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譯自《兩性共舞:療癒與親密》中帕梅拉與抹大拉的瑪利亞的對話。


 
嗯。靈魂的宇宙初生之痛為女性能量造成了創傷。是不是說,因著個體性的誕生以及與一切萬有的分離,她感覺自己被剝奪了力量?並因此而產生了"不完整"以及"需要男性能量"的感覺?此外,想要操縱與佔有男性能量的、基於自我的女性能量也因此而產生?換言之,較低頻的女性能量形式是如何產生的呢?

 
以母性能量為例。最初,母親將自己的孩子攜在體內,用自己的身體來滋育孩子。懷孕期間,母親與孩子之間存在著一種"二體合一"的關係。隨著孩子的成長與發展,他變得越來越獨立,自身的個體性也逐漸形成。物理上的出生標誌著"明確的分離":母親與孩子的身體彼此獨立地存在。臍帶被剪斷。接下來的時間,在身體與情感層面上,孩子依然非常依賴母親。不過漸漸地,孩子越來越獨立,進入青春期後,他也開始在精神與情感層面上體驗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一個獨特的人是怎樣的。此時,與母親的分離差不多就徹底完成了。

 
隨著孩子的成長,母親也完成了一個內在的過程。她曾與孩子有著緊密強烈的連結,在孩子最脆弱的時候,她為孩子提供了安全感與呵護。然而,她最終還是要放手,給予孩子自由,將其看作是一個獨立、獨特的生命體。如果母親能夠放手的話,她對孩子的愛也會在性質上發生轉化,其身體性與物質性逐漸減少,靈魂對靈魂的愛則日益增加。

 
有些母親不肯放手。她們還是將業已成人的子女當作小孩子,難以放下其"照顧者"與"看護人"的身份。一方面,(成年的)子女往往因此而感到受傷或羞辱。他們覺得,自己本已是一個獨一無二的生命體,母親卻對此視而不見。雙方沒有靈魂與靈魂之間的溝通與連結。因為無法放手自己的孩子,母親也難以看到與瞭解孩子那獨一無二的靈魂。這種情況下,母愛對孩子來說,就變得極具束縛性,令人窒息。


另一方面,母親則抱有強烈的佔有慾,孩子年幼時,她曾是孩子的世界中心,如今她依然對此緊抓不放。她愛上了這一角色,並不想放棄它。曾經的美好心願與行動,亦即願意呵護脆弱且依賴自己的人,如今化作了施展權力的行為。她想將孩子與自己緊緊地綁在一起,不允許自己的孩子變得自由與獨立。孩子必須按照她的意願行事,必須對她言聽計從,而且必須對她的照顧感恩戴德。


這種形式的"權力施展"既可能以非常專制的形式進行,也可能以更加隱微、幾近卑微的形式進行。如果孩子沒有滿足其期待或願望,她可能會表現出委屈、傷心或失望的樣子。她會扮演受害者的角色,而且自己也對此深信不疑。專制的形式也好,被動攻擊性的形式也罷,這都是在施展權力,隱藏其後的則是不肯放手孩子,不肯接受自己需要內在成長這一事實。

 
這是基於恐懼且缺乏洞見的女性能量施展權力的一個典型形式。親密關係中也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女性在與伴侶的關係中扮演大量付出的母親角色,作為回報,她要求自己的男性伴侶完全順從於她,且隨時能夠陪伴她。她認為自已已經賦予對方"完全的自由與空間",然而,"願意給予"以及"願意原諒"—有時甚至毫無限度—的背後,卻隱藏著強烈的佔有慾。她想將自願來到她身邊的鳥兒關在金絲籠中,無微不至地照顧它。這貌似是愛,然而事實上卻侵犯了對方的自由。想以這種方式囚禁他人的能量,這是女性能量之陰影面向的本質。

 
就是說,具有強迫性、追逐權力的女性能量很少公開展示其攻擊性,而是工於心計,操縱他人:做出一副充滿愛的樣子,實則另有企圖。

 
基於自我的女性能量想要佔有他人,不願意賦予對方真正的自由。如若一位女性的心智被這一目標所佔據,就會產生"如果沒有對方的陪伴,我什麼都不是"的恐懼。因著無法扮演母親的角色,給予與呵護的角色,她倍感空虛,毫無充實感可言。她因著他人對自己的依賴而感到滿足,此人可能是她的子女、伴侶或者其他任何人。她的"善舉"背後隱藏著著秘而不宣的動機。

 
女性施展權力的這一形式,也包括誘惑他人,使他人"上鉤"嗎?

 
誘惑是一種柔和的強迫形式。泛泛而言,擅長誘惑的人能夠很快地發現對方情感脆弱的地方,並使對方覺得自己真的"被理解,被看到,被尊重"。誘惑是與對方的自我玩遊戲。如果對方確實被她的誘惑所吸引,她就有一種獲勝的感覺,心中充滿了勝利感。她能夠掌控他,因為她賦予他的"愛"很快會使他變得癡迷且依賴於她。金絲籠已打造好,鳥兒自己心甘情願地飛了進來。

 
這無疑是女性的策略,不過,男性也可能會使用它。因為,正如我之前所說,你們所有人之內都攜有這兩種能量。然而,就其自然本性而言,男性能量更為公開地展示其攻擊性:如果一位男性的心智充滿了權力慾,他就會想要掌控,而且不會隱瞞自己的動機。女性的方式雖然更為隱微,但二者的目的是一樣的:支配與控制他人。

 
這一女性策略聽起來蠻惡劣的。可是,操縱與誘惑的背後,又隱藏著什麼呢?對權力的渴望與需求又是因為什麼?

 
正如我之前所說,從一開始,靈魂剛剛出生之際,就出現了兩性能量之間的分離與疏遠。男性能量代表著與源頭的分離,女性能量則是與源頭的連結。蘊含於兩種運動之中的願望具有同樣重要的價值:男性的分離願望帶來個體化、發展與多樣性,而女性的合一願望則帶來有關萬物一體性的洞見,以及保護與呵護幼小生命體的意願。


二者皆具創造性。出錯的是,男性的分離願望為女性能量帶來了情緒上的衝擊,年幼的靈魂從中所體驗到的是背叛與被棄之痛。在靈魂個體誕生的過程中,女性能量(諸多靈魂之內的女性能量)感覺自己被"逐出樂園",因為一體性遭到了破壞。可以說,女性能量代表著創造的保守面向,男性能量則代表著進步的面向(我在此處所使用的"保守"與"進步"都是中性的)。


在女性能量眼中,男性能量對分離的渴望是帶有敵意的運動,認為這是對她的欺騙與背叛。要注意,你們所有人之內都攜帶著兩性能量,因此,我所討論的是你們內在深處的抗爭與糾葛。靈魂變成熟的過程中,逐漸解決與消除這一內在抗爭是必經之路。

 
至於你所提出的問題,我的回答是:女性能量中蟄伏著古老的對"被遺棄"的恐懼。她責怪男性能量,認為他拋棄了她。而男性能量呢,則覺得在他挑戰臨淵一躍之際,女性能量並未支持他。他不僅沒有感受到母性的無條件的支持,卻反而遭到了她的責備與否定。


這一切所導致的後果是,男性能量獨自上路,而且,因著縈繞心中的受拒感,他變得越來越野蠻,越來越焦躁。對女性能量的不信任使他恐懼親密關係,"害怕承諾":害怕被不滿的女伴或母親吞沒。也因此,在人類中,趨向分離與靈魂個體性的運動,亦即獨立的"我"—能夠自由地選擇與運作的"我"—之成長與發展,並沒有借助與整體、與一切萬有的連結而保持在平衡的狀態。


趨向分離的男性運動發展過度,以自我為中心的能量變得異常強烈,同理心以及與他人、與自然那種天然的合一感也逐漸消失。一旦男性能量失去了與一切萬有的連結,就會極度專注於生存、抗爭與衝突。恐懼成為其思言行的驅動力,主宰與控制的需求也由此而生。在你們所生活的世界中,這一以自我為中心、過度膨脹的男性能量所造成的不良影響顯而易見。地球也未能倖免,遭到嚴重的破壞。

 
你問女性施展權力,進行操縱與誘惑的背後原因是什麼,我剛剛提到過"害怕被遺棄",不過這並不是唯一的原因。驅動她們這樣做的最深原因是"無價值感",因被男性能量拒絕而產生的無價值感。在與源頭分離,走向個體性的過程中,男性能量有些像離開母親的孩童。而新生靈魂中的女性能量尚無法理解這一分離,瞭解其靈性意義,也因此而倍感受傷。


與此類似的是青春期孩子反抗父母的權威。成熟的父母理解且能夠正確看待孩子的反抗行為,他們能夠看到更大的格局,不會因為孩子暫時推開自己而感到憤怒、傷心或沮喪。然而,新生靈魂之內的女性/母性能量尚未成熟,她剛剛站在漫長旅途的起點。來自孩子(男性能量)的排斥對她影響深重,使她碰觸到"內在的空洞"。她不由得自問:我真正是誰?沒有他的我又會是誰?


她感覺自己被剝奪了身份、生命力以及存在的意義。她希望,當他再次出現在她的身邊時,她能夠將他緊緊抓住。內在的空洞必須被填滿,孩子必須歸家。她不信任甚至責怪自己的孩子(男性能量),而與此同時,卻又依賴與需要對方。這複雜矛盾的感受導致了佔有慾、操縱與間接的攻擊性。而男性能量對此的反應則是害怕承諾:害怕被"母親"吞沒,換言之,害怕被女性能量緊縛,甚至窒息。

 
我想再次強調一下,我每次提及女性能量和男性能量,所討論的都是其原型,它們並非獨立的存在。獨立存在的"男性能量"或"女性能量"是子虛烏有的。真正存在的則是內在皆同時攜有兩性能量的男性與女性。


你們,作為靈魂,曾經輪迴為男性,也曾經輪迴為女性,自內而外地瞭解兩性能量,以及它們分別基於心靈與自我的形式。你們,作為靈魂,擁有選擇權。以女性身份延續基於恐懼的女性能量,或以男性身份任基於自我的男性能量主宰自己的人生,都不是你們的宿命。正是在靈魂層面上,你們已變得成熟。在過去無數次的輪迴中,你們對這兩種運動趨勢皆有體驗。你們能夠改變舊有模式,藉由不再無意識地掉回舊有角色,將兩性能量之間的互動提升至更高的層面。





傳訊:Pamela Kribbe
譯者: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2wn96.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