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溺


問:我們如何能避免像對吸煙的耽溺?

答:有許多不同類型的耽溺。當你修持內觀時,你將瞭解到你所耽溺的實際上不是那特定的物質。表面上看起來你好像耽溺於香煙、酒、毒品、蒟醬葉(檳榔葉)。但實際上,你是耽溺於身體上的一種特定的感受,由特定的物質所引起的一種生化之流。同樣的,當你耽溺於生氣、激情等時,這些也都和身體的感受有關。你的耽溺是對這些感受。透過內觀,你脫離了那耽溺、所有的耽溺。它是很自然的,很科學的。就嘗試吧,你將會體驗到它如何發生效用。

 

靈魂


問:什麼是「我」(atma)、「靈魂」?

答:修持內觀,你將會發現在你內在發生的實相。你將會注意到你所謂的「靈魂」,「我」(atma),只不過是心的反應,是心的一部分而已。而你一直在這幻想下認為︰「這就是『我』」。透過內觀的練習,你將了解這個「我」不是恆常的。它是一直在變化,總是短暫的。它只不過是由大量的次原子微粒組成,總是處於變遷和流動的狀態。這只有透過直接地體驗,對「我」的幻想才會消失,接著是對「靈魂」的幻想的消失。沒有了幻想和錯覺,所有的痛苦也就消失。然而,這必須經由體驗。光是接受哲理的信仰是不會發生的。

 

憤怒


問:一個人如何脫離憤怒?

答:透過內觀的修行吧!內觀的學生在憤怒時觀察呼吸,或者所引起的身體上的感受。以平等心,沒有習性反應的做這樣的觀察。這憤怒很快地就減弱然後消失。透過內觀的不斷地修行,心的習慣模式對憤怒的習性反應就會改變了。


問:我無法壓抑我的憤怒,即使我嘗試這樣做。

答:不要壓抑它。去觀察它。你越是壓抑它,它就越進入你心的更深層。這些情結會越來越強,然後你就很難擺脫它們了。不要壓抑,不要發泄。只是觀察。

 

焦慮


問:我總是充滿焦慮。內觀能幫助我嗎?

答:當然可以。這就是內觀的目的-使你從所有的痛苦中解脫出來。焦慮和憂愁是最大的痛苦,而且它們的存在是因為你的內心深處有某些不淨染污。透過對內觀的修行,這些不淨染污將會浮現到表面上,並且逐漸地消失。當然,這需要時間。這沒有魔術,沒有奇蹟,沒有上師的涉入。某人只是對你指出正確的道路。你必須親自走在正道上,努力地從你自己的所有的痛苦中解脫出來。

 

執著


問:你曾說過不要對東西執著。那麼對於人呢?

答:是的,對於人也是一樣。你對一個人有真愛,對這個人有慈悲的愛,這是完全不同的。然而當你有執著時,那你就沒有愛了,你只是愛自己,因為你期待獲得某些事物-物質、情感等-從這個人身上。不管你對誰執著都好,你是在期待某些回報。當你開始真正地去愛這個人時,那時你只是付出,單向地付出。你不期待任何回報,那麼執著就會消失。緊張消失。你是如此地快樂。


問:沒有執著的話,世界怎麼能運作呢?如果父母不執著的話,那他們甚至不會照顧他們的孩子。怎麼可能沒有執著的去愛或投入生活呢?

答:不執著並不意味著漠不關心;正確的說法是「聖潔的無分別心」。作為父母,你必須以全部的愛,負起照顧孩子的責任,但沒有執取。出於純淨、無私的愛,你就是盡了你的職責。假設你照顧一個病人,儘管你悉心照顧,他還是沒復原。你不會開始哭泣;因為那是無濟於事的。以一個平衡的心,你嘗試用其他的方法幫助他。這是聖潔的無分別心:既不是沒有行動也不是起反應,而是以平衡的心來採取實際的、正面的行動。


問:去做一項正確的行動是否是一種執著?

答:不是。你只是盡力做到最好,要瞭解這結果是超越你的掌控。你就盡你的本分,而把結果留給法則、正法。


問:…那就是故意犯錯了?

答:如果你犯了錯誤你就接受它,並嘗試下次不再重犯。你可能再次失敗;再次你微笑並且試試用別的方法。如果你能夠面對失敗而微笑,你就是不執著。如果失敗使你沮喪,而成功使你得意揚揚的,你一定是執著的。

 

佛陀


問:你不斷地提到佛陀。你是在宣揚佛教嗎?

答:我對於「主義」不感興趣。我教導法,而那就是佛陀所教導的。他不曾教導任何的「主義」,或任何派別的教義。他所教導的東西,是每個出生背景、每個宗教信仰的人,都能夠獲益的。他所教導的方法,使一個人能過著對自他都充滿利益的生活。佛陀不會只是說教:「啊!人們啊!你們應該這樣生活,應該那樣生活」。佛陀教導實用的法,以實際的方法去過有益於善的生活。而內觀是這實用的技巧,引導人們過真正快樂的生活。


問:所有佛教的禪修方法在瑜珈中都已經知道了。在佛陀所教導的禪修中有什麼新鮮的?

答:今日所謂的瑜珈實際上是較後期發展的。柏丹伽力(Patanjali)的時代大約晚佛陀五百年,而在他的《瑜珈經》當中,自然地可看出是受到佛陀教法的影響。當然,瑜珈的修行在佛陀之前就已經在印度盛行了,而他本身在未證悟以前曾體驗過這些方法。然而,所有這些方法,只限于戒(道德)和定(心的專注),其專注力最高可達到八種禪那 ( jhana ) 的境界,八種定的層次,但此仍屬於感官體驗的領域。佛陀則發現了第九禪那,而那就是內觀,這種洞見的開展將引導禪修者達到終極目標,而超越感官經驗的痛苦。

 

因和果


問:是否有無因而生的偶發事件?

答:沒有一件事情的發生是沒有原因的。這是不可能的。有時以我們有限的感官和智力不能清楚的找到原因,但這並不意味著沒有原因。


問:是否生命中的每一件事情都已事先注定了?

答:是這樣的,我們過去的行為確實會帶來果報,可能是好的或壞的。它們將決定我們現在的生活形態,也就是我們現在大致的情況。但這不意味著我們的遭遇是注定的,由我們過去的所作所為所注定,而再沒有其他事情會發生。事實不是這樣的。我們過去的行為影響了我們生命之流,導向愉悅或不愉悅的經驗。但是,現在的行為也同樣的重要。自然賦予我們能力,使我們成為自己當下行為的主人。有了這種自主性,我們可以改變自己的未來。

 

脈輪


問:內觀對於脈輪的影響是什麼?

答:脈輪只不過是在脊髓上的神經中樞。內觀帶領你達到一個階段,讓你能夠感覺到身體裏每個微細原子的活動。脈輪只不過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這種活動可以在整個身體經驗到。

 

兒童


問:你對教導孩子們正法有何看法?

答:最佳的教導時間是在孩子未出生之前。在懷孕的時候,做母親的應該修持內觀,以便孩子也接觸到它,並誕生為一個正法的小孩。不過,如果你已經有了小孩,你仍然可與他們分享正法。如果你的孩子還很小(八歲以下),你可在每次靜坐後和在他們就寢時間,將慈悲迴向給他們(這種慈悲觀的方法,是和一切眾生分享善意及慈悲的波動,在內觀課程的第十天早上教導)。這樣,他們也能從你修持的正法中受益。而在他們稍長大時,以他們能夠明白和可接受的方式,向他們講解一些正法。如果他們能瞭解它稍許多少,那時,教導他們幾分鐘的觀息法。不要透過任何方式給孩子施壓力。只是讓他們和你一起坐,觀察他們的呼吸幾分鐘,然後就讓他們去玩。讓他們覺得靜坐就好像玩遊戲;他們將會喜歡它。而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必須過著健康正法的生活,你必須做孩子的好榜樣。在家中,你必須建立一個和諧與安詳的環境,那將有助於他們長大成為健康和快樂的人。這是你可以為孩子做到的最好的事。


問:對於有幼兒的母親,且要持續她們的練習有所掙扎,你可以給予忠告嗎?

答:為什麼會有困難呢?即使小孩是抱在膝上,你仍然可以練習。你可以送慈悲給小孩。你可以送慈悲給其他人。你必須學習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持續你的正法。因此,把正法應用在你所有的職責上。母親的本份是以正法的方式來照顧孩子。


問:有必要將內觀引入教育嗎?

答:當然。內觀是生活的實用科學。下一代一定要在很年輕的年紀學習這門科學,如此一來他們可以過健康的生活、和諧的生活。如果他們瞭解純淨的法,自然的法則,他們將依照自然的法則生活。當孩子在學校或學院被教導內觀時 ,如同目前一些城市所實行的,會有很好的效果。

 

心理情結


問:要如何脫離自卑或優越的心理情結?

答:這就是內觀的功用。每一個心理情結都是心的不淨染污。當此不淨染污浮上表層,你就從身體感受的層面來觀察它。它會消失。它又再升起。你再次觀察。它又再消失。如此,這些心理情結會減弱,並最終不再升起。只是觀察。壓抑或宣泄都是有害的。內觀協助一個人從所有的心理情結脫離出來。

 

專注


問:內觀和專注的分別是什麼?

答:內觀不只是專注而已。內觀是時時刻刻對內在實相的觀察。你發展你的覺知和專注的能力。事物一直在改變,但是你保持覺知-這就是內觀。不過,如果你只是專注於一個對象,它可能是一個虛幻的對象,那就沒有事物會改變了。當你處於此虛幻時,你的心對它保持專注,你就不是在觀察實相。當你觀察實相時,它是一定會改變的。它一直不斷地變化,而你仍然覺知它。這就是內觀。

 

習性


問:你談及心的習性,這種訓練是否也是對心的一種習性,儘管它是正面的?

答:恰好相反,內觀是一種去除習性的過程。它不是強加任何東西在我們的心上,而是自自然然地除去不善的雜質,以便只留下正面的、善的品質。透過負面情緒的清除,內觀把正面的品質,也就是純淨心的基本性質呈現出來。

 

貪愛


問:對覺悟生起貪愛是對的嗎?

答:這是錯誤的。如果你對覺悟生起貪愛,你將永遠不能覺悟。覺悟會自然地發生。如果你貪求它,你是在往相反的方向走。一個人不能貪愛一種特定的成果。這成果是自然地來臨。如果你開始貪愛:「我一定要涅槃,我一定要涅槃」,你是在往涅槃的相反方向行去。涅槃是遠離貪愛的境界,而你卻想要以貪愛達到那種境界-這是絕不可能的。


問:強烈的欲望和貪愛相同嗎?

答:是有差別的。貪愛與否,將由你欲求些什麼來判斷。如果你得不到它,而你感到沮喪,那就是貪愛了。如果你得不到它,而你只是微笑,那它就只是一種欲望。它並沒有成為貪愛。每當有貪愛和執取,而你得不到某事物時,你必定會變得痛苦。如果你是變得痛苦,那就有些許貪愛。否則,就沒有貪愛。


問:難道沒有善的貪愛和瞋恚­例如,憎恨不公正、欲求自由、恐懼身體上的傷害?

答:貪愛和瞋恚絕不可能是善的。它們將會時常讓你緊張和不快樂。如果你在行動時心懷貪愛或瞋恚,可能你有一個值得你這樣做的目標,但你卻是用不健康的方法去獲得它。當然,你必須採取行動以保護自己免於危險。如果你被恐懼鎮伏而這樣做,那麼你會產生恐懼情結,最終將會傷害到你。或者,如果是出於憎恨之心,即使你成功地戰勝不公正的行為,過後那憎恨卻變成一種有害的心理情結。你必須對抗不公正,你必須保護自己免於危險,不過你可以用一個平衡的心去做,且沒有緊張。出於對其他人的愛,你可以透過平衡的方法去做,而能夠達到好的成果。心的平衡總是有益的,並將給予最好的成果。


問:想得到一些物質的東西,使生活過得更安適,有什麼不對?

答:如果那是實際的需求,只要你不對它起執著,就沒有什麼不對。任何你需要的必需品,要努力去獲取。如果你無法得到某事物,就微笑著,並且用別種的方法再試。如果你成功了,則享受你得到的,但是要沒有執著。


問:對於計劃未來,你能夠說那是貪愛嗎?

答:再一次,衡量的標準是看你有沒有執著於你的計劃。每個人都必須為將來打算。如果你的計劃沒有成功,而你開始哭哭啼啼,那你就知道你是執著它的。不過,如果你是不成功的,卻仍然可以微笑地想:「嗯,我已經盡了全力。所以失敗了又有什麼關係?我將再嘗試!」-那麼你是以不執著的方式去做,而你也保持快樂。

 

法∕正法


問:法是什麼?

答:一個人的心在此時此刻所含容的,就是法。法是心中的一切事物。


問:對饑餓的街民而言,法與他們有何關聯呢?

答:有很多來自貧民區的人來參加內觀課程後,發現內觀對他們很有益。他們的肚子是空的,而他們的心也那麼的焦躁不安。透過內觀,他們學習如何保持平靜和平等心。然後他們能夠面對他們的問題。值得注意的是,他們的生活改善了。他們脫離了對酒、賭博等的耽溺。法對每個人,貧窮或富有的,都有幫助。

一個真正如法的人如何能夠面對這個不如法的世界?

答:不要嘗試改變這個不如法的世界。試著改變你本身的不如法之處-使你起習性反應而造成自己痛苦的方式。舉例說,當有人辱罵你時,要理解這個人是痛苦的。這是那個人的問題。為什麼把它變成你的問題呢?為什麼要開始產生憤怒而造成自己的痛苦呢?那樣做意味著你不是自己的主人,你是那個人的奴隸;只要那個人要,他就能夠使你痛苦。做自己的主人。儘管周遭所有的不如法處境,那麼你還是可以過著如法的生活。


問:你如何使宗教等同於正法?

答:如果宗教被認為是一種宗派的意思,像印度教徒的宗教,或回教徒的宗教,或佛教徒的宗教等等,那麼這是完全違反正法的。但是,如果宗教是被視為自然的法則,普遍性的自然法則,那麼它是跟正法一樣的。


問:你相信正法能夠指引你嗎?

答:是。無疑地,正法開始指引著你。當心愈來愈淨化後,你的般若(panna),你自己體驗的智慧將越來越強。當任何問題在這世界、在你的生活之中產生,那麼你只要稍微往內在深處,你自己就可以得到答案。所以它成為你的指南。你不應該依靠任何人。你依靠自己,和依靠正法。

 

法的力量


問:當我們在正道上進展時,是不是有法的力量在支援我們?

答:肯定有-包括看得見和看不見的。例如,人們都會傾向與相同興趣、背景和性格的人交往。當我們發展出在我們身上的良好的特質時,我們自然地吸引了同樣具有良好特質的人。當我們與此類的好人接觸時,自然地我們會得到他們的支援。

如果我們發展愛心、慈悲和善意,我們將與所有具有這些正面波動的眾生相應,無論是看得見或看不見的,並且我們將開始獲得他們的支援。這就像為一台收音機調音,以便接收到從遠處的廣播電台傳出的特定頻率音波。同樣的,我們調整自己以便使我們產生此類型的波動;因而我們會收到那些波動的利益。但是,只有當我們努力和正確地練習,所有這一切才會發生。

 

死亡


問:內觀如何能夠在臨死的時刻派上用場?

答:在臨死的時刻-他人的死亡-那時你就只是靜坐和傳送慈悲。而當你自己的死亡來臨時,觀察它,在感受的層面上。每個人都必須觀察自身的死亡:來了,來了,來了,去了,去了,去了,已經去了!要快樂!

 

自我


問:你都是用否定面來談這自我的「我」。難道它沒有正面的嗎?難道沒有任何「我」的體驗,是令人充滿喜悅,安詳和極樂的嗎?

答:透過內觀的修行,你將發現所有此類感官上的愉悅感是無常的;它們來了又消失。如果這個「我」真的享受它們,如果它們是「我的」愉悅感,那麼「我」一定多少能掌控它們。可是,它們只是生起而又滅去,不受我的控制。那裏有「我」呢?


問:我指的不是感官上的愉悅感,而是非常深的層次。

答:在那個層次,「我」是完全不重要的。當你達到那個層次時,自我就消融了。只有喜悅。那時「我」的問題就不會出現了。


問:好吧,不說「我」,讓我們說是一個人的體驗吧。

答:感覺意識在感覺;沒有一個人在感覺。事情就這樣發生了,如此而已。現在你認為一定要有一個「我」在感覺,可是在開始修持內觀以後,你將達到「自我」消融的階段。那時,你的問題將會消失!

為了約定成俗,是的,我們不得不使用像「我」或「我的」等等之類的字彙。然而,執取於它們,把它們當作是真實的究竟意義,將只會帶來痛苦。


問:我發現自己非常自我本位的,而且容易輕視別人。解決這個問題的最佳方法是什麼?

答:以禪修把它脫離出來。如果一個人的自我很強,他就會輕視其他人,貶低別人的重要性而看重自己。但禪修會自然地消融自我。當它消融時,你就不會再做傷害他人的任何事情。禪修吧,然後問題將會自動解決。


問:為什麼我總是在強化這個自我?為什麼我一直要去努力成為「我」?

答:由於無明,心有這樣的習性制約。但內觀能讓你從這種有害的習性中解脫出來。你不再只想到自己,你會學習為他人著想。

 

情緒


問:憤怒、瞋恚、悲傷等不都是所有自然的人類情緒嗎?

答:你稱呼它們為「自然的」人類情緒,然而,心的本質其實是非常純淨的。這是一個很常見的錯誤。心的真實、純淨本質是如此的迷失,以致心的不純淨性質才被認為是「自然的」!真實自然的心是非常純淨的,充滿慈悲和善意。


問:我將舉個例子。假設一位和我很親近的人去世,我自然就會…

答:你又在說著同樣的事情!你已捲入了這個錯誤的性質。如果有人去世了,不要哭。哭泣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所有那些當你在哭泣的時刻,你是在種下哭泣的種子。大自然將看不到你是為什麼而哭,大自然只看到你種下了什麼種子,而哭泣的種子將只會帶來更多的哭泣。


問:但那正是我對那個去世的人的感覺啊?

答:你也是在傷害那個人,因為這個人的下一世無論去到那裡,無論這個人在何處,你是在傳送哭泣的波動。如此可憐的人,這麼多的焦躁不安。他接收到的是痛苦的波動。相反的,在十天內觀課程的最後,你被教導如何傳送慈悲觀,愛心和慈悲的波動。他或她將會快樂。無論你在那裡,你的慈悲波動將觸及到這個人。以傳送慈悲來替代哭泣,你將能幫助這個人。

 

平等心


問:你指的「保持平等心」是什麼意思?

答:當你不起習性反應時,你就是有平等心。


問:我們能否充分感覺和享受事物,同時又保持平等心?

答:當然可以。生命是要來享受有益於善的事物。但是不可以對任何事物起執著。你保持平等心和享受,那麼當你失去它時你泰然微笑:「我就知道它會離開的。它已經離開了。有什麼大不了?」那麼,你才是真正地在享受生命。否則,你變得執著,而如果你失去它,你將捲入痛苦中。所以不要痛苦。要在每個情況下都快樂。


問:從來不起習性反應豈不是不自然?

答:如果你經驗到的只是不純淨的心的不良習慣模式,看來確實會如此。但是,對純淨的心而言,保持完全的平等心是很自然的。一個平等、純淨的心是充滿愛心、慈悲、有益的不執著、善意和喜悅。平等心就是純淨的心。學習去體驗它吧。


問:除非我們起習性反應,否則我們怎樣過生活呢?

答:不要起習性反應,而是你要學習採取行動,以平衡的心去採取行動。內觀禪修者並不是變成植物般的無所行動。他們學習如何積極地行動。如果你能夠將你的生活模式,從習性反應轉變為正面行動,那麼你就已經獲得非常寶貴的東西了。透過修行內觀,你能夠改變它的。


問:平等心與定(心的專注)如何相關聯?

答:有定未必有平等心。即使以貪愛為基礎,一個人也能達致完全地專注。然而,那種定不是正定。那是以不純淨為基礎的。不過,如果是有平等心的定,那它將帶來美妙的成果,因為心是純淨和專注的,所以純淨的心有非常強的力量。它不能做任何傷害你自己或他人的事情。但是,如果心是不純淨而充滿力量,它將傷害其他人,它將傷害你。因此有定的平等心是有益的。


問:如果有人故意要使我們的生活痛苦-要如何去容忍這些呢?

答:首先,不要試著去改變別人。要嘗試改變自己。有人想要使你痛苦。但是,你會變得痛苦是因為你對它起反應。如果你學習如何觀察你的習性反應,那麼就沒有人可以使你痛苦。如果你在內在深處能學習保持平等心,無論別人在你身上加諸多少痛苦,並沒辦法使你痛苦。內觀將幫助你。一旦你擺脫了內心的痛苦,這也將開始影響其他人。那個傷害過你的人將開始逐漸地改變。

 

逃避現實


問:內觀與逃避現實有何不同?

答:內觀是面對現實世界。內觀是不允許逃避現實的。

 

斷食


問:我想要知道我可以斷食嗎?

答:不,不。完全斷食對於這個方法而言是不好的。完全斷食或者過量飲食都不適合。內觀是中道。少食-足夠給身體所需-就可以了。斷食,你可以在以後進行,為了你的身體緣故-那是另一回事。可是對於禪修,斷食是不必要的。

 
食物


問:為什麼素食對禪修有幫助?

答:當你吃肉或其他的,這個生命-動物或魚或任何生命-它的一生都只在產生貪愛、瞋恚、貪愛、瞋恚。畢竟,人類能夠找到當他們沒有貪愛和瞋恚的一些時候。這些生命卻不能從中脫離。因此,它們的身體的每個纖維都具有貪愛和瞋恚的波動。而你自己既然要從貪愛和瞋恚中脫離,你卻又加入那些貪瞋的波動。所以可想而知你會得到什麼樣的波動。這是為什麼肉食不好。


問:非素食者在內觀中是否能有成就?

答:當你參加內觀課程時,我們只有提供素食。但是我們不說如果你吃非素食的食物,你將下地獄。不是那樣的。慢慢地,你將放棄肉食,像成千上萬的內觀學生一樣。你將自然地發現你不再需要食用非素食的食品。假如你是素食者,你在內觀的進展將必然更好。

 
上帝


問:上帝是誰?

答:真理是上帝。瞭解你內在的真理,而你將瞭解上帝。


問:有一個創造世界的上帝嗎?

答:我從沒有見過這樣的一個上帝。如果你有,歡迎你去相信。對於我,真理是上帝,自然的法則是上帝,正法是上帝,並且,由於正法,由於自然的法則,一切事物都在逐步形成。如果你明白這道理並按照正法的定律過生活,你會過著美好的生活。不論你是否相信一個超自然的上帝,並沒有什麼差別。


問:我們不需要上帝的力量嗎?

答:上帝的力量是正法的力量。正法是上帝。真理是上帝。當你和真理同在,當你和正法同在,你就和上帝同在。透過淨化你的心,來發展你內在上帝的力量。


問:你是無神論者嗎?

答:(笑聲)。假如你所謂的「無神論者」是指不相信有上帝的人,那不是,我不是這種人。對我來說,上帝不是一個想像中的人物。對我而言,真理是上帝。究竟的真理是最終的上帝。

 

快樂


問:你說內觀能令人真正地快樂。但是,甚至在面對他人的痛苦時,尚能保持快樂和安詳-那不是全然地麻木不仁嗎?

答:對其他人的痛苦能敏銳的覺察,並不意味著你自己必須變得悲傷。相反的,你必須保持平靜和平衡,這樣你才能減輕他們的痛苦。如果你變得悲傷,你增加你周遭的不快樂;你幫不了他人,並且幫不了自己。那就是為什麼我的老師烏巴慶長者過去經常說:以一個平衡的心去平衡他人不平衡的心是必需的。


問:我們能夠透過內觀得到完全的快樂和完全的轉變嗎?

答:內觀是循序漸進的。當你開始用功時,你將發現你在體驗越來越多的快樂,並且最終你將到達一個階段,即是完全的快樂。你越來越有所轉變,並且你將到達一個階段,即是完全的脫胎換骨。這是漸進的。

 

誠實


問:我的職業涉及不誠實的行為。我無法從事另一份工作,不然將帶來很大的不方便。

答:修行內觀,你的心將變得堅強。現在,你是你心的奴隸,而你的心時時逼著你做你不想做的事。透過修行內觀,你將獲得力量,使你很容易地從中脫離出來,然後你會另謀他職,這將對你有幫助,並且將是正當的。

 

催眠術


問:催眠術和禪修之間的差別是什麼?

答:古代印度的真正禪修方法是全然地反對催眠術的。有些方法確實使用催眠術,不過這是完全違反了正法。正法使你自依止。催眠術將絕不能令你自立。因此,這二者是不並行的。

 

失眠


問:如何處理失眠?

答:內觀會幫助你。當內觀學員不能好好地入眠時,如果他或她躺下並且觀察呼吸或感受,就會酣睡了。即使他們沒有獲得酣睡,隔天他們起身時會感到精神飽滿,好像從熟睡裏起來。甚至躺下時,還是要修持內觀。試一試,你將會發現這是很有益處的。


問:在過去十至十二年當中,我都沒有好好睡過。

答:內觀將解決這個問題,取決於你是否修持得正確。如果你來參加內觀,唯一的目的是為了睡得安穩,那最好你不要來參加!你來參加內觀是要從你心中的不淨染污中脫離出來。心中有很大的干擾是因為有那麼多的負面心態和過多的憂慮。所有這些憂慮、負面心態和不淨染污將會開始被內觀根除,而你將開始獲得充分的睡眠。

 

業力(因果報應)


問:我們如何避免業力?

答:成為你自己心的主人。內觀教導你如何成為你自己的主人。否則,由於心的舊有負面習慣模式,你將不斷地造作的行為,那業力,這是你不想要造作的。在智力上,你瞭解,"我不該造作這些行為"。可是你卻一而再的重犯,因為你不能控制你的心。內觀將幫助你達成主宰這顆心。


問:富裕是否是善業?如果是的話,這是否意味著多數的西方人有善業,而第三世界的多數人民有惡業呢?

答:僅僅有財富並不是善業。如果你變得富有,但是仍舊痛苦,這個財富有什麼用處呢?有財富以及快樂,真正的快樂-那才是善業。不論你是否富裕,最重要的是要快樂。


問:如果所有的因都有特定的果,我們如何有自由意志,從我們的業力中解脫自己?

答:由於因。瞭解這個因幫助你所產生新的業行(心的習性)的反應中脫離出來。無明的因導致產生越來越多的業行,並且在裏頭打轉。智慧的因導致有助於從習性反應中脫離出來。因是存在的,你一直是用無明的因。你繼續在痛苦中打轉。現在透過內觀的修持,你是在善用智慧的因。你不製造新的習性反應。

 

人生


問:你認為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答:從痛苦中脫離出來。人類有往內在深處,觀察實相,而從痛苦中脫離出來的美妙能力。不好好利用這個能力即是浪費個人的生命。好好利用它過著一個真正健康的,快樂的人生!


問: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修持內觀?

答:參加內觀課程,然後你將瞭解如何把這修持應用於你的日常生活中。如果你僅僅上課程而不把它應用在日常生活中,那麼內觀將變成只是一個儀式、禮儀或者是宗教的典禮。對你並沒有幫助的。內觀是要在每天、每個時刻,過著美好的生活。


問:死以後的生命是什麼?

答:每個時刻人們都在誕生,每個時刻人們都在死。瞭解這個生死的過程。這將使你非常快樂,並且你將瞭解到死亡之後發生了什麼。


問:生命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答:終極的生命,終極的目標,是此時此地。如果你一直期望未來的某種事物,但是,現在你沒有獲得什麼,這是一個錯覺。如果你現在已經開始體驗到安詳與和諧,那麼你將很有可能達到目標,除了安詳與和諧外,別無它物。因此,現在去體驗它,此時此刻。那麼,你就確實地在正道上了。

 

解脫


問:現今是否有任何解脫者仍在這個世間?

答:有的。內觀是到達解脫的一條循序漸進的道路。你脫離多少的不淨染污,你就有多少的解脫。而有些人已經達到了完全脫離所有不淨染污的階段。


問:禪修是獲得解脫的唯一途徑嗎?

答:是的。僅僅以盲目的信仰而接納某些學說,是沒有助益的。你必需為自己的解脫而努力。你必須找出束縛之處,並且你必須從這個束縛中脫離出來。這就是內觀。內觀使人直接體驗束縛的真正原因,痛苦的真正原因,而且使人漸漸地從所有的痛苦中解脫出來。因此解脫是來自內觀的修行。

 

世間


問:在你的開示中,你提及三十一個世間,但這通常看起來是很推測性的。能不能從感受的層次上了知它嗎?

答:當然可以。這整個方法帶領你到達一個階段,你會開始感覺到-有些學員,極少數的,已開始感覺到了-"此刻我正在體驗到什麼樣的波動呢?什麼樣的波動呢?"而根據這些感受,他們瞭解到-這特定的loka,這特定的世間的波動,是這種類型的。之後,他們也能瞭解得更詳盡。但一個人並不是需要先接受這些三十一個世間的實相,才能在正法中進步。並不是這樣的。當你達到這階段,你可以直接地體驗到這樣的極細微實相時,才接受它。

 

咒語


問:內觀和其他禪修方法,像跟咒語的使用,有何不同?它們不也是要使心專注嗎?

答:在咒語、任何形狀或形象的觀想協助之下,毫無疑問的,可以輕而易舉的使人心專注。但是,內觀的目的是淨化內心。而咒語會產生一種特定的人為波動。每個字,每個咒語都會產生一種波動,而如果一個人長時間持續持咒語,他會陷入於這被創造的波動中。然而,內觀是要你觀察你具有的自然波動-以感受的形式-當你變得生氣,或者當你充滿激情、或恐懼、或憎恨時的這些波動,因而你才能從中脫離出來。

 

慈愛觀∕慈悲觀


問:什麼是慈悲觀?

答:慈愛或慈悲觀是一種產生善意和悲憫的波動的方法。這個方法會在十日內觀課程的第十天首次教導學員。之後,在每次內觀課程結束時,或一小時的靜坐後,禪修者會被要求修持慈悲觀,與一切眾生分享他的功德。慈悲的波動是實際的波動,隨著心的純淨增強時,他的有益力量就會增強。


問:當「正定」(專注力)增強時, 慈悲是否也會增強?

答:是的。沒有「正定」,慈悲就不是真正的慈悲。當正定弱時,心是很焦躁不安的,而它之所以焦躁不安,是因為它在產生一些不淨染污,某種貪愛或瞋恚。由於這些不淨染污,你無法期望產生好的品質,慈愛或悲憫的波動。這是不可能的。

在口頭上,你可能一直說:「要快樂,要快樂」,但它卻起不了作用。如果你有正定,至少有片刻,你的心是平穩和平靜的。這並不須要所有的不淨染污都消失了;但至少在那片刻,當你要做慈悲觀時,你的心是平靜、平穩的,和不會產生任何不淨染污的。那麼,你給的任何慈悲是強而有力,有效果的,有助益的。


問:慈悲的產生是心的純淨的一種自然結果,或者它是必須去積極地開展的?慈悲是否有循序漸進的層次?

答:兩者都是正確的。根據自然的法則-正法的定律-當心淨化後,慈悲的本質便會自然的發展起來。另一方面,你必須用功修行慈悲觀來發展它。只有在心的純淨的很高階段,慈悲才會自然的產生,而不須造作任何事,也不必要靠訓練。在你還沒有達到那個階段之前,你必須練習。

再者,沒有修行內觀的人也能修持慈悲觀。如同緬甸,斯里蘭卡及泰國等這些國家,在每一戶人家裏修持慈悲觀是很普遍的。然而,這修持通常只局限於心裡的念誦:「願一切眾生快樂,安詳」。這肯定的會使在修持慈悲觀的人帶來某些心的平靜。在某種程度上,好的波動會滲入周圍的氣氛,但它們並不強大。

然而,當你修行內觀時,便開始淨化。以此純淨的基礎,你所修持的慈悲觀自然地會變得更強。那時,你並不需要大聲重複這些善意的祝福。你將會達到一個階段,無論何時,全身都會不斷地以慈悲來對待他人,對他人產生善意。


問:慈愛心如何幫助隨喜心(mudita)和悲憫心(karuna)的開展呢?

答:當一個人開展慈愛心時,隨喜心(mudita)和悲憫心(karuna)會自然地隨之生起。慈愛心是對一切眾生的愛。慈愛心會去除對他人絲毫的瞋恚、敵意和憎恨。它也會去除對他人絲毫的猜忌和妒嫉。

 

隨喜


問:什麼是隨喜?

答:當你看到別人在發達並變得更快樂時,如果你的心是不純淨的,你將會對這些人產生妒嫉。「為什麼他們獲得這些,而不是我?我比他們更應該得到。為什麼他們會獲得這樣的權利職位,或地位?為什麼不是我?為什麼他們可以賺取那麼多錢?為什麼不是我?」這種妒嫉是從不純淨的心所展現出來的。

透過內觀,你的心變得更加純淨,並且你的慈悲變得更強時,你會在看到別人快樂時也將感到快樂。「到處都充滿著痛苦。看,至少有一個人是快樂的。願他快樂和知足。願他在法中進步,在善於處世的方面進步。」這就是隨喜,同理心的快樂。會有到達這種程度的一天。

 


問:心是什麼?它在何處?

答:心是在你身上的每一個原子之中。透過修持內觀,你就會理解。隨著內觀,你將會對你的心做分析探究,對你的身體做分析探究,以及這兩者之間的相互作用。


問:你曾提到從心中去除不良的本質。那是什麼意思呢?

答:就如你有情緒在你心中-沮喪的感覺在你心中-對他人有敵意。這些都是不良的本質。它們使你一直不快樂。隨著這些情緒,你傷害到自己也傷害到他人。你必須逐漸地去除它們。然後你將享受到內心極大的安詳。


問:心和腦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答:腦本身只是身體的器官。如同你對待身體的其他部分,你透過相同的方法對待腦,如此而已。對於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對待。但是,心是完全不同的。在西方,對腦給予所有的重要性,好像心是位於這裡。並不是這樣的,它無處不在。心是在整個身體中。所以把注意力放在全身。


問:如果你淨化這個身體,你是淨化這個心?

答:不是的。即使你淨化這個身體,心可能還存有污穢,並且它將使這個身體再次不純淨。所以根源是在心,而不是身體。身體只是根基。在身體的幫助下,心才能運作,但是,必須去淨化心。你盡可能地繼續洗滌你的身體,但是,心卻沒有被清洗。心仍然保持不純淨。心必須純淨。但是,如果你淨化心,身體也會隨之被淨化。它有此影響。內觀的目的是要淨化內心。


問:你說我們在禪修(在觀息法時)是使心敏銳。心是如何變得敏銳的?

答:如果你是和實相一起而不對它起習性反應,心自然地會變得敏銳。當心起習性反應時,它會變得遲鈍。越多的習性反應,使心變得越粗糙。當你不起習性反應時,心的自然實相是非常敏銳,非常敏感的。

 

道德的行為


問:你為何在內觀課程中,如此注重道德的行為以及遵守五戒?

答:我曾經看過不少的學生不重視戒律,或道德的行為,因而在修行的道路上毫無進展。戒是正法的基礎。當基礎是弱時,整個結構將會倒塌。多年來這些人可能上過許多課程,也在禪修中有過美妙的體驗,但是,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卻毫無改變。他們仍然焦躁不安和痛苦的,因為他們只是在玩一場內觀的遊戲,就像他們已玩過的眾多遊戲一樣。這樣的人是真正的失敗者。那些確實想要透過正法以便改善他們的生命的人,必須盡可能謹慎地持守戒律。


問:我們應該過著道德的生活,但道德在這世界上卻是日漸敗壞。

答:當道德是日漸敗壞時,正法應該在此時興起就愈重要了!當在黑暗籠罩周遭的時刻,就是應該要破曉的時候,太陽應該升起了。


問:如果你是軍隊的成員,殺害敵人是否違反道德呢?

答:是的。但是,同時,軍隊對於國家的保衛,為了百姓的保護,是必要的。軍隊不應該只是用來殺死其他人而已。它應該用來顯示國家的強盛,以便敵軍甚至不會有想要侵略和傷害人民的念頭。因此,軍隊是必要的。但決不是殺戮,而是要顯現強盛。如果有人要侵害這個國家,第一件要做的事是給予警告。否則,如果變得無法避免,就必須採取行動。然後再一次,這些士兵必須被訓練到沒有憤怒,沒有敵意。否則,他們的心將變得不平衡,他們所有的決定都將會出錯。以一個平衡的心,我們能夠作出好的決定,正確的決定,對我們將很有益,並且對其他人也有益。

 

疼痛


問:當我們在疼痛中時,心如何能夠保持平衡?

答:只要某些事物在我們不喜歡的外在世界中發生了,在身體上會有不愉悅的感受。內觀禪修者會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這些感受上,不起任何反應,只是很客觀的觀察它們。剛開始這會是很困難的,但是,以平衡,平靜的心-慢慢的它會變得容易觀察粗重不愉悅的感受-我們稱之為疼痛。愉悅和不愉悅都毫無差別。每個感受生起就只是滅去。為什麼對那麼短暫的事物起反應。

 

安詳


問:我們為什麼不在安詳的狀態中生活?

答:因為體驗的智慧缺乏。沒有自己的直接體驗智慧的一個生活,是幻想的一個生活,它是焦躁不安、痛苦的狀態。我們首要的責任,是過一個健康、和諧的生活,對自己和其他人都有益。要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必須學習運用我們的自我觀察、實相觀察的能力。


問:當這個世界沒有和平的時候,尋找內在的安詳有什麼意義呢?

答:只有當世人都安詳和快樂時,這個世界將會和平。這個改變必須由每一個個人開始。如果這個叢林是枯萎的,而你要使它恢復生機,你必須灌溉那叢林的每一棵樹。如果你想要世界和平,你應當學習如何讓自己安詳。唯有如此,你才能夠為這個世界帶來和平。


問:苦難、戰爭與衝突,從有歷史以來就存在。你確實相信會有和平的世界嗎?

答:哦,即使是一些人能從痛苦中出來,這是好的。當四周充滿著黑暗時,而有一盞燈已開始綻放光明,這是好的。就像這樣,如果一盞燈變為十盞燈、或二十盞燈,黑暗將會在各處驅散。我們無法保證這整個世界變成和平,然而,你能使自己安詳多少,就會有多少幫助這世界的和平。

 

監獄的課程


問:關於重刑犯,他們可以練習內觀嗎?

答:當然可以。內觀是要淨化內心;這個方法要使人從他們的緊張和痛苦中脫離出來。那些曾犯過極嚴重罪行,比如謀殺、強姦或縱火的人,都是十分痛苦的人;他們的內心充滿著緊張。而現今在印度的許多監獄都舉辦過內觀課程。事實上,在德里的蒂哈爾監獄(Tihar Jail),最大的其中之一是《正法的蒂哈爾》(Dhamma Tihar)。

 
輪迴


問:你相信輪迴嗎?

答:我的相信與否對你是沒有幫助的。修行內觀,而你將達到能看到你自己的過去和未來的一個階段。到那時候才相信。不要相信某事物只是因為你的老師這樣說。否則,你將只是盲目的依附在上師的權威之下,這是違反正法的。

 

無私的服務


問:一個人如何在無私的服務以及自我照顧中找到平衡點?

答:(笑聲)如果一個人不能照顧自己,他將提供什麼樣的服務呢?首先照顧自己,然後才開始付出無私的服務。

 


問:對於性,在內觀的組織之內是如何看待呢?

答:對一位新的內觀學生來說,我們不說你必須有壓抑的禁慾生活,強制的禁慾生活。這是不健康的。這會製造更多的困難,更多的緊張,更多的難題。所以這是為什麼對內觀學生的忠告是只可與一個配偶的關係,一男一女,以及節制的性關係。如果雙方都是內觀禪修者,有一天他們將會很自然地對性的需求脫離出來。性是不必要的。自然而然,他們的內心是滿足的,那麼快樂,肉體關係會毫無意義。但是,應該自然地發生,而不是強迫的。所以當一個人開始修持內觀時,他不一定要禁慾。但是,同時,必須與僅僅一個人的關係;否則,這種瘋狂將持續。那時他的激情繼續倍增,以致無法從中脫離。


問:什麼是節制的性關係?

答:節制的性關係是你對於性不會執迷,你不是一位性慾狂者。如果一個人一直的更換性伴侶,那他就是沒有節制。如果你只和一個人,那麼自然地性關係變得少。如果你和許多人有性關係,那麼它會倍增。自然的法則是如此的。當你把汽油倒入火中時,火就會燃燒得更熾盛。


問:正當與不正當的性行為之間的差別是什麼?它是不是意願的問題?

答:不是的。性對在家人的生活而言,是有其恰當的地位。它不應該強制地壓抑,因為強制的禁慾生活會產生緊張,從而製造更多的問題,更多的困難。然而,如果你自由放縱性慾,每當激情生起時放任自己與任何人發生性關係,那麼你絕不能夠擺脫你的激情的心。避免這兩種同樣危險的極端,正法提供一條中道,一種健康的性行為的表達而仍然允許心靈上的成長,那就是彼此忠誠的一男一女制的性關係。而如果你的伴侶也是內觀禪修者,每當激情生起時你們雙方觀察它,在身體的感受的層面,就像內觀所培訓你的去做。這樣既不是壓抑也不是自由放縱。透過觀察,你能夠容易地從激情中脫離自己。偶爾夫妻之間將會有性關係,但是逐漸地他們發展到一個階段,性已完全不具任何意義了。這是真正、自然無淫慾的階段,那時絲毫沒有一絲激情的念頭在心中生起。這種無淫慾的生活所帶來的喜悅遠超過任何性慾的滿足。你經常覺得那麼滿足,那麼和諧。你必須學習體驗這種真正的快樂。


問:在西方,許多人認為任何兩個滿合法年齡者之間的性關係是容許的。

答:那種觀點是遠離正法的。與一個人有性關係,然後,另一個,接著又其他人的人,是倍增他的激情,他的痛苦。你必須忠誠的對一個人,或者過獨身的生活。

 

社會


問:內觀如何解決社會的問題?

答:社會,畢竟只不過是一大群的個人。為了解決社會的問題,首先個人的問題必須解決。我們在這世界中想要和平,卻毫不致力於個人的安詳。這有可能嗎?內觀使每一個人都體驗到安詳與和諧的可能性。內觀幫助解決個人的問題。社會就是這樣開始體驗到安詳與和諧。社會的問題就是這樣開始解決了。


問:原諒犯罪的人是在鼓勵犯罪嗎?

答:絕不鼓勵犯罪。阻止人們犯罪。但是不要對犯罪的人產生瞋恚或憤怒。要有愛心、悲憫、慈愛。這個人是個痛苦的人,無明的人,不知道他或她在做什麼的人。他們是在傷害自己也傷害其他人。因此你要盡全力,以身體和言語,去阻止這個人犯罪,不過,要以愛心和悲憫來對待他們。這是內觀所要教你的。


問:如果所做的負面行為是為了使他人受益,這是不好的嗎?

答:無疑地這是不好的。有負面的行為,就會開始傷害你。當你傷害到自己時,你是無法幫助任何人的。一位瘸子是無法幫助另一位瘸子。首先你必須使自己健康起來,那麼你會發現你已經開始在幫助別人了。


問:你總是譴責在社會上的宗教儀式,但是我們表達尊敬與感恩有何不對呢?

答:那樣做沒有什麼不對。尊敬和感恩並不是宗教儀式。宗教儀式是指當你不瞭解自己在做什麼,當你只是依別人的要求而做。如果從內在深處你知道:「我在向我的雙親致敬」,或者「我在向一位特定的男神或女神致敬」-那時,要明白:什麼是那位男神或女神的特質呢?我是否在自身當中開展相同的特質,作為向那男神或女神真正的致敬呢?我是否在自身當中發展和我雙親一樣的美德,而真正的向他們致敬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你是在以正確的理解來做這些行為,而且它們不是儀式或典禮了。但是,如果你是機械性的做某事物,那麼它就變成儀式或典禮。


問:社會是否被彼此的行為影響呢?

答:當然。我們受我們周遭的人和環境的影響,而我們也不斷影響他們。如果大多數的人贊成暴力,那麼戰爭和破壞就會發生,導致許多人受苦就是一例。但是,如果人們開始淨化他們的心,那麼暴力就不會發生。問題的根源是在於每個個人的心,因為社會是由許多個人組成的。如果每一個人都開始改變,那麼社會將改變,並且戰爭和破壞將成為罕見的事件。


問:如果每一個人都必須面對自己的行為的結果,我們如何能夠互相幫助呢?

答:我們自己的心理的行為會對其他人有影響。如果我們只有在心中產生負面情緒,那種負面情緒會對與我們接觸的那些人造成有害的影響。如果我們用正面的心態,對其他人有善意,來充滿這個心,那麼它將會對周遭的那些人造成有益影響。你無法控制其他人的行為和業力,但是你可以掌控自己,而對你周遭的那些人有正面的影響。

 

痛苦


問:為什麼別人會造成我們痛苦?

答:沒有人會使你痛苦。你在心中所產生的緊張是對你自己造成痛苦。如果你知道不那樣做,在每個情況下變得容易保持安詳和快樂。


問:當別人做了對不起我們的事,我們要怎麼做?

答:你不應該讓別人做對不起你的事。每當有人做錯事,他不僅傷害別人,同時也傷害自己。如果你縱容他,就是鼓勵他去做錯事。你必須盡你所能去阻止他,但要對那個人心存善意、慈悲和憐憫。如果你行動時心懷憎恨或憤怒,那只會讓情況惡化。然而,除非你的心平靜和安詳,不然你無法對這樣的人心存善意。所以你應該練習發展自身內在的安詳,這樣你才能夠解決問題。


問:生命中有痛苦不是很自然的嗎?為什麼要嘗試脫離痛苦?

答:我們已經陷入痛苦中,以致於要脫離痛苦,反而顯得不自然。但是,一旦你經驗到內心純淨的真正快樂,你將會理解,這才是心的自然狀態。


問:痛苦的經驗可否使人更為高尚,並幫助他們在人格的成長?

答:可以的。事實上,這個方法就是刻意地以痛苦為工具,來使一個人成為高尚的人。不過,你唯有學會客觀地觀察痛苦,這個方法才有效。如果你執著於痛苦,這經驗就無法使你高尚,你將永遠陷於痛苦。


問:如果一個人做錯事,那他將來就必定會受苦嗎?

答:不,不是將來,而是此時此地!當一個人的心裏開始產生煩惱的那一刻,自然的法則就會立刻給予懲罰。一個人不會心生煩惱而依然感到安詳。痛苦是即刻產生的。唯有認知到痛苦是此時此地的,你才會改變產生煩惱的習慣模式所引發出錯誤的言語或身體的行為。如果你想:「啊!我將會在來世才受到懲罰,那我現在就不管了。」這對你是毫無幫助的。

 

波動


問:波動是什麼?它們如何影響我們?

答:宇宙的一切事物都是在波動。這不是理論,而是事實。整個宇宙只不過是波動而已。好的波動使我們快樂,不善的波動導致痛苦。內觀將幫助你脫離壞的波動的影響-由充滿貪愛和瞋恚的心所產生的波動。當心處於完全的平衡時,所產生的波動是好的。而這些由你產生的好或壞的波動,會開始影響你周遭的氣氛。內觀幫助你產生純淨、慈悲和善意的波動-對你自己和其他人都有益處。

 

內觀課程


問:對於不能參加十天課程者,你有何建議?

答:要立下決心去參加一個十天的課程。除此以外,別無他法。沒有魔術、沒有奇蹟。為什麼我要人們騰出他們生命中的十天來,如果我可以只是坐在此並教導他們一個小時便足夠?那將會容易得多,不過卻行不通。一個人必須騰出自己生命中的十天來學習這個方法。它是這樣的深入、微細的方法,至少需要十天才能正確地學習內觀。


問:一個人可以從書本上學習內觀嗎?

答:不可以。這會是很危險的。內觀是一個非常細密和深入的心的手術。一個人必須參加一個十天的課程作為一個開始。


問:如何能參加內觀課程呢?

答:參加內觀課程的申請表格可寄到在印度或國外的任何內觀中心。在未申請課程之前,一個人必須同意遵守一些規則,即行為規範。參加內觀課程是自願的,必須是沒有強迫性的。不過,在課程進行期間,必須嚴格遵守課程規則。這些規則是要確保學員從參加內觀課程中獲得最大的益處。


問:內觀課程的費用∕學費是多少?

答:費用?!正法是無價的!是沒有學費的,而且教導內觀是絕不收費的。內觀課程是完全免費的。最初有一段短時期,曾經徵收過一些小數目的膳食和住宿的費用。很幸運的,這後來被取消了。因此,人們參加內觀課程是無需繳付任何費用的。


問:為什麼參加內觀課程無需繳付學費呢?

答:如我剛才所說,其中一個原因是,正法是無價的。它不能以金錢來評價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學員在參加內觀課程期間,實踐捨離在家人的俗務。他或她過著好像比丘或比丘尼依靠別人的捐獻而過活。這是要減少自我,一個人的痛苦的一大主因。如果一個人即使支付了一點點的費用,然後,自我增長了,而他可能會說:「哦,我要這個。這個設備不合我意」,「在這裏我可以做任何我要做的事」,諸如此類。這個自我成了正法的道路上進步的一大阻礙。這便是不收費的另一原因。這已經是數千年以來的正法傳統。佛陀在傳授內觀這個無價之寶時,何曾收過任何費用!


問:既然不向學員收費,內觀課程的開銷如何應付?

答:開銷的支付,是來自完成過至少一次內觀課程的學生的自願捐獻(dana布施)。布施,不管是金錢或服務,都出自於對正法的動機:「多虧別人的慷慨布施,使我從這個美妙的方法獲益良多,希望其他人也會獲益」。最重要的是做布施時的動機。一個出自純淨正法動機的布施,即使只是一把肥沃的泥土,也遠比出自於自我意識,或沒有正法動機來布施一袋金子有益得多。出自於純淨心的布施,會帶給布施者益處的。然而,這並不是說在課程結束後,會有人到處去問每個學生是否要布施。在一個安靜的角落設立一張桌子,而任何有意要布施的人就到那裡去捐,就是這樣而已。


問:你為什麼說清晨時分是靜坐的好時刻?

答:早睡早起是很好的習慣。這能使人保持健康。大清晨時分對你每天靜坐的練習也是很好的,因為這時其他人都還在睡覺;因此大多數的這些貪愛-當人們醒著時,每個人都在貪愛,整個氣氛都充滿著貪愛,你很難靜坐得好。所以,當每個人在睡覺時,你在靜坐-此是最佳時間。

 

內觀大塔


問:有一個隱憂認為,即將在孟買建成的大塔將導致內觀成為另一個教派。

答:喔!如果這位老師至少再多活幾年的話,你將會看到他是如此的嚴厲,他將不會容許任何我們所做的事變成宗派主義。如果大塔成為一個工具,導致佛陀的教導成為一個教派、一個組織性的宗教,那麼所有我們的教導都流入泥沼,白費了。如果這個塔是讓人來祈禱:「塔啊!請賜予我這個,請賜予我那個,我需要這個,我需要那個」,那麼,無疑地,這整件事將會成為一個組織性的宗教。

然而,我們將依循正法的方式來使用這個塔。就是說,這個塔是用來告訴越來越多的人關於內觀的訊息。他們先因好奇而來到大塔-「多麼宏偉的建築,在裏面有些什麼呢?」接著當他們來到那裡時,他們得到了訊息:「哦!看,他就是佛陀,什麼樣的佛陀,他教些什麼,在他的一生發生過什麼事情,是內觀使他成為佛陀,內觀使他成為一個好的正法老師而貢獻給這整個世界,並且人們得到了那麼多的利益」。我們將給這個資訊,比如說,到來的一萬個人裏面,即使只有一百個人得到益處,而其他人至少也獲得正確的訊息。因此,我們將會確保這個塔不會導致另一個教派的成立。要不然,這將失去我們的目的。

 

內觀禪修法


問:專業人士的時間比較少,他們如何練習禪修?

答:禪修對專業人士尤其重要!在家人有世俗的責任,更加需要內觀,因為他們必須面對人生中的許多起伏。因為這些起伏而使他們變得焦躁不安。如果他們學習內觀,他們更能夠好好地面對生活。他們能夠作出好的決定,正確的決定,那將會對他們很有幫助。


問:我們可以結合兩個或更多的禪修方法嗎?

答:你可以依喜好結合多少種方法都行,但不要把它們跟內觀結合。內觀是個獨特的方法,將它與任何方法結合對你沒有幫助。甚至可能對你有害。讓內觀保持純淨。其他的方法只能在心的表層做一些粉飾。而內觀是在做深層的手術;它從心的深處去除心理情結。如果你將它和其他方法結合,你是在玩著一種遊戲,可能對你造成很大的傷害。


問:要是不問世事,只是整天坐著禪修,不是很自私嗎?

答:以禪修為方法來獲得心的健康,是一點都不自私的。當你的身體生病時,你去住院而恢復健康。你不能說:「哦!我是自私的」。你知道一個生病、受傷的身體是不可能過適當的生活。或者一個人到健身院是為了使自己的身體更加強壯。同樣地,一個人不是到禪修中心一輩子,而只是去使心更加健康。而一個健康的心是非常必要的去過你的日常生活,在某種程度上對自己和別人都有好處。


問:我可以瞭解禪修將會幫助心理失調、不快樂的人,但它如何能幫助那些對他的生活已感到滿意、原本就快樂的人呢?

答:對生活的表面樂趣保持滿意的人,是對心深處的焦躁不安是無知的。他是在他是個快樂的人的幻想之下,但他的樂趣並不持久,而且在心的深層所產生的緊張不斷增加,這些遲早會在心的表層呈現出來。到時,這個所謂「快樂」的人,就會變得痛苦。所以,何不開始在此時此地努力禪修,以面對那情況?


問:內觀可以治療這身體嗎?

答:可以,作為一個副產品。當心理的緊張得到解開時,許多身心失調的疾病會自然消失。如果心是焦躁不安的,身體的疾病必定會逐漸產生。當心變得平靜和純淨時,它們自動地會消除。但是,如果你把修行內觀的目標當作是在治療身體的疾病,而不是你的心的淨化時,你會兩樣都得不到。我發現到那些參加課程,但一心只想治療身體疾病的人,整個課程期間都將他們的注意力只放在他們的疾病上:「今天是否好一點?不,沒有好一點…今天是否有改善?沒有,沒有改善!」整個十天他們就這樣浪費掉了。但是,如果注意力是放在淨化內心,那麼許多疾病會因為禪修的結果而自動地消除。


問:你如何比較心理分析與內觀?

答:在心理分析中,你嘗試回憶起意識中過去發生的事情,這些事情對心的習性反應有強大的影響。相反的,內觀將會引導禪修者進入心的最深層,也即是習性的真正源頭。在心理分析中,一個人嘗試回憶起的每一個事件也都會在身體的層面上呈現一種感受。透過平等心來觀察遍佈身體自然的感受,禪修者讓無數層的習性反應生起和滅去。他或她是在習性的根源裡處理它,因此自己能夠很容易和很快地從中脫離出來。


問:一個人應參加多少次內觀課程呢?

答:這因人而異,但我認為先參加十天的課程,然後檢視一下內觀如何幫助你。如果你發現能應用內觀在生活之中,那非常好。遲些時候,去參加另一個十天的課程。不過,最重要的不只是去參加十天課程,而是將方法應用在生活上。如果內觀能顯現出在你的日常生活中,那你便是正確地實踐。否則,僅僅去參加課程將不會有幫助。


問:這個方法不是很自私自利嗎?我們如何能變得主動去幫助其他人?

答:最初你必須要自私自利,你必須先幫助自己。除非你自助,不然你幫助不了別人。一個衰弱的人無法幫助另一個衰弱的人。你本身必須變得強壯,然後利用這個力量去幫助其他人,使他們也變得強壯。內觀就是幫助一個人發展這種力量,來幫助其他人。


問:如果我們一直觀察自己,我們如何能透過任何自然的方式過生活?我們將那麼忙於觀察自己,以致不能自由地或自發地行動?

答:那不是人們在完成內觀課程後發現的。在這裡,你學習一項心的訓練,讓你有能力在日常生活中,每當一有需要的時候,觀察自己。並不是要你一輩子整天閉著眼睛一直練習,但是,就好像鍛鍊身體能增強體力,並對日常生活有所幫助,因此,這種心的訓練也能使你堅強。你所謂的「自由、自發」的行動,實際上是盲目的反應,通常都是有害的。透過學習觀察你自己,你將會發現,每當生活中出現困境時,你能夠保持你的心的平衡。有了那樣的平衡,你能夠自由的選擇如何去行動。你會採取實際的行動,永遠是積極的,總是對你和其他人會有助益。

 

http://www.udaya.dhamma.org/qa.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