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地,文卡的姨父母睜開了眼睛,二人發現不是身在牢房裡,大吃一驚。但是,他們一看見文卡在身邊,便忘卻了驚訝。一家三口久久地擁抱在一起,這讓我感到有些不快-如果這親情不是那麼強烈,文卡去地球就沒有那麼多麻煩了…

 

文卡替姨父母戴上耳機。

 

「這是為了讓你們能夠聽懂別的語言。」

 

「我們這是在什麼地方?怎麼突然一切都變樣了?妳怎麼會在這裡?

 

克羅卡發現了窗外的景致,高興地喊道:「戈羅,我們是在鄉下。」

 

「我沒辦法回答你們的問題,但是我的朋友們可以。他們就在隔壁的房問裡,正透過屏幕上看著我們。我們可以聽到他們的聲音。」

 

「是的。午安。戈羅,克羅卡。」一個特里朋友通過麥克風說道。

 

「啊,又在管閒事了…」戈羅的表情和口氣都帶著敵意。

 

「你們有必要認識一下阿米。他是外星人,因此他的長相你們沒有見過。他等一下會跟彼德羅和克拉托一起進來這個房間。彼德羅也是來自另外一個星球的。克拉托是斯瓦瑪人,是你們外甥女的朋友。你們不會害怕吧?

 

「哎喲,我好害怕!」克羅卡驚叫起來,緊緊抓住戈羅的胳膊。

 

「得了吧!」戈羅輕蔑地說道,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

 

「他們現在走過去啦。」

 

「太可怕了!

 

「姨媽,別怕!我的朋友都是大好人。」

 

一個特里朋友留在原地,另外一位陪同我們出去。他打開房間,第一個進去的是阿米。

 

「你們好。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大名鼎鼎的阿米。」他快活地笑道。

 

戈羅不大友善、也不大信任地瞥了阿米一眼。克羅卡顯得又驚又怕。那位特里朋友拍拍我的肩膀,我明白輪到我了。

 

「我叫彼德羅,來自地球。」

 

接著是克拉托。

 

「我叫克拉托。現在是斯瓦瑪人,但從前是特里人。我是這個世界第一個經過改造之後活下來的人。」

 

「你是我們種族的第一個叛徒,所以跟契阿的敵人合作也不是為奇。」戈羅咄咄逼人地望著克拉托。

克拉托氣得滿臉通紅。他握緊拳頭,目不轉睛地瞪著戈羅。阿米趕緊打圓場;

 

「冷靜點!幾分鐘以前,你們兩位被秘密警察抓走了;他們準備對你們進行審訊。幸好我們使用高科技把你們救了出來,轉移到這個地方。現在你們已經安全了。」

 

「我不懂為什麼你們不讓我們留在原來的地方?讓他們審訊好啦,我沒有什麼可隱瞞的。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就會被放回家了。現在我們肯定變成逃犯,這都是被你們搞砸的!」戈羅似乎還不明白事情的原委。

 

「我們只想知道。你們在秘密警察面前說了些什麼。」阿米說。

 

「什麼也沒說。他們把我們的嘴巴封住、戴上頭套拉出了診所,塞進一輛車裡。等拿掉頭套讓我們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被放在一個房間的沙發上。我們就在那裡待著;忽然之間,我們睡醒了就來到這裡。這就是全部經過。」

「這麼說,他們沒有問你們名字,也沒有拍照和按手印?」阿米似乎很高興。

 

「沒有。」

 

「好極了。看來他們還不知道你們是什麼人。」

 

「可是,我那位心理醫生朋友有可能講出去了。」

 

「不必擔心。那位醫生被我們實施了記憶移除術,現在他已經不記得認識你們了,也徹底忘記了你們要他幫助文卡遠離那些胡思亂想的東西。」

 

戈羅有些不悅,但是阿米明亮平靜的目光傳達出和平的訊息,使他逐漸冷靜下來。他說:「我做了我認為對文卡有好處的事情。我怎麼能允許一個這麼小的小女孩被外星人帶走呢?我怎麼知道你們的真實意圖是什麼?」他懷疑地望著我們說道。

 

「您沒讀過文卡寫的書嗎?那裡說明了我們的真實意圖。」

 

「我昨天晚上讀過了,但我不是天真無知的小孩。你們說不定利用我外甥女,透過她的作品散佈假消息。」

 

「你認為我們屬於邪惡的文明,卻企圖讓契阿人誤以為是善良無害的?

 

「唔,差不多是這樣吧。」

 

我理解戈羅的心情。我剛認識阿米的時候,也產生過同樣的懷疑。

 

「這是純粹的偏執。如果真有這種邪惡的文明,那它就不會像我們這麼大費周章;更別說讓你像這樣暢所欲言。難道你會懷疑自己的妻子也有可能是偽裝的,等待時機殺害你嗎?或是懷疑自己的家人親友實際上可能是邪惡的壞人嗎?

 

「當然不會!我瞭解我的親朋好友,但是不瞭解你們。誰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我瞭解他們。」我搶著說道:「他們是好人。」

 

戈羅不信任地看看我說:「你是他們一夥的。在滲透我們星球的陰謀裡,你是一個重要角色。你拐騙了文卡。誰知道在這張天真的娃娃臉後面藏著什麼樣的魔鬼呢?

 

面對戈羅不可理喻的挑釁懷疑,我感到自己被打擊得渾身癱軟。我面紅耳赤,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想大哭一場,可是極力忍住了。這時,文卡喊著:「姨父!拜託您饒了他吧!」她來到我身邊想安慰我。阿米也走過來了。

 

「好啦,彼德羅,要想在不進化的人群裡完成任務,可不是容易的事。因為他們的心腸冰冷又堅硬,得忍受他們的懷疑,不信任和猜忌。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小秘訣,讓你比較能應付這種局面。」

 

他靠近我的耳旁,低聲說道:「你必須把他們看成是小孩;因為在某些方面,他們只有小孩的程度。不要對他們生氣。你過去也跟他們一樣,只是你現在進步了。不過,別讓他們發現你把他們看成孩子,不然他們會生氣的。」

 

我覺得阿米說得有道理。我努力換一種方式看待戈羅。一看到他眼睛裡似乎在冒火,我明白了那目光後面唯一的東西就是恐懼;毫無理由的恐懼使他眼中的一切變得一團漆黑,讓他變得咄咄逼人,看不到生活中最美好的東西。我心中的氣憤變成了同情、遺憾與理解。

 

戈羅站起來,扶起了妻子。他摟著克羅卡的肩膀,另外一隻手牽著文卡,一邊向門口走去一邊說道:「夠了,我要回家了。」他發現無法打開門,便一面拍打房間,一面大喊:「讓-我-回-家!

 

我想這頭「大猩猩」很快會把我們都殺死的。我四處張望,找不到藏身之處。正在這時,揚聲器裡傳來一陣陣威嚴有力的聲音:「冷靜些!戈羅先生。沒有人會傷害您和您的親人。如果您仍然堅持粗暴的態度,我們便不得不使用科技手段制止您,那可就不愉快了。您還是回到沙發上坐下吧!放輕鬆!我們還有幾件事情想跟您談談。」

 

戈羅聽見這番話,明白自己要面對的不僅是幾個孩子和一個老人。他無可奈何地回到了沙發上。

 

「好啦。我坐下了。」

 

這時阿米面帶天真的微笑,迅速在戈羅身旁坐下。戈羅吃了一驚,以防衛的姿態挪開一些。阿米對他說:「看來您好像不知道秘密警察們調查和審訊嫌犯的方式。」

 

「我可沒那麼傻:大家都知道秘密警察們對敵人、罪犯和懷疑對象可厲害呢。可是我沒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我是個受人尊敬的公民,多年來一直以開藥房維生,眾所周知,所以他們不會對我施暴的。」

 

阿米望著天花板說:「喂,弟兄們,我們可以看看審訊心理醫生的畫畫嗎?

 

「好的。請等一下。」揚聲器裡傳來特里朋友的聲音。

 

幾秒鐘後空無一物的牆壁上亮起一個長方形的屏幕。心理醫生被捆綁在一張金屬桌子上,全身濕淋淋的,還赤身裸體。那情景實在慘不忍睹,文卡和克羅卡別過頭去。戈羅眼睛瞪得老大,面色蒼白,他請求關閉屏幕。阿米照辦了。

 

「您的朋友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醫學博士,可是秘密警察們毫不在乎;特別是在追查與發達文明星球有關的線索時。更是變本加利。」

 

「不錯,他們是狠了一點,但那是為了保護我們啊。」戈羅說。

 

阿米轉身對我說:「你不是想知道契阿當局掩飾真相的原因嗎?我對戈羅的回答可以幫助你弄明白。」接著,他對戈羅說道:「戈羅,你錯了。他們很清楚我們的真實意圖,知道我們的目的純粹是為了教育和改造人心;但是,他們滿腹懷疑,滿心偏執,無法相信如此美好的事情會是真實的。他們自認是宇宙中最優秀的民族;因此,他們跟你一樣,以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可能是偽裝的。另一方面,由於他們已經掌握了一些我們高科技的發展動態,害怕別的國家搶先取得我們的技術;所以,他們不和任何國家分享情報,聲稱外星人根本不存在。事實上,他們秘密地搜尋一切線索。」

 

我們逐漸明白契阿當局的意圖了。

 

「戈羅,您的醫生朋友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受苦了;很難說他是不是還能回家,也不知道他的身體狀況是否承得了。因為對於契阿星球上最有權勢的國家當局來說,有關外星人的事是最高機密。而該國的秘密警察與政府有關當局是密切合作的。但大家不曉得的是,情治部門比秘密警察獲得的情報要多得多。喂,弟兄們,放映一下沙漠下面飛機庫地道的情況。」

 

牆壁上又出現了明亮的屏幕。我們隨著鏡頭,沿著一條條兩旁站滿了武裝警衛的走廊前進,穿過許多道大鐵門,最後走進一個彷彿是恐怖博物館的大房間。在那些玻璃櫥窗裡,擺放著好幾種被浸泡在化學藥劑裡的外星人屍體。有些甚至是凍結過的。我們還看到一些飛船的殘骸、各種文字的書籍和手冊、外星人服裝和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殘破儀器和機械零件。接著,屏幕關閉了。

這時,戈羅癱倒在沙發上,現在他對真實情況已經沒有任何疑問了。

 

阿米繼續說道:「我們也不是萬無一失的。有時,我們的飛船會出毛病,甚至發生致命的事故;有時倖存者會被他們活捉和嚴刑拷打。因此,他們很早以前就知道我們在契阿有推動文明的計劃;但是,他們當然想不到這計劃有多好。」

 

不過,文卡的姨父顯得困惑不解。

 

「戈羅,我們分析一下你的處境吧。如果秘密警察知道了你的身份,你們要想回家過正常生活就不大容易了。你明白這個意思嗎?

 

「可是,我什麼也沒做啊?

 

「或許沒有。但是秘密警察不知道這個,他們只知道你可能是一條線索,能幫助他們瞭解更多外星人的事情;因此,如果你落到他們手中,很可能被嚴刑拷打,或是以你的妻子與外甥女為人質,逼迫你交出情報來。」

 

戈羅低下頭沉靜片刻,接著抗議道:「都是你們把我的生活給毀了!

 

「不對。這都是你自找的。我早就提醒過你,千萬不能對外洩漏這件事,可是你硬把心理醫生拉了進來,而且沒有說實話。你撒了謊,讓醫生以為一切都是文卡的胡思亂想,其實您早就知道真實情況。另外,你極力要破壞外甥女純真的思想感情,讓醫生給文卡洗腦,逼得我們不得不介入保護文卡。這樣一來,事情變得複雜起來,引起秘密警察的注意。最後,我們到了這裡…」

 

「因果報應啊,因果報應啊…」克拉托說道,

 

儘管阿米說了這番話,戈羅仍然不覺得自己有錯。

 

「你們根本不應該干涉我外甥女的生活!

 

「戈羅,你冷靜點!如果你好好讀一讀文卡寫的作品,不難明白她一心嚮往從事文學創作。你不應該阻礙她的志向和感情。」

 

文卡來到我身邊,我們親熱地擁抱在一起,忘記了周圍的一切,每當我們亙相擁抱的時候,就把全世界的一切拋在腦後了。

 

看到此情此景,克羅卡拿出手帕來,她已經感動得熱淚盈眶了。「他太小了,不過看起來是個好孩子…」克羅卡的話觸及了我致命的弱點…

 

戈羅再次低下頭,語帶哽咽地說道:「我只想保護她,你們應該理解我的心情!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很難一下子接受這麼多超乎我想像的新事物。」

 

這句話打動了我。文卡跑到姨父身旁,撫摸著他手臂上長長的毛髮。阿米對戈羅解釋說:「本來我希望事情慢慢進行,讓您逐漸明白真相,可是文卡太衝動,說溜了嘴,事態開始一發不可收拾。不過,戈羅,別洩氣!我們埋伏在秘密警察總部的工作人員正在調查秘密警察是否已得到關於你們的情報-幸運的是目前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很快就可以回家過正常生活了。」這句話似乎令戈羅振作了一些,他的眼神微微發亮。

 

「這…這可能嗎?你們怎麼知道秘密警察有哪些線索?

 

「喂,弟兄們,目前情況如何?

 

「秘密警察正在診所、押送你們的汽車,和拘留你們的牢房裡收集指紋呢。」

 

「這個國家有關指紋的法律規定是什麼?是不是像文明發達國家保護公民權益那樣,僅僅採集罪犯的指紋?

 

「不是。這裡的每個公民在辦理身份證時都必須建立指紋檔案。」

 

「該死的檔案!

 

「不過,我們派駐在秘密警察總部的工作人員已經刪除了這對夫婦的檔案。」

 

「萬歲!」大家都歡呼起來。只有戈羅例外,當然啦。

 

「徹底解決問題了:秘密警察沒辦法知道你們的真實身份了。」

 

我們興奮得大聲歡呼,彼此擁抱。但是,戈羅沒有露出快活的樣子,雖然他已經平靜了許多。他擁抱了克羅卡和文卡,甚至在某個瞬間還微笑了一下;隨後又恢復了往日古板的模樣。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