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沒有任何比失去小孩更悲慘的事,但小孩的靈魂在天堂是活躍的,而且繼續以非常快樂和有意義的方式活下去。有好幾年,我的天使療法的個人看診,只限定為失去小孩的家庭做免費解讀。透過與這些在另一世界年輕人的談話,我學習到甚多。


失去一個小孩所帶來的深沉愧疚感,遠甚於我所見的任何事。大部分的父母感到沮喪,想著他們是否可以避免,或是認為—他們是否在某方面造成他們小孩的死。他們腦中不斷縈繞著:「要是…就好了。」「要是我不讓艾米那晚開車就好了。」「要是我多注意,當丹說他不快樂時就好了。」或是「要是我嚴格一點,不讓約瑟夫逗留在外這麼晚就好了。」


然而,斥責你自己無法讓你的小孩起死回生。我想和你分享一些資料,或許可以協助你的心療癒。

 
年幼的小孩對死亡有不同的看法。五歲或小於五歲的小孩,沒有像我們一樣的死亡概念。這是為何很難向幼童解釋親人去世的永久性。小孩會不斷地詢問:「那爺爺什麼時候會回來?」不論你已經解釋了多少次,關於爺爺現在已經在天堂的事。

 
所以,當嬰兒和幼童去世時,他們並不瞭解自己已經死去,畢竟,他們感到很快樂和活力。他們想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在哭?」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去世,趕忙到悲傷的親人身邊去協助,用無形的禮物讓家人快樂起來。有一次當我為一位失去四歲女兒的母親做解讀時,這位婦人開始無法抑止地哭泣。去世的小女兒自靈魂界開始畫彩虹安慰她的母親。每當她畫好一張圖給母親看時,我便同時描述這情形。

 
「當她活著的時候,她熱愛畫彩虹,」這位母親懷念地對我說「她也知道彩虹會令我會心一笑。」

 
小孩在天堂不會懷恨。我從未遇到一位去世的小孩(或大人)為他們的死而責怪別人。甚至被殺害的受害者對兇手都能原諒,瞭解到執著於憤怒只會傷害他們自己。被殺害的人或許會協助監禁罪犯—但並非出於報復,而是為了避免其他殺害再度發生。

 
被墮胎的小孩不會責怪他們的父母親,他們也不瞭解自己已死亡。事實上,那些因墮胎、流產或死產等因素沒有完全出生的小孩,靈魂會留在母親身旁。那些靈魂在母親下一個受精嬰兒身體為「第一順位」。所以,如果你曾失去一個幼兒或胚胎,而從那之後又懷另一個小孩,極有可能這是相同的靈魂。如果母親沒有再懷下一胎,那靈魂便會在母親身邊長大,作為母親的指導靈的角色。或是小孩的靈魂會進入物質世界,並以另一種方式進入母親的家庭,例如,透過領養或是成為她的甥侄女或甥侄子。

 
小孩子的靈魂擁有大智慧。小孩子的身體雖小,這並不意味他們的靈魂是年輕、無助或無知。所以,我們需要考慮小孩的靈魂對死亡的時間點負某些責任。一個人在沒有他自己的同意下,是不會死去的。

 
詢問任何一位醫生或護士,他們會告訴你有關人們死於輕度的疾病,是因為他們希望如此的故事。他們也會敘述振奮人心的案例—關於那些決定活下來的人,戰勝所有醫療的不可能。
 

或許這難以接受,不過,你的小孩在你作好準備面對他的離世時,他可能早已下決定要回天上的家。在我的《天使療法》一書中,敘述天使所說的,他們不瞭解我們自何處得來的想法,認為每個人應該活到九十歲!

 
如同先前所提,在受精之前,我們和天使與指導靈共同決定我們離開身體的年齡。一位已逝的青少年告訴我,在他車禍之後,他的天使給予他要存活或死亡的選擇,天使也顯示給他看每一個決定的結果。在我為這位男孩和他母親溝通的解讀中,他透過我對母親傳達以下訊息:


「我透過選擇死去給予你一份禮物,雖然你或許無法瞭解,我看到如果我選擇活下去,會是嚴重的殘廢。我知道那對於你,你的經濟和我而言,會是多麼沉重的壓力。我發現這壓力會影響你的婚姻。如果我真的選擇活著,我可能會感到無助和慚愧!所以,請原諒我,作了離開身體的決定。天使顯示給我看你也會感到悲痛,但你終究會從中復原並走出來。他們顯示,讓我看到你和爸爸會維持婚姻,並支持彼此。


所以,請接收我的禮物,請瞭解我的選擇!過去你總是以我為榮,現在我需要你為我所下的決定引以為榮。請相信我在這裡是非常非常的快樂。」
 

這位母親告訴我,當她兒子在車禍後送到手術室時,醫生報告說他的生命跡像是斷斷續續的。「他說這有點像我和兒子的生命在拔河,我的兒子回到他身體一會兒,離開一會兒,然後再回來。」

 
這位女士盡她所能接受,並視她小孩的決定為恩典。我的諮詢協助她,運用祈禱和參加悲傷支持團體,以增進她關於兒子之死並非無意義的信心,以及指導他在天堂是快樂和平靜的。

 
所有的受苦現在已結束。許多父母想像他們的小孩在死前承受極可怕的痛苦,而令自己發狂。我並不想美化它—許多人在死亡過程中,的確經歷肉體痛苦和恐懼的過程。幸運地,神的慈悲創造一些保護措施,幫助我們停止對於過度疼痛的覺知。人的身體會變微弱,此人會解離(到意識的某處),靈魂在精神極度痛苦變得難以承受之前,會自身體離開。我發現大部分父母的假想,比小孩實際遭受的痛苦要悲慘十倍。

 
小孩在天堂從未孤單。祖父母、姑姑(阿姨)、叔伯、摯愛的寵物和其他小孩,會圍繞任何去世的小孩。通常,住在另一世界的小孩,會和他們在世上認識的親戚,以及/或是作為他們指導靈的親戚同在。在天堂,你能顯化任何你所喜歡的房屋,所以在彼岸的小孩有個非常正常的生活,住在舒服的家中,被充滿愛的家人和朋友所圍繞著,我從未見過一位去世的小孩是孤單的。

     
極大多數自殺的年輕人,在天堂過得非常良好。有個關於自殺的人會入地獄並為他們的「罪」受苦的迷思。羅賓·威廉斯所主演的電影《美夢成真》當中似乎強調這迷思(雖然我相信編劇對於自殺是隱喻式的,但許多跟我談過話的人則照字面意義理解)。

 
自殺在天堂並不被贊同,因為它浪費了可以作為光的服務的身體。然而,沒有人批評自殺的人,而他們也沒有被投入地獄或地牢。一旦瞭解,他們造成尚活著的家人那麼多的痛苦時,出於他們所感到的極度愧疚,可能創造出像地獄般的情境。但大多數我與之對話的去世的人,在他們自殺不久,很快就原諒自己和他們所氣憤的人。

 
天使和指導者圍繞在這些人身邊,如同他們的心理健康諮詢師。你的祈禱也幫助提升他們的靈性和療癒。他們時常被指派從事某種社區服務工作,例如。成為即將自殺者暫時的指導靈,勸導他們不要自殺。

 
愧疚不代表愛

 
父母的愧疚似乎來自撫養小孩,而這可怕的感覺也隨著小孩變得生病、受傷或死去而並發。然而,愧疚並非愛的形式,它實際上是隱藏的攻擊。每當我們感到愧疚,我們便攻擊自己並貶低其他人的自由意志。最極端的愧疚是一種傲慢,例如,當我們幻想我們早應該能迅速介入並挽救。或許我們真的可以,也或許不能。而在已發生事實之後的揣測又有何用?我們已逝的鍾愛的人,特別是我們的小孩,希望我們是快樂的。我所知道達到喜悅的最佳途徑是,透過我們的天分、熱情或興趣提供服務。

 
某些事讓似乎毫無意義的死亡變得有意義,做這些事對去世的小孩而言是個活生生的紀念碑。例如,以紀念小孩名義植樹,為相同遭遇的小孩發起五公里慢跑籌募基金,對家長團體發表與你的小孩生與死相關主題的演說,在駕照背後附上器官捐贈的標記(確實告知你的家人有關你想成為捐贈者),寫一篇有關你小孩的文章,以他的名字為一顆星星命名,或是以你小孩的名義成立基金會。不論這些努力似乎是多渺小或是在紀念意義上多英雄式,你的小孩都會非常感謝。他也極可能在這計劃上協助你。

 

作者:朵琳.芙秋
譯者:王愉淑
摘錄及編輯:宛沂
本文摘自《如何聆聽天使的訊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0776da80102vg5u.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