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離開後我們又重新坐了下來。我們中的一人問埃彌爾,是否任何人都能掌握療癒術。他回答說:「只有當人學會追溯到事物的本源時,他才能獲得療癒的能力。我們只有能夠懂得一切不協調都並非來自於上帝,才能獲得掌控這些不協調的至高權力。那鑄造你們命運的神,並不是個像塑造黏土的陶匠一樣塑造你們的強勢人物。那是居於你們自身之中和你們周圍的一股強大的神聖力量。我們也可以在所有實體中、在所有物質周圍找到這股力量。你們可以隨心所欲地運用這個力量。假如領會不到這一點,你們就不會對自己有信心。治療不調和的最強有力的辦法,就是知曉它並非來自於上帝,知曉上帝從未創造過它。


大腦能夠收集並記錄一件物品發送出的、由眼睛所傳遞的波。它能記錄下光、影和色彩的振動。它也能夠借助內視力將其複製、從而使之顯現出來。這樣我們便可重新看到那些有形的畫面。你們每次在照相機裡將一塊感光板置於光中時,就是運用了這個現象。那塊感光板接收並記錄你們想要拍攝的對象發出的振動。在這之後要把效果固定在那塊感光板上,以使其變得持久、可見。過不了多久你們就將發現,人們可以記錄並放映被拍攝對象的運動和色彩。人們會先把這些運動和色彩固定下來,然後按照它們被記錄時的振動頻率將那光與色放映出來。(註:原著於1921年出版,距今是94年前)


對於思想、話語和行為來說也是如此。大腦中每一組特定的細胞都會記錄一系列與之相對應的振動。當我們把這些振動再次投射出來時,我們就能按照其原始頻率將其準確地再現,只要那些特定細胞中的每一個都被保持在適當的運行狀態中。


還有一系列特定的腦細胞能夠接收、記錄、固定並再現和放映由其它身體或形態發送出的思想、行為、動作和圖像的振動。這些細胞使我們可以幫助他人和自己來控制思想。也正是通過這些細胞,像戰爭、地震、洪水、火災這樣的事故和災難以及所有世俗之人被迫承受的不幸才得以出現。某個人看到一件事發生了或者想像它發生了,與之相應的振動便固定在了上述細胞上,然後這振動被發送出去並顯現在很多個大腦的相應細胞上,如此發展下去直到那個事件被牢牢地確定下來以致它真的發生。


所有這些動盪都可以避免,只要人們立刻取消相應的想法,只要人們不允許那些振動固定在腦細胞上。那麼這些想法就再也不能引起反響了。所有災難都是通過那些細胞而被預告出來的。


此外還存在著一系列特定的腦細胞,它們能夠接收、記錄和固定來自神聖思想的想法及行為的振動,而一切真實的振動都是在這神聖思想中被創造和發送出來的。上帝將一切實體都浸潤在這個神聖思想之中。這神聖思想不斷發送出神聖而又真實的振動。我們能夠接收這些振動,並且可以再將其發送出去,只要我們將那些細胞保持在它們真實的運行狀態中。我們不具有神聖思想,但我們具有能夠接收和投射其振動的細胞。」


埃彌爾停了下來,屋裡出現了一陣深深的靜默。隨後一個畫面出現在房間的牆壁上。它起初是靜止的,但很快便活動了起來。大約一分鐘後這畫面的背景改變了。那一系列場景呈現的幾乎是各個大陸上繁榮的活動中心區所發生的一切。這些場景變化得非常快,但我們還是有時間辨認出許多熟悉的地方並說出它們的名字。特別是其中有一個場景再現了我們於1894年12月在加爾各答下船登岸的情景。在這之後很久我們才聽說電影術,而當時那些畫面將人們和無生命之物的所有動作都再現了出來。


在那一個小時中,這些畫面持續湧現,當中有時會間隔大約一分鐘。當它們閃現過去時,埃彌爾又開口說道:「這些畫面呈現的是目前這個世界上的狀況。請注意在大多數地方,普遍的和平與繁榮的氣氛都佔了上風。愉快、滿足的感覺幾乎遍及全球。人們看起來並不心慌意亂,而是顯得挺幸福。然而在這個表象之下,存在著一口沸騰的鍋爐—那是由無知者的思想所孕育出的種種不和、紛爭的鍋爐。仇恨、陰謀、糾紛籠罩在國與國之間。人們開始籌劃著要組建龐大的軍事組織,那是人們在地球上從未見過的軍事組織。


我們盡自己一切所能地想顯化出良善,但我們的努力都聯合起來也不足以推翻那些決意要以自己的力量對世界發號施令的人。我們相信這些人肯定會達到其目的,因為這時人們還在沉睡。但我們也堅信,人們將來必定要覺醒過來並進行思考。如果那些惡毒的計劃付諸實施的話,幾年之後你們將看到這樣的畫面。


這時,十或十幾個戰爭場面出現在了牆上。我們做夢都從未想過會有那樣的事發生,因此也沒太留意這些畫面。埃彌爾繼續說道:「無論如何,我們希望這些場景能夠被避免。未來會說明一切。下面是我們希望在各處看到的景象。」


這時相繼出現了一些場景,那種美好與和平實在難以形容。埃彌爾說:「你們每個人都將看到這些景象變成現實。至於那些戰爭場面,我們希望你們盡一切可能將其從記憶中趕走。這會對我們有很大幫助,比你們所能想到的還要大。」


停了一會兒之後,我們中的一個人問「天主」這個詞意味著什麼。埃彌爾回答說:「"天主"這個詞是用來指那位完美的存有,祂是神聖本源或上帝創造出來以在這大地上體現其品質的。這位存有是按照神聖本源的形象和外貌創造出來的。祂可以獲取神聖本源所擁有的一切並能夠運用它們。祂得到了統治大地上所存在的一切的權力。祂具有神聖本源的所有潛在能力並能夠將其顯現出來,只是祂必須與神聖本源合作並按照神聖本源設定的完美計劃來發展相應的才能。後來,這位存有就被稱作"天主",意思是"顯現出的創造力"或"上帝的法則"。這就是本源想要看到的、由人體現出來的完美存有。這就是由神聖本源創造出來的無與倫比的神聖之人。


「人憑借其靈性本質,可以上升到這天主的境地並成為無與倫比之人。後來這神聖之人被稱作"基督"。祂掌管天、地以及其中的一切。然後,這位天主運用其創造力,照著自己的樣子創造出了其他存有。這些存有被稱作"天主之子"。他們的創造者得到"天父"的名號,而那神聖本源則得到"上帝"的名號。」


埃彌爾停下了一會兒,伸出一隻手去。這手裡幾乎立刻出現了一大團柔軟的像是黏土的物質。他把它放到桌上,開始將其捏成形。他給它賦予了一個很美的人的外形,約有十五公分高。他做得非常靈巧,很快便把那小人像做完了。他把它拿在雙手中待了一會兒,然後把它舉起來,朝它上面吹了口氣。這口氣使它活了起來。他又把它在手中拿了一會兒,然後把它放在了桌子上。那人像開始在桌上做出各種動作。它的舉動完全就像個人,以致我們對此無可置疑。我們一直目瞪口待地看著它。


這時埃彌爾引用《聖經》裡的話說:「"隨後天主用地上的塵土造了人,往他鼻孔中吹了一口活氣,那人就變成了一個有生命的靈魂。"這時天主之子們用地上的塵土造人。他們憑借其創造力,向那人像吹口活氣,它就變成了一個有生命的靈魂。


「一個精靈通過勞動和雙手也能達到同樣的成果。假如祂用雙手造出那人像或形象後就不管它了,那它便只是個形象而已,而祂也就不再對其承擔責任。但這精靈假如更進一步,用其創造力給它注入了活氣,那祂的責任就永不會中止。祂得監管自己的每一個造物,得將它們保持在神聖秩序之中。祂造出了同樣的一些形象,熱心地給它們賦予了生命力,而後也沒有把這生命力從它們那裡收回。它們在大地上漫無目的地四處遊蕩。如果祂把生命力從它們那裡收回,那它們就只剩下外形了,而祂對人的責任也就終止了。」


這時,埃彌爾做的那個人像停止了活動。他繼續說道:「你們看見過陶匠手中的黏土。然而擺弄那黏土的並不是人,而是上帝。如果人是用上帝的純淨材料將那塑像創造出來的,就像他自己是用那材料被創造出來的一樣,那麼這個塑像也會是一個真正的、純淨的聖子。等你們翻譯完第一批黏土板之後,這一切對你們來說就會清楚多了。不過現在已經很晚,我想你們全都要休息了。」


這最後一位客人離開後,我們馬上準備就寢,心裡覺得過去的這些天實在太充實了,彷彿滿得要溢出來一樣。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vhzr.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