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非常安靜地坐著不動過?你試試看,靜靜地坐著,背脊挺直,然後覺察你的心念在做什麼。不要去控制它,不要阻止它從一個念頭跳到另一個念頭,或是從一件有趣的事跳到另一件有趣的事,你只需要注意你的心念是如何活動的。你什麼也不必做,只要觀察它,就像坐在河岸邊上觀看河水流過一樣。在河水中有好多東西,游魚、落葉、死掉的動物;但是河水是一直活動的,你的心念就像它一樣,永遠不肯安定,像蝴蝶般從一件事飛舞到另一件事上。

 

假如你聽到一首歌,請問你是怎麼聽的?也許你喜歡這個歌者,他也許有一張很好看的臉,也許你領悟了他唱的歌詞含義,但是在這一切事物的深處,譬如當你深入聽一首歌時,你其實是在聽音與音之間的寂靜,不是嗎?同樣的,你也可以試試非常安靜地坐著,沒有煩躁不安,不要移動手腳,而只是覺察心念。

 

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如果你把它當成一件好玩的事、一件有趣的事,你會發現,你不需要任何努力,就能使心念安歇下來。然後所有的壓抑、審判和評估就消失了。心處在這種安靜的狀態,它必定是靜止的,然後你就會明白什麼是喜悅。你知道喜悅是什麼嗎?它就是歡笑,對萬事萬物都感覺快樂,沒有任何原因的快樂,同時能感受生活的喜悅,也能直接深入於另一張臉孔,而沒有一點恐懼。

 

你有沒有真的看過一個人的臉?你可曾深入於你的老師、你的父母、大官、僕人、窮人的臉,然後看看會怎麼樣?大部分的人都害怕直接看著別人的臉,別人也不喜歡我們那樣去看他們,因為他們害怕。沒有人想剖露自己,我們都把自己武裝起來,藏身在多重的神秘、痛苦、渴求和期望的背後。非常少數的人能直接深入於你的臉孔且面對微笑。
 

微笑及快樂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如果一個人的心智缺少一首歌,生活就變得極為乏味了。你可以從一間廟拜到另一間廟,從某個丈夫或妻子轉換到另一個,尋找新的老師或上師。但是如果你得不到內心的喜悅,生命的意義就很小了。尋找內心的喜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我們大部分人的不滿都是極為浮面的。
 

你明白不滿是什麼意思嗎?瞭解不滿是很困難的事。因為大部分的人把不滿導向了某一個特定的方向,因此它被抹殺了。也就是說,我們惟一關心的其實是把自己安置在一個安全的地位,有著穩定的利益和聲望,以為這樣就可以不被干擾了。這種情況在家庭、學校都有,老師不想被打擾,因此他們總是依循成規。但是人一旦真的感到不滿時,一定會開始探索、質疑,於是就一定會有波動。可是只有從真正的不滿之中,才有創新的才能。
 

你知道創新的才能是什麼嗎?只有當你不被強迫去做一些事情時,你才具有主動創造的能力,但並不一定是什麼偉大的事,偉大的事可能以後才會發生。當你在種一棵樹,發出自然的善心,對一個背負重物的人微笑,從路中移開一塊石頭,或是在路中撫慰一隻動物,主動創造的力量便展開了。如果你想瞭解創造力這個不平凡的東西,你就必須從這種生活小事開始做起,只有當你心中存有很深的不滿時,你才會採取主動,從主動中再產生創造的才能。
 

不要害怕不滿足,你要滋養它,直到火星變成火焰,然後你就能永遠對所有的事都不滿—對你的工作、家庭、追求金錢、地位、權力等傳統感到不滿足,然後你才會真正開始思考、醒悟。但是等你年長之後,你會發現維持這種不滿的精神是非常困難的。你有孩子要教育,還要考慮工作上的需求,你的鄰居及社會的意見都在左右你,不久你就開始失去不滿的火焰。

 

當你感覺不滿時,你會打開收音機,你去尋找靈性上師,你做祭供,你參加俱樂部,你喝酒、追求女人,你去做任何可以消滅不滿的火焰的事。但是缺少了這種不滿的的火焰,你就永遠不會有主動創造的才能。要尋找真理,一定要對舊有的秩序做一番革新。但是你的父母愈有錢,你的老師的工作愈穩定,他們就愈不希望你革新。
 

創造力並不只是繪畫或寫詩而已,這些都是好事,但是意義不大。重要的是,你必須徹底不滿。這種徹底不滿乃是主動力開始產生,一旦它成熟時,就變成了創造力。這是發現真理、上帝惟一的道路,因為具有創造力的境界就是上帝。所以一個人一定要具備這種不滿,但是其中含著喜悅,你明白嗎?人一定要徹底地不滿,但是卻不抱怨,而是帶著歡樂,喜悅和愛。

 

會不滿的人大部分是極為乏味的,他們總是抱怨某件事不對勁,不是希望處在較好的環境,就是希望情況有所不同,因為他們的不滿是很膚淺的。而那些完全不知道不滿的人,他們的精神早已死了。

 

如果你能從年輕時就革新,在你年長時,還能保持你的不滿,並帶著喜悅的活力及深摯的情感,那麼你不滿的火焰就會帶來不尋常的意義,因為它會累積,它會創造,它會為你的生命帶來新的東西。為了達到目的,你必須有完善的教育,這不只是準備考試或向成功的目標邁進,而是幫助你思考並且給你空間的教育,這兒所說的空間,不是一個大一點的臥室或高一點的屋頂,而是讓你的思想成長的空間,使你的思想不被任何信仰或恐懼所捆綁。

 


問:不滿的情緒會妨礙思想的清明,我們要如何克服這種障礙?
 

克:我想你沒有真正在聽我說話,也許你關心的只是自己應該如何發問吧!你們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做同樣一件事,那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成見。如果我說了什麼話,你不愛聽的,你就把它擺到一邊去,因為你的腦子已經被自己的問題佔滿了。如果發問的人聽清楚了我所說的話,如果他真的感受到不滿、愉快及創造的內在本質,我想他是不會問這個問題的。
 

不滿的情緒會妨礙思想的清明嗎?如果你想從思想中獲得一些東西,你可能清明地思考嗎?如果你的腦子只關心如何得到某個答案,你可能清明地思考嗎?還是你一旦不求結果或答案,不想獲得任何東西,你就能夠清明地思考了?

 

如果你有先入為主的偏見,如果你有特定的信仰,你是否可能清明地思考?譬如,你以印度人或基督教徒的身份來思考。但是如果你的思想不受拘束,不像猴子被拴在柱子那樣,你就可能有清明的思想。當你的心中沒有偏見,也不刻意尋求答案,你就可以清明地思考了。這一切代表著,你的心如果不再追求任何形式的安全保障,不再被恐懼所捆綁,你就能夠清楚、簡單而直接地思考了。

 

所以從某方面來說,不滿的確妨礙清明的思考,因為你感覺不滿,就會去追尋答案,當不滿的感覺升起時,你痛恨自己的心思被打擾,於是你不惜代價想得到平靜,但如果你這麼做的話,清明的思考就不可能產生。然而,如果你對所有的事都不滿,包括對你的偏見、你的信仰及你的恐懼都不滿,而又不刻意去尋找解答,那麼這份不滿便會帶領你的思想集中焦點,並不是集中在特定的事物或方向上,而是你的思想過程會變得非常簡單、直接和清楚。

 

不論年輕人或老年人,大部分人會不滿都是因為我們想要得到些什麼,我們希望有更多的知識、更好的汽車、更高的薪水。我們的不滿是源自於想得到「更多」的慾望。因為我們想要的太多,所以我們不滿足。但是這種不滿與方纔所說的不滿是不同的。那種想得到更多東西的慾望,才會妨礙清明的思考。

 

但是如果我們不滿,不是因為我們想要一些東西,而是不知道我們到底想要「什麼」。如果我們對自己的工作、對賺錢、對追求地位權力、對傳統、對我們擁有的及我們可能擁有的等等都不滿意,如果我們不是對某樣特定事情不滿意,而是對所有事物都不滿意,那麼我們會發現我們的不滿將帶來清明的思想。我們一旦不再盲目接受或跟隨,而是不斷質問、研究、透視,在其中就會產生洞察力,繼而產生創造力和喜悅。
 

 

問:什麼是自知?我們如何能夠得到它?

 

克:你們能不能看到這個問題背後的心態?我並不是不尊敬發問的人,但是讓我們來檢查一下這個問題背後的心態。「我如何能夠得到它?我要付多少錢?我必須做什麼?我必須做些什麼犧牲?我必須遵守什麼戒律或練習什麼樣的靜坐,才能得到它?」

 

這是一個機械化的、平庸的心智所問的問題,所謂的宗教人士都是這麼思考的。但是自知並不是這樣得到的,你不能用努力或練習來收買它。
 

如果你觀察一下自己與同學、老師及週遭所有的人之間的關係;你觀察別人的態度、姿勢、說話的方式、他的輕視或奉承以及自己的反應,自知必定會產生。當你在照鏡子時,你看到的是真正的自己,不是嗎?你也許會希望自己有不同的頭型,頭髮最好能多一點,臉孔再美一點,但是事實就擺在那裡,清清楚楚反映在鏡子裡面,你不能把事實拋開,然後對自己說:「我是多麼美麗啊!」

 

如果你能看清人際關係之間的鏡子,就像看清普通的一面鏡子,那麼你對自我的瞭解將永無止境,就像涉入無邊無際深不可測的大海一樣。大部分的人都想要有止境,我們都希望自己能說:「我已經有自知,我很快樂了。」但是事實卻完全相反。如果你能審視自己而不加以苛責,不去和別人比較,不期望自己變得更美或更有品德,如果能觀察自己的真相,並且隨著它而律動,然後你會發現,你竟然能永無止境地走下去。這個旅程是無始無終的,這就是它的神秘、它的美。

 


問:什麼是靈魂?
 

克:我們的文化、我們的文明發明了「靈魂」這個字眼。文明是眾人的慾望與希望集合而成的。試看印度文明,它難道不是眾人的慾望與希望造成的結果嗎?任何一種文明都是共同意志造成的結果。這個共同的意志在靈魂這件事上認為,人除了死亡、會毀滅的肉體之外,一定還有一個更大、更深,一個不會毀滅、永恆存在的東西,因此就製造了靈魂這個觀念。偶然有一兩個人親自發現了「不朽」的意義,那種不死的境界,於是那些平庸的人就說了:「對!這一定是真理,他一定是對的!」因為他們想得到永恆,所以他們都抓住靈魂這個字眼不放。

 

你一定也想知道肉體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形式的存在,不是嗎?你生活在這個永不停止的輪迴中—去辦公室、做你沒有太大興趣的工作、爭執、嫉妒、生兒育女、與鄰居閒聊、說沒有意義的話—在這些週而復始的事情之外,你還想知道是否有比這些更有意義的事存在。靈魂這個字眼包含了永恆不滅的意思,不是嗎?但是你從來不親自去發現到底有沒有這種境界的存在。你從不告訴自己:「我不關心任何教主或其他人所說的話,我也不願受傳統和所謂文明的限制,我要自己去弄清楚,到底有沒有不受時間限制的境界。」

 

你不對文明或共同意志所造成的公式革新,相反,你接受它並且說:「是的,世上確有靈魂的存在。」有人替這種公式定了某種名稱,有人為它定了另一種名稱,最後大家因為不同的名稱所造成的不同信仰而彼此仇視。
 

那些真正想要知道在時間的範圍之外,是否還有另一種境界存在的人,就必須從文明的束縛中脫離,也就是說,他必須脫離群眾的共同意志而獨立思考。受教育的重點就是學習獨立,然後你才不會被群眾的意願或是某個人的願望所左右。如此你才有能力去發現什麼是真理。
 

不要依賴任何人。我或是其他人可能告訴你有個超越時間的境界存在著,但是這對你來說又有什麼價值?如果你肚子餓了,你會去吃東西,而不只是說說就飽了。重要的是,你必須親自去發現什麼是真理。

 

你應該看得到,你週遭的一切都在腐敗、毀滅,這個所謂的文明已不再被人們共同的意志所連結,它正處在支離破碎中。生活每分每秒都在對你挑戰,如果你只是用舊有的習慣去應付這份挑戰,也就是全盤接受它的態度,你的應對根本是無效的。只有當你對自己說「我不要盲目地接受,我要研究、探索」,也就是說,你不害怕單獨面對任何事物,然後你才會發現永恆的境界,在這種境界中,是沒有「多」及「少」的相對觀念的。

 

 


《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第五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1gwje.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