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這些領域探索的非常深,但我們挖掘得越是深入,所見到的越是只剩下謊言、陰影和迷霧。 從東方到西方,從印度、中國到埃及,希臘…謊言謊言謊言,鋪天蓋地的謊言。有一句古老的哲文是【Everything is one】,但在這個星球上,也許該說【Everything is a lie】。

 

這些謊言不是來自神棍們口中的描述。我們非常容易就能區分出一般人類的謊言。但這些謊言不是來自一般人類,而是來自更高的維度,穿越了時間的長河,彌漫在星球的歷史中。要識別這些謊言,單純的邏輯、直覺都難以派上用場。人類的思維是敞開的,人類的心靈是可以被捕獲和編程的。即使一個人百分百地信任自己的心之所向,都也難以分辨清哪個才是他真實的心聲而被編程的心智誘騙進陷阱中。

 

宗教的誕生與這顆行星上錯綜複雜的歷史,就像兩條纏繞一起的蛇,分不開彼此。

 

大多數的宗教之所以會存在是因為它們是控制群體意識極好的道具。即使它們中一些原初教義的知識是真實的影子,但也很快被那些獄卒們修改調整到迷霧中,成為矇騙的一分子。看看宗教在人類歷史中所造成的分裂,戰爭與迫害吧。如果一個人類想要從宗教中尋找到出路,那他將永遠不會成功。

 

這裏絕對不是如“一個深藍”所說的那樣—宗教是靛藍設計的。

 

不!我們靛藍根本不可能去設計宗教的迷霧來矇騙世人,這不是我們的歷史也不是我們的目的更不是我們為了消遣而做的事,否則我們就太愚蠢了,這與我們所想要達成的任務背道而馳。

 

在這迷宮般的世界裏,在迷霧環繞的文明中蹣跚摸索著的我們,逐漸地發現和回憶起了一些事物。這些事物,如果放在20年前去述說,願意相信的人少之又少,人們會視描述者為瘋子,妄想者或是小說的作者。但現在這個時代,我們很欣慰地發現,已經有著許多人開始想要去探索這樣一個層面的事物,去試著理解人類表面文明下的真實狀況,即使它們看起來像是那樣的離譜和荒謬。

 

那些被廣泛傳播的靛藍小孩的幾大特徵和測試,它們表達的多是靛藍們常見但卻不是特有的個性。

 

好比英國人和印度人都會說英語,都會開車,但不能說一個會開車會說英語的印度人就是英國人,也不能代表一個會開車會說英語的英國人就是印度人那樣。這些定義裏有著理解和解釋上的差異,往往對人們造成大量模糊的心理暗示,產生了巴納姆效應。

 


人性不可避免的一面,正是對自我的關注,當每個人都從中找到符合自己的那條暗示時,他就自然而然地會將之套用在自己身上,那些狡猾的勢力正是利用這種群體心理暗示,將人們導入他們設計好的信仰中。如果你想要確認自己是不是靛藍而又沒有“克裏安視覺”,請你務必通過如光譜分析等更可靠的方式來判斷,而不是通過這些特徵測試。因為你自以為的個人情況和真實的情況常常是有著很大的誤差。

 


而靛藍的實際情況卻不是如此,在2017年前,對全球的靛藍播種計畫只有三百多萬名。這三百多萬名靛藍化身分佈在不同國家不同地區。為了修正普通人類的缺陷DNA和促使地球在2012-2017的行星啟動周期間進入橋區。這是我們與你們以及行星地球的靈魂合約,我們正在履行這份古老的承諾。我們中的一部分同胞會與普通人類繁衍後代,這樣新生代的人類將會擁有更為完整的基因。而另外的同胞則有其他的使命。

 

By: Nathan(謹以此文懷念Eärendil)

文章源於靛藍聯邦星際科學與政治調查委員會

向所有參與過收集整理的網友們致謝。(轉載請註明出處)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