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中午,一切都準備就緒。考察隊在一片「再見」的呼喊聲中和「一路平安」的祝福聲中離開了這個村莊,因為大多數村民都出來為我們送行了。當晚將近六點,我們在一個地方停下來休息。在那兒我們要渡過一條大河。我們認為最好還是先在這兒宿營,因為次日得花掉大半天的時間去準備渡河。


由於這裡既沒有橋也沒有船,人們過河得順著一根掛在河上的用銅帶編成的粗纜繩滑過去。這對人來說沒什麼困難,但對馬和騾來說可就不一樣了。我們用銅帶給它們製作了一個結實的托架,並裝上了一隻可以在纜繩上滑動的堅固的環。我們把牲口綁在上面,然後從河岸上把它推出去。它就這樣懸掛在咆哮的急流之上,而人們借助從對岸拉過來的繩索去拽它。一根繩索用來拽牲口,另一根則用來把它的托架運回來。


最後,渡河順利地完成了。此後我們再沒遇到任何阻礙。除了這次渡河比較困難,我們發現回去的路比來時的路好走得多。一到達我們的基地,考察隊就解散了。我們做了種種安排,好讓那些要回家的人能沿著商隊常走的路返回他們出發的港口。第二天早晨,埃彌爾來與我們會合了。我們辭別了同伴,和他一起朝著我們過去冬季營地所在的村莊走去。


我們在強盜營地休息了兩天。那兩位當初來自該營地的助理在那裡與我們分了手。這樣我們這支分隊就只剩下七個人了。那兩位從前的強盜把他們這次所做的非凡旅行以及所看到的各種奇蹟講述給了他們的同伴。


我們受到了極好的款待。我們那三位大師朋友得到了特別的禮遇。強盜頭領向他們保證說,為了紀念大師們曾對他們表示出的尊重,他們這些強盜一定會把那些埋藏於地下的城市遺址當作神聖不可侵犯的。其實這伙強盜不太可能試圖到離他們基地那麼遠的地方去。


事實上,沙漠裡的強盜從不侵犯山區,而山區裡的強盜也從不侵犯沙漠,因為他們都在不斷和本地的強盜相互爭鬥。據我們所知,他們確實信守了那個諾言。


在我們動身的那個早晨,強盜頭領來交給托馬斯一枚小小的銀質紀念章,大小和重量都如同一個英國先令,上面刻有古怪的銘文。他告訴托馬斯,萬一我們在該地區受到某個強盜團伙的攻擊,只需出示這枚紀念章就能立刻化險為夷。他的家族持有這枚紀念章已經好多代了,對它極為珍視,但他希望看到它在托馬斯手裡以證明他對托馬斯的尊重。


埃彌爾仔細查看過這枚紀念章後告訴我們,它是一種古錢幣的非常逼真的仿品。那種錢幣曾在幾千年前流通於戈壁北部地區。這紀念章上的鑄造年份顯示它制於700多年前。這個地區的人常把這種錢幣當作護身符用。越古老的錢幣對他們來說就越靈驗。毫無疑問,那個強盜頭領和他的整個團伙一定非常看重這份禮物。


我們繼續旅行,路上沒有遇到別的事件。在預期的日子裡我們到達了冬季營地。在那兒我們受到了一群大師的熱情歡迎。正是這些大師曾來沙漠中看望我們,後來又在我們遇見大喇嘛的那個村子與我們分了手。我們去年的女主人再次邀請我們住在她家。我們高興地接受了這個邀請。


這次我們只剩下了四個人,因為我們的一些同伴又去印度和蒙古進行其它的研究了。這樣的分工合作可以使我們有更多時間從事文獻的翻譯。在這個小村莊裡一切都很寧靜,因此我們可以把全部時間都用來研究那些文獻所使用的字母以及那些符號和文字的格式。我們把這些符號和文字按照可供使用的順序排列起來,從中得出關於字詞意義的核心資料。錢德·森協助我們工作。儘管他不是時刻都在,但我們的女主人或他在我們翻譯困難的段落時總是會在這裡提供幫助。


這項工作一直持續到十二月的最後幾天。此時我們注意到有相當多的人為了年度集會而再次聚集了起來。其中大多數人去年就來過,不過這一次集會的地點變了。此次聚會要在「T」字形寺舉行,就在前面描述過的橫向排列在山崖上的五個房間裡的中央那間。


在除夕夜,我們早早地登上了那個房間,好與聚在那裡的人們聊一聊。他們來自各個地方,給我們帶來了外部世界的一些消息。此前我們真覺得已和外部世界失去了聯繫。不過我們的工作讓我們覺得很幸福,也覺得時間過得很快。


就在我們聊天時,一個寺裡的人進來說月色非常美。許多參加集會的人—包括我們整個團隊—都出去到了那個天然的陽台上。景色確實很美妙。月亮剛剛升起,彷彿漂浮在一團柔和的彩光之中,而這些色彩映照在一大片覆蓋住山脈與山谷的廣闊雲海上。那些色彩在不斷地變幻著。


有人說:「哦!今晚鐘聲要響起來了!」果然,那鐘聲很快便開始了。起初,像是有一隻鍾在很遠的地方敲了三下。隨後彷彿一些鍾離我們越來越近,也變得越來越小,最後變成了一些極小的鈴鐺在我們腳下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這印象是那麼逼真,以致我們往地上看去,以為能看見那些鈴鐺。這樂曲聲在繼續,並且變得越來越宏大,好像有幾千隻鍾在極其和諧地一同演奏著。那片彩色的光帶升了上來,一直升到我們所在的山崖上。我們似乎可以走上前去,踩在那被嚴密遮蓋住的潛藏的土地上。


當那團彩色的光霧波動著上升時,鐘聲變得更加響亮了。樂曲聲充滿了四面八方。我們就像站在一個巨大的圓形劇場的舞台上,面對著成千上萬模糊的人影和專注於那鐘聲的面孔。隨後,一個洪亮、飽滿的男高音唱起了《亞美利加》這首歌。立刻有成千上萬個聲音在鐘聲的伴奏下唱起了副歌。這首歌就這樣一直輝煌、嘹亮地唱到了最後。此時我們身後有幾個聲音說道:「亞美利加,我們向你致敬。」隨後又有幾個聲音說道:「我們向全世界致敬。」


我們轉過身去,看見耶穌、大喇嘛和埃彌爾在我們後面。剛才那奇異的鐘聲深深地迷住了我們,使我們完全忘記了周圍所有的人。這時每個人都閃到一邊,好讓他們進去。就在耶穌要跨過那道門時,我們看到了每當他臨在時都會閃耀出的那種非凡的光。當他進門後,整個房間都被白光照亮了。所有人都走進去並在桌邊就座。


這一次,整個房間裡只擺下了兩張長桌。耶穌坐在第一桌上。大喇嘛坐在第二桌,也就是我們這一桌。埃彌爾坐在他右邊,托馬斯坐在他左邊。本來桌上沒有桌布,但我們一落座那桌子就鋪上了白色的亞麻桌布。隨後一隻隻盤子立刻出現了,食物與菜餚也隨之而來,只是沒有麵包。這時一隻大圓麵包出現在了耶穌面前的桌子上。他拿起這只麵包,開始把它掰開,並把麵包塊放在一隻盤子上。當這只盤子裝滿時,一個孩子的朦朧身影將它托起,默默地站在那兒。就這樣七隻盤子裝滿了,並由七個同樣的身影托著。在耶穌掰開那只麵包並裝滿那些盤子時,那隻大圓麵包並沒有變小。最後一隻盤子裝滿時,耶穌站了起來,伸出雙手,說道:「我送給你們的這麵包代表著上帝的純淨生命。這純淨的生命始終都是神聖的。來分享它吧。」


在我們轉著圈兒傳遞麵包時,他繼續說道:「當我說我升上去了並且通過我的揚升我將把所有人吸引到我這兒時,我知道這經歷對於這個世界來說會是一道光,每個人都會借助這道光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並會知曉他也可以像我一樣升上去。我看到了天國就在這裡,在大地之上,在人們中間。這就是我看到的真相,而這神聖的真相將使你們獲得解放。你們都將認識到這個真相。只有一群羊和一個牧羊人。假如有一隻母羊迷了路,就該扔下那九十九隻而去尋找這第一百隻,好把它帶回羊圈。


上帝對於祂的孩子們來說應該是一切。所有人都是祂的,因為他們比麻雀和田野上的百合花更接近於祂,也更為祂所心愛。如果說祂為百合的綻放感到高興並注意聽麻雀的歌唱,那祂對祂親愛的孩子們的成長則更加關注得多。祂不評判百合與麻雀,也不評判人,只是仁慈地將他們納入自己的偉大事業中。當祂建立起祂的完美時,沒有一個人會被落在一邊。


我有過這樣的觀點—如果這個理想以金字刻在世界偉大思想聖殿的牆上,那它將把人們的思想從污泥濁水中提升上去。它將使他們立足於根基牢靠的岩石上,在那兒他們可以毫無畏懼地聽風浪怒吼。只要他們堅定、坦誠地待在那兒,他們就會是安全的。因為有了這份安全、平和與鎮靜,他們將會嚮往登上高處以看到人類真正的王權。


他們也可以出人頭地,但卻不會因此而找到天國,因為天國不在凡人之中。人無法在沉重地行走於痛苦、悲傷與磨難的路途上時發現無價的珍珠。而當人丟掉了一切世俗精神並拋開了將人束縛於永恆輪迴的種種法則時,會輕而易舉地遇到它。你們要走上前去,拾起那珍珠,把它吸收進來,讓它閃耀出光芒。只要你們有這個意願,那麼只需直接邁出一步就能到達那個王國。否則的話,你們就有可能永久地錯過它。


假如有一個人堅持要立刻、全面地接受靈性啟示並要在此時此地就獲得解放,而且他知曉上帝與人之間是父與子的關係。那麼這個人不僅會很快看到那些神聖潛能清楚地顯現出來,而且會意識到自己能夠使用它們,而它們將會按照他的意願為他工作。在這樣一個人看來,《新約》的故事不是虛構的,也不是死後才能實現的夢幻,而是為了成就愛與服務的一生而在世界面前樹立的一個典範。這個典範就是此時此地為所有人而做出的對神的實現。


人們將會贊同我的觀點—就是我曾說過的:"很多人想要進去卻進不去,因為通向永生的門是窄的、路是狹的。"任何人假如不能正確評估基督典範的真正價值以及人與上帝合作這一神聖完美計劃的真正價值,那就無法將其實現。對這個人來說,那典範將變成一個夢、一個神話、一個無價值的東西。


轉化人類內在聖靈的煉金術是萬能的。通向這煉金術的門永久地向所有人敞開。這門的鑰匙就存在於思想的一致當中。因為在理想典範、靈魂得救的方法或上帝之愛的恩賜方面出現的種種分歧,是由人類思想引起的,而不是由上帝的思想引起的。任何一個人如果對上帝直接指定給祂所有孩子的賜福關上了門,那他就將自己與上帝慷慨賜予聖子基督的恩寵隔絕了開來。他無法受益於對聖靈的超越性煉金術所帶來的靈性啟示。他不再能利用那屬於他的力量,而他從前是有權以與基督相同的名義去使用它的。


任何一個承認這力量的人都會看到麻風病人瞬間變得潔淨,乾枯的手臂重又變得完好,所有肉體或心理上的疾病都在與這力量接觸後消失。當與上帝連接的人們專注地說出聖言時,那效果會使麵包和魚大大增多。在他們向人群發麵包或倒油時,這些東西永不會枯竭,總是會剩下很多。狂怒的海洋會平靜下來,暴風雨會和緩停息,萬有引力會讓位於懸浮,因為這些人的指令就是上帝的指令。


他們將會明白我給這個世界的最初訊息,也就是我走出聖殿時所說的:"時刻已滿,上帝的王國觸手可及。"他們也會明白我為什麼說:"信仰上帝吧,那對你們來說就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任何人只要相信他能做出和我一樣的事跡,並且願意上前去做,那他就能做到,甚至還能做出更偉大的事跡來。聖潔的生活、信仰和覺知之中是包含著一種技巧的。任何人只要掌握了這一技巧,那對他來說就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人們將會知曉,他們內在的聖靈或者說全部的上帝之靈如今在對他們講話,就和在古代一樣。如果他們傾聽祂的聲音且沒有讓自己的心變得堅硬無情,那他們就會發現自己是這世界上的光,任何追隨這光的人都不會走入黑暗之中。他們會發現自己是門,所有人都將通過這門進入到生命之光中。他們將通過這門任意出入。他們將找到永久的平和與巨大的歡樂。他們將發現採取行動的吉日就是今天。


基督只是為他們的偉大靈魂打開了門而已。是他們內在的神靈在進行那萬能的煉金術,而這煉金術如上帝的宇宙般沒有極限。這煉金術消溶和轉化各種疾病。它淨化世俗生命的罪惡果報和種種如岩漿般灼人的負罪感。它借助完美的智慧之光給靈魂以啟示。它從人類生命中消溶陰暗的成份,將它們釋放掉,將它們轉化為生命之光。


這樣人們就會看到,他們不僅是自然之子,也是上帝之子。他們將在自己的個體完美中充分成長,並將因此而完善整個種族。他們將顯化出那個理想、那個受神靈啟示的預言,也就是關於人類在這裡的最終命運的預言—聖父與聖子的同一。這同一是重生,會使人類得以完全控制各種生存條件及各種事件。


說到這裡耶穌停了下來。那些光變得越來越明亮了。一些畫面開始出現,呈現出種種輝煌燦爛的景象。一隻變換畫面的手上前去觸碰這些畫面,於是它們融為了一個大的整體,變得更加優美壯麗。


隨後出現了一大幅戰爭的場景。我們看到一些人在與另一些人打仗。一支支炮管噴出火光與煙霧。一發發炮彈在人群之上或人群中間爆炸。人們倒向四面八方。我們能聽到戰爭中的轟隆聲與爆裂聲。事實上,這場戰爭是那麼的逼真,以致我們確信自己在目睹一場真正的戰鬥。但那只變換畫面的手伸出去蓋住了這戰爭的畫面。一切又立刻恢復了平靜。剛剛還瘋狂打鬥的人們現在望著天空。那隻手寫出了一些由火焰組成的字母。這些字似乎覆蓋了整個畫面。它寫的是:「和平,和平。上帝所祝福的和平環繞著你們。你們可以傷害並摧毀那必死的軀殼,但你們摧毀不了那屬於上帝的東西,而你們是祂的孩子。你們無法彼此傷害或摧毀。」


那些人似乎一度決心要繼續作戰。這決心顯現在許多面孔上,尤其是顯現在那些領導者的面孔上。但他們越是決心勇往直前,就越是難以找到動用武力的理由。他們越是試圖使那些殺傷性武器運轉起來,那些武器就越是難以奏效。他們徒然地用各種辦法去嘗試,卻再也沒有一件武器能夠運轉。


隨後那隻手又用火字寫道:「人們只要願意看一看那在一切風暴或戰爭的陰雲背後所顯露的東西,他們就會找到上帝。」


耶穌說:「製造了風暴或戰爭陰雲的並不是上帝,而恰恰是人類。在那背後,我們始終會看到上帝舉起的手在做出和平的手勢。當人們彼此作戰時,他們就背離了上帝的王國。他們完全沉入了一個由人類之手建造的王國。在那裡上帝無論怎樣都不能干預,所以他們不得不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直到他們明白一切戰爭都是騙人的。如果一個人足夠聰明,能夠知曉他從上帝那裡得到的權力,也足夠堅強,能夠與上帝合作,並且有足夠的決心,願意這樣去做,那他就可以立刻終止一場戰爭,就像你們剛才在那個畫面中看到的那樣。」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耶穌又說:「我選擇了走上十字架的道路。並不是我的天父為我選擇的那條路。我是自願選擇它的,為的是向世人展示每個人都可以完善自己的生命和身體,直至這生命和身體的毀滅都阻止不了其輝煌的復活。」


這時,那些光變得更加明亮了。所有限制性的痕跡都消失了。我們周圍不再有牆壁,頭上不再有屋頂,腳下不再有地面。我們全體置身於無限的太空中。那十二位門徒過來排列在耶穌大師兩邊,但並沒有把他環繞起來。耶穌的臨在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以自身的純淨所發出的令人難忘的光芒照耀著這場集會。那個看不見的合唱團突然唱起了歌來:「祂的王國就在這裡,就在人們中間。從此刻到將來乃至永遠,只有一個人,只有一個上帝。


那只變換畫面的手再次出現了,並寫下了以下這些字:「祂的王國就在此時此地,就在人們中間。在將來乃至永遠,只有一個人,只有一個上帝。」隨後下面這些字就寫在了耶穌的頭上方:「萬有為一,一為萬有。」


這時佛陀出現了,站在耶穌的右邊。大喇嘛和埃彌爾朝他們走過去並跪在了他們面前。埃彌爾在佛陀右邊,大喇嘛在耶穌左邊。耶穌握住佛陀半舉的左手,隨後他們兩人都把自己的另一隻手伸到跪在自己面前的那個人上方並說道:「和平,和平,和平。一個光榮的和平取決於所有的人。親愛的兄弟們,我們將吸收你們加入上帝善愛大委員會。全世界都包括在這愛與友善之內。」


隨後,所有參加集會的人都低下頭去,讓開一條通道。那四位大師保持各自的姿勢不動,從這通道上移出了集會場所。那些門徒和大量與會者跟隨著他們走去,直到這四位大師從我們的視野中消失。


在大師們的移動開始時,那個無形的合唱團唱道:「我們給這些強有力的愛之兄弟讓出路來,因為那偉大的上帝之愛會救贖全體人類並將其納入上帝之愛大委員會中,納入人類與上帝的友善之中。」


當那幾位大師從我們眼前消失時,大鐘敲響了十二下。隨後其它一些鍾奏起一支歡快的樂曲。成千上萬個聲音伴隨著這樂曲聲唱道:「我們給全世界帶來幸福的新年和更加光明的一天。」
 

我們與這些偉大人物一起度過的第二個年頭就此結束了。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w2r4.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