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段經文:當處於這樣的擁抱之中,你的感官像葉子一樣地搖動,進入這個搖動。

 

當處於這樣的擁抱之中,當跟你所愛的人在深深的溝通之中,你的感官像葉子一樣地搖動,進入這個搖動。我們甚至會變得害怕:當做愛的時候,你甚至不讓你的身體移動太多,因為如果你讓你的身體移動太多,那個性行為就會散佈你的全身。當它只是局限在性中心的時候,你能夠控制它,頭腦可以保持控制;當它散佈到你的全身,你就無法控制它,你或許會開始搖動,你或許會開始尖叫,但是一旦由身體來接管,你將無法控制你的身體。

 

我們壓抑移動,尤其,在全世界,我們壓抑所有女人的移動和搖動,她們保持就像一個死的身體,你對她們做一些事,她們不對你做任何事,她們只是被動的夥伴,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在全世界男人都以這種方式來壓抑女人?有一個害怕,因為一旦女人被身體所支配,男人就很難滿足她,因為女人能夠有一連串的性高潮,而男人無法如此,男人只能夠有一次性高潮,女人可以有一連串的性高潮。有一些多重性高潮的個案被報導出來,任何女人在一個連續的情況下,至少能夠有三次性高潮,但是男人只能夠有一次,隨著男人的性高潮,女人就被激起了,而準備進入再來的性高潮,這樣的話,事情就變困難了,那麼要如何來操作!

 

她馬上需要另外的男人,而群體的性是一個禁忌,在全世界,我們都創造出一夫一妻制的社會,我們似乎覺得最好去壓抑女人,所以,事實上,有百分之八十到百分之九十的女人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性高潮,她們能夠生孩子,那是另外一回事,她們能夠滿足男人,那也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她們本身永遠沒有被滿足,所以如果你在全世界看到女人如此地痛苦、悲傷、挫折,那是自然的,因為她們的基本需要沒有被滿足。

 

搖動是很好的,因為當你在性行為裏面搖動,能量就開始全身震動,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涉入,每一個細胞都變成活生生的,因為每一個細胞都是性細胞。

 

當你被生下來的時候,兩個性細胞會合在一起,你的存在就被創造出來了,你的身體就被創造出來了,那兩個性細胞存在於你身體裏面的每一個地方,它們一直複製、再複製,但是你的基本單位還是那兩個性細胞。當你全身搖動,它並不只是你跟你的愛人會合,同樣地,在你的身體裏面,每一個細胞都跟相反的細胞會合,這個震動可以將這種現像顯示出來,它將會看起來像動物一樣,但人是一種動物,動物也沒有什麼不對。

 

第二段經文說:「當處於這樣的擁抱之中,你的感官像葉子一樣地搖動…」一陣大風在吹,然後樹木在搖動,即使根也在搖動,每一片葉子都在搖動,要像一棵樹。一陣大風在吹,而性就是一陣大風,一個很大的能量吹透了你,搖動!震動!讓你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跳舞,兩個人都必須如此,愛人也在跳舞,每一個細胞都在震動,唯有如此,你們兩個人才能夠會合,那麼那個會合就不是心理的,那是你們生物能量的會合。

 

進入這個搖動,當搖動的時候,不要保持疏離,不要成為一個旁觀者,因為頭腦是一個旁觀者,不要保持冷漠!成為那個搖動,變成那個搖動。忘掉每一件事情,變成那個搖動。並不是你的身體在搖動,那是 「你」,你的整個人在搖動,你變成那個搖動本身,那麼就不是兩個身體、兩個頭腦。在開始的時候,有兩個搖動的能量,而在結束的時候就只是一個圓—不是兩個。

 

在這個圓裏將會發生什麼呢?第一,你將會成為一個存在性力量的一部分。不是一個社會的頭腦,而是一個存在的力量,你將會成為整個宇宙的一部分,在那個搖動之中,你將會成為整個宇宙的一部份,那個片刻是屬於偉大的創造,你在融入之前是一個固體狀的身體,但是之後你變成液體狀的,互相流進對方,頭腦消失了、分裂消失了,你成為一個整體。這就是 「非二分」,如果你無法感覺到這個非二分,那麼所有非二分的哲學都是無用的,它們只是文字,唯有當你知道了這個非二分的存在性片刻,你才能夠瞭解《優婆尼沙經》、你才能夠瞭解神秘家。

 

當他們在談論宇宙性的一體或是一個整體時,你才能夠瞭解他們在說什麼,那麼你就不是跟世界分開的,你不是異於它的,那麼整個存在就變成你的家,如果你有 「現在我處於存在裏面的家」那種感覺,那麼所有的煩惱就消失了,那麼就沒有身心的極度痛苦、沒有爭鬥、沒有衝突,這就是老子所稱的道,或山卡拉所稱的阿達外塔(adwaita:非二分)你可以自己選擇你自己喜歡用的字,但是透過一個深深的愛的擁抱,可以很容易地感覺到它。要成為活生生的、搖動的,而且成為搖動本身。

 

第三段經文:甚至沒有擁抱,你也可以記住那個結合,這是蛻變!

 

一旦你知道這個,甚至伴侶都不需要了,你可以只記住那個行為,然後進入它,但是首先你必須有那個感覺,如果你知道那個感覺,不要伴侶你也可以進入那個行為,這有一些困難,但它可能發生。除非它能夠發生,你將必須繼續依靠別人。有一個依靠會產生,它的發生可以來自很多原因,如果你有那種感覺,如果你知道當你不存在,而只有一個震動的能量變成一體、而且跟伴侶成為一個圓的那個片刻,那麼,在那個片刻當中沒有伴侶,在那個片刻,只有你存在,但對你的伴侶來講,你是不存在的,只有他/她存在,那個 「一」存在你裏面的中心,伴侶已經不在了。女人比較容易有這種感覺,因此她們在做愛的時候總是閉起眼睛。

 

在使用這個技巧時,把眼睛閉起來會比較好,那麼,就只有內在圓的感覺、內在一體的感覺會存在,然後你要記住它。閉起雙眼,躺下來,就好像你跟你的伴侶在一起,只要記住,而且開始感覺它,你的身體將會開始搖動和震動,讓它去!完全忘掉別人不在那裏,要好像別人在場一樣地行動。唯有在開始的時候它是 「好像」,一旦你知道了,它就不是「好像」,那麼別人是在那裏。

 

要好像你真正進入愛的行為一樣地行動,做任何如果你的伴侶在場你會做的事,尖叫、移動、搖動,很快地,那個圓就會在那裏,那個圓是奇蹟般的。很快地,你將會感覺到,那個圓被創造出來,但是現在這個圓並不是跟一個男人或女人在一起才創造出來的。如果你是男人,那麼整個宇宙就變成女人;如果你是女人,那麼整個宇宙就變成男人,如此一來,你是在跟存在本身作深層的溝通,而那個門—別人—已經不在那裏。

 

別人只是一個門,當跟一個女人做愛,實際上你是跟存在本身在做愛,女人只是一個門,男人只是一個門,別人只是 「整體」的一個門,但是因為你太匆忙了,以致于你從來沒有感覺到它,如果你們有好幾個小時停留在深層的溝通、彼此擁抱在一起,你將會忘掉對方,而對方將會只是變成「整體」的一個分支。一旦你通曉了這個技巧,你就可以單獨使用它,而當你能夠單獨使用它,它就給你一個新的自由—免于別人的自由。

 

真的,整個存在會變成那個別人、變成你所鍾愛的或是你的愛人,那麼,這個技巧就可以繼續使用。一個人可以停留在跟存在經常性的深層溝通之中,然後你也可以在其他的層面做它。早晨散步的時候,你可以做它,那麼你就跟空氣、跟上升的太陽、跟星星、跟樹木作深層的溝通;晚上凝視星星的時候,你也可以做它;注視月亮的時候,你也可以做它,一旦你知道它如何發生,你就能夠跟整個宇宙處於性行為之中。

 

但是從人開始是好的,因為他們是最接近你的—整個宇宙最接近的部分,但他們是可以不要的,你可以跳過去,完全忘掉那個門。「甚至只有記住那個結合,就是蛻變。」你將會被改變、你將會變成新的。

 

譚崔使用性當成工具,它是能量,它可以當成工具被使用,它能夠改變你、它能夠給你超越的狀態,但是當我們使用性,它對我們看起來很困難,因為他們以一種非常錯誤的方式來使用它,而那個錯誤的方式是不自然的,即使動物也比我們更好,它們以一種自然的方式來使用它,而我們的方式是歪曲的,我們經常灌輸給人們說性是罪惡,這種情形已經在你裏面創造出一個深深的障礙。

 

你從來不允許你自己完全放開,總是有某些東西冷漠地站在那裏責備,甚至對於新的一代也是如此,他們或許會說他們沒有重負,他們沒有被性困擾,性對他們不是一項禁忌,但是你無法那麼容易地放下你潛意識的重擔,它是多少世紀以來所建立起來的,整個人類的過去都在那裏,所以,雖然你或許並沒有有意識地將它譴責成罪惡,但是潛意識還是經常在責備它,因此你從來沒有全然進入性裏面,某些東西總是被留在外面,那些被留在外面的部分創造出分裂。

 

譚崔說:要全然進入它。忘掉你自己,忘掉你的文明、你的宗教、你的文化、你的意識形態,忘掉每一樣東西,只要進入那個性行為,全然地進入它,毫無保留,變成絕對不思想,唯有如此,那個你跟某人成為一體的覺知才能夠發生,然後,這個一體感的感覺可以從伴侶那邊分離出來,而可以使用在跟整個宇宙合為一體。你可以跟樹木、跟星星、跟任何東西處於性行為之中,一旦你知道如何創造出這個圓,你就可以跟任何東西創造出這個圓,甚至什麼東西都不要也可以創造出這個圓。

 

你可以在你裏面創造出這個圓,因為男人是男人和女人兩者,女人也是女人和男人兩者,你是兩者,因為你是由兩者所創造出來的,你被兩者創造出來,所以你有一半是另外一個,你可以完全忘掉每一樣東西,而那個圓可以在你裏面創造出來,一旦那個圓在你裏面創造出來(你內在的男人跟你內在的女人會合),你就在你裏面處於一種擁抱狀態,唯有當那個圓被創造出來,真正的無欲(celibacy)才能夠達成,否則所有的無欲都只是一種歪曲,它們會創造出它們自己的難題,當這個圓在你裏面被創造出來,你就自由了。

 

這就是譚崔所說的:「性是最深的枷鎖,然而它可以被用來作為達成最高自由的工具。」譚崔說:毒藥可以被用來當作醫藥,但這需要智慧,所以,不要譴責任何東西,反而你可以使用它,不要反對任何東西,找出它如何能夠被用,以及如何能夠被改變的方式。譚崔是一個對生命深深而完全的接受,它有它獨特的方式。在全世界,在所有過去的世紀裏,譚崔是獨特的,它說:不要丟棄任何東西、不要反對任何東西、不要創造出任何衝突,因為如果你有任何衝突,那將會對你自己有所破壞。

 

所有的宗教都反對性、害怕性,因為它是這麼大的一個能量,一旦你進入它裏面,你就不見了,然後那個流將會帶領你到任何地方,因此有恐懼產生,所以,要創造出一個障礙,使你和那個流變成兩者,而不要讓這個生命的能量來操縱你,你要成為它的主人。

 

只有譚崔說:這個控制是假的、有病的、病態的,因為你無法真正跟這個流分開,你就是它!所以,所有的劃分都是假的、都是任憑私意的,基本上是不可能劃分的,因為你就是那個流,你是它的一部分、是它裏面的波浪,你可以變成凍結的,你可以將你自己跟那個流分開,但是那個凍結是一種死亡,而人類已經變得死氣沈沈,沒有一個人是真正活生生的,你只是一個死的重量,在潮流裏漂浮。融解!譚崔說:要試著去融解,不要變成好像冰山一樣,融解而與河流成為一體。

 

與河流成為一體,感覺與河流合而為一,併入河流裏,要覺知,那麼就會有蛻變—那就是蛻變。蛻變不是透過衝突,而是透過覺知。這三個技巧是非常非常科學的,但是依照這三個技巧的話,性就變成某種異於你所知道的東西,那麼它就不是一個暫時的解脫、不是將能量丟出去,那麼它就是沒有結束的,它變成一個靜心的圓。

 


轉自:http://www.osho.tw/ebook/book44_04.htm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