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卡站起來,以挑戰的眼神盯著姨父,一個字一個宇清楚地說道:「我、看、到、了、飛、船!

 

「孩子,那只是幻覺或夢境。不然就是大氣現象。」

 

「啊,是嗎?那我們去看看馬上要出現的飛船是不是幻覺!走吧!到院子裡去!您親眼看看那是不是幻覺!」她一面喊著一面走出屋子。

 

文卡這個舉動嚇壞了阿米,他急得拚命拉自己的頭髮。

 

「糟糕!不能這麼做!都是我的錯,我剛剛交代得不夠清楚。這下慘啦!

 

「阿米,這樣才好!現在就讓飛船露面,事情就了結啦!」我說。

 

「什麼?真的讓飛船露面。會把姨父嚇死的,不嚇死也嚇成瘋子。這可不行。再說,飛船是否現身需要經過當局批准;如果場面失控,太空當局是不會批准露面的。文卡本來應該慢慢進行,私下解決,這話我跟她說過…」

 

「阿米,她是情急生智。難免急躁了些。」我十分瞭解我的知心女友。

 

「確實太急躁啦!文卡真不聽話!但是錯在我身上;我忽略了眼前是些缺乏克制力的人們…噓!注意聽!

 

戈羅非常焦慮地對妻子說道:「文卡的情況很糟。應該帶她去看心理醫生。這是得了精神病啦!

 

「來!!到院子裡來!讓你們親眼瞧瞧:我和航天員確實有來往;如果我願意,飛船就會出現。你們來看看我是不是瘋了!來啊!

 

「哎呀,可憐的孩子…」姨媽聽見文卡這番話,忍不住掏出手帕擦拭眼淚。

 

老實說,我那可憐的愛人的確很瘋狂,她這副樣子讓我很難過。一想到她這麼做是為了我們的愛情,我感到自己也有過錯。姨父和姨媽確信文卡是瘋子,根本不想走到院子外面看一眼。

 

文卡失去了理智、迷茫地望著天空,不住地說:「阿米,快來呀!快快露面吧!讓那些懷疑的人看看你的太空飛船!

 

阿米拿起一個我從前看過的麥克風,它能夠把聲音直接傳送到指定地點。

 

「文卡!」他的聲音在女孩耳畔響了起來。

 

「什麼?你們快來看啊,阿米躲在空中跟我講話呢。」

 

「哎呀,可憐的孩子!

 

「真不害臊!也不知道臉紅!你沒把她教育好,害她走上邪路了。」戈羅說。

 

「戈羅,這不是我的錯。我還是小姑娘的時候、姐姐就在戰爭中去世了,沒人教我怎樣教養小孩啊!

 

「文卡,冷靜,冷靜!」阿米對文卡耳提面命。

 

「阿米,你在哪裡啊?

 

「文卡,小聲點!冷靜一下好嗎?我是從飛船上用定向麥克風跟妳說話。現在還不能讓戈羅看見飛船。」

 

「噢,對喔,只能讓姨媽看見…姨媽!快來呀!

 

「噢,不!!」阿米焦急地喊道:「請妳先跟姨媽談談,讓姨媽心裡有個底。我不能讓姨媽毫無準備地看到飛船。」

 

姨媽說:「我去看看她怎麼了。可憐的孩子。都是那些書誤導的!

 

「對,是那些書搞的。妳快把她拉進屋裡來!我去打電話給心理醫生。讓她安靜下來,免得鄰居們笑話。」

 

姨媽來到院子,把文卡擁抱在懷裡。小姑娘仍然直勾勾地望著天空。

 

「好啦,利用這個機會,讓飛船露面吧!」我請求阿米。

 

阿米拿起遙控器說道:「首先我得查一查,克羅卡姨媽是不是能承受飛船突然出現的景象。你們等一等。」

 

在一面屏幕上出現了姨媽頭部的放大影像,接著是腦顱內部的透視圖;上面有許多閃爍的亮點,好像五彩繽紛的小燈泡。阿米注視著另外一個出現奇怪符號的屏幕。大家聽到「嗶」的一聲…

 

「好極了!在安全界線內,看見飛船不會嚇壞她。我們已經得到授權。好,現在我們給可憐的克羅卡姨媽來個近距離接觸。」

 

飛船露面了「高度逐漸下降,開始在姨媽和文卡周圍盤旋。

 

「姨媽!快看上面!」文卡興奮極了。

 

姨媽並沒有理睬她。但是,突然之間一道耀眼的光芒照亮整個院子。姨媽反射性地仰望天空,隨即目瞪口呆…

 

「可以了。」阿米說道:我們又進入隱形狀態。飛船在姨媽眼前現身的時間是十五秒鐘。

 

「時間太長對姨媽沒有好處。」阿米解釋說。

 

「姨媽,看見沒有?那就是我的外星朋友的飛船。」

 

戈羅正要打電話給心理醫生的時候,看到院子裡出現一道巨大的閃光,連忙跑出屋外。他順著妻子張口結舌的表情抬頭望去,卻只看到一片蔚藍的天空。

 

儘管姨媽驚嚇得似乎要暈過去,我仍然很高興事情有所進展。戈羅發現妻子不對勁,連忙把二人拉進屋裡。他看起來很著急。

 

戈羅一面把妻子扶到椅子上坐下,一面不停地問道:「克羅卡,妳怎麼啦?看見什麼了?」

 

「當然是外星朋友的飛船啦!」文卡高興地說。

 

「是、是、是真的。有一艘…太空飛船…戈羅,文卡沒瘋…」

 

「幻、幻覺,克羅卡,那一定是幻覺。我剛剛看到外面有一道強光。那是什麼?不過,沒看見天空中出現什麼奇怪的東西呀?

 

「姨父,現在不能讓你看見,因為你沒有心理準備,所以你一走出去,外星朋友就讓飛船隱形了。這是為了保護你,免得你發瘋或者嚇死。」

 

戈羅頹然跌坐在沙發上。他閉上眼睛,雙手揉著太陽穴,開始苦苦思索。

 

「真是不可思議…這一切應該有個合乎邏輯的解釋。克羅卡,妳確定真的看見什麼啦?

 

「真的,戈羅。絕對不是什麼幻覺。」

 

「也許是隕石,流星什麼的…」

 

「隕石和流星可能是銀白色金屬製造的嗎?」克羅卡反問道。

 

「那有可能是飛機…」

 

「飛機可能是圓形的嗎?」

 

「不然就是一個星球,或是一顆星星…」

 

「星星可能在房子上空盤旋嗎?能發出五彩繽紛的光芒嗎?下端會有記號嗎?

 

「記號?什麼樣的記號?

 

「跟我書裡出現的記號一樣,姨父,就是一顆長翅膀的心。這都是真的。我真的曾經坐著阿米的飛船去別的星球漫遊。」

 

克拉托、阿米和我一起快樂地聽著下面的對話。

 

「對了,姨父,現在他們正透過屏幕看著我們。聽著我們說話呢。」

 

「他們?可是妳的書裡只提過一個人啊,就是那個鼎鼎大名的阿米。」

 

「目前飛船上還有克拉托,他是當代第一個改造成斯瓦瑪人的特里人;不過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因為他隱居在山裡。彼德羅也在飛船上。他來自地球,那是跟契阿很像的星球。他是我的心靈知己…我們倆是各自星球的使者,為愛之神效力…」

 

特里人戈羅一聽見這荒誕的說法,什麼太空飛船、外星人、心靈知己、使者、愛之神,不停地拉扯綠色毛髮。

 

「文卡,請妳告訴我:妳說的這些和妳在書上寫的都是想像出來的吧,對不對?現實生活可不是像童話故事那樣荒誕離奇的。說吧,是不是這麼回事?妳要是不承認,我腦袋可要爆炸了。我活了這麼大歲數肯定不會搞錯;我和科學家一樣認真而理性。難道我們都錯了?

 

「是的,戈羅,幾千年來,人們都搞錯了。」阿米透過麥克風說道,讓那個特里人嚇了一大跳。

 

「誰在說話?!」

 

「姨父,是阿米。他的飛船上有麥克風,可以把聲音傳送到任何地方。

 

「她還沒提到阿米能用任何語言講話呢。」看到姨父不敢置信的樣子,我很開心。

 

克羅卡姨媽擅抖著聲音說道:「我好害怕…一定是幽靈或是妖怪吧…」

 

「姨媽,用不著害怕。阿米人很好。他就像我書裡寫的那樣真誠善良。」

 

戈羅這時似乎得到了什麼結論。

 

「誰知道呢?看來有某種我們不瞭解的新科技,不過,什麼有外星人的想法就太荒謬了…或許真有可能是從別的星球…啊,不知道…我們還不確定他們的企圖,說不定只是在利用妳。我想還是去叫PP。這可能會對契阿構成威脅。」

 

「阿米,PP是什麼?」我問阿米。

 

「是秘密警察。他們是一群壤傢伙!克拉托搶著回答了我的問題。

 

「沒錯,壞傢伙!」我附和道。

 

「每個人持續投注心力的事,就像是一張能反映自己靈魂品質的照片。」阿米解釋道:「即使是秘密警察之中,仍然有好人。」

 

文卡反問姨父:「愛難道對契阿是威脅嗎?

 

「世界上也會有披著兔克的丘克嘛。」戈羅說。

 

「他的意思是『披著羊皮的狼』吧?

 

阿米笑了起來。

 

「是的,彼德羅。你看看這懷疑的態度是多麼普遍。而且總是用同樣的形象做比喻。看見特里人的心態了吧?當他們終於能接受更高歷次的事實,也得把這個事實再降低到自己的水平。戈羅半信半疑地接受其它星球上也有生命的事實,卻又認定外星人是邪惡的…如果他知道宇宙中還有其它美好的生存空間,和美麗的生命心靈,那麼他…」

 

「姨父,也有真正的兔克,不偽裝的兔克。」

 

「那就再好不過啦!但這是不可能的!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