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的共濟會會員包括法國的貴族和軍人,不過會員人數占最多的是受到共濟會平等理念號召的資產階級。當時有好幾種族群被共濟會拒於門外:猶太人、演員、受薪階級、工人、僕役還有女人。

 

 

所幸在1730-1740年代,人們開始想要成立男女皆可加入的共濟會會所。這一種男女不拘的共濟會會所法文叫做Maçonnerie d’Adoption。英文叫做 Masonry of Adoption 或“Rite of Adoption。意思是採用共濟會理念的會所。曾經有人寫道:男人之所以會允許女人加入共濟會,是因為他們可以讓自己的妻子和女兒透過參與共濟會的社團活動來實際體會男人們在"神秘聚會"中體驗到的樂趣。更重要的是。參與共濟會聚會的會員都是一群忠實可靠、勤奮上進的人,其中不乏在慈善事業響叮噹的社會名流。

 

 

當時並非所有人都樂見女性加入共濟會。起初許多共濟會會員不認同這種觀念。他們表示自己打從心底不認同這種"男女共處一室的假共濟會"。他們不認為女性可以參加任何共濟會的社團活動。儘管國內有反對的聲浪,法國仍然出現了這種衍生版本的共濟會會所。這一類的會所後來不僅為數眾多,受歡迎的程度也相當高。這種性別友善的會所只要不做出嚴重危害共濟會組織利益和組織存在的事情,任何堅決反對女性參加的人到最後都會被當成沒禮貌的粗人。

 

公元1774年6月10日,法國共濟會總會發表正式公告,宣布總會將接管並且保護所有不拘男女的共濟會會所。

 

為了管理這些不拘男女的共濟會分會,總會採納了一些規則。以下是其中幾條規定:

 

只有正規的共濟會會員可以參加衍生分會的聚會。

 

所有不拘男女的共濟會分會都受數個正規的共濟會分會管轄。男性分會長由女性分會長從旁協助。男會長因故不能管理會務時,女會長或會所的女性負責人代位行使其職責。

 

女性會員分成四個階級。入門的第一級是女學徒(apprentie)。第二級是女工匠(compagnonne)。第三級是夫人(maîtress)。第四級是一品夫人(parfaite maîtresse)。(共濟會在1817年設立女性的第五階級。)

 

法國國王-路易-菲利普一世年輕的時候就是共濟會會員。他當時的名銜是沙特爾公爵。當時的共濟會大師-克萊蒙公爵成立了法國共濟會總會。公元1771年,沙特爾公爵繼承共濟會大師的頭銜。他將法國共濟會總會改制成法國大東方會並且由盧森堡公決代理會長職位。雖然公爵對共濟會活動”抱有濃厚的興趣”,參訪過許多會所而且出席了共濟會波爾多會堂的奠基活動,他本人在1777年前都沒參加過法國共濟會總會的聚會活動。

 

沙特爾公爵配戴法國共濟會總會長的徽章 

 

沙特爾公爵也會鼓勵女性參加男女不拘的共濟會分會。他鼓勵過的女性包括他的妹妹、妻子和姨姐。公元1775年,巴黎聖安東妮分會在旗下建立了一個衍生分會。公爵成為共濟會大師,而他的姊姊-巴蒂爾德郡主成為了首任的共濟會女總會長。

 

公元1777年,原本是巴蒂爾德郡主的波旁女公爵擔任La Candeur衍生分會的會長。她的副手包括沙特爾女公爵(公爵的妻子) 、朗巴勒公主(公爵的姨姐)和德讓利斯夫人(公爵的情婦)。由於許多位高權重的女貴族參加這個分會並且擔任分會的職務,曾經有人評價道:這幾位女性的時尚品味、財富和文學素養加總起來讓這個新成立的女性共濟會社團大放異彩而且擁有莫大的影響力。 

 

左上:波旁女公爵、右上:沙特爾女公爵、左下:朗巴勒公主、右下: 德讓利斯夫人

 

由於共濟會談論並且支持平等的理念,歷史學家好奇法國國王/王后是否認同共濟會。他們又是否把共濟會當作是對君主政治的威脅。歷史文件顯示法國國王/王后至少有一段時間支持過共濟會。其中一個線索是朗巴勒公主在入會前曾經徵詢過國王/王后的同意,後者也許可了。公元1781年,朗巴勒公主擔任共濟會的女總會長,負責管理Mère Lodge Écossaise d’Adoption。當時國王和王后也沒反對。另一個線索是瑪麗安東妮王后寫給姊姊-馬莉克莉絲汀的信中提到的皇家許可。信件內容如下:

 

“我想共濟會在妳的心裡有非常深刻的既定印象。法國人也對共濟會感到關切。共濟會在法國遠遠不及它在歐洲其他地方來得重要,因為幾乎大家都是共濟會的成員。我們都知道共濟會在何時何地做甚麼事情,那麼這樣還會有危險嗎? 如果共濟會是一個秘密的政治社團,我們確實有理由提高警覺。相反地,大家在共濟會的活動不過是聚餐、聊天和唱歌。國王曾經說過:”會唱歌和飲酒作樂的人心裡沒有陰謀詭計…我聽說他們會談論上帝。他們熱心公益。他們會教育貧窮人家的孩童或孤兒。他們也會幫自家的女兒找到未來的歸宿。這些事情有益無害。”

 

俗著時光流轉,許多不限男女的衍生分會陸續成立。這些分會也舉辦過許多活動。一個值得一提的活動是四重分會在1778年款待美國獨立運動的代表大使-班傑明富蘭克林。四重分會是知名共濟會社團-巴黎九姊妹分會的分支。可惜的是,當時北美殖民地的獨立戰爭正打得火熱,這一類型的活動受到威脅。就連衍生分會甚至是共濟會本身都很難抵禦當時極其血腥和暴力的政治動亂。公元1805年,衍生分會在法國約瑟芬皇后和法蘭西第一帝國的庇護下開始復興。復興計畫並沒有成功,於是法國人在19世紀初期捨棄了衍生分會的構想。

 

九姊妹共濟會的會章” (1783)

 

 

 

 

 

原文:https://www.geriwalton.com/freemasonry-and-the-masonry-of-adoption-in-18th-century-france/

翻譯:Patrick Shih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5/12/20190512-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