蔻爾比(靈媒):我感覺到的是,孩子們那時在歐洲。妳的兩個兒子在鐵絲網的另一面他們是納粹。對你們來說,這一世的課題是溝通。妳曾用盡畢生的力量來與他人溝通,希望他們能夠停止去做那些褻瀆靈魂的事。在那個時候,妳的兩個兒子,當時他們也是兄弟,一生都在替納粹做宣傳的工作。

 
我的老天!珍妮弗大叫,這真是太驚人了,因為我的大兒子從他還是個小小孩的時候,就離不開政治話題。珍妮弗的話又讓我再次確認了我研究中的一點,靈魂通常會帶著某種興趣和嗜好轉世投胎好幾次。

 
蔻爾比解釋道:萊恩和布德利選擇帶著溝通障礙—或者說透過某種變聲器—回到人世,原因就是要經歷知道真相是什麼,卻無法表達出來的感受,因為他們之前明明知道真相,卻將之隱瞞。蔻爾比所說的這些話,讓我們稍微瞥見了萊恩與布德利兩人的靈魂動機。在每一次肉身生命的尾聲,靈魂都會做一次生命的回顧檢視。而在這過程中,萊恩與布德利發現,自己因為身為納粹的戰爭機器而扭曲了事實。也因此,他們計劃了下一世他們要學習誠實對話的價值所在。他們希求身體的殘障能夠帶給他們心靈的進化。

 
妳再一次(在這一世中)擁有真實,並且盡力要將真實展現在世人面前。蔻爾比對珍妮佛說,妳答應他們要陪他們走過這一場考驗,某種程度上也展現出妳靈魂的偉大。以靈魂的年齡來說,妳比他們年長許多。他們都還是年輕的靈魂,而妳已經到達成熟階段了。當妳是個成熟的靈魂時,重要的是情感、對個性的認識,以及自己真正是誰,而非世俗的權力了。


各種不同年齡層次的靈魂轉世到地球上來,最一般的規則是,年輕的靈魂會設計讓自己在轉世中經歷到三度空間的議題,像是權力或生存等。相反地,年長的靈魂在肉身世界中,比較不會對征服掠奪有興趣,而是對情感方面的議題比較有興趣。他們很直覺的知道,藉由情感才能有所成長。

 
有沒有什麼是和我的女兒莎拉有關的呢?珍妮弗問,我會這麼問是因為她和布德利在同一天出生,而且他們之間一直都有種聯繫。


莎拉和布德利曾經一起經歷過許多次的轉世,不過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布德利知道這一次他會需要朋友來做他的姊姊,而她也答應了。很常見的是,如果靈魂擁有一個夥伴,不離不棄、始終相隨,並且對彼此有著非常深刻的瞭解—所謂的靈魂伴侶,但靈魂伴侶是最核心的團隊,並不會只是你愛上然後與之結婚的人—這時靈魂就會選擇經歷不同的關係,像是父母與子女、兄弟姊妹、丈夫與妻子、老師與學生。在這裡,布德利需要一個人可以仰賴,在他極度沮喪時幫他發聲,而莎拉就是這個人。當他沒有辦法表達時,她會有很好的直覺,知道他想要什麼。現在我明白蔻爾比的父親表達的是什麼了:莎拉就是布德利與這世界之間的「電話線」。

 
蔻爾比,我問,在幫助了兩個男孩學習溝通之後,珍妮弗的靈魂有了怎樣的成長?珍妮弗的靈魂已經進入我稱之為『教導模式』的階段了。蔻爾比回答,當你成為一個成熟的靈魂—特別是就要轉變成為『老』靈魂,更上層樓時—你一定要把『學校』的指揮棒交接下去,她目前在學習的就是如何去教導其它的靈魂。

 
蔻爾比說的話印證了我自己的理解:在地球上的最後一世時,靈魂會設計好讓自己把一直以來所累積的智能與知識傳承下去,而這麼做事實上就是向這個「地球學校」做出畢業申請。

 
讓我解釋靈魂是怎麼一回事。蔻爾比繼續說,你有手指頭、手掌、手臂。我們的轉世投胎就像手指頭一樣,每一根手指都從我們靈魂的主要部分向下延伸,而在生命結束後又回到原來的地方。他們都連結著手掌,也就是我們的靈魂、最完整的我們,而這個我們又與神連結,也就是手臂。


珍妮弗的手掌也伸進了這一世中來教導布德利和萊恩,雖然他們自己也努力在增進個人的成長。當我們個人的因果差不多都已經圓滿的時候,我們的靈魂就會願意去幫助其它的靈魂。從靈魂之光來看,珍妮弗這一場身為兩個身心殘障小孩母親的經歷,絕不會被誤認為是對她的一種懲罰。不過,從她兩個兒子在戰爭時所擔任的角色來看,我們卻很可能會誤以為殘障是對他們兩個的懲罰。但是我知道,靈魂視因果關係為平衡能量的一個機會,而不是一種懲罰。

 
蔻爾比,可能會有人把布德利和萊恩在這一世變成殘障這件事,看作是他們曾經是納粹分子的懲罰。這個部分妳可以說明一下嗎?

 
不是因為一個人曾經是納粹分子,就代表他的靈魂是黑暗的,而他就罪有應得。他們選擇成為納粹來學習。這是有關平衡與前後關係的問題。如果你手上有一千塊錢,而你選擇用那一千塊錢去買東西,而不是拿來付房租和賬單,那麼結果就是你拖欠賬單,而且被房東掃地出門。這是不是對你的懲罰呢?不是,這沒有任何獎懲關係,只是原因與結果。


人類一定要去除所謂『懲罰』這種想法。你的靈魂選擇了各種事物來體驗,有些人選擇權力,有些人則選擇了金錢。你可以在擁有很多錢之後,好好運用,但你也可以在擁有很多錢之後,依然貪得無厭。這部分可能得稍微扭轉一下人類的想法,不過,就學習來說,這兩者沒有所謂的好壞,只不過是課本裡的不同章節罷了。

 
蔻爾比的解釋再次證明了我所知道的:因果關係是宇宙間一種非個人的法則,它的作用在於維持秩序。少了因果關係,宇宙就會一片混沌。在地球上,很多狀況看起來常常都是混沌一片的,那就是因為我們無法平衡在過去許多次轉世中的因果關係。在這些看得見的場景背後,一個優雅且完美的平衡機制正在運作著。當靈魂在累世的投胎中增長了智慧後,他們會知道,負面的行動、話語和想法,都會產生某種最終需要獲得平衡的效應,而且他們會選擇一種生活方式,讓自己不會再累加更多的因果關係。

 
蔻爾比,這兩個男孩都是來學習有關溝通的課題,為什麼萊恩選擇了亞斯博格氏障礙、躁鬱症和注意力不足症,而布德利選擇了重度自閉症和眼盲來學習溝通呢?我說道。

 
如果有人在大一就選擇去上高級莎士比亞文學,而另一個人則選了大一作文呢?蔻爾比反問,你可以選密集班,也可以一個禮拜上兩個晚上的課再加一堂實習。不論選哪一種,你都一定可以學會。要不要這麼積極,是你自己的決定。

 

雖然布德利患有更嚴重的自閉症而且又眼盲,但他是個非常、非常快樂的小孩。珍妮佛插話說,而萊恩呢,信不信由你,雖然他有高度的行為能力,但是卻過得非常辛苦。布德利的殘疾比較嚴重,但是他的生活卻比萊恩輕鬆很多。

 
我們就繼續用大學和上課這些比喻吧,蔻爾比說,當你決定了你來到這裡所要學的課題之後,你也會選擇這門課的教科書。雖然這些課本的內容都是正確無誤的,卻有各種不同的詮釋角度。
 

布德利想要封鎖在他自己所患的(嚴重殘疾)裡,以確保他能學會。你也可以說他選了密集課程。而萊恩就比較像是在進行獨立研究的學生。他知道自己應該要做什麼,但是比較沒有完整的規畫出要如何達成。不過他們兩個人都會在這一世中學到一些非常有價值的東西。

 
萊恩並不是第一次對政治感興趣了,他是個領導者,這是他天生的傾向。在過去的幾世中,有幾世的他無法發揮領導的能力。此外,我們都會有男性和女性的前世,而萊恩的男女能量是女性稍微多過男性一點。身為男性的那幾世,對他來說都是比較難熬的。

 
我曾聽過其它人也有類似的考驗。通常一個人如果有過比較優越的男性轉世,那麼在他轉世為女性時,就會感覺比較困難,反之亦然。靈魂在進化的過程中,會尋求男女能量的平衡,並且設計讓自己在接下來的轉世中,能夠學會表達他們比較不熟悉的那一種性別能量。
 

萊恩在過去一兩年裡曾有過幾次通靈的經歷,布德利也有。珍妮弗說,這是他們自己的靈魂使然,還是跟他們的殘疾有關?

 
現在來到人世的大部分小孩,都是他們所謂的『靛藍小孩』(Indigo Children),蔻爾比回答,靛藍小孩是下個世代的新人種,他們天生比我們敏銳,能夠連結到其它的空間。不是說我們就辦不到,但這就很像是使用一部舊電腦,有時候你得外接一部調製解調器,或是換新電池才行。靛藍小孩則是時下流行的筆記型電腦。他們有一切配備,他們可以用更快的速度讀取自己的天賦。


接下來是一陣短暫的沉默,代表蔻爾比的通靈即將結束。我向她詢問結論:蔻爾比,妳會對養育殘障孩子的父母說些什麼?
 

把他們當作是無上的榮耀。蔻爾比回答,尊重他們的決定。不要抬起頭問老天爺說:『為什麼是我?』這不是一種懲罰。要記得,在他們的身體裡,有一個健全的靈魂,這個靈魂並沒有語言障礙,也沒有脊柱分裂症。他可以看、可以聽、可以思考。他們只是選擇了一件非常不合身、縫線扭曲錯亂的外套,但在這外套之下,卻存在著目的。

 


作者:羅伯特.舒華茨
譯者:張國儀
選編:宛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0776da80102w0oo.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