驗之間放了一層屏幕。在那個屏幕上,你看到的是一個你相信是值得欽佩的自己。你對環境所做出的反應,也被這個你要符合的形象的需要所扭曲。你不是直接地對事件做出反應,而是以一種你認為你的角色所應該做出的反應方式去反應。

 

你崇拜的有哪些偶像?

 

在你的生活中,你都扮演了一些什麼讓你無法跟人產生真正連接的角色?

 

去仔細看看你所扮演的所有角色,比如說:商人、妻子、父母、好人、運動員等等。

 

花一點時間去看看每一個角色,想像你自己在你的角色中的樣子。注意你的感受。在你的能量系統中你都有哪些物理感覺?有哪些思想伴隨著這些感覺?(如果你一開始在身體裡什麼都沒有感覺到,這沒有關係,耐心一點。)

 

如果你的角色,也就是你所崇拜的偶像是一個戰士,那麼你對一件事的反應,就會跟那些偶像是父親或朋友的人不同。如果你的角色是母親,那麼你對一個生活中的情境的反應,也會跟那些角色是學生的人不同。一個偶像崇拜者會忽略她的內在訊息,而根據她認為自己需要是的樣子而行動。那些內在訊息就是她的情緒。

 

偶像崇拜者認為忽略自己的感受是正當的。如果一個情緒跟你所扮演的角色-也就是你所崇拜的偶像-不是很一致,你就會努力去將它替換成你認為你應該感受的。比如說,如果你所扮演的角色是理想的父親,你就不會讓自己感覺到脆弱。你對家庭的愛就通過你為他們所提供的東西中來得到表達。對你來說,情緒不符合你理想中父親或者一個供給者的形象,如果出現情緒都應該被推到一邊。扮演一個父親就是你將它們推到一邊的方法。

 

這樣,你的情感生活就比你允許它表現的樣子要複雜得多。它也比你允許自己去體驗到的也要痛苦得多。當你扮演一個角色-也就是崇拜一個偶像-你將自己從每一刻流過自己的真正豐滿中挪開了,而去跟一個你認為豐滿應該是的形象認同。

 

如果你通過一個角色來創造你的自我價值,那麼你就是一個偶像崇拜者。你所崇拜的偶像就是那個你認為自己必須成為的人,這樣你才能變得安全、受人崇敬、和有價值。偶像崇拜源於自我價值的缺失、或者力量的缺失。但是你不是去探索那無力感,而是去假裝它不在那兒。你認為只要去遵照一些規則,這些告訴你如何去思考、去說話、去行動的規則就給你構建了一個有力量、受人尊敬和受人愛戴的形象。

 

你所崇拜的偶像是一個形象,你認為你必須依此形象而活你才能獲得安全尊敬價值

 

然而遵從這些規則只能給你帶來短暫的安全和滿足的體驗。在這些體驗之下是你的恐懼,你恐懼自己無法達到你的角色-也就是你的偶像-的標準。你的偶像事實上不是那個最中心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是你選擇崇拜一個偶像,是為了將注意力從自己的情緒中轉移開。

 

有無數種方法去創造和崇拜偶像。任何一個讓你感覺到更加英俊、美麗、優雅、可愛和受人尊敬的形象都是一個偶像。它就是一個你覺得自己必須遵照才能有某種感覺的形象。

 

在偶像崇拜之中毫無力量可言。偶像崇拜源自恐懼、它靠恐懼來維持,並且表達的也是恐懼。它是一條讓人遠離力量的路,而不是帶人走向力量的路。每一個偶像,即使那些看起來很勇敢的形象,都是一個恐懼的創造。比如說無畏俠(譯註:美國的一個卡通超英雄人物)就是這樣一個角色。它的功能就跟任何一個其它偶像一樣,是為了阻止它的崇拜者去體驗痛苦的情緒。

 

為什麼崇拜偶像?

 

想著一個你所扮演的角色,並且同時問自己以下問題:

「我為什麼創造了這個角色?」

「我創造這個角色是為了變得」美麗、英俊、可愛、受人尊敬、被欣賞

「我創造這個角色是為了變得」感覺更有價值、感覺不那麼脆弱、掩蓋我的恐懼

 

然後去想你所扮演的其它角色,並同時問自己以上問題,一次針對一個角色。給你自己足夠的時間去探索這些問題。

 

一個無畏俠是一個去創造恐懼來克服的人,但是他在此過程中在逃避真正令他驚懼的東西。在克服自己所創造的恐懼的過程中,他為自己描繪出一個讓他自己感覺受人崇敬的形象。在面對他所選擇面對的恐懼時,他所表現出來的勇氣,只是滿足了他自己的一個勇敢、男人的形象。在此過程中,勇氣被抒發了,目標也達到了,然而所有這些都將他的注意力從他真正驚懼的地方轉移開了。

 

當我被編入美國陸軍時,我將自己看成了一個掌握國家命運的戰士、一個世界上令人敬佩的、不能夠被輕視的力量的一部分。我給了自己這個殘忍和男人化的形象。我申請加入了步兵,雖然當時其實我是可以避免進入戰場的。我的動力並不是對國家的愛,雖然我也喜歡這個形象。我真正的動力去要去證明自己是值得被尊重的。在那時候,我還無法讓自己說:我想要被愛。

 

對我自己來說,所有我所做的事都像大銀幕上的一個形象,而我入迷地帶著尊敬地看著自己所扮演的這個英雄形象。我以為在劇院裡的其他人對我的感覺和我是一樣的。很久之後,我才意識到只有我一個人在看那場電影。在那場電影中,我跳下飛機、主動申請加入最高機密任務、攜帶著特殊武器,並且擁有特權來做這些事情。我成了一個傘兵,然後是一個軍官,然後是一個特種部隊的軍官。這讓我覺得自己是精英中的精英。

 

我當時並沒有去看我自己之外的世界的意見,我沒有勇氣去這樣做。當時,我覺得自己的生活激動人心,我覺得它讓我成為了讓男人嫉妒、讓女人崇拜、並讓所有人尊重的人。當時到處都在傳播反對越戰的聲音,但是這並沒有影響我個人對自己的評價,我覺得自己是令人尊敬和尊重的。我忽略了那些我所聽到的聲音,而只與那些跟我做著相同事情的人為伍。

 

我當時在以一種迂迴的方式尋求愛。我總是在別人拒絕我之前先去證明自己,在自己面前豎起一面屏障以防禦別人。不管別人是接受或者拒絕我,我總是對自己說,我是值得被接受的。我當時並沒有能力去感覺自己的脆弱。事實上,正是我的脆弱感驅動著我去做所有的事情,包括報名參軍。我急迫地需要表現說我不是脆弱的,我努力去變得非常地完美。在那個過程中,我消除了讓任何真誠的關係發生的可能性。

 

我那時只能跟其他同樣是自己電影中角色的人建立關係,只能跟那些扮演很勇敢、受人尊敬、和英雄式的人建立關係。在幾十年後的現在回首,我想當時我所有的戰友都是恐懼的,恐懼是人類體驗的一部分。每一個靈性成長的衝動,其實都是想找到這恐懼的來源,並將它們連根拔除。

 

我當時太害怕去承認自己的恐懼了。所以我通過做一些勇敢的事、做一個有銷量的士兵來向別人和自己展現我的勇氣。我認為沒有任何事比被人槍擊、以及開槍還擊那些向你開槍的人更需要勇氣了。然而,在那時候,我並沒有勇氣去看到我內在對嘗試和失敗、沒有歸屬感、向人求助和被拒絕的恐懼。

 

因此,我所有的關係都是淺陋和相互利用式的。我將自己看成是受人尊敬的,我期待著他人也如此看我。很多人是這樣看我的,但是我跟他們之間的關係就如同一個演員和他的影迷之間的關係一樣。只要他們在為我歡呼,或者我認為他們在這樣做,他們就讓我感到自己的形象得到了確認。如果他們不這樣,我就去繼續尋找其他會這樣做的人。

 

這就是一個無畏俠的生活方式。他對自己的情緒充滿了恐懼,所以他努力去創造出一個沒有情緒的世界,在那裡只有對他自己的持續崇拜。他對別人和自己都是一個偶像。被拒絕的恐懼、價值的缺失感、或者脆弱,這些都是不符合他給自己的形象的情緒。他無法讓它們進入自己的意識。他會不斷地努力完成更難、或者更危險的成就,只是為了繼續證明他自己是值得被愛的。

 

這種模式描述了每一個偶像崇拜者的思想、言語和行為,不管這個被崇拜的偶像是商人、藝人、運動員、富人、窮人、有教養的人、農民、好人、或者任何一個可以被用來創造一種自我價值感的角色。一個偶像崇拜者沒有勇氣向愛去敞開自己,所以他或者她將崇拜錯認為愛。崇拜因此成為了一個偶像崇拜者最高的希望,事實上,它成為了她所有的行為和思想的目標。她把別人對她的非個人化的偶像崇拜當作是一種真實的關愛和支持。

 

我的角色是什麼?

想一想你所扮演的每個角色,將自己放在那個角色裡。

當你想像自己在每個角色中時,掃瞄你的能量系統。看看你都有哪些物理感覺,尤其是那些你從前沒有注意到過的:

 

問你自己:

「我所扮演的角色是否給我一種滿足和自我價值感?」

「除開我的角色之外我是不是欣賞我自己?」

「當我沒有扮演我的角色時我自己的感覺如何?」

「我是不是常常將注意力從我的情緒中轉移開,以滿足我的角色需要?」

 

一個無畏俠將自己看作是一個令人崇拜的勇敢者,但是事實上他沒有勇氣去面對他的感受。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缺乏這種勇氣。這種勇氣的缺乏的背後是對不足感、無價值感、和被拒絕的痛苦的恐懼。他將這些情緒推到一邊,努力去做那些在他看起來令人崇拜的事,為了得到接受和重視。他越是逃避這些情緒,他想被接受和重視的需要就越強烈,他就會創造更多的危險、和看起來令人崇拜的挑戰來戰勝。

 

不管他是多麼的成功,他都無法感受到自己所渴望的寬慰。不管他是多麼地被崇拜,或者他認為自己是多麼地受崇拜,他都無法輕鬆下來享受他的生活。他永遠在警惕中,永遠在扮演角色,並且極其害怕被發現。這就是每一個偶像崇拜者的體驗。

 

偶像崇拜者沒有勇氣去關心別人,因為他們害怕遭到拒絕。因為同樣的原因,他們也無法袒露他們內心的痛苦和最深的感受。他們對拒絕的害怕阻止了他們跟所有人的連接,他們將自己封閉在自己幻想的肥皂泡裡。其他人只能通過這些幻想來跟他們連接,而無法跟他們直接產生連接。

 

每一個偶像崇拜者,包括無畏俠,都是孤獨並且害怕以柔軟和敞開的方式伸出手來的。她太害怕親密所帶來的互動,以至於她不敢去嘗試。她的幻想在真實地親近和長期關係中無法生存下來,在這樣的關係中,她的伴侶並不會總是支持或者贊同她對自己的意見。她所吸引的伴侶必須也認同她給自己的形象的各種特徵。所以,這些她所吸引的人無法跟她產生真正的聯繫-作為一個脆弱的人那樣的聯繫。這就像她跟自己的關係一樣。

 

一個無畏俠所面對的挑戰越難,他就越是害怕自己無法繼續獲得別人的崇拜和讚賞。他會尋找更多的挑戰來完成,而每一次挑戰都將讓他更加遠離他想要得到的,來自別人的真正關懷和欣賞。除了他所創造的那個形象之外,他沒有其它的內在價值感,所以他只有不斷努力去維持自己的那個形象。不管他過去已經成就了多少,他總是必須完成更多。不管她多少次地證明了她自己,她必須再次更加戲劇化、更有說服力、更無爭議地證明自己。

 

她進入了一個無法勝利的競賽,因為她想要去填滿一個漏的容器。即使她每一刻都往那裡面倒更多的東西,它也不會滿,因為它無法容納她想放進去的。那個漏的容器就是她的自我形象。這個形象是完全建立在別人的評價之上的,所以她永遠都無法在向別人證明自己的路上停下來休息。與此同時,她也沒有意識到她自己是她真正想要取悅的人。

 

這就是一個無畏俠在每一件危險和冒險的活動中所忽略的中心事件。它是那個無底的黑洞。不管有多少人崇拜他,他想要證明自己的需要也會不斷繼續,一直到他開始崇拜他自己。他害怕被拒絕的恐懼有一個真實的基礎-他一直在拒絕他自己。他在錯誤的地方尋找那他所希冀的珍寶-他的自我價值-但是他卻無法停止地一直在那裡尋找。

 

不管那個被崇拜的偶像-也就是那個提供一種價值和安全感的角色-是無畏俠或者母親也好、教師或者電影明星也好、刻苦工作者或是無憂無慮的人也好,崇拜者總是企圖通過自己的行為來操縱他人。這是一種外在力量的追求。她處在通往絕望的單行道上,她總是在審判自己,而她的審判是無情的。就是因為她自己是那法官,所以她會認為其他人也是。她很少真正讚賞自己。這種審判令她疲憊,然而她又無法停止因為她覺得代價太大。

 

這根本就不是情緒的覺察。一個無畏俠總是要持續創造出恐懼來超越,因為他無法面對自己更深處的恐懼,所以這恐懼總是驅動他去尋找更多的挑戰來獲得一種自己很受人崇拜的感覺。他就像是在拉一座磨,越拉越快,但是其實一直都在原地不動。所有的偶像崇拜者都是這樣。

 

一個無畏俠的角色把人囚禁在一個自我構建的盔甲的幻象之中,一個母親的角色則把人囚禁於一個自我構建的閃亮或者殉道者的幻象之中,一個教師的角色把人囚禁於一個自我構建的知道什麼是需要被教導的幻象之中,而一個商人的角色則把人囚禁於一個競爭者的幻象之中。沒有一個偶像崇拜者-也就是角色的扮演者-能夠跟他自己或者別人誠實地建立關係,別人也無法跟他建立真誠的關係。他們通過他的形象來跟他建立關係,他跟他們也是一樣。他的形象就是那個他展現出去的自己,然而那不是他的全部,那個形象無法觸及到他的深層內在,或者體現他的豐富。

 

那個形象將她隔絕在她的喜悅和悲傷之外,這兩種情緒都讓她感到害怕。她被包裹在她自己所創造的角色的蠶繭之中,但是她又沒有去進行一個蛻變。她很害怕改變,而情緒覺察總是帶來改變。相同的情緒總是會一次又一次地回來,直到它們引起了關注。那就是它們的功能。當注意力沒有放在這些情緒上時,意識就不會發生改變。情緒就是那攜帶著信息的信使,而靈性成長有賴於對著信息的接受和使用。

 

一個偶像崇拜者是一個完全投入於忽略自己情緒的人,所以她也就一直停滯不前。一個20歲的無畏俠對世界的感知、價值觀、還有行動跟一個50歲的無畏俠相比沒有不同,因為在此期間他並沒有獲得靈性成長。心理和情緒成熟在此期間一直都沒有發生。同樣,有實質和深度的關係也沒有被允許發生。只有一個光輝的自我的假象一直被保持著,而與之相連的還有這個形象的另一極-內在孤獨、空虛和恐懼的生活。

 

這個光輝的假象-善良、天真、機靈、或者無懼-被維持得越久,去看到這假象所創造出來的後果所產生的打擊就越大。在這種生活中,只有一種來自別人的、被操縱的崇拜。這種情況會一直持續,直到有一天,沒有價值的淺陋生活中的痛苦變得令人難以忍受。然後那空虛、痛苦、自我價值的缺失、和孤獨就像潮水一般地湧入了意識。

 

當然,這只是一個極端的例子。這是一個從年青,一直到年老都拒絕承認自己的情緒的人的例子。在這過程中,他或者她一直都拒絕著他們的生活提供給他們的豐富。那個幻象,不管是一種光榮、善良、機靈、或者任何其它的特質都是非常頑固的。它會一直保持著,直到去維持它的痛苦變得太難承受,然後它才能被一個真正輝煌的生活代替。你努力去忽略的痛苦在經年、經月、甚至累世之後,終於你無法再忽略它了。那就是你改變的時候。

 

在一個真正輝煌的生活中,你被很多敞開著心的同伴所環繞。這讓你的生活一刻接著一刻地產生喜悅。它是一個處在持續感恩中的體驗。一個擁有輝煌生活的人珍視在地球上生活的每一刻,也毫無保留和限度地為每個靈魂而慶祝。一個輝煌的生活需要一個人去勇敢面對一個最大的挑戰-感覺無力、不被愛、不值得被愛的痛苦-並且去改變。

 

沒有一個偶像崇拜者,即使是無畏俠,擁有勇氣去這樣做。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886d1b0100hiwb.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