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通了一個讓我有些沮喪而無奈的電話,因為一個貌美如花的青年女子選擇帶著女兒,在仇恨中度過餘生,她憤怒的叫聲和悲痛的哭聲讓我深深了悟她的處境,我一心想幫她解開這個仇恨的心結,活出生命的另一種可能。

 

但她很堅決,掛下電話,她發來短信:讓我在仇恨中活,只要仇恨的力量夠大,就一定可以影響前夫的現有家庭,影響他的老婆、兒子!言語裡,無不透出咬牙切齒的恨。

 

我試圖幫她走出生命的迷局,但是失敗了,她認為:如果自己接受幫助就是在幫對方的忙,解對方的結,讓對方逃過懲罰,她堅決不要,她要跟對方耗一輩子,跟他現在的兒子耗一輩子。當我聽到她的女兒把父親的衣服剪成碎條時,我仍然看到的是深深的恨,對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來說,這個負擔,她背不起,也不應該背。

 

遺憾之餘,靜下心來,我接受自己的無能為力,接受她此時此刻作出的生命選擇。我能做的,只是退守、等候、陪伴。

 

我其實告訴了她,自己曾經也有過類似經歷,並且可能比她還慘,還不如。

 

塵封了十八年的一段真實往事,為了這位在電話裡歇斯底里的年輕女子,我特地在今夜把它寫出來,希望這位女子在暗室裡能看到一點光明,希望她真的能夠放下仇恨,發現生命裡的另一種可能性...


 

穿過婚姻的廢墟

1992年。某夜。廣西北海。我鼻青臉腫、面目全非、披頭散髮、穿著睡衣、光著雙腳,被一個發狂、嘶吼著的男人追趕,他拿著珵亮的菜刀。這個人,是我的前夫。

 

我光著腳,奔跑到一座建築工地的廢墟上,我踡縮在角落裡,幾乎是趴在地上,渾身顫抖,臉上、身上、腳上到處都是流血、淤青的傷口,痛入心扉,悲傷滿膛,卻不敢大聲哭泣,因為怕他發現。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已經四肢麻木到不能起身,渾身冰冷。又是好久,遠處幾聲嬰兒的啼哭,我想起我那剛滿月的孩子,我想要打個電話回家。身無分文,我蹣跚著走到一扇亮著燈的窗前,兩個工人正在裡面聊天,我看到桌上的電話,眼睛裡立刻充滿渴望。我平生第一次,開口央求陌生人:師傅,幫幫忙,請讓我打個電話,好嗎?兩位工人看到窗外這個披頭散髮、鼻青臉腫的女人,扭過身去,堅決地扔下一句:不行!並把窗戶關住。似乎很怕這個「瘋女人」偷他們窗裡的東西。

 

那一刻,我又想起了「死」。這個字已經伴隨了我一年多了,當我才認識兩月,便草率踏入與一個(婚後發現此人歇斯底里、有嚴重暴力傾向)男人的婚姻後,我想過,也做過,只是後來醫院裡灌腸洗胃的痛苦經歷讓我已經無法忍受了。在這個婚姻裡,我所有曾有過的自尊、驕傲、自信…都被打得一敗塗地,經常被暴力折磨,打得面部變形,身體受傷,兩三個月出不了家門的事常有。到各種場所抓奸的事也是常有。如果沒發現,他會主動提供線索。他若干次地懷疑:你真的嫁給我了?我是祖宗八代哪輩子燒了高香能娶到你?不敢相信。每次暴打完後,他會跪地請求原諒,也會痛哭流涕,也會懺悔,為自己的無法自控。但每每發作時,又完全變成另一個狂燥、恐怖的人。

 

「死」這個字可以讓我一了百了。但是,孩子,她怎麼辦?我不能把她扔向一個痛苦、黑暗的深淵。我又回到廢墟上,呆坐。

 

天快亮了,他的兄弟找到了我,第一句話就是:楊姐,他要是能改早就改了!我到現在還清楚地記著這句他兄弟的話。是啊,這場追殺,又是因為他在外面沾花惹草的事被我發現,起了爭執,最後又演變成一場惡鬥。

 

當時,我也從來沒想明白:我這樣一個家境良好、受過高等教育、從小到大都表現優秀的女孩子是怎樣遇到這樣一個十惡不赦的惡人爛人?因為他對我的一次次無情的傷害,我要恨他一輩子!甚至,連殺了他的心都有。

 

1993年4月,我終於成功地離了婚(之前,他發誓要拖我一輩子,堅決不離)。十六年,我沒讓孩子再見過親生父親(也沒要過他一分錢的撫養費),直到2009年11月。2010年春節,孩子和她的親生父親一家第一次團聚,在貴州老家過了年。

 

這些年,我對這段婚姻有過無數次的反省。我終於看清:對於兩個「我執」強大,對兩個用不成熟心態來相處的男女,結果一定是兩敗俱傷。我,居高臨下,蔑視、鄙夷、嘲諷、憎恨,他,軟硬兼施,始終圍攻不破這道心牆,用盡手段也不能被接受,真的苦啊。當他用盡一切辦法,錢、車、房、錦衣華服、拳頭、惡言…仍然無法真正地擁有一個女人的心時,他的無力、可憐才是最值得同情的。黑暗裡的人更需要愛(這是我從去年的一次催眠個案裡得到的啟示)。那時的我們,都不懂:關係裡沒有輸贏對錯,你高我低,要麼雙輸,要麼雙贏。

 

感謝有過這樣一段當時覺得世界末日的黑暗經歷。感謝生命裡有這樣一個給我帶來嚴苛考驗的男人。2009年,我發現,我已經可以愛他,像愛每一個生命。

 

曾有過的仇恨已經化掉。雖然他對我身體上的傷害仍有痕跡。但是,心裡,我已經完全接受了這段婚姻經歷。我清楚地看到我的那些驕傲、自尊、不容侵犯…的背後都是一種強烈的自衛模式,我看到自己以一個孩子的心態在對父愛的渴求遭遇挑戰時,自己的那些悲傷、憤怒…也清楚地看到那些對我的傷害背後,他的自卑、脆弱、無助、不敢相信…

 

婚姻的廢墟,我穿過了。

仇恨的坎,我跨過了。

我相信,你也可以,美麗的女子。

祝福你!

 


後記:此文出來,很快有學員短信:沒想到外表開朗豁達的虹姐有過這麼慘痛的經歷,也為你有的這份感悟感動,但疑問是:當時他這麼對你,你怎麼可能還再給他更多的愛?如果當時你能看破關係的迷局,是否前夫就可以改掉暴力和尋花問柳?

 

我的回答是:如果事情都能按我們的推理、邏輯來進行,何來因果?何來業?

 

生命總是這樣不可思議,充滿各種可能性。

 

就像我的第二段婚姻,關係複雜但充滿幸福,這段婚姻裡我在學習另一段功課,我學習以成年人的態度跟對方相處,包括接納他的前段關係和前妻生的孩子,接納自己的不完美,接納雙方的差異性。現任先生是位豁達大度、單純、心地寬廣的男人,2010年1月23日,是我們結婚十五週年紀念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c96100100hzdd.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 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