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意識到心靈的所有活動—當觀察者觀照心靈的時候起分別心,而引起觀察者和被觀察者之間的衝突—他難道沒有看到持續形成的印象,和各種快樂、不幸、意外、侮辱的記憶,以及各種不同的印象、影響和壓力?這些東西充滿在我們的心靈中。思考一下性行為,描繪一下它,想像一下,維持住那種被喚起的情緒,就得到刺激了。這樣的心靈不是禁慾的心靈。


禁慾的心靈是一種完全沒有影像的心靈,沒有印象,才是禁慾的心靈。而心靈才會永遠純真。「純真」意味著沒有受到傷害的心靈—或傷害別人,它無法去傷害別人,所以也無法被別人傷害,但仍然是非常容易受傷害的。這樣的心靈是純潔的心靈。但是那些立過禁慾誓約的人是一點都不純潔的;他們無止境地和自己爭戰著。我知道在東、西方各種的修道士為了尋找上帝而飽受折磨,他們的心靈被扭曲、受著煎熬。


這些都和快樂相關。愛和快樂的關係在哪裡?追求快樂和愛之間的關係是什麼?表面上看來,是一體的。我們的德性基於快樂,我們的道德也基於快樂。我們認為你可以藉著犧牲得到它—這會給你快樂!—或抵抗,這可能會給你成就事情的快樂。如果在快樂和愛之間有這樣的事,那麼界線在哪裡?兩者可以合為一體、交織在一起嗎?還是它們一直是分開的?


有人說:「愛上帝,那個愛和褻瀆的愛無關。」你知道這些不只是幾世紀以來的問題,而是從開天闢地以來就有了。而兩者分別的界線在哪裡,或是沒有任何分別的界線?這個不是那一個,而如果我們在追尋快樂,就像大部分的人—以上帝之名,以和平之名,以社會改革之名—而愛在這些追求中的地位又何在?


所以必須深入那些問題:快樂、享樂和喜悅是什麼?祝福與快樂有關嗎?別說有或沒有,讓我們找出答案。看看那美麗的樹、雲、水、夕陽、無垠的天空、男人、女人和小孩的臉。沉醉在真正美的事物中,是一大享樂,是一種對不凡、高貴、清明和可愛的事物的欣賞。當你拒絕快樂,你就拒絕了所有對美的知覺。宗教就是拒絕了它。最近我聽說,在西方世界,風景畫進入了宗教畫的領域,然而在中國和東方,風景畫和樹卻一向是被認為是高貴和具有宗教性的。


為什麼心靈會追尋快樂?這不是對或錯的問題,但這個快樂原則的機制是什麼?如果你說你同意或不同意,那我們就迷失了,但是如果我們一起找出原則是什麼,快樂的機制是什麼,那麼也許我們將知道真正的享樂是什麼。而喜悅和祝福是什麼,哪一項包含了狂喜?狂喜和快樂有關嗎?喜悅可以變成快樂嗎?


快樂的機制是什麼?為什麼心靈一直追尋它?你不會沒有知覺—看到美麗的房子,或陽光灑在可愛的綠地上,或在無垠的沙漠中,沒有一點綠草,還有廣闊的天空。你不能避不看它,而看到就是一種快樂、一種愉悅,不是嗎?當你看到一張可愛的臉龐—不只是結構對稱的臉,而是有深度、美感、特質、智慧和活力的臉—看到這樣的臉真是令人驚喜,而一旦你知覺到就有了愉悅。


愉悅何時變成快樂?你看到米開朗琪羅完美的雕像,你看著它,它是最傑出的作品,不是指主題,而是它的品質。看到它就會產生極大的快樂和愉悅。你走開了,心靈在回想它,開始思考。你認為那是多完美的作品。看到的時候,有很美的感覺,看到絕妙事物的品質。然後思想會喚起它、回憶它,而且會記住你看見雕像時的快樂。然後思想創造了快樂,它帶來活力和延續,所以當你看見雕像時,感覺就出現了。所以,思想要為尋求快樂負責。


這不是我發明的說法,你可以看到的。你看過美麗的夕陽,然後你會說:「但願我能回去再看一次。」在看到夕陽的時刻,你並沒有快樂,你只是看見絕妙的事物,滿是光芒、色彩和深度。當你離開回到你的生活中,你的思想說:「那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我希望能再有這種經驗。」所以,是思想讓快樂永存不朽。這就是機制嗎?然後會發生什麼呢?你從此再也看不到那夕陽—再也看不到!因為最初看到夕陽的記憶仍然留存著,而你總是和它比較。因此,你再也看不見任何新的事物了。


所以,有人問:你可以看到夕陽、美麗的臉、你的性經驗或任何事物,看到它而且結束它,不再存留在心中—不管事情是極為美的或有很深的悲傷,或生理或心理上的痛苦?你能看到它的美,而把它全部結束,完全地結束,不保留到第二天、下個月和未來嗎?如果你保留起來,思想就會玩味。思想就是把那件事、那個痛苦,或能給你愉悅的事儲存起來。所以一個人如何不去避免,而要意識到這全部的過程,而不讓思想去操控?

我「想要」看夕陽,我「想要」看那些樹,它們充滿了大地的美。它不是我的地球、你的地球,它是我們的地球。它不是英國的地球、俄國人或印第安人的,而是我們的地球;沒有界限,沒有醜陋、野蠻的戰爭和人的惡念。我想要看到所有的一切。你看過山丘上的棕櫚樹嗎?多麼美啊!你看過原野上的一棵樹嗎?我「想要」看,我「想要」享受它,但是我不想把它縮減成醜陋的小小快樂。而思想會縮減它。


心靈如何能在需要的時候就運作,不需要的時候就不運作呢?只有在真正覺察到思想的整個機制,思想的結構和本質的時候。它必須這樣運作—絕對合乎邏輯、健康地、不會神經質或個人地—而它沒有任何地位。所以,什麼是美和思想?理智可以感覺到美嗎?它可以描述、可以模仿、可以複製、可以做許多的事,但是所描述的是那不被描述的本身。我們可以再繼續深入地談論了。


所以,當一個人瞭解快樂的本質和原則時,愛是什麼?愛是嫉妒嗎?愛是佔有嗎?愛是支配、依附嗎?你知道生活中所有的情形—女人主宰男人,或男人主宰女人。男人想追求所以去做了什麼,他是有野心的、貪婪的和嫉妒的。他渴望地位、聲望。他的妻子說:「天哪,不要做那些無聊的事,過過不一樣的生活。」所以兩人中就有了隔閡—即使他們是睡在一起。有野心時,在個人追尋他們私自的快樂時,會有愛嗎?


而愛是什麼?顯然地,只有在野心、競爭、想出名這些事都不再出現時,才有可能出現。我們的生活就是:我們想要出名,有所成就,成為作家、藝術家,或什麼偉大的事。這些都是我們要的。這樣的男人或女人知道愛是什麼嗎?那表示,對一個為自己工作的人來說,不只在小地方,而是與國家、上帝、社會活動、一連串的信念認同,他會有愛嗎?當然不會。而這就是我們跳入的陷阱。我們能注意那陷阱,真正地注意—不是因為某人的描述—注意那陷阱並將它破壞嗎?那就是真正的革命,不是愚蠢的去用炸彈和社會改革來進行。雖然社會改革是必要的,但是炸彈卻不是。


所以,有人不知不覺地發現或碰上,沒有刻意,這個東西就稱為愛,而其他的則不是。當我們真正瞭解快樂的性質和思想如何破壞能令人極為喜悅的事時,它就會發生了。喜悅不能夠轉化成快樂。喜悅是自然產生的,但是當你說:「哦!我很快樂」的時候,你就不再快樂了。


在人類的關係裡,愛是什麼?在人類的關係裡,愛的地位是什麼?有任何地位嗎?然而我們必須一同生活,我們必須合作,我們必須一起撫育孩子。有愛的人會送兒子上戰場嗎?這是你的問題。你有孩子,而你的教育正讓孩子去戰爭、殺戮。請找出答案!什麼是愛,而對我們人類的生存又有什麼關係?我認為問題只能從這方面得到解答—真正地,不是口頭上或知識上—當快樂、思想、所有的原則,和這種變化被瞭解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一個全然不同的關係。

 
布洛伍德公園·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一日

 


克里希那穆提 著
羅若蘋 譯
http://www.99csw.com/book/592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