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步出飛行器,邁入旁邊的一座電梯。特里朋友發出口令,電梯的門關閉了,隨後開始上升。一會兒門又開了。我們走出電梯,穿過走廊進入一間小客廳。裡面有一張橢圓形的桌子。周圍擺放著好幾把椅子,地面上鋪著玫瑰色的大理石。每個座位前方立著幾片矩形薄板。我猜測那是攝影機或電腦的屏幕。房間的一頭有一扇大落地窗,面向一片美麗的海景;浪花拍打著岩石,漁船在遠方海面上依稀可見。海岸上有個村莊。這就像是地球上的景致,但我們不是在地球上:更何況,我們是在大山之下,而海洋在很遠的地方呢。

 

我想起上次漫遊中。我在指揮援助地球計劃的上校飛船上看到過一扇類似的大窗戶;透過那扇窗戶,上校播放了自己世界的影像。那是個類似彩色電視的東西,但是看上去就像一扇普通的窗子。這時,我看到一艘船正朝著我們駛來;也就是說,向攝影的地方駛來。漁船逐漸靠近我們的時候,我發現船上的漁民是斯瓦瑪人。

 

「我們怎麼可能從大山底下看到海洋呢?」克拉托好奇地問道。文卡給老人解釋了這種系統的設計原理。老人驚訝不已,連連說道:「好傢伙!

 

「好,大家請坐吧!」一位特里朋友招呼我們。

 

另一位巨人說道:「這位小姑娘的姨父母被逮捕了,因為要調查他們倆與一艘飛船的關係,而這艘飛船拐走了他們的外甥女。姨父母的一位醫生朋友也被傳訊,儘管他什麼也不記得了。醫生認為自己從來也不認識什麼名叫戈羅的人,更不可能知道他有個斯瓦瑪妻子和外甥女。來,我們看看目前的情況吧。」

特里人用毛茸茸的手指觸動一下面前的電視屏幕薄板,其它所有的屏幕也都亮了起來。畫面上出現了一些我現在已經見怪不怪的符號-我已經能夠識別出宇宙友好同盟的一些語言文字了。我猜測那是一張可供多種選擇的菜單。那位巨人並沒有觸動按鈕,只對著屏幕下達了口令。

 

屏幕上出現了一座花園環繞著的高大建築物,四周被一道高牆包圍,牆上設有監視器,牆邊有警衛的武裝崗哨。

 

「這裡是秘密警察總部。」特里朋友解釋說,隨後,影像中降下了一個坡道,我們由此進入建築物內部。如同某些電子遊戲一樣,鏡頭隨著那位特里人手指在光標和屏幕控制器上的移動而前進,使我們跟著走遍了整個總部,毫無顧忌地窺視文卡她們國家內部「最機密」的單位。然後,屏幕上出現了一個比其它特里人更加肥胖,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傢伙,他的毛髮是墨綠色的,似乎從來沒有梳理過,看起來油膩膩、黏乎乎的。我想他身上一定散發著魔鬼的氣味。

 

「你的直覺能力太強了!」阿米笑著說。

 

「那是秘密警察部部長通克。我們來看看錄像帶,瞭解最近這一個小時他做的事情和說的話,以便掌握最新情況。」

 

這時我才明白,宇宙友好同盟有辦法監視很多人…

 

就在那個特里朋友前後挪動鏡頭,尋找秘密警察部部長的動態時,阿米告訴我們:「在影響契阿進化程度的重要領域上,我們不能不留意特里人所採取的決定。」

 

我覺得無論如何,這類間諜活動都是對契阿獨立和自由的破壞。阿米察覺了我的想法,決定給我們解釋一下這個複雜的問題。

 

「在這些星球上也有我們建立的基地,有的基地上派駐了許多人,如果我們不加小心,基地會被破壞的,所以必須加以監控。以前我還說過,我們不能允許一個充滿暴力的星球掌握可能產生宇宙災難的高科技。你還記得嗎?

 

「阿米,我明白,不過…你們在別人的領土上建立秘密基地。這合法嗎?

 

兩位特里朋友聽了我的問題之後笑起來。

 

阿米說:「如果沒有這些基地,那你們的文明也就不存在了。」

 

我想阿米的意思是說,如果沒有他們對我們的監控,那我們的星球早已經毀滅在自己手上。阿米瞭解了我的想法之後說道:「有這個意思,但不只是如此,我們出現在不進化的星球上還有更重大的深遠意義,那是你無法想像的…」

 

這句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想知道那深遠意義是什麼。

 

「目前我們沒有時間進一步說明這個問題,以後你們會明白的。耐心等一等吧。」

 

操控屏幕的那個特里朋友說:「通克對被捕的人還沒有做任何處置。他已經請示了軍方和總統府,目前正等待上級指示。」

 

鏡頭地毯式地走遍了秘密警察總部的上上下下。游標指向一扇有兩個武裝警衛人員看守的大門時,特里人解釋道:「這是拘捕犯人的牢房。現在找找我們的朋友。」

 

我們穿過一排排粗大的鐵柵欄,就從警衛的鼻子前面走過,但是他們看不見我們。我們繼續前進,來到一條兩側都有好幾扇牢門的走道上。我們仔細察看每一個房間,多數房間沒有人。心理醫生被關在一個單人房裡,顯得孤獨而驚慌,臉上有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我們折回走道。進入旁邊的一個房間,文卡的姨父母就在裡面。看到兩位長輩平安無恙,文卡鬆了一口氣。那間房裡沒有關其它人,他們坐在長沙發上,情況看起來還好,只是神情有些不安。

 

一位特里朋友解釋說:「上級很快會把這個案件定為一級,然後把他們倆移監到一棟銅牆鐵壁的小樓裡去。到那裡以後幾乎不可能被釋放,而且我們到時得對付一大群全身武裝的特里人,所以必須趁現在把他們轉移出來。」

 

「轉移出來!怎麼轉移?」我驚喜地問道。

 

「用電子運輸法不是難事,孩子。」特里朋友告訴我。

 

「太神奇啦!」文卡高興地說。

 

阿米插話道:「那我們就把他們轉移出來吧!不過,採取行動之前,要先用定向麥克風,把即將發生的事情通知他們。」

 

「不能通知!別忘了;每間牢房都裝了攝影機。」

 

「沒錯!我們什麼都不能告訴他們,因為我們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被錄音。」

 

那個特里朋友繼續說明:「文卡的姨父母來到這裡以後,不能讓他們看到我們兩個,所以我們要先躲起來。對於沒有參加進化工程的人們來說,這是一項不得違反的安全措施。」

 

克拉托立刻響應說:「那麼我也屬於進化工程的一員啦。呵呵呵。」

 

「這是肯定的,克拉托。不然就不會把你帶到這裡來了。目前你還不知道如何為愛效力,但是該你出力的時候很快就要到了。」

 

克拉托開心地望著我們,得意地揚起眉毛,好像是在說:「對我得更尊敬些啊!

 

我心裡想,克拉托不過是個老農夫,愛喝酒吃肉,有時會撒謊,還愛開玩笑,他能為愛事業作出什麼貢獻呢?!

 

阿米捕捉到了我的想法。他簡單明瞭地說道:「他的內心深處,你能知道多少?誰能瞭解每個人進化的時間表呢?

 

我很不好意思,一句話也沒說。

 

特里朋友接著說道:「與宇宙計劃無關的人員不能知道這些地下基地的情況。因此,你們未經我們批准,不得將在沙亞-撒林的任何見聞告訴那對夫婦或者任何人。能遵守規定嗎?

 

他這番話是對文卡、克拉托和我說的。

 

「我口風很緊,戰爭時大家叫我墓穴。呵呵呵。你們放心吧!

 

「一定遵守。」我和文卡同時說道。

 

「好。我們先讓他們睡著,再把他們搬運出來。現在去電子運輸室吧!

 

我們隨著鏡頭走出房間,沿著走廊前進,來到另外一個擺滿科學儀器的房間。特里朋友們啟動控制器,彼此針對技術問題討論了一番,然後,屏幕上出現了文卡姨父母的身影。

 

「準備進入睡眠狀態。」

 

夫妻倆立刻進入夢鄉。

 

「準備進入電子運輸狀態。」

 

突然之間,夫妻二人就出現在我們眼前了,而且兩人仍然躺在長沙發上,像熟睡的嬰兒一樣。文卡想上前擁抱他們,但是被阿米攔住了。

 

「等一等,讓我們的朋友先把事情辦完。」

 

兩個特里朋友分別抱起夫妻二人,把他們放在擔架車上,然後用電子運輸法,把長沙發運回原來的牢房-正好趕在牢房的鐵門被幾個秘密警察打開之前完成。秘密警察發現牢房裡面空空如也,氣急敗壞地暴跳起來。

 

「長沙發上還有他們的體溫。一定是那些可惡的外星人剛把他們倆搬運出去!那些混蛋太狡猾了!

他們這番話讓我很疑惑。

 

「阿米,難道那些特里人早就知道你們能用電子運輸法把人移轉出來?

 

「是的,彼德羅。我們不得不使用這項技術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這麼說,契阿當局不是不知道你們的存在?」文卡問道。

 

「文卡,他們當然知道。不然的話,飛船在心理醫生的窗前露面時,他們就不會立刻派人去調查了。」

 

「我一直以為他們只是調查一下,並沒有什麼證據…不過為什麼在官方聲明中,他們假裝什麼也不知道,甚至還嘲笑相信飛船出現的人們呢?

 

「因為他們掩飾關於我們的事情,而且掩飾得非常巧妙。所以,他們極力阻礙私人調查,散佈關於我們的假消息,目的是製造恐怖和混亂。」

 

「阿米,他們真是如此嗎?

 

「遺憾的是,的確如此。」

 

「我完全沒想到,契阿當局竟然這麼瞭解你們的情況。」

 

「這是可以推測出來的。因為多少瞭解情況的人都知道當局非常關心這個問題;只要一有關於外星人的事情發生,再遠他們也會立刻跑去調查。隨後,在軍隊和警察的戒護下,馬上封鎖現場,用精良的儀器採集蛛絲馬跡。這些數據最後都被秘密收藏起來。大家都知道當局絕對不肯公佈真實的消息。假如當局並不瞭解真實的情況,以為這件事根本就是想像出來的,那他們就不會大費周章地調查,並且拚命遮掩已經掌握的情況。只要深入思考,就不難推測出其中的原因。」

 

「他們為什麼要掩飾已經掌握的情況呢?

 

「問得好,不過我以後再回答這個問題。現在,我們集中精力解決最緊急的問題;營救戈羅和克羅卡。」

 

一位特里朋友說道:「我們先把問題歸納一下:戈羅的醫生朋友完全不記得事情的經過:在他腦海裡留下的印象被簡化為:幾頭大猩猩突然闖進他的診所,把他打得昏倒在地;秘密警察們會問他飛船出現在他診所窗前的許多問題,可憐的醫生卻什麼也想不起來。秘密警察們還會問醫生和戈羅夫婦有什麼關係。醫生回答,不知道你們說的是什麼人。經過一連串的疲勞轟炸之後,秘密警察們終於明白醫生一無所知。如果醫生經得起折騰,或許還能活著出來;儘管他們仍會懷疑是我們抹去了醫生的某些記憶,就像前幾次別的事件那樣。」

 

阿米補充說明道:「秘密警察們知道我們能夠徹底抹去記憶的某些部分,連最好的催眠術也不能使之恢復。這就是我在醫生身上所做的。文卡,至於妳的姨父母,等他們醒來時,我們就可以知道他們在秘密警察面前說了些什麼,然後再看怎麼處理。」

 

特里朋友說:「我再說一遍: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身在什麼地方。凡是沒有參加宇宙計劃的人,暫時都不應該知道這些秘密基地的情況。」

 

我問道:「那我們也不能把秘密基地的事寫進書裡嗎?

 

「那不一樣,彼得羅,因為你們書裡的內容只會被當作虛構的故事。總之,等所有事情結束以後,我會告訴你們什麼可以寫、什麼不能寫。」

 

那位特里朋友繼續解釋說:「重點就是不能讓任何人發現我們倆是宇宙友好同盟的成員;如果我們的身份暴露,連帶會使潛入契阿當局其它部門之中偽裝的特里人跟著曝光,那將會是一場大災難。」

 

另一位特里朋友接著說道:「現在,大家都到隔壁房間去吧!要叫醒他們了。」

 

我們走出了房間。兩位特里朋友分別推著兩台擔架車,大家魚貫進入一個舒適的小客廳。客廳裡擺著報紙雜誌:旁邊有個小廚房,不知是誰已經為我們準備了飲料、水果和點心。這些東西讓克拉托很興奮,他說:「有沒有什麼好喝的飲料啊?

 

「這裡有果汁、茶水或純淨的水。克拉托,你可以隨意取用。」

 

「好哇。」

 

兩位特里朋友把戈羅夫婦安頓在長沙發上。其中一位告訴我們:「不能讓這對夫婦馬上看到阿米、彼德羅和克拉托,否則會驚嚇過度,因為他們從來沒見過外星人。所以你們三人必須跟我們一道離開這個房間。他們醒過來的時候,只能看到文卡。我們從監視器裡密切注意他們的情況。」

 

另一位特里朋友接著說明:「要讓他們以為自己身在鄉間。為了達到這個效果,我們要在屏幕上放映一些相襯的畫面,現在會先出現一扇窗戶。你們看!」特里朋友指的是牆壁上一個黑色長方體。他操縱手中的遙挫器之後,「窗戶」立刻明亮起來;窗外出現了一片美麗的田野風光,還有小鳥、蝴蝶和昆蟲在飛舞。我好像聞到了大自然的芳香;我明白這只不過是自己的想像。因為這都是投影的結果。

 

「彼德羅,這是真正的芳香。我們的鏡頭攝取影像與香氣後,就可以自行複製。」

 

「太神奇啦!

 

特里人對文卡說:「姨父母醒來以後,先讓他們冷靜下來,然後讓他們戴上這兩具翻譯通,告訴他們:妳的朋友會從隔壁房間回答他們的問題。其餘的事情就由我們來處理。明白了嗎?

 

「明白了。」

 

「然後,等他們做好準備以後,阿米、彼德羅和克拉托再回到這個房間裡來。那時就由阿米來主持談話。你們要聽從阿米的指揮。千萬別任意發言!我們不能出錯,否則會把事情弄得更加複雜。明白了嗎?

 

我們回答,明白了。

 

「跟我們走吧!

 

我們留下文卡在房間裡,輕輕把門帶上,然後走回那個擺滿了儀器的房間。從屏幕上可以看到文卡和她仍然在沉睡著的姨父母。兩位特里朋友開始工作了。

 

「文卡,請準備好!我們要叫醒他們兩位了。」

 

文卡從看不見的聽筒聽到了特里人的聲音。

 

「我準備好啦。」我們從監視器的揚聲器聽到了她的聲音。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