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我們曾經指出的,作為教育者,作為人,我們深深地關注著日常生活。我們首先是人,然後才是教育者,而不是相反。因為教師是一個以教育為專門職業的人,他的生活不僅僅在課堂上,而是牽涉整個外部世界,也牽涉內心的鬥爭、野心和關係。他和學生一樣受到制約。儘管他們的制約可能不同,那仍然是制約。



如果你將它作為必然來接受並受其約束,那麼你就在進一步制約別人。有很多人接受了它,並試圖部分修正他們的制約。但作為教育者,難道你不關注造就一個不同的社會,造就未來的一代?他們瞭解戰爭作為一種有組織謀殺的無益嗎?他們關心沒有國家主義隔絕的全球性的關係嗎?他們關注真理嗎?這無疑是一個真正教育者的職責。


人的意識是受制約的,任何能夠思考的人都會接受這個事實,但是我們很多人卻意識不到這點,大概教育者也是如此。教師的職責之一就是覺察他的制約,並探究是否可能從制約中解脫出來。因此我們必須研究什麼是"覺知"、"專心"、"全然的注意",理解它們的含義是非常重要的。


覺知意味著敏感性:對你周圍的河流、山崗和樹木敏感;覺知走在路上的窮人,對它的感受、反應以及他糟糕而喪失尊嚴的貧困敏感;對坐在你身邊的人,對你朋友或姐妹的不安敏感。在這種敏感中沒有選擇,它不批評,也沒有評判。


你對一朵雲敏感,對它你什麼也不能做。這種敏感是時間和練習的結果嗎?如果你允許思想和練習,那麼這個思想和練習就破壞了敏感性。學習敏感地觀察,學習敏感意味著什麼,去捕捉它而不是培養它。不要問如何捕捉它—抓住它。正是在感知中,你是敏感的。敏感之中沒有抵抗,敏感針對那立即的和無限的。


專心是一個抵抗的過程,每個教育者都知道專心意味著什麼。教育者關注將各門知識塞進頭腦裡,以使學生能通過考試並找到工作。學生心裡也這麼想,教育者和學生在專心這種抵抗的形式當中互相激勵。因此,你是在培養抵抗、排斥的能力,於是你就會逐漸變得孤立。


專心是將一個人的精力集中在黑板上或書上,並避免分心。分心這個詞恰恰意味著專心。實際上不存在分心,只有那個被叫做專心的抵抗,任何從它的轉移都被看作是分心。因此這裡面有衝突、掙扎和抵抗。這種抵抗必然會帶來頭腦的限制,那就是我們的制約。帶著敏感去覺知這整個的活動,就意味著進入一個不同的領域,那就是注意。


什麼是注意?如果我們真的理解了"敏感"、"覺知"、"專心的侷限"的意義,不是理智上或口頭上理解,而是處於這種真實狀態,那麼我們就能夠問"什麼是注意"。注意涉及看和聽。我們不僅用耳朵聽,也要對語氣、嗓音、詞彙隱含的意思保持敏感,不帶干擾地去聽,立即捕獲聲音的深度。聲音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特別的角色:雷聲,遠處的笛聲,宇宙間那聽不到的聲音,寂靜的聲音,你自己心跳的聲音,鳥兒或瀑布的聲音,一個人走在街上的聲音。宇宙中充滿著聲音,這聲音有它自己的寂靜,所有的生命都與這種寂靜的聲音有關。注意就是去傾聽這個寂靜,並隨之運動。


看,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情。你只是用眼睛隨意地看,並迅速略過,從來不去看一片葉子的細節,它的形狀和結構,它的顏色,各種不同的綠色。去觀察一朵雲—它帶著世界上所有的光線;注視一條流下山坡的潺潺小溪;帶著敏感,並毫無抵抗地看著你的朋友;如實地看你自己,沒有否定的陰影或隨便的認同;將自己作為整體的一部分去看自己;去看宇宙的浩瀚—這就是觀察:看,而不帶著自我的陰影。


注意就是這樣的聽和看,這種注意沒有抵抗,因此是無限的。注意包含巨大的能量,它不被固定在任何一點。這樣的注意中沒有重複的活動,它不是機械的。不存在如何保持這個注意的問題,當你學會了看和聽的藝術,這種注意就能夠集中在一頁紙、一個字上。這裡面沒有抵抗,抵抗是"專心"的活動。


渙散無法被改進為注意。覺知到渙散就是渙散的終止,而不是渙散變成了注意。這個終止沒有持續性。過去修正它自己然後變成了未來,這是一種過去的延續。我們在持續性裡尋求安全感,而不是在終止中。因此注意沒有持續的品質,任何持續的東西都是機械的。"成為"是機械的,它意味著時間。注意沒有時間的品質。所有這一切是個極為複雜的問題,你需要柔和地、深入地研究它。





選自:教育就是解放心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2x2vi.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