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也有一些令人不快的副作用。「我的身體發熱,我的頭變得很重。身體的每個細胞都開始呻吟。」他特別指出在肛門附近有刺痛感。此外他還提到偶爾性慾會強烈得難以抵抗—蘇菲修行者崔蒂也作了同樣的告白。所有秘教傳統,特別是密宗和道教,都明白生命力的激發與性能量的關連。

 

穆克達難陀的拙火經驗持續了許多年,最後他經歷過所有這些經驗後,而能恒久處於「完美的和平與寧靜」之中。

 

從臨床觀點來看,很值得注意的是,在穆克達難陀拙火覺醒的初期,他經常既困惑又害怕,沒有辦法控制他身體狂野的動作、奇異的姿勢或頭內眩目的光。大部分時候,他甚至認為自己是快要發瘋了。假如他向精神分析醫師,而非他的上師尋求幫助的話,我們可以猜得到診斷的結果是什麼。然而一旦克服了早期的困難,他就能完美運作,甚至在靈性追尋道路上幫助其它人。

 

在克什米爾的老師兼行政人員果畢•克里希那的自傳中,也記錄了自發性拙火覺醒。克里希那的書中,除了有十分珍貴的自我觀察紀錄外,還附錄了希爾曼(Jsme hillman)的心理學評論,希爾曼把拙火經驗和容格的精神病模型作了一番比較。

 

雖然克里希那小時候有過通靈的經驗,長大成人後卻抱持不可知論,不能確定神是否存在。即使如此,他依然有規律地靜坐了好幾年。

 

他沒有任何神秘經驗,一直到1937年,他34歲時,事情才有了轉變。那時他經驗到拙火自發性升起的力量,而劇烈改變了他的生命。

 

從那時起,他經常覺察到他的意識如一個發光的領域,神秘地如月亮般有圓缺的變化。1943年,一次強而有力的拙火經驗,使他達到狂喜的合一或三摩地。他如此描寫這次經驗:

 

我清楚地感到無可比擬的喜悅之感自手指、腳趾、軀體和四肢的未端神經向脊椎移動,在這兒集中強化後,以更細膩愉悅的感受向上躍進,往頭上半部區域傾注狂喜、興奮之流,這是由罕見的發光神經分泌物所造成的。在找不到更適當的稱呼之下,我稱它為甘露(nectar)…

 

當他特別留意時,這喜悅圓滿的感受就會消失。只要他一不注意,它就以更大強度的感受向上流動。突然隨著如瀑布般的吼聲,他感到一道液態光流,經由脊髓進入他的大腦。他的身體開始搖動,而他被包圍在一道光環內。他和他的周遭合一,而且被至上的喜悅所淹沒。

 

緊接著卻是害怕、衰弱的感受,對人漠不關心。他的嘴巴有苦味,喉嚨有焦灼感,而且經常感到全身有如無數燙紅的大頭針穿刺,而他得了失眠。在黑暗中,他注意到自己四周有紅色的光輝。有時還感到嚴重的背痛。他覺得拙火以一種錯誤方式在運作,而他可能會死。

 

一旦拙火在他體內覺醒,克里希那就只能任它擺布。他花了許多年的時間,才達到身體平衡和寧靜。但是一旦活躍的拙火穩定之後,它就成為逐漸開發非凡的心智才能、創造力和寧靜力量的基礎。它也會產生所有的神秘經驗。早期他經驗到他身體感覺戲劇化的擴張。「我覺得我好像以一個比從前更高角度的水平來看這世界。」他也可以從各個角度如實地看到他的環境。這經驗是所謂的大身或單眼。

 

一個美國人的例子

 

一位計算機程序設計師渥爾夫,回憶起他十二歲時經驗到的奇特現象,回顧起來,算是他第一次拙火的覺醒。那時他正參加一項速算比賽。當老師讀第一道問題時,渥爾夫感到異常興奮,而他的身體正以某種內在能量震動著。然後「我注意到有光亮穿越和圍繞著我,一道從未如此明亮的光。這是種好的感覺,活的感覺,而非生病的感受」。

 

老師一講完數學問題,他馬上脫口說出答案。而在此之前,他從未顯示過速算的特別性向。所以當老師要求他解釋如何迅速得出答案時,他無法回答。但他繼續說出正確的答案,而贏得了那次的比賽和以後幾年的數次比賽。

 

在十七歲時,這神秘的能力消失了。到1974年當渥爾夫開始靜坐,拙火才再度活躍起來。透過規律性地使用自律控制,這活動更加強了。然後,1975年三月初,他發生了以下強烈的拙火經驗

 

「在我剛剛躺下來,等著入睡時,我卻開始在心眼中看到一道微弱震動的光,沒多久,在我體內深處有了內在的疑問。這是有關這經驗是否應該繼續下去的問題,這疑問在近乎潛意識方式下,幾乎馬上被回答了。決定是加油、加強而非切斷這經驗。這一切都在沒有文字的情形下發生。光馬上增強到令我無法忍受。我不怎麼了解這經驗。

 

這強化的過程伴隨著許多奇怪的響聲—不和諧,卻又不難聽。這也是我所不能理解的。

 

同時我感到在我頭中央和前額有強大的氣流流過,而在我右眉停止。這感覺很愉快,幾乎是性感的…經過初期混亂之後,光有了劇烈的改變。從一個無固定模式快速轉變成可理解、固定,如親筆畫出大而發亮的球形,我一輩子所熟悉的身體感已變成發亮球體感,發光範圍的新環境是我的新身體。」

 

拙火覺醒之後,緊跟著是許多原型式的夢和通靈經驗,包括傳達的能力或渥爾夫所稱的切桑效果(satang effect)。「切桑」這印度字是從梵文「切 桑加」(sat-sanga)而來的,字義是真理之友或和真實相連。它通常指的是在一位已覺醒或覺悟大師面前靜坐的傳統練習。如此貼近覺悟的修行者靜坐,已被公認是靈性覺醒的方法。

 

這切桑效果或心靈感染作用,在一般的情況下也說得通:彼此互相影響彼此的心靈狀況。這很容易證實的,例如當我們和生病或沮喪的人在一起時,我們的能量較易低落;同樣地,在一個快樂的人面前,我們也會受到正面的影響。而拙火覺醒的人,其影響力更是不同凡響。

 

渥爾夫的拙火症狀逐漸增多。接著,在四月初,他經歷了更多的拙火傳統徵兆。他寫道:

 

「我被下背部強力的擠壓推撞所驚嚇。當這動作開始時,有一個有趣的想法冒出來—這好像是一隻松鼠,四處碰擊要撞出來。我好像坐在有生命的東西上。很快地,我的胃變得很燙,而我開始流汗。」

 

接下來的幾天,他下背部的活動仍持續著。而在月底時,「肆虐的熱—大火般地—開始慢慢移過我整個頭的表皮」。他聽到巨大的聲響在他的頭顱之內,壓力逐漸升高。他繼續看到光,包括穆克達難陀所強調的藍點(bindu)。接下來,拙火引發了各式各樣自發性的身體動作。一年後渥爾夫入院接受治療。後來他回憶道:「1976年中我有嚇人的瑜伽症狀,使我在冠狀動脈治療中心躺了三天。這經驗和瓊斯(Franklin Jones )—又稱達愛•阿難塔—的假性狹心癥一樣。」後來他的消化系統有了毛病。

 

1977年前期,渥爾夫減少靜坐和自律控制的次數,幾個月以後,拙火活動的副作用消失。當他恢複靜坐練習時,他已以不同的心態來面對:他不再渴求通靈經驗或靈性洞見,他已了解到,沒有任何經驗能給與終極的滿足。他發現了自我超越的真理。

 

「小我必須溶解離開。這不是可以強求或努力而得的。當人單單放下,和把自己交托給未來的時候,自然就達到了。慢慢地,現在我開始明白了這光。當白晝的光開始穿透窗戶而入時,我的追尋慢慢趨緩。」

 

意象經驗

 

寇特瓦是一位美國的作家和禪師,她的「開悟」經驗曾得到有名的禪師雅穌塔尼•羅西的證可。我認識這女子本人,我把她放在這一段,是因為她的紀錄已經出版了。我舉她的例子以便於和前面提到的渥爾夫拙火經驗作一番確實的比照。事實上,這兩個個案是如此地不同,以至於形成討論拙火升起和我所謂「意象經驗」不同之處的起始點。

 

寇特瓦的第一次「最深真實」的經驗,是在全身麻醉後半醒狀態下體驗到的。在經過自發性整合經驗以後,她在這種經驗中似乎與自然融合,她對視覺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當她寫下複雜的觀察時,她的一位老師認為她心智不正常,而送她到精神分析治療師那兒。之後的短期入院,使她十分沮喪。而她因為被誤解而意氣消沈,甚至企圖自殺。然而有一天,當「我視覺的焦點改變了,它變成一個無限小的點,不停地在新的軌道上移動,好像來自新的源頭」。

 

一連好幾天,寇特瓦都處於狂喜狀態中。然而,雖然她沈浸在狂喜的幸福中,她的特殊情況卻並沒妨礙到她的日常活動。從那時起,她過著有創造力和快樂的生活。

 

除了她的靈性經驗被誤診為心理疾病之外,這案例還有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她少有和拙火醒覺相關的症狀。她少年時期的經驗,會使人預測她在往後的日子將有更多拙火症狀的出現。但事實是1967年她開始學習禪坐時,只有一項奇特的經驗。

 

她坐在禪堂時,看到了明亮的光。它看起來如此真實,以至於她以為電燈被打開了。後來即使她弄清楚了自己處於相當暗的環境,她卻繼續看到光亮達好幾分鐘之久。

 

我們知道光的視覺經驗或輻射,是拙火升起的常有徵兆。寇特瓦的經驗若不是不完全的拙火醒覺,就是和拙火不相干的經驗。克里希那的論點是,所有神秘經驗都立基於拙火的發動。的確,他認為既然拙火是發動人體生物能的發動機,它就是一切經驗的基礎。

 

我的論點是,本書所討論的生理性拙火,是在廣泛的心理或靈性經驗範疇中,需要特別看待的一組不平常經驗。寇特瓦在這兒所描述的經驗並不屬於拙火。
 

 

拙火經驗 (方智出版社)

作者:Lee Sannella

譯者:梅心

轉載: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category/%D7%BE%BB%F0%BE%AD%D1%E9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