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問者:如果要感知神秘的就要放下邏輯的,那些通往真知路上的求道者(加納瑜伽士gnana yogi)如何前進呢?這條路就是使用邏輯思維,然後分析事物嗎?
 

薩古魯:加納瑜伽士是指在開始時使用智力,然後再使用智慧的人。邏輯智力是沒法觸及超越五根層面的東西,因為它沒法把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稱之為"神秘的"。只是因為你的智力無法把握,所以貼上"神秘"的標籤。

 
因此,一個人如何用智力達到這點?一個加納瑜伽士,如果他真的是加納瑜伽士,而不是一個誇誇其談的知識分子,應當理解邏輯智力在沒有信息的情況下是無論如何也沒法發揮作用的。


沒有信息,邏輯就沒法應用。你理解我所說的嗎?邏輯智力是純粹信息技術。沒有信息,就沒有邏輯。如果從你的記憶中拿走全部信息,你如何展開邏輯?不可能的。信息就是你從外部收集的,收集手段就是通過五根。
 

我們已經很充分地討論過:這些感官是如何地不可靠,它們的侷限性是怎樣的,它們感知事物是如何通過比較進行的。你收集一定的信息,這個信息將被分為十二不同的方面。你的眼睛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像照相機。你的眼睛僅僅是抓住信息,然後分類成十二個不同的方面。


這些不同的方面進入你腦子不同的區域,在那裡他們將被吸收,然後在腦子中形成圖像。因此,你認為的世界的樣子,實際上不是那個樣子的。這不是哲學,這不是神秘主義,這是神經科學。神經科學家說,如果你腦子中沒有關於某物過去的信息,你實際上無法看到它。

 
假設有某種人,你從來沒有見過,也沒有想像過,來到這裡站著,你很可能根本看不見他。你的內心沒有關於某事的任何信息,你就見不到它。據說,第一艘歐洲船到達北美時,土著部落能看到人在海上浮著,駛近他們,但是他們看不見船。這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見過船。他們頭腦裡沒有這個信息,所以看不見船。他們說一個多月都看不到那船。

 
你知道,我一直在告訴你,無論你以什麼方式體驗事物,都是你的業力。業力意味著過去的信息。不管你的信息是什麼方式,那就是你現在看待事物的方式。你的邏輯功能是基於信息。信息的特性就是它總是有限的,無論你收集多大量的信息。


世上沒有所謂的無限的信息。當你獲得幾個學位時,當你給你名字增加更多的幾個字母時,你開始思考—至少有些人開始想—你已經獲得了全部。隨著現代科學對我們周邊存在的信息的處理,我們對事物的瞭解仍然沒有更近一步。我們比此前更加的困惑。
 

在現代科學到來之前,人們往往以其簡易的方式瞭解事物。現在沒有人知道什麼。收集了太多的信息,但是,沒有使你更近一步地瞭解事物。實際上,由於存在的本質特性,現代科學使你更加遠離認知了。五十年前,醫生就是醫生。二十五年前,醫生不再僅僅是醫生;有專治這個的醫生,有專治那個的醫生,還有專治其它方面的醫生。你的身體需要三個不同的醫生。今天,有一百多個專科,因此如果你真的想健康,你需要看一百多個醫生。
 

大約一個月前,我在亞特蘭大演說。在我開講前幾天,我傷到我的膝蓋。於是參加冥想的人群中有人出來說:"我想檢查一下你的膝蓋"。我說:"為什麼啊?"他說:"我是一位專治膝蓋的醫生"。我說:"什麼?你是骨科醫生?"他說:"不,我是專治膝蓋的醫生。"我說:"什麼?你真的是膝蓋醫生?你只是骨科醫生吧?你專治骨頭的。"他說:"不,我是專注膝蓋的醫生。""哦,我不懂"我說,"你治哪邊的膝蓋?"(大笑)因為我們離有專注左膝的醫生和專注右膝的醫生的時代不遠了。
 

隨著我們對生命的研究深入,並收集越來越多的信息,有一天我們身體的每一個不同的細胞都將有不同的醫生。因為身體裡的每個細胞過於複雜,一個人是無法把握的。一個人無法掌握一個單一細胞的實際情況。因此,你需要為你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找一幫醫生。隨著科學更深入地瞭解生命,科學家也收集到越來越多的信息。你將看到,你會對生命越來越困惑。
 

人們對信息和邏輯的使用就像一個醉鬼使用燈柱,不是用來照明,而是用來倚靠的。用來靠著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如果你認為是照亮醉鬼的生命,你就錯了,因為無論如何,他看不見任何東西。燈光已把他模糊了。如果你沒有準備好即將到來的光亮強度,你也總會被模糊掉。
 

因此,一個加納瑜伽士就不僅是一個智力的傻瓜。他不是一個博士類人,他很慶幸他在生命中收集了大量的信息。他理解,他的邏輯、智力只是一個倚靠,而不是照亮,他知道得很清楚。邏輯就像一個手術刀。你可以打開事物,你可以用尖銳的智力切割事物並向裡看。但是,通過切割本身並不能讓你知道。只有看才能讓你知道。你的智力和邏輯只能切割,他們不能看。你的邏輯性智力只不過是一場邏輯馬戲,有著非常多的馬戲表演。

 
我想讓你知道,世界上沒有哪個地方能像印度文化這樣能夠讓人們應用邏輯達到產生強大的影響。這塊土地已經見到了邏輯的終極。在吠陀哲學裡,邏輯會達到這樣一點,即會讓你完全崩潰。不像你通常所用的那樣,而是真正像火箭那樣的使用,它會帶你到一個讓你頭昏眼花、陶醉著迷的地方。然後你意識到沒有到達任何地方。只是因過度使用而暈眩。這樣你就理解了可以使用它來把事物切開,但它卻不是看的工具。

 

要看,你得要智慧。智慧就是非邏輯的。我們有很多方式去看這個身體。一種方法就是把身體當作一個化學工廠。進行這些化學物質的整個舞蹈和應對這些舞蹈是需要一定的智慧的。你會很愚蠢地認為你有一天可以用邏輯方式進行整個化學舞蹈嗎?你無法用那種方式對付身體的單一細胞。
 

因此,你理解了使用智力的侷限和應用生命智慧的區別。你稱之為智慧的東西和你稱為造物主的東西並沒什麼不同。造物主就是純粹的智慧。超越邏輯的智慧就是你稱之為神的東西。如果你在理智邏輯的侷限和智力的框架之下,永遠不可能瞭解造物主。你只是在玩生命的馬戲。僅僅是你的智力和你的身體參與的情況下,生命就是一場馬戲表演。如果智慧開始扮演角色,生命就是一場舞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2236d400102vul7.html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