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埃克哈特·托勒(Eckhart Tolle)在2014年Wisdom 2.0大會中對"當下的力量"進行了分享。與大家共同探討什麼是當下。


當下,是生命中比較神奇的東西。在無意識下,我們受到習氣的制約,而忽視了生命中比較重要的東西。


你的人生其實由當下組成,事情的發生都是在當下:你在當下回憶過往,你在當下展望未來—未來的來臨也不在未來,而是在當下。此時此刻,你的感受、思維,發生在你身上的任何事情和經驗,都離不開當下。


覺知週遭的環境(覺外)


通常在講到當下時,出現在覺知中的第一個東西,或許就是你周圍的環境。所以,進入當下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覺知到在你周圍的事物,覺知到圍繞著你的空間—無論你置身何處,無論其間有什麼事情發生。


你可能會注意到,你是透過感官覺知去覺知到週遭所發生的任何事情,這涉及視覺、聽覺等種種感官功能,但主要是看到、聽到。因此,在進入當下時,我們首先對週遭的環境更具覺知,這是進入當下的第一步,也是進入當下的一大步。


那你可以用什麼字眼來描述呢?

 

你覺知到當下實際的情況。

 

感激欣賞週遭的原貌


然後緊接著覺知的是,你再深入一些,你感激欣賞當下的原貌,而這可能是你以前完全忽視的,能夠感激欣賞當下,這已經相當美妙,有些人還無法做到比這更深一步,那也沒關係,能夠向當下邁出兩步,這也就夠了。


我們說第一步是:你對自己的週遭更具覺知,第二步:你感激欣賞週遭的情況:"啊!"。隨著感激欣賞而來的是一種良善感,對於生命不斷在你週遭展現的形形色色,你感受到一種良善。


萬事萬物中都有生命力,就算是在城市的鬧區也是如此。你可能會說:"哦,我比較喜歡森林、海邊或高山。"


但即使市中心內的一切動靜,也都是生命的展現:生命展現為走來走去的人們、車輛、房子、建築物、噪音等等,這是你對生命的感知,然後你會有種對生命的感激。


現在你可能注意到,在你更能覺知我所謂的當下的表相,也就是感官覺知為你揭示的世界時,你的意識就已經有了轉變,你不再想那麼多。否則你便不太能專注在感官覺知上,真的注意看著天空,或是看著一棵樹、一朵花或一幅街景,你必須真的是處在當下的那個「在」,好比現在,你只是認知到這房間的全貌,這就很美妙了。


接著你再深入一點,你可以自問:


"除了在感官覺知中生起的東西外,當下還有什麼?"

"當下還有什麼其他的東西?"或"還有什麼其他東西是當下?"


是那出現在當下的嗎?不是,那出現在當下的,還不是當下本身,雖然為了要覺知當下這一刻,覺知到感官覺知是重要的一步。


有些人可能對自己的週遭渾然不覺,一直就心不在焉,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他們對週遭的注意力,只夠讓自己不至於撞到東西;他們可以在傢俱間或街道上穿梭,但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思緒上,不但千絲萬縷,而且可能沒有用處。


你可能會發現其中很多的念頭還是負面的:嚴苛的抱怨,跟這個人或那個人不和,想著昨天的那個討厭鬼,或是10年前的那個討厭鬼,想著明天或今晚會出什麼亂子。你的意識不斷被吸入思維當中,在相續的念頭的挾持下,你被念頭拽著走。


在強迫性思維的挾持下,心中生起的念頭,一個接著一個,任何進入你心中的東西,你可能予以認同。


你心中的東西愈來愈多,心裡的事愈來愈多,你淹沒在東西裡,我指的不是物質上的東西,雖然有些人也會被物質所淹沒,但你被心中的東西所淹沒。


你的注意力不斷被無用的強迫性思維吸走,試想這樣的日子過個10、20、30、40年,它會對你慣常的意識狀態產生什麼影響?它會對你個人有什麼影響?


而這種意識狀態所造就的,又是個怎麼樣的人?焦躁、憤怒,習慣於一直感到不滿,一直死命地需要下一個東西,然而,下一個東西你從來不滿意,這可能就是我們得到的結果。我只是想為各位描述一下通常的狀態。


在座的各位可以說都已經知道如何從自己的經驗中,去判斷分別兩者不同的狀態:沈溺在對於自己腦中的聲音的認同中—也就是慣常的強迫性思維,以及處於警覺的覺知狀態。

 

覺知體內的能量場(覺內)


接著,邁向當下的下一步是:當你覺知到自己的感官覺知時,你可能也感知到一個簡單卻美妙的事實:你是活的。


如何感知到這一點呢?有時當思維稍微消退而警覺仍在時,你會感受一股貫穿全身的生命力—微妙,但冥冥可感。在你的手臂中、你的腿中、你的腳中有著生命力,而這可以是你對當下的部分經驗。


你開始能夠處在當下,我們可以稱之為:你處在內,你處在外(覺內,覺外)。所以,你可以感覺自己的生命力。


當你能夠處於內,也處於外時,你開始更深入於當下。有時我將「處於身體當中」,稱為是讓我們持守當下的碇錨。


因為假我的心—不自覺的心非常狡猾,尤其是一開始在修持當下時,如果沒有一個可以讓你持守當下的碇錨,心很快便會帶著念頭進來。


你在心理上建構"我的人生",卻在當下錯過實際的人生。


如果你具有覺知,你就不一定要跟隨著那個念頭,你可以就只是容許它通過自心,然後念頭又走了,於是你可以說:"我選擇把注意力放在身體上",你甚至用不著把這話說出來,你有這個選擇,而你知道這是自己的選擇。


如此一來,你不再苦於惱人的失眠夜。不要求當下這一刻有別於它的現況,感知自己的生命力和能量場,那就是你的人生和當下這一刻的生命力。

 

覺知真正的自己(覺覺)


或許我們可以再進一步。目前談過的有透過感官覺知認知週遭、感激欣賞當下的原貌、感受體內的能量場,所有這些都生起於當下,但當下還有什麼是被你忽略的?完整組成當下這一刻的是:感官覺知、情緒,可能還有念頭。


念頭來來去去,你用不著跟隨它們,就在來來去去的念頭中,你發現念頭之間有著空間。這點非常重要,也就是發現你的內在有這樣的一個東西,它是念頭和念頭之間的空間。


思緒不再是持續不斷,突然間,你覺知到其中的空間,這讓你感到非比尋常的美好和力量。


真正的你不是那個帶著一個故事的假我,不是認同於你的過往、你個人的歷史的那個假我,真正的你超越你個人的過往,超越任何在你感官覺知中生起的東西。


當下這一刻最深層的是什麼?當下這一刻的本體,就是這個。


那個讓你能夠覺知到感官覺知的是什麼?


那個讓你能夠思維的是什麼?


那個讓你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的是什麼?


所以,這裡還有某個不是東西的東西,我們可以稱它為你的覺在,或是具有覺知的空間,或是意識本身。


你不是那個有著侷限過往的個人化的假我,雖然那個維度仍然在,但你的內在有一個比那更深的維度;在那個維度上,你個人所發生的任何事情,無論好壞,統統都被超越而變得無關。


它是更深層的存在感或自我感,它讓你的感官覺知成為可能,讓你念頭成為可能,讓你的情緒成為可能。


你也可以透過問另一個問題來發掘內在的實相:"做為你是什麼樣的感覺?"在當下做你,不訴諸記憶,不追憶你個人的故事。


你的故事不過是心中的一個故事,但"做你是什麼感覺?"這裡沒有一個概念上的答案,因為我在問的是此時此地的實際經驗或體悟。


那是什麼感覺?什麼是"真正的你"的本體?你能感覺你自己的存在嗎?


真我的展現是透過對個人經歷的超越,展現這偉大的真我的,不是我個人的經歷,而是了悟到個人的經歷相對而言並不重要。


當你進入當下這一刻的最深層,你找到的和發掘的是什麼?你自己!你的本體。所以,你的本體—這個具有意識的空間,無別於當下這一刻的本體。


當你深入當下這一刻—垂直的維度,而大部分的人生在水平的維度上開展—過去和未來,"我必須做這個才能夠達成那個""我必須記住這個"水平的維度跟你心裡面的東西有關,那些是束縛你的。


現在,我們在此突然進入當下,那水平的維度是你心裡面的東西,那垂直的維度是當下這一刻,它帶你更深入當下,直至你發覺到,當下的本體就是究竟真正的你。

 

 

當下的力量
Eckhart Tolle-其他
Eckhart Tolle-影片

 

 

 

https://www.awaker.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543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