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通過麥克風說道:「是啊,不可能。宇宙中的一切都必須和契阿的程度相當才行。不可能存在高級的事物,自然也不可能有其它高級的人類。在宇宙的幾億顆星球之中,最高級的就是契阿啦!契阿是宇宙生命進化的巔峰!對不對,戈羅?

 

文卡、克拉托和我都笑了起來。聽到阿米嘲笑他思想狹隘的這一番話,戈羅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知道。我不跟不敢露面的人說話,如果他真的有張臉的話…天知道!我得想一想。我頭好痛。上床睡覺吧!

 

「姨父,可是太陽還沒下山…」

 

「好吧,那妳們待在這裡,我先上床去,讀讀妳的書,多知道一些事情。」

 

「姨父,你還沒有看過我的書?」

 

「我看正經的書,不看兒童讀…好啦好啦,明天見吧!告訴妳的朋友們,別用那個隱蔽的鏡頭偷窺!要尊重別人的隱私!

 

文卡笑了。她望著天空說道:「朋友們,聽見姨父的話沒有?

 

阿米再次拿起麥克風說道:「戈羅,明天見!試著接受這個想法吧:不是任何事情都像你想的那麼可怕。今天的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說!免得滋生事端。同意嗎?

 

「好吧。」戈羅不高興地哼了一聲,一頭鑽進臥室。把門用力一摔。

 

「情況比預料中好,一次會面就前進了一大步。可是還不能太樂觀,因為特里人的心靈受世界暴君的影響太大。」阿米說著關上了屏幕。

 

「外星娃娃,這是什麼意思?」克拉托問道。

 

阿米向克拉托解釋世界暴君的原由,一邊重新播放那段影像。我趕緊別過頭去。

 

「嘿,謝謝,夠了。我想看看別的人物。」

 

那個手持金劍的青年出現了,但他的頭髮是玫瑰色的,眼睛是紫色的,耳朵的形狀像斯瓦瑪人一樣…

 

「對!這才是我們的好戰士呢!劈死暴君!呵呵呵。」

 

阿米解釋說:「這些典型代表的形象會根據人們的想像而有不同。」

 

我問阿米,特里人的心靈是不是也受這個青年影響。

 

「是的,接受好的影響以後,就逐漸擺脫了特里心態。但是或遲或早,所有的特里人都會擺脫特里心態,最終勝利的是愛,明白為什麼嗎?

 

「不明白。」

 

「因為愛就是神。」

 

克拉托變得嚴肅起來。他說:「阿米,你說得對。我有過這種體驗。於是我才寫了羊皮書,擺脫特里人的心態。」

 

阿米問克拉托:「你有經歷過自己的特里人心態被神顯露出來的事。對嗎?

 

「我那特里人的心態跟戈羅一樣。」

 

阿米說:「看見了吧?神不會歧視迷途的羔羊。」

 

「什麼?」老人問道。

 

「迷途的兔克。」

 

「啊,阿米,我也不歧視迷途的免克。

 

「克拉托,你不歧視任何人嗎?

 

「只要在我山裡迷路的兔克,一讓我逮著,我就用辣醬燒兔克吃。噢,香極了!呵呵呵。啊,我餓了。我們回家吧!

 

就在我們大笑的同時,阿米開始操挫飛船。

 

「克拉托,我想帶你看看地球,讓你仔細想想是不是真的有興趣生活在地球上。」

 

「妙極了!那就直接飛往地球吧!外星娃娃。可是…請飛得快一些…除非你這裡有…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用那種東西…」

 

「克拉托,什麼東西?」我問道。

 

「洗手間。」阿米笑著說,因為他捕捉到老人的想法。

 

「說真的,我從來不知道。阿米,你使用洗手間嗎?」我的好奇心被挑了起來。他笑著說道:「你別以為我會跑到大樹旁邊辦事。」

 

「這麼說你也…」

 

「你想說什麼?我現在還不能像其它高水平星球上的人們那樣,僅僅依靠愛、陽光和氧氣提供養分。克拉托,後艙左邊第二扇門就是洗手間。」

 

「我得趕緊去一趟。」斯瓦瑪老人說著向洗手間跑去。

 

沒多久老人回來了。他說:「嘿,那不是洗手間。裡面空洞洞什麼也沒有。」

 

「哦,我忘了解釋。只要走進去把門關好就行了。」

 

「鄉下人是鄉下人,但我可不髒。我不能把地板弄得濕答答的。那裡怎麼連個破排水門也沒有啊!

 

「克拉托,不對,不對。你只要進去,什麼都不必做…」阿米笑得前仰後合。

 

「可是我就是要辦事啊!要不然進去幹什麼?

 

阿米努力克制笑意,以便說個明白。

 

「你進洗手間,關上門,什麼都不用做,過一會兒就沒有想上廁所的感覺了。」

 

「啊,那是個可以讓生理要求消失的地方…可是有時候總要做點什麼吧。我不明白。不行,撐不住,我失陪了。」很快我們就聽到他從洗手間裡傳來的叫聲。

 

「啊,真舒服!!孩子們,這太神奇了!

 

「阿米,這是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一走進去,洗手間內部就會自動釋放出可以消除皮膚和內藏裡多餘物質的射線。這些放射線能識別哪些病菌對某個生物體或生態系統有害,然後根據實際情況消滅或者停止其活動。這個型號的洗手間比我前一艘飛船先進,還可以當消毒室。如果有人要在某地降落,可以事先消毒,免得他的病菌對生態環境造成危害。」

 

我回想起在前幾次漫遊中,不能真正在文明發達的星球上登陸。只能透過窗戶或者屏幕觀察,就是因為我身上的病菌可能給別的星球添麻煩。

 

「也就是說,乘坐這艘飛船,我就可以在文明發達的星球上登陸了!

 

「是的。只要先進消毒室就可以。」

 

「真不可思議!也就是說,你們不用衛生紙什麼的…」

 

「當然,什麼都不用。對我們來說,那是史前時代的事情了。」

 

「那洗手、洗澡呢?

 

「也一樣。在那裡可以清除身體、頭髮和衣服上的髒物。」

 

「穿著衣服洗澡!

 

「當然。」

 

「這麼說,你們從來都不脫衣服啦?

 

「看看你,又犯了心理極端的毛病。即使衣服乾淨,也要經常更換;另外,讓皮膚曬曬太陽,赤腳走在草地上,脫光衣服下水游泳等等。都是好事。」阿米笑了。

 

「也脫光衣服做…?

 

「做愛。」阿米已經領會到我的想法了。

 

「你真不害臊!」我輕輕捏他的臉蛋。

 

「這是個我們從小就不斷學習瞭解的課題,彼德羅。我們非常重視這個問題,沒有任何邪念。我們認為,性愛是一種神聖的力量,除了繁衍生命,它也是讓相愛的二人互動交流、取悅彼此、振奮精神、激起創造的力量,所以我們非常敬重這股力量。我們認為這是我們給愛人最高尚的愛情禮物;也因為如此,我們不能玷污和貶低性愛的價值。」阿米臉不紅氣不喘地解釋。

 

「我感覺煥然一新啦!進去以後,我全身就一乾二淨。衣服有一股清新的氣味,頭髮也不再亂蓬蓬的了。阿米,這簡直是魔法啊!

 

「克拉托,這不過是一種高科技。」

 

我也想去體驗一下那個科技發明-按照老人的說法:是魔法。

 

我半開玩笑地說:「如果我家裡也有這種洗手間,我一定很喜歡洗澡。一點不浪費時間,水不會太冷或太熱,洗髮精和肥皂水不會流進眼睛裡,不會滑倒,不會弄濕,不會磨損毛巾…我希望地球也和奧菲爾一樣!

 

「彼德羅,這要努力才能獲得,學習讓愛帶領你的內外身心,使痛苦和欺騙的黑影消散;這樣暴君的力量就削弱了,慢慢失去興風作浪的機會。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外星人自然會提供全面、公開的援助。

 

朋友們,我們到達地球上空了。」

 

「彼德羅,你們的星球很漂亮。」

 

「克拉托,可是我們在破壞它。」

 

「跟他們破壞契阿一樣。」這位前特里老人說。

 

「他們?」阿米追問道。

 

「他們就是特里人。我沒有破壞。我在山裡沒做任何壞事。」

 

「可是,你也沒做什麼好事。你什麼都不參與,好像統統與你無關似的。假如沒有人出來做好事,整個國家就會充滿無窮無盡的冷漠…」

 

「阿米,我沒辦法做什麼。我不可能出去殺特里人。如果說到教育別人,那我已經完成任務了,因為我寫了羊皮書。現在我有權利安靜地生活。呵呵呵。這裡有沒有吃的東西啊?肚子裡鬧空城計啦。」

 

「你真狡猾,聽到對你不利的就想改變話題。克拉托,我可不會中了你的圈套。」

 

「你說什麼?太空娃娃,我可真的是飢腸轆轆啦。」

 

老傢伙繼續裝傻。

 

「永遠不應該停止為別人服務,這也是真的。好事才做沒多久就說:好了,我不想玩了,那是不行的。真正與神同心的人,是不會覺得自己過度奉獻的。」

 

「阿米,為什麼?

 

「因為他對人充滿熱愛。所以,在高級發達的星球上,沒有人退休養老不存在罷工問題;面對自己的工作或是為社會服務的任務。沒有人東躲西閃。」

 

「此話當真?」

 

「當然!但是,宇宙當局會讓人人各盡其能,做自己最喜歡而擅長的事情。」

 

「啊,原來是這樣。地球上可沒有這麼多考慮,人人只能各憑本事找工作。」

 

「那就浪費了很多人的天賦。這裡有許多事情需要改善。對我來說,努力工作的本身就是最好的獎賞;除此之外,因為工作得到的滿足更讓我樂意一直做下去。我從來沒有見異思遷的想法。為他人服務就是我的理想和天堂。」

 

阿米這一席話讓我受到震撼。的確,我是寫了兩本書;可是我也浪費了很多時間在遊戲機房裡,或是上網閒晃、玩電腦遊戲。不然就是在電視機前一泡好幾個小時。

 

阿米笑了起來,讓我鬆了一口氣。

 

「也不是說你這些想法都不對,用不著自責。為愛效力的願望是逐漸成長起來的。我過去也跟你一樣;你將來就會像我一樣。所有的事都應該在和諧中水到渠成。如果你心中還沒產生奉獻的願望,那就不要勉強、因為奉獻是不能強迫的;不能由外人強加。也不能自己強加給自己。在與愛有關的事業裡,一切都不能強制執行,而是自由去做;如果不自由,那就不是愛。」

 

「肚子咕咕叫的時候,也就沒有什麼愛了。呵呵呵。」老人真的餓了。

 

「彼德羅,給克拉托拿些核桃來!

 

阿米指的是一種外表像核桃的外星食物,吃起來是甜的;第一次漫遊時他讓我吃過,我很喜歡。

 

「這能吃嗎?

 

「當然,你嘗一個。」

 

「恩…呸!沒有辣味,真噁心。我們送這孩子回家吧!也許他奶奶會可憐可憐我的空肚子呢。」

 

「你不能下去,克拉托。如果讓地球人發現你這麼一個航天員,那可不妙。」

 

「你們是航天員,我可不是-嗨呀,對,在這裡我也是航天員!那我們就先讓這孩子回家,然後我們回契阿。我家裡還有一隻辣醬鵪鶉呢。我聽見它在哀嚎說:克拉托,快來呀,求求你?快點把我吃掉吧!呵呵呵。」

 

飛船經過海濱浴場上空。天上掛滿了星星。

 

克拉托開玩笑說:「彼德羅,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帶我回家介紹給你奶奶。」

 

「別做夢了。你會把她也送進辣醬鍋裡去。」

 

「為什麼?她的肌膚鮮嫩欲滴嗎?呵呵呵。」

 

「彼德羅,明天早晨在樹林裡等我。」我準備離開飛船時,阿米說道。

 

這是我第一次降落到地球上而心中不感到難過。這一次無論與文卡、阿米還是克拉托,都不會分別太久;不過是一個晚上的時間。常然,事情不見得會這麼簡單順利-幸好那時我還不知道往後情況會變得很棘手。

 

阿米讓我在海灘的那塊岩石上降落。我站在那顆長了翅膀的心的正中央,向天上望去;除了滿天的星斗之外,什麼也沒看到。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