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如果我到一個人很多的地方,比如說進入一個房間,有時候,我能感覺到很多負面能量衝我湧過來



巴夏:這又能怎麼樣呢?


問:我如何才能將這些負面能量屏蔽掉呢?因為有時候我把它們吸收進去


巴夏:不!不!不!別刻意屏蔽它們,(在你身上發生的事情)沒有什麼是可以不經過你同意的,如果它讓你注意到:你同意和它的振頻相匹配,那你就做些事情,改變那個讓你覺得"和這個振頻相匹配"是符合邏輯的信念,再次提醒,難道你不知道這給了你一個選擇,給了你一個機會,讓你決定:對你來說,什麼才是真實的


你才沒有自動地吸收這些東西呢!你根本就沒法吸收它們,你,根據你的信念,選擇將你的能量調到跟那個頻率相匹配,而這就是你的感覺,我用一個例子跟你解釋吧:如果路上一個素不相識的人走到你面前,跟你說:我恨你!你可能會想:奇怪!我沒做什麼啊?你又不認識我,怎麼可能跟我扯上關係呢?你明白嗎?


問:明白


巴夏:你會說:沒道理呀!別人是否知道你不重要,如果他們的振頻不是你所喜好的,那你選擇與他們同頻就顯得沒有道理,所以,別跟他們同頻,這給了你一個機會,讓你決定什麼才是你所喜好的,這可能跟你沒有半點關係,更多的可能是他們自己的問題


你們在這裡所學的,可能都是關於"你如何定義?"因為這決定了你將如何體驗,任何你認為是"真實"的定義,不論是有意識的還是無意識的,都將決定你會如何體驗一切的人事物(境況),因為沒有什麼東西,與生俱來就帶有某種意義


生命,本質上是沒有意義的,是你賦予它意義,你的工作就是賦予生命以"你所喜好的"意義,但這並不意味著你不可以站在中立的角度,不偏不倚地看待某些可能是負面的東西,僅僅因為你中立地看待某些人事物在某些人眼中是負面的,就意味著你也要負面地體驗它們嗎?不是這樣子吧?


問:不是!


巴夏:因為你可以定義你的"能力",將其視為一個"只不過是一個中立的觀點"(直譯) ,你能理解我的話嗎?


問:是的


巴夏:你沒必要認為他們是針對你的,也不必把他們放在心上,更沒必要和他們的振頻相匹配,但我們不是說,有時候,你不可以花點時間想:

是不是他們在說一些我該注意的東西?

也許他們能給我一些建議?

也許他們有一些我沒想到的觀點所以我可以聽聽?

我會用心,但是他們所說的是不是真實的我這得由我來決定,如果我決定"不是",我是誠心決定"不是",我不是在逃避不去看真實的自己,也不是在否認我真心實意地認識到他們說的跟我無關...


那麼就是他們的問題,而不是你的,所以,如果你不需的話,就別把他們的問題當成你的問題,你覺得有道理嗎?


問:是的,有道理!


巴夏:這對你有幫助嗎?


問:是的,你精闢的見解對我非常有幫助,謝謝你,巴夏


巴夏:不客氣!




一件國外朋友告訴我的事:

2016年11月15日,在布拉格的傳訊現場(無在線直播),有個提問觀眾,變得很焦慮,有點像"癲癇"一樣難以自控,巴夏就叫他平靜下來。過了一會兒後,他出乎意料地爬上演講台,向巴夏跑去,但被保安按在地上強行制止住。整個過程中巴夏(Darryl)都氣定若閒地坐在那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2xixy.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