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要找出教育在今日世界的危機中擔任何種角色,我們就必須先瞭解這項危機是如何造成的。顯然,這是由於我們和他人、財物、觀念之間的錯誤價值觀所致。如果我們和他人的關係是基於自我擴張,和財物的關係是基於貪得無厭,則社會的結構必然是競爭性的、孤立性的。如果在我們和觀念的關係中,辯護某一種意識形態,而反對另一種意識形態,則猜疑和敵意,是不可避免的結果。

 

目前混亂的另一個原因,是對權威、領導人的依賴。不論是在日常生活中,或是在小學校、大學校裡,情形都是一樣。在任何文化裡,領導人以及他們的權威都是敗壞墮落的原因。我們跟隨他人,這其中並無瞭解,只有恐懼和附和順從,其結果必導致集權國家的殘暴,或有組織的教條主義。

 

將必須始於自我瞭解才能達到的和平,仰賴於政府,期望於種種團體或權威,只會製造更嚴重的衝突。如果我們接受了一種社會,其中存在著人與人之間永無止境的鬥爭和對立,則永恆的幸福便不可得。如果要改變我們的生存條件,首先,就必須改變我們自己。也就是說,必須在日常生活中覺察到自己的種種行為、思維和情感。

 

然而,我們並非真正地想要和平,我麼並不想終止剝削的行為。我們不允許我們的貪婪之心受到干預,或是我們目前社會結構的基礎遭到改變。是我們讓事情照舊繼續下去,只做一些表面的改革,因此,無可避免地,有權勢的人、狡詐的人便統治了我們的生活。

 

和平無法藉著某種意識形態而獲得,它也不依賴於立法。惟有當我們作為一個人,瞭解了我們的自我心理過程時,和平才會來臨。如果我們逃避了應由個人負擔的這個責任,而期待某種新的制度來建立和平的話,那麼,我們只會成為這個制度下的奴隸而已。

 

當政府、獨裁者、大企業以及掌握教會大權的人士,看到這種人與人之間有增無減的對立狀態終將導致同歸於盡,因此不再有利可圖時,他們可能會通過立法或其他強制的方式,強迫我們壓抑私人的渴望和野心,同時為了人類的幸福而合作。就如同今日,我們被教育、被鼓勵去做無情的競爭,那時,我們將被迫去互相尊重,為全世界工作。

 

雖然我們那時可能人人有飯吃,有衣穿,有房子住,我們卻無法從衝突和對立中解脫。這種衝突和對立只會轉變到另一方面去,只會變得更凶暴,更具破壞性。只有道德而正確的行為才是自動自發的,而且只有瞭解才能為人類帶來和平與快樂。

 

信仰、意識形態以及有組織的宗教,將我們置於和他人對立的狀態下。衝突不僅存在於各種不同的社會之間,而且存在於同一社會的種種團體之間。我們必須體會到,一旦將自己和某一個國家視為同一,一旦我們依附於安全感,一旦我們被教條所限制,則在我們自身以及世界中,將出現鬥爭和不幸。

 

僅僅教導人們成為了不起的工程師、卓越的科學家、有才氣的高級職員、熟練的工人,絕對無法促使壓迫者和被壓迫者聯合團結。我們可以眼見目前的教育制度—它對於造成人之間敵對與仇恨的許多原因都一概容忍—並不曾阻止以國家之名或以上帝之名所行的集團屠殺。

 

有組織的宗教,以及它在世俗上或精神上的權威,也同樣無法為人類帶來和平。因為,它們仍是我們的愚昧、恐懼、虛偽和自私所造成的結果。

 

因為我們渴望在現世或來世獲得安全,於是製造出一些制度和意識形態,以確保此項安全。然而,我們越是拚命求取安全,越是無法獲取它。求安全的慾望只助長了分裂,增加了對立。如果我們深深地體會而且瞭解了這項真理,不只是口頭上或智力上的明白,而是全心全意地瞭解,那麼,便會在四周所接觸的世界裡,著手於根本改變我們和他人的關係。而且,惟有如此,才有可能達到人類的團結和友愛。

 

我們大部分人都因形形色色的恐懼而心勞神疲,對自己的安全都十分注重。我們希望,藉著某種奇蹟,戰爭便會消逝,而同時我們卻一直指摘其他國家集團是戰爭的煽動者,就如同他們也同樣把戰爭的禍患歸罪於我們一樣。雖然戰爭有害於社會,我們卻隨時備戰,並且在年輕人的心中培養了黷武精神。

 

然而,軍事訓練在教育中有任何價值嗎?這就要看我們希望孩子成為何種人而定。如果希望他們成為陰狠的殺人兇手,則軍事訓練是必須的。如果希望訓練他們,支使他們的心智,是他們成功國家主義者—也就是使他們不把社會當成一個整體而對它負責,則軍事訓練便是一條良好的可循之路。如果我們喜愛死亡和毀滅,則軍事訓練顯然是重要的。將軍的任務設計戰爭,執行戰爭計劃,如果我們欲與鄰人不斷地發生戰爭,那麼讓我們不顧一切地造就更多的將軍吧!

 

如果我們活在世上,為的只是在內心以及和鄰人之間保持不斷地爭鬥;如果我們渴望流血和不幸延續不絕,那麼就需要更多的軍人、更多的政客、更多的仇恨—這正是目前發生的情形。現代文明是基於暴力,因此它是自取滅亡。只要我們崇尚武力,則暴行便成為我們的生活方式。

 

然而,如果我們希望和平,如果我們希望在人與人之間—不論他是基督教徒或印度教徒,是俄國人或美國人—有真正的關係,如果我們希望孩子成為完整的人,則軍事訓練絕對是一項阻礙,施行這種訓練,是一條錯誤的途徑。

 

仇恨和鬥爭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相信某一個特殊階級或種族優於另一個階級或種族。孩子沒有階級或種族的意識,是家庭或學校環境促使他有人與人隔離的感覺。孩子本身並不在乎他的玩伴是個黑人或猶太人,是佛教徒或天主教徒,然而整個社會結構的壓力不斷衝擊他的心,影響了他,塑造了他。

 

這裡的問題仍然不在孩子,而在成人。成人製造了一個人與人隔離而充滿了虛假價值的荒謬環境。

 

在人類之間加以區分有何根據呢?我們的肉體可能在組織和膚色方面有所不同,我們的面孔可能不太相似,然而在皮膚底下的我們是非常相像的:驕傲、野心勃勃、嫉妒、充滿暴力、具有性慾、追逐權力等等。除去了標籤後,我們是赤裸裸的;然而我們不願意面對我們的赤裸,因此我們固執於標籤—這表示我們是多麼的幼稚,多麼的不成熟。

 

為了使孩子在成長中免於偏見的影響,我們首先必須打破心中一切偏見,然後打破存在於四周環境的偏見—也就是說,把我們親自製造出來的這個不假思索的社會結構破除。我們在家裡可能告訴孩子說,階級或種族的意識是荒謬的,而孩子可能會同意我們的話,然而,當他到學校和別的孩子一起遊戲時,他便感染了這種在人與人之間加以區分隔離的態度。有時,情形正好相反:在家庭中,可能拘泥傳統,眼光狹窄,而學校的影響可能使他比較開闊。在上述兩種情形下,家庭和學校環境之間永遠存在著衝突,孩子便陷於這種衝突之中。

 

我們與孩子之間必須保持密切的關係,才能讓他健全地成長,幫助他具有知覺力,能洞察這些愚蠢的偏見。我們必須把問題加以討論,讓孩子聽聽人們明智的談話。我們也必須鼓勵已存在於他心中的探究與不滿的精神,借此幫助他去發現何謂真,何謂假。

 

不停的探討以及真正的不滿之情,促發了創造性的智慧。然而,使探究與不滿之情保持清醒,是非常困難的。大部分的人都不希望他們的孩子擁有這種智慧,因為和一個已被公認的價值加以探究詢問的孩子生活在一起,是十分使人為難的。

 

當我們年輕時,我們都是不滿的。然而不幸的是,我們的不滿之情不久便消逝了,被我們模仿的傾向以及對權威的崇拜所窒息。當我們年長時,我們便開始凝滯了,變得心懷恐懼而易於滿足。我們成為高級職員、牧師、銀行職員、工廠經理、技術人員後,逐漸地腐朽了。由於渴望保持我們的地位,我們便支持這個具有毀滅性的社會—它給予我們某種地位和安全。

 

政府控制教育,根本是一種錯誤。教育一旦成為國家或有組織宗教的聽命奴婢,則世界上便沒有和平與秩序的希望。然而,越來越多的政府開始負起監督兒童及其未來生活的任務,因為政府不這麼做,宗教團體便會設法來控制教育。

 

這種把孩子的心靈加以限制,以適應某種政治或宗教的特殊意識形態的做法,在人與人之間滋生了仇恨。在一個競爭的社會裡,人與人的團結和友愛是不可能的,而任何改革、任何專制獨裁、任何教育方法,都無法促使團結和友愛的產生。

 

只要你堅稱自己是個紐西蘭人,而我自稱是個印度人,則奢言人類團結即是一件荒謬的事。如果,你我在各自的土地上,維護著我們個別的宗教成見和經濟方式,則我們如何能成為和平相處的人類呢?如果存在著離間人類的愛國主義,當成千上萬的人因為經濟蕭條而匱乏,其他人卻富有繁華,這時怎會有人類的友愛存在呢?當我們被信仰所分離,當一群人被另一群人所控制,當富有的人權勢在握,當窮人也同樣追逐著權勢,當土地分配不均,當有人飽食而千萬人在挨餓時,怎會有人類的團結呢?

 

我們的難題之一,在於我們對於這些事情毫無真誠之心,因為我們不願受到干擾,只在有利的方式下才想改革事物,因此,我們對於自己的空虛和殘酷是不太關懷的。

 

藉著暴力,我們能獲得和平嗎?和平是藉著緩慢的時間過程而逐漸達到的嗎?顯然,愛與訓練或時間無關。我想,以前的兩次世界大戰都是為了爭取民主;如今,我們又準備進行一次更浩大、更具有毀滅性的戰爭,而人民卻比以前更無自由。然而,如果我們把權威、信仰、國家主義以及整個階級區分的態度等有害於瞭解的種種障礙除去的話,結果會如何呢?我們將會成為沒有權威的人,而我們之間彼此有直接的關係—那是,也許就會有愛與同情。

 

在教育上,就像在其他各方面,重要的是造就能瞭解而富於愛心的人,他們的內心不會充滿空洞的言辭,而是充滿只用心智製造出來的東西。

 

如果我們要思考、關懷、愛惜快樂的生活,瞭解自己則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我們希望建造一個真正開明的社會,我們的教育者就必須瞭解何謂完整的人,如此才能將此種瞭解賦予接受教育的孩子。

 

這種教育者對於今日的社會結構來說,是一種威脅。然而,我們並非真正想建造一個開明的社會。因此,任何教師如果洞察了有關和平的一切問題,而指出國家主義的真正含義以及戰爭的愚蠢,他便會立刻失去職位。大部分的教師知道這種情形後,便妥協了。因此,他們也就助長了今日的剝削和暴力的制度,使其持續不墜。

 

顯然,要發現真理,就必須從我們自身中的掙扎和與鄰人的紛爭中解脫。當我們內心沒有衝突時,也就不會有外在的衝突。由於內心的掙扎,向外表現而成了世界上的衝突。

 

戰爭,是我們每日生活所投射而成的血腥表現。我們每日的生活促成了戰爭,如果我們不改變自己的話,便會引起國家、種族間的對立,引起對於意識形態的幼稚爭執,軍隊的擴增,對國旗的崇拜,以及許許多多引起集體屠殺的暴行。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一生的學習
轉自:http://www.zhlzw.com/lzsj/xll/162120.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