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等一等!等一下!你不能現在就走!我還有幾個關於E.T.的問題。他們會不會有一天出現在地球上來「拯救」我們?他們會不會帶給我們新科技,來控制地球的地軸、淨化我們的大氣、駕馭太陽能、調整氣候、治療一切疾病,使我們在自己小小的涅槃中得到更好的生活品質?拯救我們免於瘋狂?

 

神:你們不會想要此事發生的。「高生物」明白這一點。他們知道這樣的干預只會讓你們屈服於他們,視他們為你們的眾神,來替代你們現在所屈服的眾神。

 


實況是,你們誰也不屈服,而這才是高度先進文化中的生物想要教你們明白的事。因此,如果他們要跟你們分享科技,他們在方式上與速度上都會非常小心,讓你們得以認出你們自己的能力與潛能,而非別人的。

 


同樣,如果高生物要跟你們分享某些教誨,他們也會在方式與速度上非常小心,讓你們得以看到更大的真理,更真的實相,看出你們自己的能力與潛能,而不要把老師當成眾神。

 


尼:太遲了。我們已經做了這種事。

 


神:沒錯。我注意到了。

 


尼:這使我們想到我們最偉大的老師之一,名叫耶穌的人。即使那些不把他當做神的人,也承認他教誨的偉大。

 


神:但他的教誨已被嚴重扭曲。

 


尼:耶穌是—高度演化了的生物嗎?

 


神:你認為他是否高度演化了的?

 

尼:是。佛陀也是,主、克裡希那也是,摩西也是,巴巴吉、賽巴巴和波羅摩漢梭‧瑜伽難陀都是。

 


神:沒錯。還有許多你沒有提到的。

 


尼:嗯,在第二部中你曾「暗示」到耶穌和這些其他的老師可能來自「外太空」,他們可能是此地的訪客,跟我們分享高度演化生物的教誨與智慧。現在,把另一隻鞋也是脫了吧。耶穌是「宇宙人」(Spaceman)嗎?

 


神:你們全都是「宇宙人」。

 


尼:這是什麼意思?

 


神:你們並不是你們稱作家鄉的這個星球上的原住民。

 


尼:我們不是?

 


神:不是。你們是由基因締造;而締造你們的基因則是有意放置在你們星球上的。它並不是湊巧「出現」在那裡。形成你們生命的諸種元素,並非由於生物學上的運氣而組合起來的。其中有計劃。有某種大得多的事情在進行。你們會以為造成你們生命的億萬零一個生化反應,是偶然發生在你們星球上的嗎?你們真的認為隨機事件的偶然串連,只靠機會就能得到這皆大歡喜的結果?

 


尼:當然不。我相信一定是有計劃。神的計劃。

 


神:很好。你是對的。那是我的想法,我的計劃,我的歷程。

 


尼:那麼—你是在說你是「宇宙人」?

 


神:當你們在想像中以為在與我說話時,傳統上是向哪裡望?

 


尼:向上。我們向上望。

 


神:為什麼不向下?

 


尼:我不知道。人人都向上望—向「天國」。

 


神:我從那裡來?

 


尼:我猜—是的。

 


神:這使我變成宇宙人了嗎?

 


尼:我不知道。是嗎?

 


神:如果我是宇宙人,會使我不大象神嗎?

 


尼:以我們大部分人對你的想法來說,我想不會。

 


神:而如果我是神,會使我不大象宇宙人嗎?

 


尼:我猜,這得全靠我們的定義而定。

 


神:而如果我根本不是「人」呢?如果我是宇宙中的力,是「能」呢?是宇宙呢?是一切萬有呢?如果我是那集體呢?

 


尼:嗯,事實上,這是你說過的。在這部對話中,你曾這樣說過。

 


神:是,我真的說過。你相信嗎?

 


尼:我認為我相信。至少就神為一切萬有這層意義而言,我是相信的。

 


神:好,現在,你認為有你們所稱為的「宇宙人」這樣的東西嗎?

 


尼:你是指由外太空而來的生物?

 


神:對。

 


尼:是,我相信有。我認為我一向就相信;而現在,由於你告訴了我確實有,所以我確實更相信了。

 


神:這些「來自外太空的生物」是「一切萬有」的一部分嗎?

 


尼:是;當然。

 


神:如果我即一切萬有,則這使我成了宇宙人嗎?

 


尼:嗯,是的…不過,由這個定義來說,你也是我。

 


神:賓果!

 


尼:謝謝。不過你跳開了我的問題。我問你耶穌是否是宇宙人。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說,他是來自外太空的生物?還是生在這個地球上的?

 


神:你的問題又落到「非此即彼」的模式中了。跳出窠臼想一想。把「非此即彼」拋開,而用「既是這樣,又是那樣」。

 


尼:你是說,耶穌生在這個地球上,卻—姑且這麼說—有「宇宙人血緣」?

 


神:耶穌的父親是誰?

 


尼:約瑟。

 


神:沒錯,但據說是誰使他成胎?

 


尼:有些人認為這是無玷受胎。他們說,童貞瑪利亞受大天使之訪。耶穌是由「聖靈受胎,童貞瑪利亞生產」。

 


神:你相信這些嗎?

 


尼:我不曉得要相信哪些。

 


神:好。如果瑪利亞受大天使造訪,你認為大天使來自何處?

 


尼:來自天國。

 


神:你說「來自眾天國」?

 


尼:我說「來自天國」。來自另一個界域。來自神。

 


神:我明白了。我們剛剛不是同意神是宇宙人嗎?

 


尼:不完全是。我們同意神是一切,而由於宇宙人是「一切」的一部分,所以神是宇宙人;這意思跟神是我們每一個人一樣。神是一切。神是那集體。

 


神:好的。那麼,這位造訪瑪利亞的大天使是來自另一界域。來自天國。

 


尼:對。

 


神:一個深深在你自己之內的界域,因為天國在你們心中。

 


尼:我沒有這樣說。

 


神:好,那麼,是宇宙中內在空間之內的一個界域。

 


尼:不,我也不會這麼說,因為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神:那麼,來自何處?外太空的一個界域?

 

(暫停頗久。)

 

尼:你現在是在玩弄文字。

 


神:我在盡力而為。我在運用文字,以求盡可能表述一些事情;而你們的文字有著可怕的局限,我要講的事情又無法用你們的語言形容,也無法借由你們現在的覺知層次來領會。

 


我在試圖以一種新的方式運用你們語言來為你們開啟新的覺知。

 


尼:好啊。那麼,你是在說,耶穌是由來自其他界域的一個高度演化生物受胎,因此,他既是人類,又是高生物?

 


神:曾有許多高度演化的生物走在你們的星球上—目前依然很多。

 


尼:你是說有「外人」(aliens)在我們之間?

 


神:我看得出,你在報紙、電台脫口秀和電視上的工作很幫了你的忙。

 


尼:你是指—?

 


神:你可以把什麼事都聳動化。我不會把高度演化的生物稱為「外人」,我不會把耶穌稱為「外人」。

 


沒有任何東西是「外」於神的。地球上沒有「外人」。

 


我們全是一體。如果我們全是一體,則我們個體化出來的個體,便沒有一個是「外」於它自己的。

 


我們個體化出來的某些個體—也就是個人—比其他個體記得的更多。記得的歷程(跟神再結合,或再度跟一切合而為一,跟那集體合而為一)就是你們稱為演化的歷程。你們都是演化中的生物,你們有一些是高度演化了的。也就是,記得的更多(re-member more),再度成為一體的部分更多。你們知道了你們真正是誰。耶穌知道,並說出來。

 


尼:好吧,所以我們又在耶穌這碼子事上大跳文字舞了。

 


神:完全不是。我合盤托出吧。那個你們叫做耶穌的人,他的靈體(spirit)不是屬於地球的。那靈只是進入一個人類的肉體,允許自己幼兒時學習,成長為大人,自我實現。他不是唯一這樣做的。所有的靈體都「不屬於這個地球」。所有的靈魂(souls)都從另一個界域而來,進入肉身。然而,並非所有的靈魂都在某一特定的「一生」中自我實現。耶穌卻實現了。他是一個高度演化了的生物(你們有些人稱之為神),而他到你們這裡來是有目的的,有使命的。

 


尼:來拯救我們的靈魂。

 


神:就一種意義來說,沒錯,是如此。但並不是拯救你們的靈魂免於永遠的懲罰。沒有你們所想像的這麼一種東西。他的使命是—以前是,現在也是—使你們知曉和體驗你們真正是誰。他的心意是想向你們證明你們可以變成什麼樣子。更真切的說,是你們是什麼樣子—只要你們願意接受就可以。

 


耶穌想用榜樣來引導。這就是為什麼他說「我是道路與生命,跟隨我」。他並不是要你們成為他的「跟隨者」,而是要你們跟隨他的榜樣,與神合而為一。他說,「我與父是一個,你們是我的兄弟」。他已經無法講得更明白了。

 


尼:所以,耶穌不是來自神,而是來自外太空?

 


神:你的錯誤在堅持把兩者分開。你堅持分別,就像你堅持把人類與神做區分一樣。但我告訴你:沒有分別。

 


尼:嗯—。好得很。在我們結束之前,你可以告訴我最後幾樣有關其他世界的事嗎?他們穿什麼?他們怎麼溝通?請不要說這只是出於好奇。我想我們可以從中學到一些事的。

 


神:好,那就簡單的說說。

 


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生物看不出有什麼穿衣服的必要;唯一穿衣服的理由是某些天候情況他們無法控制,或為表示「階級」及榮譽而做的一些裝飾。

 


高生物會想不通為什麼你們在全無必要時把全身都包起來—她也無法理解你們的「羞恥」或「端莊」的觀念—也永遠無法想像把身體包起來會「比較好看」。對於高生物來說,沒有任何方式比赤身裸體更好看了;因此,把某些東西包在身體外面,讓它看起來更美、更有吸引力,在他們看來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他們同樣不可解的是,你們大部分時間生活在「盒子」裡—就是你們所說的「建築」或「房屋」。高生物生活在自然環境裡,唯一必須生活在盒子裡的時刻,是環境變得不利的時刻,但這種事情極少發生。因為高度演化的文明會創造、控制,並照顧他們的環境。

 


高生物也瞭解他們與環境是一體,他們與環境共享的不只是空間,而是共享著互相依存的關係。高生物無法瞭解你們為什麼會去破壞維持著你們生存的事物,因此唯一的結論就是你們不瞭解環境在維持著你們的生存,而你們是觀察技巧極為有限的生物。

 


至於溝通,高生物的首要溝通管道是你們所謂的感覺(feelings,感情)。高生物敏於覺知自己的和他人的感覺,而絕無意圖要去隱藏。隱藏自己的情感或感覺,在高生物來說,是自拆台腳的事,因此不可理解。他們不會先隱藏自己的感受,然後又說人家不瞭解她。

 


感覺是靈魂的語言,高度演化的生物明白這一點。在高生物的社會中,溝通的目的是為了互相知曉真情實況。因此,高生物無法想像你們人類所說的「說謊」是什麼意思。

 


以「說謊」來取勝,在高生物而言是如此空洞的勝利,以至於他們不會認為那是勝利,而是驚人的失敗。

 


高生物並不是「說」真情實況,而是「是」真情實況。他們的整個生存狀態是來自於「什麼是什麼」和「什麼有效」;高生物遠在溝通仍在雛形之際就已明白,虛假無效。而這一點,卻是你們社會到現在還未學會的。

 


在你們的星球,社會上的許多事都是建立在保密上。你們有許多人相信,使生活得以進行的是互相「不講」,而不是互相「講明白」。因此,保密就變成了你們的社交密碼,你們的倫理密碼。那真是你們的密碼了。

 


你們並不是人人如此。比如,你們的古代文化就非如此;你們現今的原住民也並非如此。你們目前社會中也有許多人拒絕採取這種行為模式。

 


然而你們的政治與工商業卻是以此密碼在操作,你們的許多關係也反映了這種情況。對於大大小小的事說謊已經變得被那麼多人接受,以至於你們關於說謊也在說謊。因此,你們發展出關於密碼的密碼。就如那國王根本沒穿衣服,人人知道,但沒人會說出來。你們甚至裝作不是沒穿衣服—在這裡,你們是自己對自己說謊。

 


尼:這一點你以前說過。

 


神:在這對話裡,我把重點一說再說,好讓你們「領會」。因為你們說你們想把情況加以改變;但只有真正領會,才能改變。

 


所以我要再說一次:人類文化與高度演化的文化之間的不同,在於高度演化的生物:

 


一、充分觀察。

 


二、照實溝通。

 


他們看出「什麼有效」,並說「什麼是什麼」。這一個小小卻深沉的改變,將可無以計量的改善你們星球上的生活。

 


附帶說一聲,這不是「道德」問題。在高生物社會中,沒有「道德命令」;他們會像「說謊」一樣覺得那無法理解。那純粹是什麼可以運作、什麼有益處的問題。

 


尼:高生物沒有道德?

 


神:沒有你們所以為的那種。某一些人設計出一套價值系統,要高生物個體照著它去生活—這種想法會違背他們對「什麼有效」的瞭解;因為他們認為,什麼行為得當或不得當,每個個體都是唯一和最終的裁決者。

 


他們的討論永遠都是:對這高生物社會而言,什麼行得通—什麼有效,並產生對每個人都有益的結果—而不是如人類所說的什麼是「對」 的,什麼是「錯」的。

 


尼:但那不是一樣嗎?我們不是把行得通的稱為「對」,行不通的稱為「錯」嗎?

 


神:你們把罪惡與羞恥的觀念加到了這些標籤上—而這是高生物同樣無法理解的。你們把非常多的事情標上了「錯」的符號,原因卻不是它們「行不通」,而純是因為你們認為它們「不得當」—有時不僅在你們眼中不得當,而且在「神的眼中」。因此,你們把「什麼行得通」和什麼行不通做了人為化的定義,而這定義卻和「什麼真正行得通」沒有關係。

 


比如,誠誠實實的表達自己的感覺,在人類社會中往往被認為是「錯」的。這是高生物絕不會達成的結論,因為在任何社群中,知曉互相的感覺正有助於生活之道。所以,如我說過的,高生物絕不會隱藏感覺,或認為這樣做「在社交上得當」。

 


其實,無論如何這也是不可能的,因為高生物會接收到其他生物的「振動」,而這明明白白的表現了他們的感受。如同你們有時候走進一間房子可以感受到那裡的「氣氛」,高生物就是這樣感受到另一個高生物正在想什麼,正在經驗什麼。

 


你們所謂的「語言」,在他們是極少應用的。所有高度演化的有情生物彼此之間,都有這種「心電感應溝通法」。事實上,物種演化的程度可以由他們在傳達情感、慾望和訊息時運用「語言」的程度來證明;同一物種內的個體互相之間的關係,也可由此證明。

 


我知道你現在要問的問題,所以我逕自回答:沒錯,人類可以發展出這種能力,有些人已經發展出來了。事實上,數千年或數萬年前,這是常態。其後你們卻退步了,退到應用最初級的發音—事實上是「噪音」—來做溝通。但你們有許多人現在正在回返更清晰的、更精確的、更優美的溝通方式。相愛的人之間更是如此;這說明了一個主要的真理:關懷會創造溝通。

 


凡有深沉的愛存在的地方,語言幾乎是不必要的。這個定理的逆定理也成立:彼此話越多,能夠互相關懷的時間就越少;因為關懷創造了溝通。

 


推到最後,一切真正的溝通所溝通的都是真情實況。而推到最後,最後唯一的真情實況是愛。這就是何以當愛在的時候,溝通就在。當溝通困難的時候,表示愛不充分。

 


尼:得說多麼美妙啊!我應該說:溝通得多麼美妙啊!

 


神:謝謝。那麼,簡要的說,在高度演化的社會中,生活模式是這樣的:

 


他們群居,或如你們所說的,生活在小型的「鍾意」(intentional)社區。但這些社區不會再擴大為城市、州、省或國家,卻以平等的地位交互來往。

 


沒有你們所認為的那種政府或法律。他們有議會。通常是由長者組成。還有一種東西,如果用你們的語言,最好的譯法是「協議」。這些協議歸結為三連法(Triangular code):覺察(Awareness)、誠實(Honesty)、責任(Responsbility)。許久以前,高度演化的生物就已認定這是他們共同生活的章法。他們之選用這樣的章法,並非基於道德考量,也非來自其他的個體或群體給他們的啟示,而純是基於他們的觀察:什麼是什麼;什麼有效。

 


尼:他們真的沒有戰爭或衝突?

 


神:沒有。主要因為高度演化的生物分享一切,而任何你想要用武力奪取的東西,他們都會給你。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覺知到一切事物本就是屬於每個人的,而凡是他們「給」出去的,如果他們真的還想要,他們都可以創造更多出來。

 


在高生物社會中,也沒有「擁有」或「損失」的觀念,因為這些生物不認為自己是物質體(肉體)生物,而是現在以肉體的方式呈現的存有;他們也明白,一切存有都出自同一淵源,因此,我們全都是一體。

 


尼:我知道你以前說過這些…但即使有人威脅高生物的生命,也不會有衝突?

 


神:不會有爭執。他會放下他的肉體—名符其實的把肉體留給你。如果他選擇再要一個肉體的話,他會重新進入一個肉體,以一個完全長大了的人出現,或進入一對相愛的人剛剛結胎的孩子身上。

 


後面這一種是他們更為喜愛的方式,因為在高度演化的社會中,沒有比新創造出的後代更受推崇的了,而成長的機會是無比的。

 


高生物沒有你們文化中對「死亡」的恐懼,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是永遠活下去的,唯一的不同只是在採取什麼「形象」而已。高生物在一個肉體內的壽命通常都是無限期的長,因為他們知道如何照顧身體和環境。如果為了某些物理定律的原因,高生物的肉身不再運作良好,則他離開它就是,高高興興的將這肉體物質還給萬有去「回收再用」。(就是你們所說的「塵土歸於塵土」。)

 


尼:讓我再回頭說一點:你說他們沒有所謂的「法律」。那麼,如果有人不依照「三連法」來做事又怎麼辦呢?卡崩〔ka-boom,譯註:就是「斃了他」之意。〕嗎?

 


神:不會。沒有「卡崩」。沒有「審判」,沒有「懲罰」,只有觀察「什麼是什麼」和「什麼有效」。

 


細心的去解釋清楚那「什麼是什麼」(也就是那人所做的)現在跟「什麼有效」不相合。而當某個個體現在所做的對社群無效時,則推到最後對那個體也無效,因為個體就是群體,群體就是個體。所有的高生物都很快就「瞭解」這一點,通常都是在你們所謂的「青少年」期就瞭解,因此,一個長大了的高生物,極少會在做「什麼是什麼」時產生出「無效」的後果來。

 


尼:可是如果產生了呢?

 


神:讓他改正錯誤就是。運用三連法,先讓他覺知他的所思、所言、所行所造成的全部後果。然後,允許他去評估和聲明他在造成這些後果時扮演的角色。最後,給他機會讓他為這些後果負起責任,使他得以採取改正,挽回,或治療措施。

 


尼:如果他拒絕呢?

 


神:高度演化的生物不可能拒絕這種事。那是無法想像的。因為那樣他就不是高等演化的生物,而現在所談的就變成了另一個層次的有情生命。

 


尼:高生物在哪裡學到這些?在學校?

 


神:在高生物社會中,沒有「學校體制」;只有教育歷程,提醒後代「什麼是什麼」和「什麼有效」。後代是由長者養育,而不是由生育他們的人;但在教育過程中生育他們的人,卻不必須跟後代分開來住,而是任何時候想住在一起就住在一起,想陪他們多久的時間就陪多久時間。

 


在你們所稱為的「學校」中,後代自己訂定「課程」,自己選擇想學什麼技術,而不是被規定他們必須學什麼。因此,動機非常強,而生活技術也就學得又快,又容易,又欣歡。

 


三連法(其實並不是成文的「法規」,只是以你們的語文最接近的說法而已),並不是「填鴨式」的填到年輕人的腦子裡的,而寧是「成人」的「榜樣」,讓孩子自然而然「獲得」的—幾乎可說是滲透進去的。

 


高度演化的文化中,大人們很明白孩子會去模仿他們所看到的事,而你們的社會卻是大人的所作所為正好和你們想要孩子去做的事相反。

 


高生物絕不會把某種影片播放給孩子連看幾個小時,而內容卻是父母不願意孩子去學習的。對高生物來說,這種事無法理解。

 


同樣不可理解的是,既然把這樣的影片播放給孩子看,而等到孩子突然做出光怪陸離的行為時,父母又認為這跟影片沒有任何關係。

 


我要再說一遍:高生物社會和人類社會之間的不同,在於一個關鍵因素,那就是如實的觀察。

 


高生物社會的人承認親眼所見的事。人類社會中,許多人卻否認親眼所見的事。

 


他們明明眼見電視毀了孩子,卻予以否認。他們明明眼見暴力和「慘敗」被當作「娛樂」,卻否認其中的矛盾。他們觀察到煙草傷害身體,卻裝作沒這回事。他們看到父親爛醉罵人,卻全家否認,沒有一個人說一句話。

 


他們觀察到數千年來他們的宗教未能改變大眾的行為,卻也否認。他們清清楚楚看到政府對人民的壓迫甚於對人民的幫助,但他們裝作沒有看到。

 


他們看到健康照顧系統其實是疾病照顧系統,用了十分之一的資源來預防疾病,卻用十分之九的資源在經營疾病;純粹為了利潤動機,而不去教育民眾如何生活,如何作息,怎麼吃,怎麼喝,以得到健康—而這些,他們明明看到,卻予以否認。

 


將動物強迫餵食含有大量化學品的食物,然後殺來吃,這明明是有害健康的,可是他們否認。

 


他們做的還不只這些。凡是節目主持人敢討論這類題材的,他們便訴之以法。你知道,食物問題有一本美妙的書,深具洞察,那就是約翰‧羅賓斯(John Robbins)所寫的《新世紀飲食》〔Diet for a New America,此書已有中譯本,琉璃光出版〕

 


可是許多人卻會在讀這本書時否認、否認、否認它有任何道理。關鍵就在這裡。你們人類生活在否認中。你們不但否認人人所見的事實,而且否認自己親眼所見的東西。你們否認個人的感覺,到最後,甚至於否認自己的真情實相。

 


高度演化的生物—你們人類中有一些便是—不否認任何事物。他們只是觀察「什麼是什麼」。他們清清楚楚看出「什麼有效」,「什麼在運作」。運用這些簡單的工具,生活變得很簡單。演化「歷程」得以受到尊崇。

 


尼:沒錯。但是那「歷程」又是如何運作的?

 


神: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必須再重複本對話一再重複的一個重點:一切都依你們認為你們是誰、你們想做什麼而定。

 


如果你們的目標是過和平、喜悅和愛的生活,則暴力就行不通。這已經是清楚證明的了。

 


如果你們的目標是健康長壽,則吃死肉、抽致癌物品、大量飲用殺死神經細胞、傷害腦筋的酒精是行不通的。這已經是清楚證明了的。

 


如果你們的目標是使後代免於暴力與憤怒,則讓他們經年累月暴露於暴力與憤怒的描會中是行不通的。這已經是清楚證明了的。

 


如果你們的目標是照顧地球,明智的運用她的資源,做得卻像這些資源無限似的,是行不通的。這已經是清楚證明了的。

 


如果你們的目標是發現並培養一種與慈愛之神的關係,由此使宗教可以在人生的事務上發揮影響,則宣揚神會懲罰和報復,就行不通。這也是已經清楚證明了的。

 


一切都依動機而定。目標決定了後果。生活是由你們的意圖而產生的。你們的真正意圖表露在你們的行為中,而你們的行為又由你們真正的意圖來決定。就像生活中的一切事物(以及生命本身),它是循環的。

 


高生物看清楚這循環。人類沒有。

 


高生物回應這什麼是什麼;人類卻忽視。

 


高生物永遠都說真話。人類則常常說謊—對別人,也對自己。

 


高生物言行如一;人類則說的是一回事,做的是另一回事。

 


在你們內心深處,你們知道有什麼東西錯了—你們意圖「要去台北」,可是卻在「走向台南」。你們看到自己行為上的種種矛盾,目前已經準備要拋棄它們。你們清楚看到什麼是什麼,又什麼才行得通,你們已不願再支持這之間的矛盾與分裂。

 


你們是正在覺醒中的物種。你們的實現時間已近在眼前。

 


你們無需為此處所聽到的話喪氣,基礎業已打下,讓你們去體驗新的經驗,經歷更大的實相,而現在的一切都是為此做準備。現在,你們要跨出門檻了。

 


這份對話,特別是意在為你們把門打開。首先,是指出門來。看到了嗎?就在這裡!因為真理的光永遠都會照出路來。而現在給予你們的,正是真理之光。

 


現在,接受這真理,並把它實踐在生活中。秉持著這真理,並與人分享。現在,擁抱這真理,並永遠珍惜它。

 


因為在這《與神對話》三部曲中,我已再度告訴你們「什麼是什麼」。

 


無需更向前走。無需提出更多的問題或聆聽更多的回答,或滿足更多的好奇心,或提供更多的例子與榜樣,或更多的觀察。為了創造你們所渴望的人生,一切必需的,此處都已提供,都在這三部曲裡。無需再向前走。

 


我知道,你們還有更多的問題。我知道,你們還有更多的「但是—如果—又怎麼」。我知道,你們還沒有「做完」我們這裡所享受的探測。因為任何探測你們都是絕不可能、也絕不會做完的。

 


因此很明顯,這本書可以沒完的說下去。但它不會。你們跟神的對話會;但這書不會。因為你們可能提出的任何問題,都可以在這裡、在這完成了的三部曲裡找到答案。現在我們全部所能做的,是一再一再複述那相同的智慧,把它重加擴大,回歸它。即使這三部曲的本身都是這樣的一種練習。這裡沒有新的東西。只不過重溫古老的智慧。

 


重溫是好的。再次熟悉是好的。這就是我說了那麼多次的回憶過程。你們沒有什麼要學習的。唯有憶起…。

 


所以,要常常重溫這三部曲;隨時翻開來看,隨時,隨時。

 


當你覺得有一個問題而此處卻未有回答時,翻開書來再找,再看。你會發現你的問題已得回答。然而,如果你仍然覺得你的問題未得回答,那麼,找尋你自己的答案。跟自己對話。創造你自己的真理實相。

 


在此中,你將體驗到你真正是誰。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97-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