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天人講完話後,我們看到一大群人朝我們的營地走來。在他們當中我們認出了耶穌。我們發現那群人聚集在離營地不遠的山坡上,還一度以為這是一場秘密集會,因為附近到處都有那樣的集會。



當這群人走到跟前時,威爾頓站起來握住了耶穌的雙手。沒必要做什麼介紹,因為這些人都是那位天人和耶穌的親密朋友。至於我們這幾個人,感覺自己就像地縫裡的草芥般微不足道。所有人都聚在了我們的營火周圍。威爾頓問耶穌是否願意跟我們講講《聖經》。


這個提議得到了普遍贊同。耶穌開始講話。他說:"我們來看看大衛(古以色列統一王國的第一任國王。所羅門之父。—譯注)在《詩篇》第二十三首中的祈禱吧:"永恆的上帝是我的牧者。我什麼都不會缺少。"你們會看出這不是一篇祈求型的禱告。它真正的意思是說:那唯一的偉大本源會把我們帶到我們該走的道路上。祂走在我們前面,好讓我們不走彎路。祂為我們安排好路徑,就像牧羊人為信任他、服從他的羊安排好路徑一樣。因此我們可以說:"當天父引領我們時,我無所畏懼。"


這位好牧者知道哪裡有好東西給他的羊。我們也可以跟大衛一起說:"我什麼都不會缺少。"因為"神聖我是"可免遭一切困苦。我們肉體天性的一切需要都會得到滿足。我們不僅會在綠色牧場上吃得飽飽的,還會有很多剩餘。我們可以高枕無憂,深信自己的一切願望都已事先得到滿足。我們可以拋開一切沮喪感並和大衛一起說:"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引領我來到平靜的水邊。"那水底深處的寧靜藍色使我們的精神鎮定下來,緩和我們躁動的意識。


當身體和大腦安靜下來時,來自最高本源的天界靈氣便使我們的靈魂充滿生命與力量的純淨之光。我們內在的光閃耀出天主—那神聖律法—的光輝。我們全都與這神聖律法聯通一致。這燦爛的靈光更新我們的智慧。我們向自己揭示出我們與那神聖的無限完全是一體的。我們知道每個人都從神聖本源那兒接受了使命—那就是去表現出這本源的完美。在自己靈魂的安寧平和中,我們找回了自己並知曉自己是圓滿的。經詩第三首和第四首中的句子就是這麼來的:"祂修復了我的靈魂。即使走過死亡的暗谷,我也不懼怕任何傷害。"


在這上帝本源的圓滿、仁善之中,我們有什麼可懼怕的呢?在祂之中,我們讓自己的肉體天性得到安適。上帝使我們的思想鎮定下來,使我們的靈魂平靜下來。祂啟發我們,好讓我們提供服務。接受了這樣完善的內在培養之後,還有什麼能讓我們懼怕壞事帶來的苦惱呢?上帝就在我們每個人的內在。祂是困窘時刻始終存在的一份幫助。我們正是在祂之中生活著、進化著、存在著。我們要異口同聲地說:"一切都好。"


現在每個人都可以說:"上帝的愛把我直接帶到群體那裡。當我脫離群體時,祂給我指出正確的道路,把我帶回那兒去。上帝之愛的力量將我引向有益於我的東西。"現在每個人都可以和大衛一起說:"因為你與我同在。是你的杖、你的竿安慰著我。"


在這條路上所走的第一步是要開始做功課,要看到真相—也就是看到隱藏在一切生命之下的基本科學現象,要找到途徑去認清它們。走出這一步的人會獲得遠超出他們從前經驗的感悟和喜悅,因此會下決心繼續下去。但這時疑惑、擔憂和氣餒會開始冒出來,好像要延遲他們的進展。他們東擋西殺,卻似乎敗下了陣來。人們好像難以贏得這場過於嚴酷的鬥爭。


這時你們開始細看把自己包圍起來的種種失敗。你們看到上帝的孩子們在四面八方死去,看到自己這一代人中沒有一個實現了我那永生、和平、和諧與完美的理想典範。於是你們說只有死後才能完成任務。你們洩氣了,認為聽任自己在下降的人潮中隨波逐流要舒服得多。由此導致了人類意識的倒退。具有巨大智慧和靈性覺知的人類又一次在本該成功時失敗了。全體種族的意識把人一代又一代地束縛在了一根更強大、更頑固的新鎖鏈中。


人類的性情、體質衰弱下來,變得脆弱了。這有什麼可奇怪的呢?每個人都在那永久的懲戒磨盤裡學別人的榜樣。一群盲人跟在另一群盲人後面,結果所有人都一步步沉入了遺忘之中,沉入了那巨大的漩渦之中—在那裡不僅身體會分解、毀滅,而且靈魂也要在世俗認知與錯誤的無情磨石間被碾碎。


願你們像我和其他許多人那樣領悟到:在一次地球體驗中就把自己的問題解決掉,這要比無限期地累積人類的善惡意識輕鬆得多。這種意識最後會像一個硬硬的殼—一次又一次經歷會讓它一層層加厚。到最後,得付出超人的努力,還得用上鐵匠的大錘,才能打破它並從裡面放出你們的神聖真我。你們只要沒打破這個殼,就得繼續在那同一個漩渦裡被碾軋。


你們通過自己的努力,可以充分解放自己從而窺見那"廣闊的天際"。到了這時,你們通常還是會在取得初步成效後放棄鬥爭。你們的精神視線依然明晰,但你們的身體始終被監禁在它的殼裡。想想看:一隻初生的小雞從蛋殼裡鑽出頭來。它得繼續拚搏,得徹底擺脫那個舊殼,才能在新的環境中成長起來—這個新環境是它啄出第一個洞時用自己的感官覺察到的。


對於生自上帝的人來說,度過短暫的世俗人生,總是被法律、迷信和由人建立的習俗之類的磨石所碾軋,這也算得上是生活嗎?或者奮鬥七十來年,以換得在豎琴聲和聖歌聲中榮耀地進入天堂?所有這些都毫無道理,只會存在於那些易被愚弄的可憐人的頭腦中。在我那個時代,教士就是靠這些人養肥了自己。


你們完全不知道:我小時候跟我父親一塊兒在他的木工桌上幹活兒時,就已經看出有一種更好的生活。在這大覺醒之後、在這內在的覺知之後,我花了很多個日日夜夜,默默地獨自在我那內在存有的心中抗爭,以戰勝我的私念。你們根本無法瞭解:在這樣的痛苦過後,我和那些我所愛的人、那些我想把自己看到的光指給他們看的人接觸時又體驗到了更大更大的沉痛與苦澀。我知道那如此明亮的光會照亮所有來到這世界上的上帝孩子們的路途。


你們絕對不明白:我那時被一種巨大的誘惑強烈糾纏著—那就是繼續當我的木匠、度過由當局和教會指派給人們的短暫人生,而不是開始過靈性生活。我還只是透過迷信、紛爭和不信神的泥潭隱約看到了一點靈性生活的閃光。


你們完全不清楚我自己的家庭一次次施加給我的肉體痛苦和可恥的侮辱,還不算上那些我努力把光指給他們看的人表現出的惡意。你們不知道:要戰勝這些痛苦,我得受到一種比我自己的意志更強大的意志的支撐。對於我遭遇的不幸、誘惑和失敗,你們只會知道極少的一部分。你們想像不到我有時得以怎樣的方式把抗爭繼續下去—我得咬緊牙關、握緊拳頭,知曉光就在那裡。


然而似乎只剩下最後一縷搖曳不定的光線了,有時還會被陰影遮住。但即便在這時我仍保持著一種強烈的內在信念,感覺到在陰影背後那光始終鮮活地閃動著。我繼續走自己的路,把陰影拋到一邊,發現那光在暫時暗淡之後變得更加明亮了。即使當那陰影來自於十字架時,我也能看出在它的另一邊,一個勝利的早晨將最終甦醒。而這對於沉浸在擔憂、疑慮和迷信之中的人們來說仍然是難以理解的。


正是我所看到的那幅遠景促使我下決心把這杯苦酒一飲而盡,以便通過體驗和實際接觸去瞭解我所說的那些事—也就是人可以通過將其自由思想與純淨動機和上帝的自由意志結合在一起來向自己證明:上帝是神聖的,而人—祂真正的兒子、生來便與祂一模一樣的兒子—也是神聖的。這神性便是每個人在自己身上看到並擁有的真正的基督。


這真正的基督是照亮每個來到這世界上的孩子的光。這是我們天父上帝的基督。我們是在祂之中並通過祂而擁有永生、光、愛和真正的友善。正是通過這個基督,上帝和人才是真正的聖父與聖子。


有了這真正智慧—即神聖真理—的啟發,人們便不需要什麼國王、王后、王權、教皇、教士了。你們就是國王、王后、教皇和教士。你們獨自與上帝待在一起。這是對於那包含種種顯化形態的整個宇宙的真正覺知。把這個覺知擴展開去吧。運用上帝賦予你們的創造才能,你們將使完美環繞著這些形態—那是上帝為它們構想出的完美,也是祂自己用來環繞它們的完美。"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wp0r.html





 

親愛的靈性家人,很高興通過這篇博文與您結緣!
廬影致力於靈性訊息及著作的翻譯,無世俗職業與收入,因此歡迎大家自願隨喜支持!
我的支付寶帳戶是:louiselouise225@sina.com
姓名:盧穎
我的銀行卡卡號是:6210 3000 1927 0773(北京銀行)
姓名:盧穎
無論您捐助的金額有多少,都是對我靈性工作的寶貴支持!
也無論您是否捐助,對您獻出的有形或無形的愛,廬影都表示由衷的感恩與祝福!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