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覺得非常孤單,而且渴望和別人有一些親密的關係。我找不到朋友,我該怎麼辦?


克:我們的困難之一就是,我們想要通過某件事,通過某個人,通過象徵,通過信念,通過美德,通過行動,通過友誼來得到快樂。我們認為快樂,或事實,或者不論你稱它做什麼,能夠通過某些事而得到。所以我們覺得藉著行動,藉著友誼,藉著某些理念,我們會找到快樂。


因為寂寞,所以我想要通過某個人或某些信念而得到快樂。但是我還是寂寞,它一直在那裡,在表面之下。但是當它嚇到我時,我並不知道這寂寞的內在性質是什麼,因此我會想找個東西依附。如此我認為通過某件事,通過某人,我可以很快樂。所以我們的心裡總是關心著要去找到這些東西。通過傢俱,通過房子,通過書本,通過人們,通過信念,通過儀式,通過象徵,我們希望從某些事物之中來發現快樂。所以那些事,那些人,那些信念,就變得特別重要,因為我們希望通過它們來得到快樂。所以我們開始依賴他們。


但是有了它們,我們仍然不瞭解、也未能解決這件事,焦慮、恐懼仍然在那兒。而且甚至當我看到它在那裡時,我還想要利用它、經歷一下,看看之後有什麼。所以我的心靈利用每件事作為超越它的方法,因此使得每件事都變得很瑣碎。如果我利用你來滿足我的快樂,那麼你就變得非常不重要,因為我所關心的是我快不快樂。所以當我的心裡只關心著能不能通過某人,通過某件事或通過信念來得到快樂時,我不就把這些方法變成短暫的了嗎?因為我關心的是別的東西,更進一步地說,去掌握住另一種東西。


我應該去瞭解這種寂寞、這種疼痛、這種極為空虛的痛苦,難道這不是非常重要的嗎?因為如果我瞭解這些,也許我就不會利用任何事來獲得快樂,我將不會利用上帝來獲得和平,或利用儀式來得到更多的感動、興奮和靈感。正在侵蝕我的心的是恐懼、寂寞與空虛。我能瞭解嗎?我能解決嗎?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是寂寞的,不是嗎?做我們想要做的,去廣播、寫書、參政、禮拜,這些都不能真正消除寂寞,我可能在社會上很活躍,我可能用某些人生哲理來肯定自己,但是無論我做什麼,寂寞仍然在那裡,在我的下意識深處,或是在我的生命深處。


我要如何處理這種情形?我如何把它顯露出來,而且完全解決它?我一再所做的只是責備它,不是嗎?我不知道在害怕什麼,而這種恐懼是譴責的結果。畢竟,我不知道寂寞的特質到底是什麼。但是在我的心中已經替它作了判斷,說它很可怕。心靈對事實有意見,對於寂寞有看法。就是這些看法、這些意見造成了恐懼,使我不能真正把寂寞看清楚。


我希望我把自己的意思表達清楚?我很寂寞,而且我害怕它。是什麼引起恐懼?難道不是因為我不知道寂寞的意義嗎?如果我知道寂寞的內涵,那麼我就不會害怕它。但是因為我知道它可能是什麼,所以我逃避它。而正是逃避製造了恐懼,讓你不敢面對它。要面對它,就要和它在一起,不能指責它。而且當我能面對它的時候,我就能愛它,看清楚它。


那麼,我所害怕的寂寞只是一個字眼嗎?它實際上不是一個必要的存在,也許經過哪一扇門我會找出真相?那扇門可能進一步引導我們,所以我們的心明白在這狀態中一定是孤獨的,不受污染的。因為所有其他遠離寂寞的方法都是脫離正軌的、逃避的、分散的。如果我們的心可以與它在一起,而不指責它,那麼也許通過它,我們的心會發現孤獨的狀態,一顆不只寂寞而且是完全孤獨的心,不依賴、不試圖通過某些事來發現真相。


我們必須非常孤獨,只有我們的心不再尋找快樂、尋求美德或製造阻力時,才能知道孤獨不是由環境造成的,知道孤獨不是孤立,孤獨是有創造力的。只有孤獨的心—而不是被它自己的經驗所污染墮落的心—才能發現這些。所以也許我們瞭解了寂寞,如果我們知道如何面對它,就可能打開通往真相之門。


問:我很依賴別人,特別是心理上。我不想再依賴。請指點我不再依賴的方法。


克:在心理上,在我們的內心裡是依賴別人的,依賴儀式、依賴理想、依賴事情、依賴財產,不是嗎?我們是依賴的,而且我們想要擺脫依賴,因為它給我們帶來痛苦。只要依賴令我滿意,只要我在它裡面發現了快樂,我就不會想要擺脫依賴。但是當依賴傷害了我,帶給我痛苦的時候,當我所依賴的事情逃避我,瓦解了,離開了我,轉而去看別人的時候,那時我就想要擺脫依賴了。


但是,我真的想要完全擺脫心理上所有的依賴嗎?還是只想擺脫那些帶給我們痛苦的依賴?很明顯地,是要擺脫那些帶來痛苦的依賴和回憶。我不想完全擺脫所有的依賴,我只想要擺脫特定的依賴。所以我想找出方法可以讓自己擺脫依賴,我向別人請教,如何來幫助我擺脫那個帶來痛苦的依賴。我不想要擺脫所有的依賴。


有人可以幫助我擺脫依賴,擺脫部分的依賴或完全的依賴嗎?我能告訴你一個方法—解釋、字眼,或技巧嗎?經由我告訴你的方法、技巧,或是給你的一個解釋,你就會擺脫依賴嗎?你還是有問題,不是嗎?你還是有痛苦。並非經過我的指點,經過你和我一起討論,你就能擺脫依賴。那你該怎麼做?


請你注意這個問題的重要性。你正需要一個讓你能擺脫特定依賴或所有依賴的方法。這個方法是「解釋」,不是嗎?你正要練習運用這個方法及生活使你擺脫依賴,所以這種方法變成了另外一種依賴。你在試著使自己擺脫特定的依賴時,已經引入另外一種形式的依賴。


但是如果你真正地關心如何擺脫所有心理上的依賴,如果你真的關心,那麼你就不會去尋求某一個方法或某一個方式。然後你會問一個很不同的問題,不是嗎?你會問你是否有能力處理它,也就是處理依賴的可能性。所以,這個問題不是如何擺脫依賴,而是,我有能力處理這整個問題嗎?如果我有能力,那麼我不再依靠任何人。只有當我說我不能的時候,我才會這樣要求:請幫助我,告訴我一個方法。但是如果我有能力處理依賴的問題,那麼我就不會要求別人幫助我解決這個問題了。


我希望表達得夠清楚。我認為不去問如何擺脫依賴是很重要的,而應該問我有能力處理這個問題嗎?因為如果我知道如何處理,那麼我就能擺脫這個問題,所以我不再要求一種方法、一種方式。但我有能力處理有關依賴的問題嗎?


現在,在心理上,當你問你自己那個問題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當你有意識地問,我有能力擺脫依賴了嗎?在你心理上會發生什麼結果?你不已經擺脫依賴嗎?在心理上,你已經依賴,而且現在你會說:我有能力使自己擺脫依賴嗎?很明顯地,在你認真地問你自己那個問題的時候,你已經不再依賴了。


我希望你不只是口頭上說瞭解,而且還要在實際上經驗我們正在討論的內容。那就是傾聽的藝術—不只是聽我的話,而是真正地聽你內心發生的事。


當我知道我有能力的時候,問題就消失了。但是因為我沒有能力,我就想要得到指點。所以我創造了主,創造了上師,創造了救世主,創造可以拯救、可以幫助我的人。所以我變得依賴他們。然而如果我有解決問題、瞭解問題的能力,那麼那就是非常簡單的,而我也不再依賴。


這並不意味著我充滿著自信。來自自己—「我」的信心,不會通往任何地方,因為那樣的信心是自我封閉的。但是正是這個問題—我有能力發現真相嗎—給了一個人特別的頓悟和力量。問題不是我有沒有能力—而是我能有嗎?然後我將知道如何打開心門,它一直被自己的懷疑、焦慮、恐懼、經驗和知識封閉了。


所以當全部過程被瞭解的時候,能力就在那裡。但是通過任何特定模式的動作,是無法找到那種能力的,我不能通過個例而來瞭解整體。經由針對特定問題的分析,我無法瞭解全部的情形。所以我有能力看到整體的狀況嗎—不是瞭解一個特定的事件,一件特別的事情—而是看到生活中的所有過程,它的哀傷,它的痛苦,它的歡喜,它永遠追尋安慰的心理?如果我能認真地問自己那個問題,那麼能力就在那裡。


有了那種能力,我能處理所有的問題。生活中總是有各種問題,總是發生一些事,有各種反應,這就是生活。因為我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些問題,所以我就去找別人幫忙,向他們請教處理問題的方法。但是當我問自己這個問題:我能有這種能力了嗎?這時候,就已經是信心的開始,不是「我」的信心,自己的信心,不是藉著累積產生的信心,而是每天反省自身的信心,不是通過任何的特別經驗或任何事情,而是經過瞭解,通過自由,所以心才能發現什麼是真實的。


倫敦·一九五三年四月七日


克里希那穆提 著
羅若蘋 譯
http://www.99csw.com/book/592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