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走過來在佛陀的臉上啐一口痰。佛陀擦擦他的臉,然後問這個男人:「你還想要說別的事情嗎?或者這樣就夠了?」

 

阿難變得怒氣衝天,這是很自然的。這個男人走過來,佛陀不曾對他做過任何事,而他卻在師父臉上啐痰。這簡直令人無法想像!

 

阿難對佛陀說:「巴關,請淮許我,讓我顯示給這個男人看,他需要被好好地修理一頓!」

 

佛陀說:「阿難,你已經成為一個門徒了,但你一直忘記,而且那個可憐的男人已經受過太多苦了。只要注意看他的臉,注意看他的眼睛,裡面佈滿著血絲。注意看他的身體,他正在顫抖。而在啐痰在我臉上之前,難道你認為他會是在慶祝、舞蹈以及歌唱嗎?他整晚不曾入眠,整晚都處在不安的狀態中。要對這個可憐的男人感到慈悲。還有比這更多的懲罰嗎?這樣難道還不夠嗎?而且他對我做出什麼傷害?我只要將它擦掉就好了,這很容易。你不要因此而焦躁不安,否則你的行為是很愚昧的。為了他的錯誤,你卻在懲罰你自己—這是純粹的愚昧!」

 

去看那個論點—這句話極具意義。佛陀說:「他做錯事。而你為什麼卻在懲罰自己,阿難?我可以看到你正在沸騰,如果不是我在這裡阻擋你,你可能會殺掉這個男人!你以和他同樣瘋狂的方式正在走入瘋狂之中。」

 

那個男人聽到這整段對話。他無法預料到佛陀會以這種方式反應。他以為佛陀將會暴怒、生氣,那是他想要的反應。激怒不成,他覺得非常的羞辱。這是如此的難以預料,佛陀顯示出來的是慈悲和愛。

 

男人回家,他首度感到如此完全的不安,佛陀的行為是如此地難以預料,他無法理解。他哭泣、他流淚。他在黃昏時回來倒在佛陀的腳前說:「請原諒我!」

 

佛陀說:「我無法原諒你,因為基本上我沒有生氣過,我要如何原諒你呢?但這樣很好—你看起來比較平和而安靜了。我很高興。我無法原諒你,抱歉!因為基本上我沒有生氣過。但我很高興,非常的高興,看到你已完好如初,看到你已達到一個和諧的狀態,看到你再度清醒。高興地回去,並記得一件事:不要再做出這樣的行為,因為那就是你一直在為自己創造地獄的方式。」

 

你很多很多次都無法記住佛陀說過的話、我對你說的話,所以你必須一再一再地記得。慢慢地,這個記得將會穩固下來,將會在你的存在裡變成一盞燈。那時你將不會被要求要記得,它將會在那裡。它將會像一道燈光落在你的路途上,它將會指示你這條道路,它將會幫助你避免掉進陷阱裡。一旦記得深深地在你內在穩定下來時,為惡變成不可能的事,邪惡變成不可能的事,善變成本然的、自然流露的,你已經進入蓮花淨土。

 

蓮花淨土不是其他別的地方—它就是這裡。它是一個你的態度、你的視野的改變。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其他事情改變,每一件事依然如故,但是你不再一樣了。並非你被轉換到另外一個世界—同樣的世界仍然在繼續,但你的視野已不再一樣。你以一種新的方式看待相同的事情;你帶著一種新的型態;那個型態就是門徒的型態,那個方式就是門徒的方式。

 

摘自:法句經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1hm1e.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